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翻案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32 字数:3275 阅读进度:155/400

>第149章:翻案

吃饭,睡觉,查找巡视队伍的规律。寻找逃跑最佳路线,这样的日子,她整整过了十天,冷凝丸日渐减少,云离也越加地焦急起来。

这些日子,杜良只来过一次,嘲笑了景天雪一番后,就又离去了。

自从吃过赏赐她喂给他的粥后,景天雪便再也没使唤过她了,她也不好再找借口进入里帐。贺兰瑞这几天到是经常约她出去,云离借着机会,去了一些原本不让她进去的禁区。

这几天云离也知道了,黑白逆鳞军并不在阳江城内,而是在前方与匈奴作战。

三皇子用外敌和内乱控制住景天雪,使得他无法脱开身。每日的战报快马加鞭地从前方送到景天雪这来批阅,而他则是指挥着黑白逆鳞军,偏偏不赢也不输,看来他还是废了很大的精力来稳住战局吧。

黑清今早亲自来了一趟,云离刚巧在营帐里听到他们说话,听来像是黑清将什么东西交给了景天雪,与战报无关。那便是闲事,云离索性继续呼呼大睡,也不理里面发生了什么。

起来后又于贺兰瑞玩了一圈,日落时分方才归来。刚回到隔帐里,便听到了景天雪的召唤。她只是稍稍一愣,心想着是什么事,脚步便也没停地向里面走去了。

景天雪的里帐没有案几,更没有书桌。一张床榻,几把椅子,一个圆桌,几个圆凳,桌上放着文房四宝,此时他正坐在圆凳上,手中拿着本蓝皮书。

“过来。”樱红的唇角微微开启,只吐出这两个字。

云离上前,依礼做了个万福,“公子找小叶有事?”

“识字吗?”。他声音清澈的见底。

她听了这声音顿时觉得有些恍惚,只得傻乎乎地点头。见她点头,景天雪将手中的蓝皮书放到桌上,低声道:“你看看,然后给我些意见。”

云离上前拿起蓝皮书,白底上写着翻案二字。翻案?翻谁的案?她心下一惊,连忙翻开第一页,只看了一眼,便知道景天雪要为谁翻案了。

贺兰一族!

她神色凛然,表情淡定,微微拧着的眉角也舒展开来。“敢问公子。是要为贺兰一族翻案吗?”。

景天雪流光般的面容如谪仙般情雅,只是那眉间的愁绪出卖了他。“没错,是想为贺兰一族翻案。”

手中的书卷翻开一页,她大概的看了一眼。当初给贺兰一族定的罪名是通奸卖国,妄想谋反。这样的罪名已经坐实,他如今这么做,目的为何?他这么一做不但得罪了景帝,更是将当年的冤案翻出来戳贺兰瑞的痛处,他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

如今他将这案子拿给她来看,是想从她口中透露出贺兰瑞的状况?只从他把这案子拿给她看来说,景天雪并没有拿定主意要翻案,这一切还只是一个想法,虽然执行了一部分,但终究是还没做成功,他现在是想用她的嘴来试探贺兰瑞吧?不少字

这样她便放心了。收了游离的思绪,视线再次放在书页上,只半盏茶的时间,她便看完了。

“公子,依小叶的意思,这案子万万翻不得。”云离将册子合上,放在桌上。如此斩钉截铁地告诉他。

他的视线从桌上的册子再次移到那张异常坚定的小脸上,她的话说的很死,绝无商量的意思。“小叶姑娘和出此言?这案子怎么就不能翻了?”

她呵呵一笑,“公子想为贺兰一族翻案,是好事。只是这案子翻赢了,又能怎样?”云离一摊手,两手空空地看着景天雪,弊大于利的事,他最好还是不要做的好。

他微微愣住,看着那一双摊开的手,挑眉问道:“小叶姑娘的右手好了?”

闻言,她嘴角猛地一抽,暗怪自己冲动,怎么这般不小心。嘴角强撤出抹笑,慢声道:“都半个月了,外伤已经好了。”

景天雪微微颔首,思绪又回到方才的问题上,“赢了便能还贺兰一族一个公道。”

不经意间,她冷哼一声,嘲笑道:“除了公道,可还得到了其他?”不待景天雪回答,云离便自顾自地坐在景天雪对面,继续道:“公子这么一闹,反而不会让贺兰一族心存感恩之心,反而是挑起了他们悲惨的回忆,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更冤枉的,会激起他们对皇族的恨意。当然,这只是贺兰一族的反映。”

“依小叶姑娘的意思,还会涉及到他人?”

