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小叶,落叶的叶?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25 字数:3329 阅读进度:145/400

>第139章:小叶,落叶的叶?

云离痛的冷汗直流。一口银牙几乎咬碎。那男人邪恶地yin笑着,收回了脚,云离以为这番折磨已经结束,却被凌空一角踢中了右手肘,‘咔吧’一声,云离又一声哀嚎,身子整整翻了个,瞬间又蜷缩在一起,在那地上不住的抽搐。

四周的笑声渐渐散去,踢他的男人狂笑着说道:“这小妞经得起蹂躏,若九殿下不喜欢,本将军可以带回去慢慢享用。”说罢,四周的男人又是哄堂大笑。

“杜将军,你享用完了,就分给末将啊,哈哈哈哈哈……”

九殿下?杜将军?云离一颤抖着身子,想抬头看一眼那个被杜将军称呼为九殿下的人,想确定一下,他是不是景天雪,却怎么也提不起力气,只得在地上继续喘息。只有不断地吸入新鲜空气,才能减轻那一丝疼痛。她这右手臂跟着她,确实委屈了些,先前残了,今日又被人这般踢了一脚,不骨折也是脱臼了。

杜良抓起她额前的一把散落下来的长发,将匍匐在地上的女子提了起来,她的小脸昂扬着却没有一点恐惧,反而是有些愤恨地盯着杜良。“呦,小妞,还真挺倔啊!”杜良看了眼双手背在身后的那一袭白衣人影,yin笑道:“看九殿下的意思,也是不中意这小妞了。”

那手摩挲着云离的下巴,对着云离荡笑道:“那大爷我就好好伺候你。”说罢,他捉了云离的左手腕就往外带。

云离看着那抹白,以背影就可以确定出他就是景天雪,心中隐隐犯疼的同时,又在想着应对的办法。

就在那杜良分手去掀帐帘时,云离猛地一扥,踉跄着跑到景天雪背后,匍匐在地上抱住他的脚,哀声喊道:“公子救命!公子求求你,救救我!”

景天雪微蹙了眉,随后那一张如雪般的静颜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任凭那女子怎样呼喊,他仍旧是不动摇一分。

“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吧,我才十六岁,我不想被这些人玷污啊!我要回去找我哥哥…”云离哭诉着,隐约中看到了景天雪的侧脸,他依旧那样圣洁的不染尘埃,可却也那么沉默,那么无情。她是想用昭凤公主来打动那颗玄冰一样的心,云离知道,妹妹这两个字对于景天雪来说意义非常,

哥哥?十六岁?

昭凤也十六岁了,不知她有没有出嫁南楚?此时此刻,他反而想让昭凤安全地嫁到南楚,因为宫里想必也是上演着一场争权夺位的经典闹剧吧?不少字那双桃花眼微闭了闭,说了句如水晶般清透的话,“将她留下。”

“九殿下,大家也是为了你好嘛,你这再毒发,咱怎么向上面交代啊?!”说罢,其余几人哄笑着出了营帐。杜良又说道:“小妞,好好伺候着,否则我还把你扔去做军ji!”他扔了个令牌在云离身上。一转身,也走了。

“放开我的脚。”那清洌的声音传来,却始终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九殿下…”那站在营帐门口身穿褐色衣袍的人唤了一声。

云离止了眼泪,放开了抱着景天雪的左手,转而坐在地上,去摸右手臂。摸了一会,才算放了心,应该只是脱臼。

“黑清,你退下吧。”景天雪转过身,看了眼站在远处的黑清。

那人竟是黑清?可他的声音怎么…她仍旧记得黑清说话时的语气,还有一些小动作。这么说,是这黑清选了她?云离低了头,偷偷地看着黑清那张脸。

黑清欠了欠身,转身退出营帐。

“你怎么样?”

云离愣了愣神,收回视线,只低声道:“没,没事。”她的声音仍旧带着许些低沉,却不如往日那般,像个男人的声音,如今这声音听起来,虽然中性化了些,却听的语气中的出那一份细腻。

“起来,把右手臂给我。”他紧盯着那被踩踏伤了的右手背,血和沙土混杂在一起,一些沙土被蹭的已经揉进肉中。

云离只低着头,将手臂递给他,咬紧了牙。她已经想到,景天雪是要给她将错位的骨头拧正。侧过脸,不看自己的手臂。虽然她对自己下手时毫不留情。但当自己的身体交付于别人时,她却是害怕的。

景天雪抬眸看了下那脏乱不堪的侧脸,又垂了眼眸,捏着她的肘骨,捏准了位置,景天雪低声道:“忍住了!”

