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剑狂傲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2:08 字数:1214 阅读进度:64/400

我叫贺兰瑞,贺兰一族的遗孤。贺兰山是温带荒漠与温带荒漠草原的分界线,又是西北内流区与外流区的分水岭,属战略要地。高耸的地形及良好植被对保护富庶的西景平原的生态环境具有重要作用。

许些年前,西景国皇帝命澈王来对贺兰一族招安,父亲和家族长老不肯做西景国走狗,便招来了灭族之祸。

西景国皇帝招安是假,夺贺兰剑谱是真。几位叔伯将贺兰剑谱交予我,命我誓死保护贺兰剑谱与族人后代。就这样,保护贺兰剑谱的重任就落在了我身上。

澈王带着两万精兵围攻我贺兰一族,杀了我贺兰全族五千余人,搜不到剑谱便放火烧山。

叔伯们将我藏在密道中才躲过澈王的搜捕。三天后,我被几十个身穿白衣的侍卫救出。

侍卫的头领是一个与略长我几岁的少年。他说他是北夜的太子,夜浩然。

他说他可以给我一个安稳的家,还可以帮我杀了澈王为族人报仇。条件是要贺兰剑谱,我死活不同意。

他想了许久后又说,他可以给我一个安稳的家,但我必须勤学苦练贺兰剑法,做七年的雪衣卫,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至于报仇,他可以代劳,也可以自己报仇。

我说我还有第三条可选,就是两个都不选。北夜太子也并未阻拦,就这样我带着剑谱下了山,可当到贺兰山脚下,我就被澈王的几百精兵围攻。危在旦夕之时,北夜太子出手相救,保住了我的性命。

他说澈王知道我还活着,还会派其他人继续追杀我们,他能出手救我一次,但救不了二次,三次。

我思虑许久后,十岁的我,以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活下去,无法活下去,也就无法保护贺兰剑谱,这样的话,我只得选择第二条,与他合作。从那以后我做了七年的雪衣卫,誓死效忠他。

不出他所料,这一路上我们一直被追杀,北夜太子手下的雪衣卫也死伤不少,终于进了北夜国境后,才安全下来。

十三岁那年,我烧了贺兰剑谱,那剑谱已经刻在我脑中,记在我心里。烧了剑谱后,我执行了一百三十一次暗杀任务,第一个暗杀的就是西景国澈王景烈风,从那以后,我又按照世子的吩咐暗杀了相国的一些重臣,均是一剑毙命。

一年后,莫问楼的杀手排行榜上,江湖人称杀人只见一点红的贺兰瑞,就是我。

我讨厌那个满身杀气的小色魔,在夜城囚牢中,她折断了我三次手腕。

又用鬼兵这么阴险毒辣缺德的招数帮苍海攻下了玉川江对岸的防线。

那次我实在无法忍受她,便与她赤手空拳的打了一场。可那怪异的拳法,陌生的脚步,让我有些乱了阵脚。尤其是最后那一套拳法,太精妙。

我很想跟她学拳,却碍于面子,无法说出口。

与她比武,我输了,就要给她侍寝。

她竟然拿我的唇与北莫做对比,她竟然那样对我,我很伤心,从那以后,我更讨厌她。

北夜太子让她执行的任务,是常人都无法完成的。她竟支撑了七十天,第七十天时,她重伤而归。小小年纪双手血染几千人性命,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我很高兴,这个小色魔终于得到报应了,

明日喝过无水后,我就可以持剑狂傲,继续做我的杀手了,我可以摆脱那个小色魔了,这是我最值得庆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