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重伤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2:01 字数:2171 阅读进度:51/400

这时,苍鹰感觉脚下略微有些颤抖,再伏身耳朵紧贴地面一听,马蹄铮铮,对方大批人马向这边赶来!

看了眼那站立不动的人,不容多想,直接拿起别在衣袖上的银针,封住肩膀流血的几个**,以免失血过多。抽出长靴中的匕首,眼中覆满冰霜,顺势要向他颈动脉割去。

楚忘睁大双眼看着举起匕首的苍鹰,只是那匕首落下之时,并没有想像中的疼痛。只见耳边一缕青丝映着白雪一同飘落在地上。苍鹰竟然没杀他!

苍鹰将匕首插入长靴之中,转身上马,扬长而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是要切断对方颈动脉,可却硬是在最后一刻改变了刀锋去向,只是切断了对方一段发丝。收起四处游走的思绪,快马加鞭催马急行,只恨不得将马打得飞起来,现在是逃命,可容不得多想。对方骑马有几千兵马正在往这边赶,多逗留一会都是危险一分!

楚忘看着那小身子,竟然没有杀自己!不禁有些疑惑。

那身影消失之时,楚忠和身后的两千兵马就追了过来。

楚忠看着站立不动的四弟,雪地之上,一摊殷红的血迹。马上出手给楚忘解了穴道,查看他的身体,急声问道:“四弟,你怎么样了?受伤没有?”

楚忘不解的盯着雪地上他流下的那摊血,摇摇头,拾起地上的长剑。“我没事二哥,那人跑远了,我们回去吧。”

楚忠也看出四弟稍有不对,但碍于人多,只得等回到营帐之后再询问了。

苍鹰快马加鞭催马向平城方向奔去,一路快马下来,失血越来越多。雪没停,睫毛上落了一层水珠,水珠又冻成冰珠挂在睫毛上,右手略有颤抖的从怀中拿出金牌,交给守城门的士兵,强撑着身体,抓紧了缰绳才没从马上跌下。

抬头看不见月亮,不知是几时了。随口问道守城门的士兵:“请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刚入了子时。”守城门的士兵查看了一下,又将令牌交换给她。她略有颤抖地伸出右手,接过令牌,塞入怀中,向自己的院子奔去。

“主子您回来啦!”北洛听到门前有马蹄声,就开门奔了出来,迎着刚下马的苍鹰就跑过去抱她。

她顺势被北洛的拥抱稳住了就要倒在地上的身子,吃力的点了点头。

北洛感觉怀中之人没有着力点似的靠在自己身上,连忙捉起她的右手腕诊脉,面色一惊,所有又捉起她的左手腕,湿粘温热的液体沾了北洛满手。连声向院内喊道:“北君哥哥,快出来,主子受伤了!”

北洛将她打横抱起,直奔她的房间,一脚将门踹开,将她放在床上。

此时,其余四人也赶来。

北君北莫是来看她的伤势如何的,北瑞是来看热闹顺便嘲讽一下她的,而北雪是最后进入房间的。

“北君哥哥,主子受了伤,快准备热水,北莫哥哥快把我的医药箱拿来。”北洛镇定的吩咐着。这时自己最需要的就是镇定,不可慌张,她脉象虚弱,明显是失血过多导致。

北瑞踮着脚张望着,看看到底伤成何样,竟然让北洛抱了进来,撇了撇嘴冷哼一声,表示对她的不满。

北洛将云离遮在脸上的黑布拿下,放在一旁,脸色苍白的透明,长长的睫毛上氤氲着水珠,嘴唇紧抿,像是在忍着什么。

看来这小色魔今日是吃了不少苦头,想到这里北瑞竟然把脸转向另一边,捂着嘴偷笑了许久后,才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那副面容。

北洛拿着剪刀,剪着她身上的黑衣。

苍鹰忽然睁开双眼,看向床边的几人。

“主子,你醒了?你放心,北洛一定医好你!”

她看到的是那表情各异的五人,北君眼睛注视着自己,北莫眼中隐忍着痛,北瑞眼露笑意,毫不在乎她的伤势,北雪依然云淡风轻,看不出喜怒哀愁,北洛脸上满是心疼。

视线最后落在北雪的鞋上,他的鞋上布满了晶莹的水珠,她心中一笑,缓缓闭上眼,嗯了一声,示意北洛的话她都听到了。

北洛继续剪着她的黑衣,衣袖紧贴着手臂。将沾满鲜血的衣袖剪开,用沾了热水的白棉布清理干净手臂。将整件衣服剪开之后,北洛再也忍不住,手微有颤抖,隐忍这就要溢出嘴的哭泣声。

他眼里含着几欲落下的晶莹,深吸一口气,将止血的银针扎入穴位,拿了止血药,洒在伤口之上。手臂上和腰间的伤口不深,都已经不再流血,左肩上的一剑,深可入骨。然而刚刚洒上的药面却慢慢被鲜血晕开,连忙又拿出银针,刺了几个穴位,依旧是缓慢的出血,终是止不住。

北洛眼睛盯着她肩膀上的伤口,哆嗦着唇说道,“北雪哥哥,快去请苍海公子带血涂炭过来!”血涂炭乃是用出生婴孩的头发,加火煅制而成,是止血的圣品,苍海公子那若是没有这药,主子也许会因失血过多而死。随后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北雪见状,快步跑出房间,直奔苍海的营帐而去。

北君稳住情绪问道:“北洛你告诉我,她到底怎么样了!”

北洛忍住哭声,抽泣着说道:“左肩这一剑伤到重脉,若是马上及时救治会安然无恙,可主子从楚军军营回到平城至少要半个时辰,这段时间骑马颠簸会加速出血,伤口不得愈合,主子施针止血,但仍是控制不住。我这里又没有什么药,只得到苍海公子那里求止血圣药血涂炭了。”

北君握紧拳头,却无能为力。

听到北洛的哭声,她意识越发的清醒,感觉到周身冷的不行,浑身发抖。挣扎了许久才睁开眼,盯着眼前的一切。不能闭眼,不能!若是失血过多而休克了,过不多久就会和阎王见面了。

北洛看到主子睁开眼,不禁一惊。这证明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主子,北雪去请苍海公子了,他马上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