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望江楼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46 字数:3310 阅读进度:178/400

>第169章:望江楼

明江城地处南楚与西景的交界处。隶属南楚,近年来边境没有冲突,两国关系友好,商贸往来将这座边境小城打造了繁华大城。安华街生意最为兴隆的酒楼,当属南楚君家产业名下的望君楼,望君楼共五层,一楼散桌,二三楼为包间,四五楼为客房。

在云离的刻意调控下,车队在西景境内行进的速度并不快,走了大半个月,几千人的队伍才将昭凤公主送抵南楚与西景边境,与南楚的迎亲队伍接了头,几千人的队伍只留下一些贴身侍卫,约莫一百余人,其余人将会折返到西景帝都复命。

来迎亲的并非别人,正是南楚荣忘世子,楚忘。按理说,云离的身份与人南楚皇族来说,还是有差距的。她一个平民出身,楚忘是王爷之子。世子之身,客气些,一切事情都应由九皇子出面商谈,一些琐碎的小事才会交给她处理,故而云离也落了个清闲。

清走了安华街上的一些游民商人,一千余人的迎亲队伍正式进入了安华街。云离前几天刚刚蛊发过,身体总要经过两三天,才能彻底恢复正常。云离心情好了,便上马像模像样的都在前面,打打样子。只是看来她近来心情并不好,因为她已经躲在马车里四天了。

云离所在的马车,并非最豪华,但无疑是队伍中最大最舒适的。马车宽长均一仗,并排躺下五六人是不成问题的,马车前隔间里,装的都是些打发时间的用品,此时云离正躺在中间呼呼大睡,马车的颠簸丝毫影响不到她的睡眠。云离睡觉虽比较老实,却是个爱说梦话的人,这毛病自小就有,怎么都改不掉。前世夜浩然说她睡觉说梦话,她不信,浩然便录下来给她听,弄得云离面红耳赤,羞得无地自容。

羞?说梦话怎么会羞?只因为云离说的这梦话大多与男人有关,再不然就是一些幼稚到底的举动,拿手指当奶嘴裹的事。她委实没少干。

马车中不光有云离一人,贺兰瑞,末缘,莫玉二人也在。云离此时是拿了末缘的腿做枕头,拿贺兰瑞的手臂做了抱枕,拿莫玉做了自动风扇。

一阵得得马蹄声传来,薄纱窗帘被撩起,入目的是一脸汗水的冬福,“主子,前面就到望君楼了,还请主子们做好准备,要下车了。”

贺兰瑞‘嘘’了一声,示意冬福别吵到云离。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莫玉将左手拿着蒲扇,右手搭在左手肩膀上,前后的晃动几下,缓解了手臂的酸痛。云离不快地在睡梦中轻哼一声,莫玉无奈地摇摇头,将蒲扇又换到了右手上,轻轻地扇着风。眼下正是炎热的时节,西景的夏天没有南楚这般炎热。初到南楚的云离一时间是不适应这样的温差的,平时还可以用内力驱赶炎热,但睡着了,便只能依靠莫玉手中的蒲扇了。

三个人挤眉弄眼许久,似乎在研究由谁叫醒云离这个问题。争执了许久,都没下结论,直到马车自己停下了,冬福将车门打开,拉开了隔帐的门,见到仍旧睡着的云离,满脸的无奈,只得顶着头皮轻声道:“主子,您醒了没?荣忘世子请您过去查看下这望君楼可还满意。”

“主子…?”冬福见云离仍旧睡着,不知如何是好。

莫玉将手中的蒲扇扔到一边,轻晃了晃云离的身子。媚声道:“有美男…”

‘啪!’云离睁开眼,只见莫玉的长发微微垂下,搔着她的颈项,看了看那张媚笑着的脸,云离左手直起身子,撅着小嘴直接在莫玉嫩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美男不就是我的莫玉吗?”。她奸计得逞,展颜一笑,打了个哈气,伸了懒腰,许久都没活动的身子立刻舒服了不少。

莫玉不经意地被云离这么一亲,原本伏着的身子猛地抬起头来,径直看着末缘。末缘的脸色黑了黑,却没说什么,只有贺兰瑞邪笑着。

她坐起身,透过薄纱看了看车外的街道。只是微挑了嘴角,收了神,揉了揉眼,笑着问冬福。“冬福,你看我这仪容,还算过的去吧?不少字”

冬福也是实在,直接迎着云离的话答了,“应付得过去,主子您快些吧,莫要让那荣忘世子等急了。”

一提这荣忘世子云离打从心中散出了不快,小脸一拉下来,冬福一见云离那小脸拉了下来,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只得等着云离发火。他自是听说过云离被荣忘世子一枪横扫胸口,三四个月没下来床的事。

“冬福,我就你这么一个内侍,既然太子殿下将你赏给我了,你为人处事时,就要站在我的立场上想,不要想那楚忘等急了,而是该想,主子我,有没有睡够觉。知道了没?”

