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九皇子景天雪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2:49 字数:2209 阅读进度:98/400

董云神色凝重的走出营帐,向云离身后的几人点了点头。云离的右手瞬间被拧到身后,这时她感觉右手微微有一些痛的感觉,转瞬即逝。云离被按着脑袋,押进营帐并跪在地上,随后几名押着三人的侍卫便又退出营帐。

营帐内弥漫着一股香气,她没用过熏香,也不懂这是什么香,只觉得略有提神的作用。云离提气恭敬的参拜皇上,“草民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随后更加伏地身子,用眼角瞟了眼身旁愣神的刘子遇刘子飞。

二人听到云离那特意放大的声音后,也是一起参拜。

“平身。”

那声音带着一丝慵懒,云离站起身,并不抬头,只是看了眼跪在一旁的萧易,心中叹了口气。虽说这萧易到不至于丢掉性命,可以后到底还能不能受景帝重用,这就要看萧易的运气,和景帝的心情了。

景帝半眯着眼看着那谨慎的少年,心中也是略有怀疑,沉淀了思绪后,才又缓声说道:“抬起头来。”

云离眨了眨眼,才抬起头看向景帝。

景帝安坐在虎皮长椅上,一身金黄色团龙蟒袍,翡翠碧玉束带,黑鬓角略有雪白的发丝,剑眉入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在空气中闪动着熠熠生辉的颜色,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整个面孔充满了刀刻一般的雕塑感。

云离一时也被那皇威震慑住,果然是武将出身的景帝,自有一副风采,虽年过五旬,却不是老态龙钟的糟老头子。

景帝一挥衣袖,董云就在一旁拿出一个鼎,点燃了一炷香后插入其中。“朕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解释你为何会知道这一切。”随后便闭目养神。

云离一震,看着那已经燃起的香后,才回过神来。

她没急着回话,云离觉得此时有一目光紧紧盯住自己,便向那道紧盯着自己的目光的主人看去,单薄的身子晃了晃,险些没站住脚。云离睁大双眼,看着那一身琉璃白的北雪!随后云离又快速将他身边的二人看过一眼后,快速确认北雪就是九皇子,景天雪。

云离目光再次挪到景天雪的眼眸上,那双黑眸正熠熠生辉的回看着她。

她瞬间低沉了头,狠狠的闭了闭眼。北雪的黑眼仁儿本就大,但这双黑眸,却与雪衣卫北雪的略有不同,以前是纯黑色,如同带了二十一世纪的黑色美瞳一般。而现如今他的眼眸里有了瞳孔,有了流转的眼波,不再像以前一样沉默。

虽然她早已注意到这个九皇子景天雪,虽然她已经知道九皇子容貌异常俊美,不似凡间人,但她仍抱有一丝奢望,她奢望九皇子景天雪不是自己所认识的北雪。

此时她心中顿时像翻到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刘子飞刘子遇二人也看出云离异常,但又不能出言询问,只得继续观察云离的表情。

他依然俊逸清雅,双眸幽深不见底,让云离陷了下去便寻不到方向,忽的鼻子一酸,竟想落泪。

景天雪对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察觉到他的失常,只得收回目光,垂下眼睑,好让那名叫云离的少年放松一些。

云离垂下头,控制住浑身的颤抖,深呼一口气后,才又抬起头看向景帝,景帝依旧是紧眯着眼睛,好似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稳住自己的情绪后,云离恭敬说道:“十日前,云离在军营外抓到一只信鸽,便将信鸽脚上的信件拿下来翻看,信上写着,一、二、三、四、八、七、九,到夜动。云离以为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信息,也没多想,便将这信鸽的信重新绑好又放了出去。后来得知皇上您已经从景都起驾要到红逆鳞军来,云离越发的觉得这事有蹊跷,便与董云商量,是否应该将这事是否该禀报给萧将军,可云离手里又没有证据,只得作罢。”

见景帝的嘴角抽了抽,云离又稳声说道:“事情就是这样。”

景帝微睁开眼,严声说道:“完了?”

云离也是一愣,点了点头,确认道:“完了。”

景帝嗤笑着道:“有趣儿。”随后站起身,直接走到云离面前,紧盯着云离的眼睛。

云离立刻垂下头,不与景帝对视。

景帝意识到他的故意闪躲后,便直接出声制止,“无碍,你抬起头看朕。”

云离慢慢抬起头,视线却躲开景帝的眼睛,而是盯着景帝的额头看。二十一世纪的浩然说过,若是你害怕某一个人,但非要与他面对面时,你就不要看他的眼睛,视线随便落在他脸上任何一处都可,这样会让你觉得眼前这人并没那么可怕。

景帝冷眼看着面前的少年,只觉得他的黑亮的眼睛炯炯有神,眼光勇敢而坚定,古井寒潭的眼就是他脸上最大的表情,禁不住脸上掠起一道轻微的波纹,像落花飘零于水面,瞬间不见。

景帝转过身,快步走回长椅坐下。冷声吼道:“萧易,你招来三千叛军入军营,竟毫无察觉,该当何罪!”

萧被那皇威震慑的更加伏低身子,片刻之后,便拿出一个将军该有自持,抱拳说道:“请皇上刺罪臣一死!”

一旁的董风一抖,董风与萧易是多年好友,连忙跪下身,“皇上,请您看在萧家世代忠臣武将,忠心为国的面上网开一面。”

景帝见董风为萧易求情后,更是怒火冲天。“萧易,你这主将的位置,不如让给云离好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都能发现有人在你这军营中玩飞鸽传书,你却不能发现。若不是他!想必朕已经糟人毒手了!”景帝一拍长椅的扶手,扶手竟被他拍个粉碎,可见内功深厚。

萧易紧闭双眼,俯首磕头,“请皇上刺罪臣一死!”

淡定,淡定,要淡定!云离强制自己露出一种一切与己无关的样子,尽力不去看天雪。眼前最重要的是把景帝这应付过去。

景帝叹气一声,扶着额头做出一副很疲惫的样子,缓声说道:“罢了,小九啊,你拟旨,萧易免去一切职务,即日起,云离任命为红逆鳞主将,董云为副将。”景帝蔑了一眼云离,又看向景天雪,沉声说道:“你可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