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对箭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56 字数:2098 阅读进度:43/400

呵呵,这小子竟然还想偷袭第二次?会给她这个机会吗?楚忘心神若定,只等那小身影出现。

云离在城墙上试了几个姿势都不适合偷袭射箭。脑中快速想出对策,现在就是比谁快,双方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云离躺在城墙平地之上,拉满弓,深吸一口气猛地坐起身子,正好与楚忘形成两点一线。

直觉放箭!直接趴下双手伏地紧贴地面,她感觉脑袋上的头发竟然被强大的箭风扫掉一缕。就在自己放箭的一霎那,对方也放了箭。她暗自咒骂着这头长发,早晚有一天会被这头长发拖累,发誓以后一定要剪了它!

楚忘轻闪身子侧于马身,躲过刚才那一箭。楚忘心中混乱,好似看到了与念儿一样的狡猾的眼神。只是速度太快,又放了箭,没来得及看清楚。

她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那一箭,直接设在木柱之上,发出铮铮的声音,力道之大令人惊骇。云离伏低身子,向城楼的楼梯爬去,若再不离去,恐怕一会就真的被人夺了性命了!自己现在可不是那男人的对手。

小身子快速下了城墙,向城内的院子内跑去,那里有给她留下的马。快步跑回了院落之中,云离看着那高大的马就愣神了。她会骑马没错,可就算会骑,这十三岁的身子也只能骑匹小马驹。

“马儿马儿,我活不下去你也别想再活下去,就算临死我也要拉你做垫背的!”云离慢慢的上了马身,双脚根本碰不着脚蹬子。只好拉紧缰绳放低重心伏在马身上,在这隐蔽的小巷子里藏着,暗自盘算接下来该怎样。

康城城门已经被楚军攻破。从北君离开到现在足足有一个时辰了,应该早已到了平城。康城与平城距离较近,是快马的话半时辰应该就够了。

听着士兵由远及近的靠近声,她只得在绝路之中杀出条生路,然而此时南城门已经封闭,想从南城门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能从刚才的正门出城。

云离一夹马腹,大喝一声“驾!”马出了小胡同直奔城门而去,云离不停的喊着‘驾’,就怕她停下来不喊,马也不会走了似的,伏身在马背的她也是紧紧牵着缰绳眼睛看着前方,不敢直起腰身。前方城门有几个正在往城里走的士兵看到疯了似的快马直奔自己而来,连忙躲闪到一旁。

从正面是看不到云离那较小的身子的,马跑过去了之后才会发现马背上还扶着个人。身后有人群惊醒过来,喊着:“有斥候!快关城门!马背上有斥候!快~~~!”

“该死!”云离低咒一声,眼看离城门不远,身后也已经有骑马的士兵在穷追不舍。

她再次催马快跑。城门厚重,最少也得需要十个人才能关闭。身下的快马也更加卖力起来,好似真的在怕给云离当了垫背的一样。

城门没能拦截住云离,可身后的几个士兵却没有甩掉,云离直接向平城方向奔去,身后竟然跟了五个乔装打扮的老百姓模样的追兵!看来康城之内早就已经潜入斥候了。好在这几个扮成百姓的楚兵没有带弓箭,否则她就被射成刺猬了!

身后的人越拉越远,云离终于松了口气,但仍然催马前行,要在日落前赶回平城,四周依然有潜在的危险。回头瞄了眼已经被她拉开一段距离的几名追兵,不由得蹙了眉。他们是受了什么命令来捉她回去?竟然这样穷追不舍?

思虑间,云离已经可以看到平城的护城河了。她被马颠的已经头昏眼花,但心中仍是紧绷根弦,不肯松一口气。

若是停下马,身后的人必定在十分钟之内就会赶到,而开城门至少要五分钟。说时迟那时快,已经到了城门前,云离向守城的城楼喊道:“开城门,我是云离!”

“奉苍海公子令,没有苍海公子命令,不得开门,任何人不得入城!”城楼上的将士对云离大声喊道。

****

“你说主子在城外?”北莫挑了挑眉,依然安定自若。

北君犹豫稍稍思量片刻道:“去城楼。”

北雪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只是默默地跟在已经奔出去的北君身后。

尽管有人不愿意去,但北君下了命令,就得跟着,北瑞只得冷着张脸,轻哼一声,随后跟上前面几人。

语毕,四人轻点脚步使用雪衣卫秘籍飞灵步向城楼跑去。

不会武功的北洛急的很。“四位哥哥等等北洛啊,北洛不会飞灵步。”北洛后悔没有学这雪衣卫的入门功夫,飞灵步。暗自发了誓以后一定要学会这飞灵步,可眼下却没人顾得了他了。

云离从马上取下弓箭,拉满圆弓向着官道上瞄准,五匹马一并跑来,她手指松开,径直射的一人落马。拉起弓箭使用最后一支羽箭,放近了再射,不能浪费这支箭!眼神如炬的看着骑马人。

这时,北君四人也到了城楼之上。

“是她!”北莫低声说着,稍微收敛了往日的笑容,看不出是喜是怒。随后拾起一枚石子,运用内力,准备暗中助她一把,刚要弹出石子,却一把被北瑞按住肩膀,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苍海苍月二人。低声问道:“难道你想抗旨吗?”

北莫还想说话,另一个肩膀也被人按下,他迟疑了下扭过头。北君也神色凝重的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北洛也已经赶来,大喘着气问:“四位哥哥,主子在哪?”

北瑞手指了指向城楼下那小身影。

北洛顺着北瑞的手看去,心中一惊,大声喊道:“为什么不给主子开城门?”

“太子的密函你都看了,还要我们再解释吗?”北瑞的脸上不带一丝感情。

在高墙上,五人表情各异地盯着那小身影。

云离瞄准后松手,又将一人射落马下。正中胸口,男人痛苦的在地上叫喊的声音云离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扔掉弓低下身拿出那把浩然送给她的匕首。在心中暗忖道:“匕首,现在只有你和我孤军奋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