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思念阁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3:53 字数:3286 阅读进度:190/400

>第181章:思念阁

南楚人口中的‘思念’。全名思念阁,但南楚人都喜欢叫思念阁为思念。

思念阁位处南楚繁业城最繁华的平安街上,这是一条花街柳巷,思念阁的前身,是一家名叫荟红楼的青楼,打从一年前‘思念’这家店开业,就成了平安街上最为璀璨的一颗新星。

这家店很难定义,说青楼嘛,里面一个姑娘都没有。说是小倌馆嘛,里面的男子又没有卖身的,思念的老板给了他们足够的自由,可以选择卖身,也可不卖。在这的公子都是以卖酒陪聊为主,来这的既有男子,也有女子。在南楚这个男女平等的国家,这思念阁玩的是如鱼得水。

思念的老鸨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名叫艾佳佳,嘴皮子功夫很是了得,不过这艾妈妈已经成了亲,嫁了人,嫁的正是这思念阁的老板。刘子飞。

思念开业一年,只凭这一家店,就垄断了平安街上三层的客人。三层很少?能在君家口中抢走这三层客源,那就是一个奇迹了。一些只需满足**的男子,会去其他小倌馆解决,偶尔也会来思念找上一位公子聊聊天,喝点酒,吟诗作对一番。一些有钱的女子,自然是喜欢这思念阁的,想娶个思念阁的公子回去,若是能娶回一名思念阁的公子回去,那便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艾妈妈,江珂他在吗?”。一名穿着打扮漂亮的男子一中午,就来了思念,来寻他那魂牵梦绕的江珂江公子。

艾佳佳狐狸眼一眯,淡笑道,原来是裴公子,江公子还睡着,不如,选个其他公子作陪吧?不少字

那裴公子摇了摇头,“还请艾妈妈开个雅间,送些好酒过去,我等他起来便是。”

“好嘞。”随后艾佳佳差了个小厮,吩咐了几句后,那小厮便领着裴公子上了二楼。

思念阁的后身,原本是另一个南楚官员的园子,老臣告老还乡。便扬言要卖,刘子飞便将这园子买了下来。重新改建一番,将思念阁的后院和那园子的后院连了起来,引水造山,建了几间水榭却不住,平日里他只是住另一旁的厢房。

这园子里近来热闹,面子也足够大。先是住进了逆鳞军主将的军师和右卫,后来又住进了西景的太子和昭凤公主,然后又住进了一个王牌杀手,江湖人称杀人只见一点红的贺兰瑞,今日又搬进来了南楚的荣忘世子。

此时,刘子飞半眯着眼,靠在躺椅上,看着搬着东西的家仆,心中暗叹道:“还好这园子够大,再来十个像他们这样的也住的下。”刘子飞长叹一声,看了眼背着手走来的楚忘,不得不站起身去迎接。“草民给世子请安。”

刚要下跪,却被楚忘拦了下来,谈笑道:“刘公子太客气了,为了保护太子殿下和昭凤公主。才不得已打扰刘公子的,刘公子肯帮忙,在下还要谢谢你才对。”

“世子客气了,这是草民应该做的。”刘子飞在心中长叹一声,如今他也算是从了商,有了家世的人,凡事也不能再像当初一样再鲁莽行事了。

不得不说,成了家的刘子飞,确实沉稳了不少。

苍海一身白衫,轻摇着折扇从另一间厢房漫步出来,站定在楚忘面前。作了一揖道:“荣忘世子也来凑这个热闹了?”

楚忘嘴角轻抽了下,淡笑着回道:“苍海公子不也是想分一杯羹吗?”。

苍海微微垂头,再抬眼时,脸上又换上了往日的温笑,“听闻荣忘世子订亲了?恭喜,恭喜。”说罢,他抱拳道喜。

世人皆知,荣忘世子至今未成婚是因为他的妹妹,荣安公主还未找到。虽然皇上已经给他指婚,他硬是推脱,没查清楚念的下落,他怎能结婚?念儿一消失就是八年,如今刚有了些许起色,他自是不敢声张,只得默默忍了苍海的暗讽。“哪里哪里,苍海公子,荣思郡主府上的床,可还舒适?”

苍海轻扇着风的折扇稍稍僵了僵,折扇收起。眼角瞄上正在院子上空低飞的鸽子,‘咕咕咕…’学了几声鸽子叫,那鸽子立刻找准了地方落地。苍海将折扇别在腰间的玲珑缎带处,蹲了身子,将绑在鸽子腿上的竹筒里的字条拿出,随后展开一看,脸上稍稍变了色。

“怎么样?找到了吗?”。刘子遇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这,三个男子围着苍海,只看着他脸色稍变,随后略有失望的摇摇头。

苍海将字条先递给了荣忘世子,荣忘世子看过后,长叹一声,又将字条递给了刘子飞,随后转身指挥那些家仆搬东西了。

刘子飞将字条细细地看了一遍,也是一脸的失望,疑声道:“连寻鸽都找不到云离,莫不是他真的死了?”

