第26章:又送来三名美男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47 字数:2211 阅读进度:27/400

在前世,她十九岁经历了科索沃战争,潜伏在南联盟,浩然将她扑到,她侥幸只是左臂上中了子弹,疤痕就是那时留下的。二十三岁她参加了伊拉克战争,她被炸弹的冲击波蹦昏,是夜浩然将她抗回来。亚马逊的热带雨林中,她与浩然一同相扶相持走出那热带雨林都不曾害怕。

这一切都是夜战的命令,夜战总是喜欢让杀手们在弱势中争取活着的机会,这也是在变着法的锻炼着他们。

人肉?她没吃过,不过皮带草根她到是真的嚼过,动物的生血生肉她也吃过喝过,总之,茹毛饮血的事她与浩然是真没少干。

这个世界的战争,大部分都是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唯一拥有大炮的东索还很老实,有了大炮之后,只有一次与南楚有边境冲突,东索动用了大炮,南楚这一仗虽然打的十分艰难,但还是胜了。

云离忽然有些怀念有阻击步枪在手的感觉了,而今只能一拳一脚,一刀一剑的去拼。

“好奇什么?”苍海拿出别再腰间的折扇,随意的摆弄着。

她忽地对他一笑,一手伸出,冲着他的折扇一勾手指。苍海领悟了她的意思,看她一眼后,才将折扇交给她。

她低声说道:“看好!”她手指瞬间摆动起来,手腕手臂也跟随着五指不停的变换着角度,那折扇就如一只笔一般在她的五指间旋转着,十三岁少女的手虽是有些短小,但这折扇在她手中如同听她的指挥一般的旋转。

云离眼角瞄上苍海那吃惊的眼睛,偷偷一笑,她闭上眼用力的将那折扇抛到左面,就在碰触到马车墙壁时,她忽地将右手猛地探出,直取折扇,又快速的旋转起来。

苍海看着她变着花样的旋转着他的折扇,一手摩挲着下巴,像是在研究她是怎么做到的一样。

她有内力,而且内力深厚,她随意的一跺脚,那脚印的深度就出卖了她内力深厚的事实。

她很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般的快。

她很灵敏,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很协调,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能做到这些,很不易。

云离指尖停住,睁开眼,将折扇又交还给苍海,“好奇吗?”

苍海点头笑道:“从未见过,确实好奇。”

云离在心底冷笑一声,当然,这转笔她可是转了十几年才转到如此地步的,这个世界哪里有这样好玩的东西?“我和你都一样,见过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都会产生一种好奇。”

他的笑略微僵持了会儿,原来她并非卖弄自己的功夫,而是在给他答案。

这时马车停下,赶车的雪衣卫将车帘掀开,又将车门打开。外面的声音变得吵杂起来,云离顺着车门看去,这是一个很大的校场,校场内哀嚎声震天,又伴随着嘶喊,呼救,三种声音放在一起显得那么的不协调。

云离与苍海先后下了车,自马车后面走来五名雪衣卫穿着的少年,走在最前的是北君与北雪,后面的三名少年手中各托着一个托盘,而最后一名少年…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云离断然觉得,最后那人不能说是少年,他的身高与她差不多,那明显还是一个孩子啊!

他们五人在云离面前站定,云离略带不安的向后退了一步,与他们保持距离。

苍海察觉到云离那带有警惕的目光,点头示意北君可以说话。

五人一同弯腰参拜,随后,北君手一摆,其他三人低垂着眼眸,上前一步,将托盘上的红布掀开。北君一一做了介绍。

“这是太子赐予主子的匕首,银票,这最后一样,是太子的密函。”随后,北君以询问似的目光看向云离。

云离无心前两样东西,首先走到那与自己一般高矮的孩子面前,将那密函先撕开,走到一边,将密函仔细的看上了两遍。确定她没看错之后,才将那密函揣入袖中的暗袋里,重新走回他们三人面前。

拿起匕首轻轻的划向木质托盘,托盘被一刀切断。云离仔细观察着断开的地方,平滑而光整,没有一点毛茬儿,证明这匕首是个极品。云离偷笑一声,这匕首虽然外表粗略,但握在手中手感极佳,是个上品。她将那匕首入鞘,藏在袖中。

瞥了两眼在托盘上的一摞纸,心中好奇,这就是传说中的银票了?这可是好东西,想活着,买东西可都得靠它,随后她宝贝似的将那银票塞进怀中。

苍海则转到一边,与一旁的侍卫说着什么,云离无暇去听,将眼前的三人看了个遍。大到穿着整体,小到发丝指甲。

面首?浩然先前送来了北君和北雪做面首,这又送来三名面首?是不是以后还会有面首送来?

云离摩挲着下巴,口中嘟囔着乱七八糟的话,那三名少年神情各异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陪睡吗?”

云离这话一出口,眼前这五位美男的脸更是红了绿,绿了黑。

她有意逗弄眼前的三名美少年,强忍住笑意,高挑了眉梢,问道:“不陪睡吗?不能嘿咻嘿咻?”说着,她还做着肢体上的动作,双臂端起,前后一起摆动。“嘿咻,嘿咻。”

三人表情各异,一个温柔的看着她,一个怒视着她,一个不解地看着她。云离笑着摆手,转身对北君说道:“北君,有安排住处吧?带我去。”

北君应了一声,走在最前,云离随着北君的脚步而行,北雪则走在最后,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几人一同走了许久,一个离校场较远的整洁的庭院才展现在她面前,云离四下打量一番,给与肯定。这庭院虽然不大,但很是温馨,云离步入正厅,正厅内也是如一般家庭一般,摆放着一张圆桌。

她直奔圆凳坐下,双手支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五名面首。“在我面前,站成一排,名字,年龄,依次说。”颇有一副选美男做评委的模样。

五名白衣美少年就站在面前,晃得她眼睛一闪一闪的,虽然在前世也见过不少帅哥,可这…古装的帅哥,给人的感觉怎么能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