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一招定了输赢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17 字数:2498 阅读进度:131/400

>第125章:一招定了输赢

云离出了营帐,走了几步。又回眸看了眼景天雪的营帐,咬了咬牙,再转回身时,苍海,刘子飞,刘子遇三人,便站在了她面前,看着云离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她未注意三人,猛地向后大跳一步,一手抚了抚胸口,“吓死我了…”随后一跺脚,质问道:“你们三个干嘛?神出鬼没的?”

刘子飞哈哈一笑,“是你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不少字一副谁欠了你钱的模样,正诅咒人家呢吧?不少字这才没注意我们三人吧?不少字”

她被刘子飞这几句话噎得无语,大眼翻腾了好几圈都没想出一句可以顶回的话,只得忍了。

“走吧,时间不早了,比武的台子早就搭起来了。”刘子遇在一旁催促道。

云离上前与他们同行时有意慢下一步,随后快速地回头,再看了眼那营帐,略有不舍的收了视线。快上一步,再跟上他们三人的脚步。

苍海眼角瞄了眼云离,见她不高兴,只得转移话题,“准备好剑了吗?”。

“到时候随便借一把便是了。”

侍卫将马牵来,四人上了马,向比武擂台方向奔去。一路上,云离不言语,其他三人也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快马之下,很快到了擂台外。

几人下了马,此时南楚与东索的人都已经到齐,景帝最后入了坐。司仪读了些废话,便也开始了抽签。

这比武甚是简单,每国可出两人,这么一算,三国一起就是六人。几人抽签,一号对六号,二号对五号,三号对四号。如此下来,赢了的三人一起混战,夺第一。

擂台用木质搭建而成,长宽约莫着也有二十米,两面竖着锦旗,上联是‘脚踢北海蛟龙’下联是‘拳打南山猛虎’这横批就是‘威震八方’

威震八方的下面,是一座二层的台子。看得出也是临时搭建的,台子四壁被围了个严实,三国皇帝便在里面品着茶,优哉游哉地看着三国的将士们呐喊。

云离心知,白风保护景帝的安全,因此,西景这边就安排了她与黑清出战。而南楚则是荣忘世子与一名炮灰,奇怪的是荣忠世子不见了。东索出战的是那日来找云离麻烦的索庆阳,和一个大胡子。

六人被叫到一起,抽了签后,便回去各自准备了。

云离的对手是南楚的那名炮灰,此时擂台上的比武已经开始,而云离此时却没心情看台上黑清与索庆阳的比武,而是垫着脚,向南楚的阵营中望去,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寻了半天也看不见冰乱的身影,一旁的叫好声又不断,鼓声叠叠,震耳欲聋。云离收了伸的老长的脖子,安静的站了一会。

她只看了个大概。知道索庆阳是用剑之人,便不再继续看他的剑招。叫刘子遇寻了块长布条来,将云离的右手紧紧地固定在背后的腰带上,以免一会比起武来,这手如狐狸尾巴一样,乱甩起来没完。

若是再让哪位大侠一不小心将这手臂砍了下来,她这手臂就真是被判了死刑了。

黑清提了剑,摇了摇头,跳下擂台,走至云离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看你的了。”

云离眨了眨眼,凑到黑清耳边说道:“我没带剑,不如把你的佩剑借我用上一用吧?不少字”

这回终于轮到了黑清瞪云离,黑清狠狠瞪了云离两眼后,看着台上正在比武的荣忘世子与东索的那名大胡子,小声对云离说道:“索庆阳的剑法了得,楚忘的更是快枪手,你小子别再搭上了左手臂,不行就下来,别逞能。”说罢,他看了眼自己被索庆阳那利剑划开的长袍,将佩剑递给云离。

云离撇过头,低笑一声,还敢逞能?上次逞能救刘子遇,结果中了毒箭,捡回一条命,成了个手臂残废,他还敢逞能?不过这次,还真得全力以赴的去打。赢了的话,送嫁将军的头衔可就得到手了!

台上的楚忘,此时一枪直奔那大胡子的喉咙处,就在马上要刺入喉中时,却停住了枪,作了一揖,道了句“承让,承让。”随后翻身下台,南楚的将士们高喊着世子威武。

云离脸色稍稍变白,明显地感觉额间有了层细密的汗珠,看了眼苍海便收了视线。左手拿着剑,提了衣袖,擦擦冷汗,走上擂台,却引起其他两国将士的一阵哄笑,一时间西景的将士却是低垂了头,如受了气的孩子一般,抬不起头来。

云离闭了闭眼,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一时间议论声纷纷,都在一轮这西景红逆鳞主将的右手臂竟然得用布条绑在后腰带上,笑他是个残废。

云离眼角看了眼坐在小楼上的景天雪,咬了咬唇。

南楚炮灰翻身上台,手拿偃月刀。

她掂量了下右手中的长剑。重量稍稍比霜魄要轻一些。二人互相一拜后,便拉开架势,各据一方。

南楚炮灰偃月刀一挥,直奔云离而来。

云离拿着剑没有任何招式,而是直奔那偃月刀的刀锋处奔去。

全场均是‘啊~~’了一声。

南楚炮灰也是一惊,云离跑出五六步后,却突然来了一个下劈腿,径直躲过那偃月刀尖利的刀锋,而此时她的剑,已经指到南楚炮灰的心脏处。

南楚炮灰此时已经停下脚步,低头看着云离。

云离对他挑眉一笑。一脸可惜地啧啧了两声,随后摇了摇头。

场内没有鼓掌声,也没有欢呼声,人们都不相信,这南楚红逆鳞的主将竟然只一招,就将南楚的那名将军制服。虽说这一招是很精辟,一招定了输赢,可是不是也太快了些?

云离眼角看着正在楼上喝茶的景天雪,冲着他一笑。景天雪对上那一笑,却是一愣神,不免地又多抿了口茶,才将脸上的表情隐去。

此时冰乱正站在南楚队伍中,看着台上的云离,露不出一丝笑容,反而是咬紧了牙,恨不得将他撕碎。

南楚炮灰收了偃月刀,云离也站起了身,二人互相作了一揖后,各自下了台。

四周静的出奇,云离下了擂台后,刘子遇将剑接了过来,对云离说道:“别拼命。”

云离冲着他一笑,结果刘子飞送来的茶,喝了几口后,舒了舒气,又拿回刘子遇手中的剑,安慰般地点点头。

楚忘的目光越过擂台,看向正在与云离耳语的人,不禁一惊,那人竟是苍海!他们二人这般在西景,到底是要做什么?带着种种疑问,上了擂台,而此时索庆阳也站在擂台上,抱着双臂看着仍在台下的云离。

云离听了苍海的耳语后,抬眸看了眼台上的二人,凝重地点了点头,上了擂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125章:一招定了输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