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平安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30 字数:2274 阅读进度:152/400

>第146章:平安

“山主,吃。”下面的妇女一直在劝着她。

云离一脸苦相地求助于贺兰瑞,又看了看自己已经隆的老高的腹部,低声说了句,“我真的吃不下了,快帮帮我吧…”贺兰瑞叽里咕噜地说了什么,几名妇女笑着将矮几上的食物拿下去了。见人都走了,云离再也维持不住跪姿,一下跌坐在垫子上,伸开腿脚可劲儿地抻着。

“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贺兰瑞不适时地来了一句。

“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在你面前还得保持形象,那不是太压抑了?”她回了一记白眼,扶着贺兰瑞的肩膀撑起身子,当着他的面伸了个懒腰,伴随着懒腰的伸起,她还舒服地哼了一声。

“你要不要散散步?”

云离在帐篷里慢慢踱着步,帐帘是撩开的,云离顺着帐帘往外望去,远处的草原,湖水,羊群,蓝天,这些都是她曾经所向往的,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他的家乡!有这样的地方做家乡,真好!她在心中赞叹一声后,也不回贺兰瑞的话,溜溜达达地就出了帐篷。

外面的妇女见了云离便点头微笑,男人们只是忙着自己手中的农活,见她从身边经过时才会恭敬点头,完全当她做自己人一样。

她贪婪地吸了口纯净的空气,眯起眼,嘴角淡笑着。

贺兰瑞步出营帐,站在她身后,双手揽住云离的腰身,笑着道:“喜欢这里吗?”。

这么好的地方,怎能让她不喜欢?只看上一眼,便觉得自己的心也随着草原而宽广起来。“喜欢,真羡慕你,从小生长在这么美丽的地方。”

“我并不是从小就生长在这里,我的家在贺兰山脉的另一边,这里只是为了躲避战火而安排的新家。”他环在她腰间的手指向一个方向,“就在那便,那里才是是我的家。”她的视线顺着他指着的方向望去,想像着另一边的风景。

许久后,她才收回视线,垂下的眼眸里隐藏着些许悲伤。她自然是知道贺兰一族与西景皇族的恩怨,只是贺兰瑞的面前摆放着的并不是景帝一个仇人,以她对贺兰瑞的了解,她猜得到,贺兰瑞不会放过西景皇族的。

就像,景帝不会放过贺兰一族。

不远处,一个不大的孩子骑在马背上驱赶着羊群,贺兰瑞慢慢道:“眼前的一切让我想起了第一次骑马。”感觉着怀中人均匀的呼吸,贺兰瑞笑着道:“第一次骑马是五岁,阿爹给了我匹刚捉到的野马驹,说让我驯服它。”

云离呵呵一笑,想像着一个孩子面对着一匹马时的恐惧,想当初她学骑马时还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学成,也是从小马驹还是骑,刚开始只是散步,她疯狂地喜欢上了骑马,后来一连在马场骑了一个月的马,这才学会了骑马。“那你驯服了吗?”。

“没有,那马太难训了,野马不像你想像中的好训,我被它踢断了胸骨,还是族里的巫医给我治好的,从那以后,我对马有些恐惧感。”云离刚想插嘴,便听他又继续道:“我痊愈后,阿爸又给了我匹成年的马,让我学着骑,只不过,这次不是野马了。”

“五岁就骑马,是不是太早了点?”

“相对于贺兰山的男人们,不早了。我阿爹两岁就被阿爷背带在马背上,在草原上狂奔了。我阿爹说,草原上的男人,没有不会骑马的,没有不能保护自己家人的。”从他的声音里,云离听出了悲伤,贺兰瑞,这个早早离开父母身边的孩子,一定很想家人吧?不少字

贺兰瑞将下颚轻轻地压在云离的头顶,环着她腰身的手缓缓地晃动着,低沉着声音道:“贺兰一族顽强的抵抗惹怒了景帝,我有时也在想,是不是我们不抵抗了,就会免于灭族。”

云离幽幽地摇头,“帝王之心,百转千回,难以测之,景帝当初是为了要贺兰剑谱,你们不交出来,就一定会遭受灭族之难。”

眼前的这些人,是贺兰一族那场灾难里逃出来的人吗?听说当初贺兰一族已经被灭族了啊!云离不免地怀疑着。

“你说的对,即使不抵抗,景帝也不会放过我们。”贺兰瑞的手微微收紧,似在隐忍着自己对景帝的怒气。

眼睁睁地看着家人死去,这样的伤痛对早已印在他的心底了,只是眼前的这个云离,这个身为红逆鳞主将的云离,景帝亲手提拔的云离,真的是他能把握得住的吗?感觉到怀里的云离微微颤抖着,贺兰瑞终于收回力道,淡淡道:“对不起,我又想起族人躺在血泊里时的样子了。”

“别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景帝对不起你们贺兰一族,他会得到报应的。”云离眯起眼,目露凶狠地看着眼前一片和谐的景象。

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杀气被贺兰瑞察觉到,他吃惊地垂眸看着怀中的云离,很不理解她为何会对景帝泛起杀意。

下一刻,便转移了话题,“这些人都是贺兰一族的遗孤和死里逃生的族人,现在他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安逸,当初族里只剩下了十几人,现在已经发展到四十五人了。”

“你怎么找到他们的?”

“我只记得我被北夜太子带走了,我醒来时就在这里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说罢,他笑了笑,挠了挠头,“可能是天神送我回来的吧,天神怜悯我,送我回家。”

回家,简单的两个字,人人心中所想的两个字,真的做到,有多难?思忖之间,有一个孩子站在她面前,手中拿着一束野花,淡淡的粉色,男孩与贺兰瑞一样,拥有古铜色的肌肤,那孩子的相貌与贺兰瑞甚是相像,不会是他的私生子吧?不少字

“他叫贺兰平安,是我叔父的孙子。”贺兰瑞解释道。

原来不是他的私生子,云离在心中长吁了口气后,蹲下身子,笑眯眯地将花束接过来,揉了揉他一头黑发。小男孩像是生气了,一把拨弄开云离的手,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云离听不懂,只得求助于贺兰瑞。

“他说,男人的头只能给妻子摸,问你是不是要做他的妻子,如果不是,请不要再摸他的头。”说罢,贺兰瑞佯装咳嗽,掩饰着自己的笑。

第146章: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