“那是必然!”她低笑一声又继续道:“这么做。也会得罪西景皇族,更何况,公子的身份不简单,还是不要妄自行动才好。皇上既然定了贺兰一族的罪,想翻案,那就是推翻皇上自己,当今皇上也是圣明之人,怎会因为你一言,而否定自己呢?”说罢,她眼角挑起,看向坐在对面的景天雪,拿起手中的册子,用烛火点燃,眼看要烧到了指尖时才扔在地上,任它自燃。

她转过身,背对着景天雪,又继续道:“已经犯下的错,错了就是错了!如果不能将贺兰一族那些死去的人复活,那便是无济于事,多做无益。我奉劝你,还是多为自己的处境着想一下吧。”

她说的正火热,却没意识到身后人已经变了神色,正凝眸望着她。她语言慎密。话语中暗藏玄机,说出来的话字字珠玑,这样的一个女人…

她仍旧说着,他只是瞧着那背影,一再地将她的背影与梦中人的背影相结合,然后又与云离的背影相结合。“云离。”

她的身子猛地一震,下一秒便拿出一份自持来,慢慢转过森看景天雪,一副无辜的模样。“公子在唤小叶吗?”。

他迟疑了下,道:“小叶姑娘说的在理,是我想的不全面。”

她忽然垂头。沉默许久才道:“公子,是小叶多嘴了,其实这只是小叶一人的片面之言,这事还要公子自己拿主意。”紧接着,她做了个万福,转身欲走时,却被景天雪再次喊住。

“等等!”他站起身,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她慢慢转过身来,一双大眼里写满了不解。“小叶姑娘,你家中可有姐妹在北夜?”景天雪最模糊的,便是在北夜的那几年,他心知是因为喝了无水的原因,他只是想找到,梦里的那名女子,到底是谁。

“姐妹吗?没有。”她轻轻摇头,却没急着走,而是仔细地观看着景天雪比那张俊脸上的细微变化。

他先是垂了头,然后又是摇头,再抬眸看了眼小叶,又是摇头。

云离不解,他到底是在否定着什么?难道他对她有印象?

眼前又是那个背影,景天雪眉头微微蹙起,越是想看那人的正脸,越是看不到,紧接着便‘嗖’地一声,大脑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来其他,甚至有些恍惚,眼前他怎么会在这里。许久之后,方才回过神来。“没事,你退下吧。”他挥手示意她退下,自己则是慢慢坐回到圆凳上。

云离狐疑地看了眼,便也转身走了。

他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忖道:“小叶,云离,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联系呢?”他转身。打开用来透气的窗子,一阵微风吹来,他稍稍静了心神,只是脑中不断回想的,却是小叶的背影。

纤弱的肩膀,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只是一转过身,却是那冰冷着面孔的云离。这样的日子有些让他担惊受怕起来,他得走了,不能在受杜良的掌控,否则帝都里就真的危险了。

他并非没寻找过逃跑的路线,只是他一旦跑了,前方的战事谁来指挥?他顾得了战事,却顾不了帝都里的纷纷扰扰。两边都将他捆住,让他如何是好?

刚一入夜,为了安全,她先塞入口中一粒冷凝丸。

随后又查了查还剩下的药,只有五颗了。那些药丸被她放到客栈了,当时不如一起拿来好了。

她心中乱想着,时不时地往里帐望去,无奈她没有透视眼,什么都看不到。今天的景天雪有些古怪不说,问的问题也十分诡异。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景天雪套出话来,这让她很是不爽。

回想往日,她都是去逗弄别人,如今却被别人玩的团团转,再这样乱耍下去,怕是没几天活头了。

云离支着下巴,想的正出神,只听到里帐内‘砰’地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她心中一惊,起身冲入帐内。

惊见景天雪裸露着上身,躺在地上抽搐着,不断地痉挛着。他的亵裤中像是藏了一只小老鼠,那老鼠不断地在两条裤腿中游走。

她傻愣愣地看着,突然间,那小老鼠大小的东西突然窜到他的上身,雪白的肌肤上,突然冒出的那个黑色的凸起,是一个虫子的形状。

那虫子在皮下游走着,速度很快,一瞬间就会窜到脚,另一瞬间又会窜到手臂,一会又会在胸膛,而景天雪的表情越来越狰狞,汗水只在那一瞬间,侵透了亵裤,周身上也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头上的汗水顺着脖颈华夏,一滴接着一滴。

第149章: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