“奴才知罪,奴才长记性了!”说罢冬福欠了欠身。

云离挪蹭到拉门处,任由冬福伺候她穿鞋,穿好了鞋,云离将匕首又插到靴中,利落地下了马车,径直向着那五层高的建筑走去。在烈日下走了百余步,方才站定在楚忘面前。她心中虽是不消于楚忘,但这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够的。

带上一抹笑,左手又拽着右手。像模像样的作了一揖,笑着道:“荣忘世子,这望君楼不错,就此安排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入住吧。”

“哦?云将军不进去看看?”楚忘疑声问道。根据探子来报,在西景时,云离是绝对不走夜路,如果入住名门望族之家的话,就必定会安排好人手将这院子围的水泄不通。如果是住了客栈,必定会封闭客栈方圆一里内的一切路线。如果是住了府衙官家园子,那便将景天雪和昭凤公主的住处围好。谨慎之处甚多,每日饭食皆是要试过毒之后,才肯让大家食用。今日云离这么一反常态,这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云离笑着摆了摆手,淡声道:“在下对荣忘世子放心,更对这南楚第一富商君家放心,所以,将军尽快安排吧。”眼下云离觉得最重要的事,便是沐浴洗澡更衣,然后再睡上一觉,她紧张了这么久,也该放松放松了。

“既然这样,那在下便去安排了。”楚忘转身向景天雪的马车走去。

云离回到马车前,却是不上马车,只把薄纱窗帘掀开,然后左手搭在车窗上,撅着嘴看了看里面的三人,“咱们几天要在这望君楼落脚了,贺兰瑞,你对这望君楼了解不?”

“望君楼,南楚一百三十一家分号,总店在繁业城,我只知道这么多。”随后他摊了摊手。

云离垂下眼眸,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见前面已经准备好,云离一路小跑到望君楼前,送了景天雪和昭凤公主上楼。为了安全,五楼封顶,不给与景天雪和昭凤公主入住用。他们俩则是住到了在四楼的两间房,云离被分到了五楼,却是只给了一间房。

将所有人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云离才回到马车前,将里面的三名帅哥叫下来,只有贺兰瑞与云离并肩而行,其他二人均是微微垂首,紧紧跟随着云离身后快步行走。

望君楼虽大,但一层也就只有十间客房,两层算起来也只有二十间而已。分给云离的,是五楼把楼梯的一间房,房内的窗户早已经是打开的,云离站在床前,俯瞰着街道,却看不到往日的繁华,她撇了撇嘴,的确觉得冷清了些。

转身将这房间打量一番,这房间虽大,却是摆放着一些典雅衬景的物件,看得出墙上的字画都是出自名家之手,君家做这么一间客房,看来也是花了不少钱的。再看看那床,她对那床甚是失望,那床多说给三个人住,余下一人要打地铺了?她稍有不满地摇了摇头,“华而不实…”

“怎么华而不实了?”末缘说话了。

云离本是背冲着其他三人,耳朵不自觉地抖了抖,却是不说话,只是探出小舌,添了添嘴角,随后得意地勾起了嘴角。

末缘淡淡地撇过头,却发现莫玉的视线紧锁着云离的背影。

“云离,你怎么了?”贺兰瑞一手按住云离的肩膀,眼露关怀。

微风吹着她的一些乱发,她微微闭了眼,眉梢却是在微微上挑着,许久之后,才慢声道:“觉得有些熟悉,却有找不到交叉点。”

他似乎察觉到什么,凤眼凌厉地看了眼莫玉,只见莫玉微微一点头,随后又恢复了往日的那般魅惑。

“觉得哪里熟悉?”莫玉走到她身边,看似不经意的一问,却是问着最为重要的一点。

她睁开眼,看着蓝天,“站在高楼上吹风的感觉,有些熟悉。”她淡笑着回道。正出神着,却听到一阵熟悉的古筝声传来。那声音先抑后扬,弹到最后,抑扬顿挫,慷慨激流。云离闻声望去,视野之内,却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晓之车?他来了?

云离身去拿包袱,将那把她亲自挑选的折扇拿出来,冲到门外,随后又转回来吩咐道:“你们几个随意,别捅出什么篓子就好,想去逛街,记得带腰牌!”随后她头也不回的‘噔噔噔’地下了楼。

新的南楚篇,新的开始

第169章:望江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