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北瑞的底线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55 字数:2257 阅读进度:41/400

北瑞从被动步入主动,他依从本能的吮,吸着她粉嫩的唇瓣,用霸道却又温柔的舌,探取她口中的甘甜。

虽然她面上的表情是深深沉浸在这欢愉的气氛之中,但她脑中却一点都不混乱,她没忘她的目的。

他心底最深处的一丝抵抗,被最真实的感觉取而代之,感觉到自己的双颊滚烫、心跳加速,想为欲望寻找一个出口,但却只会学着她的样子纠缠于颈项与红唇之间。

“啧啧,北瑞宝贝。”云离看着身下轻颤的北瑞,半眯着的凤眼很是勾人心弦。云离邪恶的一笑,拇指轻抹着北瑞那已经泛着血丝的红唇,若有所思的嘀咕道:“怎么和北莫的味道不同呢?”

云离感觉到身下人的身体瞬间降至为冰点,得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嘴角浮出一抹坏笑。

北瑞的心猛地抽痛,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

她!她是那个夜城战营里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是屠夫!她是小色魔!自己刚刚都做了什么?北瑞此时脸上的表情痛苦万分,猛地把她推到地上。

云离顺着他的推力摔到地上,揉着手臂,挣扎着站起身吼道:“你干嘛?又扳着张死人脸?刚才的表现不是挺好的吗?”

他喘着粗气冷声说道:“你别过来!”他痛,他恨,恨自己这般不争气,她是在玩弄自己,自己为何还是经受不住他的勾引?

云离注意到他右手上的小动作,此时北瑞已经握紧了剑,云离敢肯定,若是自己再上前一步,身上说不定就会多出几个窟窿。但又不能就此算了,连忙说道:“我靠近你一下会死啊?”

“你再碰我一下我就杀了你!”说着,他提剑翻身下地。

云离一脸愤恨的说道:“滚滚滚,老娘挺好的兴致都被你给折腾没了!还碰你一下就要杀我?那你滚吧,老娘还想多活几年!”

北瑞碰的一声将门打开,提着剑,一个翻身便不见了踪影。

云离心里正得意,大轻舒一口气,提步去关门,只见住在对面的北莫不知何时打开了门,正轻依着门对云离轻笑。她犹豫片刻,冲着站在另一边的北君,低声道:“北君,别忘了来侍寝…”说罢,她坏坏地一笑,转身又躺在床上,等着北君的到来。等来太久,竟又睡着了。

是夜,云离猛然间睁开眼睛,北君在床边如僵尸般的站着,她竟然连开门声都没听到?撑起身子坐起,斜睨着北君,这小子在玩什么鬼把戏?以为装尸体就能过了这一关?“北君,来,坐这里。”说着,她小手拍了拍床。

北君依旧是不搭声,只是按照她的吩咐,轻坐在她身旁。

云离轻蹙了下眉,这北君该不会真是鬼上身了吧?可不管怎样,还是得按计划进行。云离轻挪了挪身子,靠在北君的肩膀上,一手揽过北君的脸,紧贴着他的薄唇挑逗似的靠前,又轻退回去,就是不触碰他的唇。

他的唇很嫩,她能感觉到他唇上的湿润。他的冷静让她迷惘,他根本不是断袖,为什么却如此冷静?是她的戏做的不够到位,还是北君与北莫一样,对男女之间的事了如指掌?这点挑逗对他们根本就不算什么?

思到此处,云离一手去拉扯他的一带,挑逗之间,他的外衫就已经被她扔到一旁的衣架上。一手探进他的衣襟内,寻找着最为柔嫩的小红豆。

经过她的揉捏之下,北君依旧是没有反映,好像任凭她处置一般。云离急了!是她技术不够好?还是这付皮囊北君看不上眼?急声地说道:“你别跟我说什么你是断袖的事,我不信,不然你怎么会硬?!”

这话刚一出口,便不由自主地捂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这话怎么让她说的如此……如此直接?

云离说了这话后,便没了下文,只是用眼角偷偷的看北君。

可四周昏暗的一片,又没点灯,怎能看得清?云离极力地辨认着他脸上的表情,许久之后,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以后我不会为难你了。”

他一脸惊喜的抬头看着云离,“谢主子。”北君站起身正欲离开,却被云离一把拦住。北君不懂她的意思,凝眉看她。

“你睡里面吧,我不会再碰你了。”云离指了指床榻里。

北君虽是不懂,但也和衣躺在了床榻里面。

他睡意正浓,朦朦胧胧中听到云离说了句什么话。可他睡的深沉,想张嘴说话,却又觉得无力,嘴唇翕动了几次后,便又进入梦想了。云离凝望着北君的睡颜,温润的笑了笑,也就此睡了。

清晨,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云离突地睁大眼,握紧了在枕边的,轻脚走到门旁,冷声问道:“谁?”这敲门声不是其他几人往日敲门的习惯,还是防备些的好。

北君此时也坐起了身,正一脸迷茫的望着云离,好似没睡醒一般,云离对他安慰似地一笑,心中觉得这个时候的北君很可爱。

“是我,越武!”门外人大吼一声。又用手用力地拍了拍门,大喊道:“快开门!”

越武?越武是谁?不过听这声音又有些耳熟…云离正想着,只听外面那人又说道:“老夫先把你焚了再说!”

云离噗哧一声笑了,没想到那个将军竟然用这种方法教她开门。开了门,迎着晨光,看着十分魁梧的越武。讽刺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差点要了她命的越武,越将军。”

越武露出一副凶相,吹胡子瞪眼睛地说道:“云离,快快收拾行囊,苍海公子让老夫接你去康城。”

云离想了想,视线落在站在越武身后的五人身上,北君就在这,怎么还多出来一个?云离警惕地问道:“可有手谕?”

“没有,只有口谕。”越武随后又催促道:“快些!”

见云离有些犹豫,北雪迈前一步,稳声道:“这是苍海公子的雪衣卫,北信。”

云离顺将站在最后面的北信上下看了一眼,确定她见过此人。况且是北雪引荐,她也放了心“你们先退下,待我收拾下就来。”转身时云离才想起,这一夜,她真是没睡好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