云离刚想应她一声,随着那‘咔吧’声的散出,她出口的却是一声痛呼。随后痛呼声散去,甩了甩手臂,觉得没什么不适,也就放了心。

“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云离低头想了会,却不知怎么回答。景天雪又不是傻子,不可能分辨不出来她到底是不是红逆鳞主将,云离。可这样一来,便会被她发现,她其实是个女儿身。

咬了咬唇,索性抬头看他。

景天雪看上那花猫似的小脸,却是一怔。回到后帐寻了布巾,沾了水,又站定到她面前,将她脸上的灰尘尽数擦去。

云离最直接地感觉就是,他的手在抖。

当她鼻尖上的灰尘被擦去后,景天雪的黑眸一亮。随后又立刻暗淡下来。

景天雪的那眼神中的暗淡,让云离心碎,那是怎样的失望啊…?心碎过后,心中却又抽痛似地疼着,云离一时间只得幽幽地望着景天雪,望着眼前依旧如雪般干净的男人。

“你很像他,但你不是他,他从来不会这样望着我,从来不会。”他将云离的左手拉起,将布巾放到云离手上,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终是认不出她就是云离吗?宁可相信这世界上有与云离相貌一样的人。也不敢相信她是云离?还是因为他不敢相信云离会来救他?

她回想着方才自己是以怎样的眼神去看景天雪,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她不甘心地追问道:“你方才说我像谁?”

“像…”他只吐出一个字,却没了下文,嘴角竟浮现出一抹冷淡,自言自语道:“他又怎么会在这呢…”

为什么每次提起云离,他都会变得面无表情?

云离多想告诉他,我是云离,我就在你面前,我真的来救你了,你不要失望,可这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我叫小夜!”她叫夜云离,不能告诉他云离,那便告诉他,她叫小夜吧!

“小叶,落叶的叶?”他只淡笑一声,叹了声好名字后,便转身坐回到床榻上。

云离垂了头,牵强地笑了笑。是啊,这个世界只有北夜,才有夜姓,景天雪当然会以为她是落叶的‘叶’。她点了点头,算是应了景天雪的‘小叶’。

“小叶,那块令牌是给你的,拿着令牌,找军医包扎一下手吧。”他的目光定在她的脸上,看得她脸颊微红,又垂了头,他微微一笑。

她瞧了瞧右手上的伤,又将自己的衣裳看了看,有些灰,有些地方也破了,这衣服却是穿不得了。“公子,小叶没干净衣服穿了。”

景天雪挑了眉梢,四下里寻了会,起了身,从后帐拿出一套衣服,在她身上比了比大小。却是摇了摇头。“这套虽是新的,可却太大,你穿不得。”

景天雪本就高出云离大半个头,这衣服她自然是穿不得的,可不穿他的衣服,难道要穿外面那些臭男人的衣服不成?见景天雪正是犯难,云离黑眸一转,想了个法子,将景天雪的衣衫抱在怀中,荡开一脸的笑,“我可以将这衣服改改,改小了,就能穿了!”

云离欠了身,做了个万福后,扭头去了隔帐。

景天雪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她的背影,与梦中人,有很多相似之处,随后嘴角淡出一抹笑。

她自然知道这令牌是有什么作用,无非是暂时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侵害,想必也可以在这营中横行无阻吧?不少字只要不跑出他们圈定的范围,应该可以自由活动的。寻了个将士,问了军医在何处,军医帮她清理了伤口,又上了药,告诉她后天要来换药,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云离便离开了。

云离寻找着景天雪的营帐,却是找了半天,这里的营帐都一样,而景天雪住的营帐却是极为普通。她到是寻了个窍门,哪个营帐的侍卫最多,哪个营帐便是景天雪的营帐,如她所想,他真的被软禁了。

寻到景天雪的营帐,第一件事便是拿出藏在怀中的匕首,将景天雪那长袍的衣袖切掉一块,随后又将袍裾再切短一块,在身上比了比,满意地点了头,随后将那写里衣如法炮制,全部切短。

费力地将那身衣服重新换到身上,将原本的衣服拿去外面洗了,又找了条绳子,做了个简单的晾衣绳,就此将衣服挂到外面晾着,眼看也已经是中午了,这衣服想必一会便会干。

转了身,进了营帐,来到里帐的帐帘前,扬声问道:“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得到允许,云离跨步,进入了景天雪的营帐。

下面这段话不收费

谢谢《请夫入瓮》的作者末果给镜子的封推十分感谢哈。我会加油码字的!

第139章:小叶,落叶的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