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多阴多阳均可要命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50 字数:2179 阅读进度:185/400

>第176章:多阴多阳均可要命

她不该进来的?那她该去哪?云离没回话,只是将冰乱为他诊脉时的细节回想着。忽然间,云离想到了什么,黑眸中映照着火光,疑声道:“你都知道了?”

冰乱诊完脉,站起身,看着云离那双晶亮的大眼,点了点头。

疏忽!完全是她的疏忽!冰乱为她诊脉的时候,她竟然忘了改变脉象,冰乱怎能诊断不出,她是女子?云离的心登时乱了起来,无数个想法在她脑子里一闪而过。可就算被他们知道了她本是女人又能够怎样?她早晚要昭告天下,她云离其实是个女人的,更何况,她要的,已经不仅仅只是那么一点点了。

其实只要暂时隐瞒下她的身份,就可以了,等到大局已定,便再也没有什么顾及。想到此处,云离轻声问出:“可以替我保守秘密吗?”。

“我既然会知道,其他人也会知道,这事瞒不了多久的。”冰乱绕过地上的人,云离紧随其后。

她摇了摇头,哼笑一声,“瞒一天算一天。”

“好,那我便帮你瞒着。”说罢,冰乱打开门,门外的村民门均是躲的老远。只有村长还站在原处,但已经是用白布捂上了口鼻。

村长上前一步,急切地问道:“洛公子,怎么样?”

他点了点头,“还有的救,今夜暂且这样,明日我会开药方,你们拿了药方去熬药就可以了,今夜我累了。”他又轻咳了两声。

“好,我们已经为洛公子安排好了休息的地方。”说罢,村长将他们引到一间砖瓦房前,欠了欠身,“二位暂且住在这里,每日我会差人给你们送饭食,有什么需要,只需要用纸和笔写好,然后扔出来即可,我会安排好的。”

“那就麻烦村长了。”说罢,冰乱转身开了门,走了进去。

云离回扫一眼他们,“村长,能不能给我找套换洗的衣服来?”

“没问题,我这就差人给你送去。”村长应了一声,便差了身边的村民到他家去找些干净衣服送来。

冰乱扫看了眼这房间里的陈设,极为简单朴素。见云离进来,她解开了蒙在脸上的白布,一双大眼正泛着灵光,紧紧地盯着他看。冰乱嘴角稍稍一僵,轻声道:“怎么了?”她摇摇头,眼睛仍旧盯着他看,仿佛怕他会凭空消失了一样。冰乱坐在床上,淡淡道:“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右手臂,还有没有的医。”

她仍旧愣着。

“云离,过来。”冰乱指了指他身旁的位置。

在云离的印象中,北洛曾是个天真的孩子,即使是第一次见到冰乱,仍然能从他一些小动作中能看出,他心底的纯洁。只是眼前的冰乱,却不如从前一样慌乱,现在的他能面对一切变故,沉稳,而又淡然。她一步步走近他,然后安静地坐在他身旁,恬静的如一名少女。

冰乱拉过云离的手腕,葱白的手指搭在她的皓腕上。烛芯噼啪地响着,他的心却渐渐地沉到了谷底。“你中了蛊?”他的声音很轻,但却带着一丝颤抖。

云离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西景太子景天雪中了蛊,我要稳住局势,就要保证他的安全,所以我把他的蛊虫吸到自己身体里了。”

“阴阳蛊。多阴多阳,均可要了你的命,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冰乱稍稍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

她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云离看着他,眼露迷茫,虽然每月十五都会发作一次,但也只是疼痛的要死,并没有要了她的命。“只是每月十五疼痛一次,疼痛过后,休息两三天就又如正常人一样了。”

冰乱狠狠地一闭眼,怒声道:“你身体里本就有散杀情毒,如今你又吸了那阴阳蛊,阴大于阳。阴阳蛊最重要的就是阴阳相克相生,你身体里多了一份阴,阴便是胜了阳,这样一来,你身体里就必定全是阴气,即便你现在不死,待阴气完全将你身体里的阳气吞噬掉,你也是一具尸体了!你以为你还有几天活头?你当真不要命了吗!”

这些话敲在云离心头,犹如当头棒喝般,震得她一时半会说不出一句话来。“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可以判断,云离,你怎么那么傻?做事前都不考虑结果的吗?”。冰乱抬眸看云离,那双大眼里流露出的竟是恐惧,看来,她是真的怕了。

云离一张脸煞白,她竟然忘了!她忘了这阴阳蛊要求阴阳克制平衡,一时间骇的连说话的语调都僵硬起来,“找,找人将蛊虫再吸出去,我不要死!不要!”她最后一声,已经是惊喊。说罢,她腾地从他身边站起,来回地在这屋子里踱着步。她不能死,她还没给浩然打出一个天下,她还没安排好一切!

“你以为那蛊虫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吸出来的?你三十年的功力吸出这蛊虫,再吸出来的话,就要六十年功力。你看,谁有六十年的内力?”冰乱摇了摇头,眼下她的病不仅仅是蛊毒和散杀情毒这两样了。她为云离诊脉时,她体内是有二十五年的功力的,他到是对她如何能吸出蛊虫而好奇。便又问道:“你只有二十五年功力,又如何吸出蛊虫的?”

云离终于停住脚步,几近绝望地回道:“我用了梅花针法激发自己的潜能。”她半哭似地又道:“随后我就有呕血的习惯,我想是因为这梅花针法,透支了身体而造成的。”

没想到,他竟然会梅花针法,据他所知,这梅花针法失传已久,这套针法他曾在爷爷的医术上看过,并未真的使用过,只是这云离,又是怎么知道的?“你是在哪学的这梅花针法?”

“你教的!”云离话一出口,便立刻噤了声。她说了不该说的话!这套梅花针法是冰乱做雪衣卫时,教给她的。

冰乱站起身,眼眸精光四射,语调阴沉的淡淡道:“我教的?我不记得我教过你这套针法!”

第176章:多阴多阳均可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