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昭凤公主召见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09 字数:3370 阅读进度:214/400

>第205章:昭凤公主召见

连日来的阴雨天。让云离苦不堪言。

她常年在军中,又征战在外,趴在雪地里藏身,卧在水坑里伏击更是常事。当初又在阴冷潮湿的囚牢里一关就是近两年,这身子骨湿寒病到是不少。每到下雨天,骨头节发胀,而且还酸疼。

冰乱开了方子,刘子遇每天都会吩咐人送来热水,为云离泡药浴。三五日下来,这骨头节酸疼的症状到是消失了。只是这身上,却是沾染了太多的药味儿,站的老远都能闻的清楚。

苍海像是着了魔障,白日里每隔一个时辰,便会有寻鸽落到云离的水榭里。如此半月下来,云离这别的没有,鸽子粪到是不少。这可苦了冬福,每天除了接拜帖,就是收拾这鸽子粪。

西景集结在南楚边境的十万大军攻入了三场岭后,就不再往前进攻了,第二天竟是打道回府,回西景老家去了。不知景帝这一举动算不算得上是背信弃义?

很显然。夜浩然早有防范,竟联合了东索一同南下攻进南楚边境。

有了云离的指点,楚帝有了防范,让肃亲王去守东索边境,孝亲王则是守住了北夜边境。

八百里加急日日夜夜地传个不停,苍海的骚扰不断,贺兰瑞寻云离来同房,刘子遇的温柔对待,冰乱的安稳如初,让云离原本烦乱的心渐渐平息起来。

让刘子飞调查五个人。分别是君末缘,景天雪,洛冰乱,贺兰瑞,莫玉。事无巨细,全部呈上来。许是刘子飞掌管思念阁的暗阁时间长了,运作起来也更为流畅,云离想要的资料他会在最快的时间整理出来,而且还把几个人关系仔细地分析给云离听。

这不,刘子飞刚分析完景天雪与贺兰瑞之间的因果后,云离只是噶呦了几下嘴,却是愣住神,吐不出一句话来。

还是刘子遇帮云离说了话,说云离今日可能是累了,刘子飞这才退下,就此去忙活思念阁的事了。

“子遇啊,我累了,想睡觉。”云离侧卧在贵妃塌上。身上披了个薄毯子。

“要在外面睡吗?会冷,还是回房歇息吧。”刘子遇劝道。

云离摇摇头,“不了,就在外面眯一会,外面清透。”

“好,那我拿个厚实一些的毯子去。”刘子遇转身回屋,拿了个毯子回来,小心翼翼地盖在云离身上。

寻鸽扑扇着翅膀,又落到水榭里。刘子遇看了眼已经眯着的云离,将绑在竹筒里的信拿下来,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云离。却见云离已经正看眼,正向他招手。

云离从刘子遇手中拿过竹筒,放在鼻间嗅了嗅,不由地摇摇头。“这是从北夜前方送回来的信。”说罢指了指在地上蹦达的寻鸽,“一会给它洗澡,苍海在信里交代过,每次这鸽子都是脏兮兮的回去,损我懒不说,还说我邋遢。”说罢,云离坐起身子,酝酿了一下。啐了一口。“谁不知道他好洁如命,还有给鸽子洗澡的,真是不知道怎么干净好了。”

刘子遇撇过头偷笑。

云离将信摊开,抚平褶皱细细地看了起来。

“前方战事怎么样?”刘子遇问了声。

云离将信看完,掌心一揉,信纸便已经化成灰烬,略有潮湿的风卷着灰尘而去。“西景虽然退军了,但南楚仍旧处在弱势。东索已经动用了流火炮,楚忠为国捐躯了。”

“什么?你是说,荣忠世子…”刘子遇顿住。

云离站起身,毯子顺势滑落在地上,“是啊,楚忠死了。”她一脸忧心地摇摇头,叹道:“情况更为不妙的,是肃亲王重伤,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苍海在前方?”刘子遇又问了一句。

“他和楚思,在北夜边境帮孝亲王呢。孝亲王那边有苍海在,顶得住,只是这拥有流火炮的东索,来势凶凶,很难对付。”

刘子遇狠狠地攥紧了拳头,怒声道:“他和楚思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他就这般狠心吗?他既然不喜爱你,又为何…”刘子遇哽住,看了眼云离苍白的脸色。

