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越武有儿子了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57 字数:2185 阅读进度:45/400

云离到了平城后,苍海丢给她两本书,一本与内功心法有关,另一个是葵花剑谱,云离偷笑一声,幸好不是葵花宝典。

她按照书上的的内容练了已有两个月,按照书上的内功心法练了几日后,发现自己体内有一股暗流涌动。去请教了苍月,但苍月捏着云离的手腕,却吐出一句让云离自己也不相信的话。他说云离的体内至少有二十年的内功底子!

苍月说也许是别人将内力传给他,这样也可以获得内力。

云离又感谢了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

经过这些日对武功和内功都小有研究,这个时代的武功并不夸张,都是一些剑术秘籍等等,内功心法与武功则是相辅相成的,内功心法会让身心更加协调,内力深厚者要运用一张纸变成一把利刃来切断一个人的头是轻而易举的。内功也可传给另一人,通过内功来疗伤也可以。最近她一直专攻骑射与内功心法,已经大有长进。

平日里就和北洛学针灸,每晚只留北洛一人睡在身边,其他人则一副无关自己的样子,只是和北莫走顶头碰的时候,北莫会温柔的朝她笑笑,然后并不作停留,转身而去。

云离又按照往日的习惯,寻了个僻静地方练功。

越武藏在远处的树后,皱起眉头看着那小身影不禁赞小声嘀咕:“还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啊!”随后不再隐身于干枯的老树后,直接蹦出来大声喝道:“小子,你还记得我是谁不?”

云离看着那突然冒出来的身影不禁觉得好笑,这个越武竟然问她认不认识他?化成灰她都记得!她上下将他打量一番,只是换了件便装,修理了胡子,却俊了些。

“云离!”越武高吼一声。

这嗓门…委实大了些!云离揉了揉耳朵,冷着脸道:“记得!越武,差点要了我的命。”

越武急步走到云离面前,按住云离肩膀道:“你小子要把我的战死沙场的将士焚烧了,我一时冲动…”

那大手不分力道的按在云离肩膀上,瞬间暗自叫苦!这人内功深厚,而且手力太大,把自己的肩膀压的向下倾斜。墨玉般的眼珠一转,马上转移话题“你力气太大了,不要按的那么重啊!”说着,还狠狠的斜了他一眼。

“其实我挺喜欢你这性格的,那聪明劲儿!像我越武!”

云离听到这里,不禁在心中嘀咕道:“就你还聪明?那猪都会上树了。”

“你小子给我当干儿子吧,你干爹我无儿无女,很是凄惨啊…”说着,还假模假样的用衣袖抹了抹眼角,好似真的流下眼泪一样。

云离不禁对他的表情有些好笑,随即头脑一转问道:“做你干儿子有什么好处吗?”

这小子还想要好处?他越武要放话说收干儿子,指不来多少人呢!但这么个习武奇才,他又不舍得放弃,便试探着问道:“你想要什么啊?”

云离冲着他笑了笑道:“很简单,我要你教我武功!”

越武大喊一声,“啊?就这么简单?你小子以为你干爹会亏待你吗?你干爹我把毕生的武艺都传给你。”

云离换上灿烂可爱的笑脸,甜甜的叫了声:“干爹。”她知道,这一声甜甜的干爹,定会将越武甜到心里去。

“哎呀,乖儿子!”越武紧搂云离的身子,激动的眼角涌出了眼泪。他越武终于有儿子了!终于!终于有儿子了!!!

云离哭笑不得,只得默默忍受这熊抱。过后几日,这越武又丢给她几本剑谱和有关于枪法的书。

见着这么多剑谱,这心不免的狂了些。大侠,她要成为古代的大侠了!不知这轻功能不能像超人一样,一跃百米高?在往后的日子里,云离终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以她的内力,将轻功驾御好的话,一跃两米还是没问题的。

四国五百七十三年十月康城十里外楚营

邪魅的脸上挂着一丝魅人的笑,哑声说道:“二哥,你派出去的斥候都死在平城了?”

楚忠拂袖坐在营帐的大椅上说道:“得平城者得相国,你听说过吧?若是攻下平城,收复其他几城也就不难了。可平城现在是久攻不下,对方是苍海苍月二人,最近又加上个越武,更是不好对付了,父王对此也很是头痛。”

楚军在康城休整了几个月,又收复了其他几座小城,唯独这相国重,地平城没有攻下,平城属要塞,攻不下,也就收复不了平城后的六座城池。

“二哥,你还记得攻康城那天,有个小斥候骑马逃出城吗?那天我觉得那小斥候的身影,很像与我在城墙上玩猫捉老鼠游戏的那人,就叫了五个乔装打扮的士兵去捉他,结果一个都没回来,后来我在平城的斥候飞鸽传书给我,也没查到那人日逃走的小斥候是谁。”楚忘也只是看到了那低伏在马背上人的背影,不敢肯定,所以才会派人去追。

“那你怎么不利用在平城的斥候来把平城的布兵分布图也一同传来?”楚忠没想到平城竟然还有四弟的斥候在里面。

楚忘叹息一声道:“别提了,刚给我传完了没有发现那小斥候的飞鸽传书,就被苍月发现了。”就这么唯一的一个斥候都被发现了,这斥候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以前从来没有过失误,如今死于苍月手下,觉得很是可惜。

“你怎么对那小斥候那么上心?”楚忠看着楚忘这几日魂不守舍的样子是又急又气。

“似曾相识。”楚忘吐出了心底的想法。楚忘回忆起当日的状况缓声补充道:“我也说不好是哪里不对劲儿。”

楚忠起身弹了弹黑袍上的褶皱说道:“四弟,这是战场,只有敌军,和我军。”

楚忘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担心。“二哥放心,我自有分寸。”

楚忠点点头,又道:“你去准备今夜的事吧,平城内守备森严,这次你派几个高手去,尽力把他们的布兵分部图画出来,必定要摸清他们底细才好。”

楚忘点点头,以示了然。

深夜,楚忘安排了几个功夫好的亲信,夜探平城。

安排好一切后,自己则躺在营帐之中的大床上低声的自言自语:“快四年了,念儿,你到底在哪?我始终觉得你就在我身边,是错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