“子飞,你快来帮忙啊…”艾佳佳掐着腰冲着院子里大喊着。这个刘子飞,把前面的那些破事都交给她一人,自己到是跑来这里清闲,看她晚上怎么收拾他!

刘子飞脸色黑了黑,低声道:“我先去帮我夫人。”随后转身提步快跑去。“佳佳,别那么大喊大叫的。给我些面子!男人在外是需要面子的…”

艾佳佳娇斥一声,“给你个头,赶紧给我算账去!”说罢,二人走了。

他将字条递给刘子遇,刘子遇细细的看了几遍,却也是垂下了头,又将字条交还给苍海。并未回屋,转身躺在了躺椅上,明媚的阳光透过树荫照射在他身上,点点的霭光,如夜里的星星般璀璨。

苍海写那字条的时候。景天雪,昭凤公主,楚忘,刘子遇刘子飞都在场,也是亲眼看着他将字条放入竹筒中,放飞的鸽子。

如今这鸽子又带着那张纸条回来,只有一个可能,鸽子没找到云离,他仔细的看过那字条的痕迹,如果是云离看过字条后,又将字条放回到竹筒中的话,字条一定会有很深的褶皱,而这个纸条只有一道褶皱,很明显,她是没看到这字条。

刘子遇侧了身子,轻声道:“若再找不到她,恐怕就要天下大乱了。”

苍海将那字条放在鼻尖,仔细地嗅了嗅,轻声道:“已经找到她了,是她不肯回来。”

“已经找到了?”刘子遇猛地从躺椅弹起身,看着站立在他面前的苍海。

“她模仿我的笔迹,写了一样的内容,又装回了到了竹筒中,放回了鸽子。外人看来是我的字,但我自己不可能不认识自己的字,看来,她是想躲某些人。”

“既然她是想躲人,你怎么还告诉我,已经找到她的消息?”

苍海不紧不慢地拿出折扇,摊开画面,指尖轻拂着那一行字,微笑着道:“她想躲的不是你,所以不用瞒着你。”

刘子遇目光紧盯着苍海,疑问道:“这信上除了那些字,什么都没有,你又怎么知道她想躲人,又不用瞒着我?”

苍海将那字条又递给刘子遇。“闻闻味道。”

刘子遇仔细地嗅了嗅那字条,除了墨香,却又带了一些其他的味道,蹙着眉闻了许久,才猛然醒悟,低声道:“有腥味儿!”

“是鱼腥草的味道。”苍海淡淡一笑,“看来她是知道你每日茶不思,饭不想,睡不着啊…所以才开了这么个药方,来治你的病。”见刘子遇仍旧不懂,他只得解释道:“鱼腥草,遇醒早,你还不懂她的心思么?”

刘子遇脸上立刻浮出笑容,迈进一步道:“她真的是这个意思?这么解释是不是有些牵强?”

苍海挑了挑眉梢,随后认同道:“确实有些牵强。”随后他摇摇头,脸上略有可惜地道:“可能是我猜错了,也许只是巧合而已。”

“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刘子遇抢过他的话,一口否定,开心地笑了笑,“她知道我担忧她,想让我安心,所以才特地将这信纸上熏了鱼腥草的味道。”片刻后,她又抬头看着苍海,低声问道:“那她想躲着谁?”

“摆在她眼前最近的,是什么事?”

“昭凤公主大婚。”他摇了摇头,低声道,“她是想躲景天雪!”

苍海点头,“她的确是想躲景天雪。”苍海看着已经站起身正欲离开的刘子遇,连忙拦住他,“你要去哪?”

“去给云离收拾水榭,她喜静,我去让人把池子里的青蛙捉了,省的她心烦。”他一脸欢喜,拔腿就要走,却又被苍海拦住。

“你跟了她三年,怎么就没学到她一点沉稳?你这边一有动静,景天雪就会发现的。所以,你还是与往常一样,闷闷不乐吃不好睡不好就行了。”

刘子遇脸上覆上一层阴霾,“你这不是难为人吗?我知道她的消息了,知道她心里还有我,我还能再闷闷不乐吗?”。

“那你就躺在房间里看书吧,昭凤公主大婚前,她会回来的。”苍海将字条拿回来,随后攥在手中,立刻熔成了碎末,摊开手掌,微风一吹,便飘散开了。

他点头应了一声,拖着脚步又往自己的厢房走去。那背影,还真挺像落了魄的失意人。

第181章:思念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