云离睁了睁眼,身形猛地晃动一下,意识到自己情况不妙,她狠狠地摇了摇头,想使自己清醒过来。只是。胸中盘踞着的血气怎么都会散不去。

吐吧?不少字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忍住!吐出来会让子遇担心,还是别吐了。

不行了,忍不住了…

云离拔腿奔向水榭旁的栏杆,扶着栏杆往猛地呕了两口血,一口鲜血只喷入池子里,原本碧绿的水被染上一层红,看着那血,云离只觉得有些眼晕。又是剧烈地咳嗽着。

“云离,云离,你怎么样,我去给你拿药!”冰乱出去置办药材了,幸好他有留药。

刘子遇先是奔至云离身边,随后又要进屋去拿药。云离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刘子遇的手腕,“别拿药了,我这就有。”刘子遇扶她,又坐回到榻上,从袖子里拿出瓷瓶,倒了个药丸,含在嘴里,苦不堪言。

苍白的小脸紧皱在一起,刘子遇倒了水。喂她喝下。

“好些了没?”见云离不再咳嗽,他稍稍放下心。

云离点头,“没事,老毛病,救景天雪的时候伤了身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云离,如果你同意,我可以下毒…”他心疼,心疼这么傻的云离,苍海根本就不爱她,她为何这般执迷不悟?

“子遇。你想的太多了,我对苍海没有任何感情,只是一时生气。要杀他的时候,我会自己动手,你乖乖的,要听话,不要轻举妄动。”云离闭着眼,捉了刘子遇的手。

冬福撑着伞,从云离水榭外往里张望。见刘子遇站在水榭里,提了脚步快速地往这边奔,穿过架在池面上的弯桥,在水榭外停住脚步,向刘子遇找了招手。

刘子遇看了眼自己的手,冲着冬福摇摇头,示意自己过不去。

‘昭凤公主招主子入宫。’冬福只出口型,却不出声。

刘子遇长眉微蹙,摆了摆手,示意冬福退下。冬福撑着伞,又走了。

“云离,昭凤公主宣你入宫,要去吗?”。他蹲下身,看着微微蹙着眉的云离,伸出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她睁开眼,看着他,嘴角淡开一抹笑。

云离点头,添了添干涩的嘴角,“帮我更衣,我得去见昭凤公主。”借着刘子遇的力,站起身,又喃喃道:“景天雪最看中的就是他这个妹妹了,昭凤公主若是出了什么事,他可是会做出一些惊天动地之事的。”

由于战事原因。上早朝的大殿里,气氛变得很紧张,但后宫此时却是热闹着,云离被搜了身。身上的瓶瓶罐罐和匕首都被守卫给扣下了,说是出来时还会还给她。

唯独永不离身的银票,还留在身上。

楚帝虽不好色,但后宫仍旧是有二十几名嫔妃的。昭凤公主被封为凤贵妃,但这宫里真正掌权的女子,却是荣思郡主的表妹。她进宫四年,深得皇宠,从丽嫔慢慢爬到丽贵妃,现在还暂掌凤印。

昭凤公主这次招云离入宫是破了以往的规矩的,没办法,谁让昭凤公主名义上还是西景公主呢?这例,姑且也就只为她一人破。

云离跟着公公,在红墙之间穿梭着,过了一个偏殿,转入正殿,这才算是到了凤贵妃的寝殿。云离站在外面候着,公公进去传报,随后从里面走出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见了云离后,纷纷捂嘴偷笑,随后羞怯地各自往各自地住处去了。

看来,楚帝还没冷落昭凤公主,看样子昭凤公主这样的美人儿,在宫里还结实了不少朋友。

“云将军,丽贵妃宣您进去。”公公弯着腰恭敬道。

云离神色冷了三分,冷眼看着公公。“怎么是丽贵妃,不是凤贵妃召见我吗?”。

公公又鞠了一躬,恭敬回道:“云将军这就不懂了,丽贵妃是在凤贵妃这做客,丽贵妃比凤贵妃入宫早四年,自然是要叫一声姐姐的。故而,是要争取丽贵妃的意思,才能召见将军您的。”

云离听了,觉得在理,随后便跟着公公向正殿走去。

说是殿,其实并不大,殿里有些黑,公公关了门,云离自己径直往后殿走。后殿,才是昭凤公主的闺阁。

云离目光游离于前殿,进了后殿后,见地上有一女子背冲着自己而跪,云离一怔,怎么?是哪个宫女犯了错误?在这罚跪吗?云离带着疑问,继续往前走,约莫走了二十余步,才算进了后殿,珠帘后只坐着一名女子,穿着大红色的轻纱裙,云离跪地行礼,“臣,逆鳞军主将云离,参见昭凤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哈哈…”一袭清脆的讥笑声透过珠帘传入云离耳朵里。

云离双眉一蹙,抬眸看向珠帘后的女子。

女子探出玉手,将珠帘掀开,一双杏眼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云离,便笑道:“云将军跪错人了,昭凤公主,在你身后呢。”

闻言云离心中一凜,在她后面?她颤抖地站起身,慢慢地回身,看到不远处跪在地上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子,随后又转眸看着那华服女子。一双大眼霎时间瞪大,气的咬牙切齿。

第205章:昭凤公主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