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你给我站住!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53 字数:2339 阅读进度:37/400

北瑞原本端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书,见云离这般模样迈进大门,先是一震,随后那高挑的浓眉,勾起的嘴角,出卖了他此时无比畅快的心情。戏虐道:“主子,怎么这般模样?”

如果她没记错,这是北瑞第一次叫她主子,只不过是以讥讽的口吻与她说话,让她心里好不痛快。

云离的视线避开那张欠揍的脸,心中暗忖道:“这仇她记住了,这个北瑞,早晚有一天,要让他尝尝她的厉害!”

云离进了浴室,里面摆放着两个大木桶,里面都是热水。她快速的除去身上的衣衫,直接下了一个木桶里将身体表面的血腥洗去。见干净了许多,才跳入另一个浴桶里泡了个舒舒服服的澡。

那一身血衣一会须得扔了,日后北君还需为她多准备些衣衫,因为这占了血的衣衫,实在是洗不出白色来了。

“主子,吃饭了。是在厅里吃,还是在主子你的房里吃?”北君在浴室外低声的询问着。

“去厅里。”云离应了一声,靠在浴桶中,仍旧不想起身。许久之后,暗叹一声,北君,这个安稳的男人,有些地方和浩然很像。

她轻蹙着眉,忽然觉得,他们五人身上,总是有着浩然的影子。还有那个身材酷似浩然的苍海。

云离踏出浴桶,擦干了水,穿着极为简单的内衣,套上平日的外装,出了屋。

北瑞此时已经不再看书,而是在院子里练剑,一见她出来,好心情顿时跑光,怒瞪着云离冷哼一声,将长剑入鞘。然后右手提着剑,双臂环抱在胸前,冷眼看着云离,随后的冲着她狠狠地一抬头,下巴恨不得抬到天上了。

呦,来了个挑衅的!

云离瞟了眼他那张臭脸,看向他怀中的剑,剑鞘上雕刻着鹰型图腾,应该是把不错的剑。

“纹饰精巧…”说罢,云离淡笑着向北瑞走近一步。

“典雅秀丽…”又向北瑞走近一步。北瑞听出她是在赞赏他的剑,脸上浮出笑意。

“刚柔并寓…”迈进一步,离北瑞只有两步远。北瑞骄傲地扬了扬下巴,高挑着眉梢。

“剑穗飘逸…”此时她与北瑞只有一步之遥。北瑞的身子线条忒美了些…云离将视线定格在手臂上隆起的肌肉上,添了添嘴唇,深深吸了口气。暗叹一声,这才是肌肉型男人啊…

片刻后,云离回归正题,哀叹道:“可惜…可惜…”

北瑞浓眉紧拧,凤眸中闪现着一丝不解,“可惜?哪里可惜?”

云离隐住笑意,转过身背对着北瑞,“可惜是把文剑,而且…”

“而且什么?”北瑞急忙追问。

“而且用剑的人太丑了!”说罢,云离拔腿就跑,直奔北君的房间。

北瑞怒吼一声,“小色魔!你给我站住!你竟然说我丑!”一个空翻便到了云离面前,直接将她拦住。

糟了!她竟然忘了北瑞会轻功,以他的功夫,跳个几米远当然不是问题。云离瞥了眼远处的北莫,那双狐狸桃花眼又在对她放电。可眼下她哪里有心情与他调情?

云离见过北瑞练剑,虽然她只懂得北雪教她的那一点皮毛,不过看身形剑速也能看的出,他是用剑高手。恐怕眼下这院子里武功最高的,便是北瑞这厮了。

思忖之时,只听剑已出鞘。剑身上的闪烁着一种昏黄的光,云离来不及多看,不退后逃跑,反而是一把上前保住北瑞那精壮的身子,死死地缠缚在他身上。

云离不退反进,自是有她的道理。如果她向后退了几步,便与他拉开了距离,也就拉开了阵势,到时候想停都难。

而今她抱住北瑞的腰身,使得北瑞这个纯情小男人一时间失了心神,不过这也是缓燃眉之急。

北瑞麦色的脸颊上顿时浮现两朵红云,又气又羞地一跺脚,喊道:“小色魔,你快放开手,否则别怪我动手了!”

北瑞见她仍旧紧紧地锁着自己,只得集结内力,用内力将她震开。

云离未经意,这么大的力量自北瑞身上散出,踉跄着向后退去数步。

北莫眼见不妙,急忙翻身从后接住云离扔在后退的身子。接住云离后,二人又向后退了数步才停下来。

北莫脸色稍变,捉住云离的一只手,隔挡住北瑞正欲上前的身子,一脸严肃地问道:“你疯了?”

听到了打斗声,其他三人也从厅里出来。

云离此时哪里有心情看他们,若不是北莫紧握着她的那只手,将她提起,恐怕她早就倒下了。她艰难地吞了几口气,胸中仍旧气血翻滚。无力感袭来,只得依在北莫背上。

北瑞被这么一问,顿时没了气势,觉得有些理亏。

他用了多少内力振开她,自是最清楚不过。

虽然他想她死,虽然她死了他就自由了,虽然她三次卸掉了他的手腕,虽然他很讨厌,很厌恶她…可那并不代表他想让她,死在自己手中。

北瑞抖了抖嘴唇,略带愧疚地问道:“她…”话一出口,却停住,随后猛地摇摇头,又恢复了以往的高傲,扬着脸问道:“那小色魔还没死吗?”

北君叹息一声,北洛的手指此时正搭在云离的手腕上,“没死。”

此话一出,云离立刻翻了白眼,恨不得掐死这个白痴北洛。咬了咬唇,却说不出话,只怕一说话那血就会喷出来,只得咕嘟咕嘟地不停地吞咽。

北洛不知从哪掏出个瓷瓶,取了颗丹药塞入她口中。

“将主子送回房去,北莫。”站在远处的北君发话了。

吃了北洛的药,云离此时觉得胸中已经不是那般疼痛,但仍旧是发闷。

北莫转过身,一脸担心地看着那苍白的小脸,额头上密布的汗珠出卖了她此时有多难受,小心地将她打横抱起,直奔云离的房间而去,小心地将她轻纺在床上,拉了被子,掖好被角。

随后将自己的手探入她的被窝中,抓住她的小手。

云离躺在床上,眼睛定定地看着握着她手的北莫。此时北洛已经去准备药给她吃了。云离握紧了北莫的手,满足地闭上眼。

北莫感到那来自手上的冰冷,便用双手将她的一只小手紧紧包裹住。

北瑞最为精通的是剑术,但内功也不容小觑。普通人经了那么一振,想必五脏都要被震碎了!她大病初愈,身子仍旧虚弱的很,她是怎么接下那一振的?北莫正在思虑之时,只听云离唤他的名字。“我在…”北莫握了握她的小手,示意他就在她身边。

“北莫…”

北莫屏住呼吸,生怕听差了些什么。

“北莫…我…我好…好饿…”云离吞了吞口水,添了添嘴唇。

北莫无奈的淡笑一声,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