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子遇和冰乱的游戏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13 字数:3311 阅读进度:220/400

>第211章:子遇和冰乱的游戏

云离作了一揖,“艾妈妈这手飞星镖真是玩得精啊!不知。师承何人?”

艾佳佳美眸翻了云离一眼,似有些声气地道:“云将军要是再叫我艾妈妈,我可就生气了,不如,就叫我佳佳吧。”

“佳佳,好名字。”云离点头。“佳佳也别叫我云将军了,不如就叫我云离吧!”

艾佳佳似想了会,随后勉强地点点头,“就这么叫云离,还真有点不习惯。”

云离撇头微笑,片刻后又回看艾佳佳,“佳佳,你这飞星镖…”

“啊,这飞星镖是跟我娘学的,我娘是跟我姥姥学的,至于我姥姥是跟谁学的,我娘没说。”

云离应了声,长眉勾成月牙形,“佳佳,我找子飞,他可有时间?”

“不巧。我家子飞去他外婆府上了,今个儿恐怕是回不来,你若有急事,我这就差人去找他。”说罢,艾佳佳随意地一招手,就有名小厮快步上前来,欠着身等着她吩咐。

云离摆摆手,“不用了,我找他没什么急事,他要是回来了,就让他去趟水榭,我在水榭等他便可。”

“好。”

“那我和朋友就先去水榭了,佳佳你忙吧。”

“好,云公子慢走…送客…”艾佳佳习惯性地拿起手绢挥了挥。见云离回头对她微笑,方才觉着不对劲儿。唉,真是没办法,怎么把‘送嫖客’才用的那几招拿来对云离了?可这有什么办法,这也是职业病嘛…

云离与莫玉宾并肩走至水榭外,莫玉便从小厮怀中拿过那几本书,让他与冬福在园外等着。

二人走进水榭,云离便发觉有些不对劲儿,凝重的气氛压着她,好似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一般。

走近水榭,发现水榭门窗都是开着的,云离看了眼一旁鸽子笼里放着的五只鸽子,心中一凜,加快了脚步往水榭走去。

刘子遇从窗子里向外望了望。见来人是云离和莫玉,又惊喜又高兴地出来迎接他们。“云离,昭凤公主出了什么事?你竟然在宫里呆了一整夜,听说皇上今天没上早朝,我还以为是你那有了什么麻烦!”

冰乱从水榭的西厢里步出,见来人是云离,先是愣,然后是扳了脸转头就回了厢房,砰的一声,关了门。

云离被那关门声震得心头猛地颤动着,拍拍刘子遇的肩,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我没事,这些我以后再跟你细谈,我先去看看冰乱。”说罢,握着子遇的手,稍稍用力。“你帮我招待莫玉,一会我便回来。”

“好…”

云离快步来到西厢前,伸出手指,试着推门,却发现没有什么阻力。原来是没落闩,云离心里大舒一口气。轻轻推开门,便有一种浓重的药味儿直冲入云离鼻中,云离险些被那浓重的药味冲落泪,硬生生地眨了眨眼,做好准备后,才进了屋。

房间古朴,采光透亮,当初这水榭的设计是出自云离之手,当然,这水榭夏天住还成,冬天可能会有些冷。家具选购,都是按照云离的喜好来订做的,进屋便是个小厅,正前方两把太师椅,一旁的矮几上还有正散着温热的茶。

“冰乱…”云离轻轻地唤了声。

没人回应。

白墙上的山水画,是刘子飞当初花了高价请人画的,云离快速地看过一眼,觉得这画委实不怎么样,还不如苍海的那副墨竹。

提到苍海,云离心尖抽痛一下,但很快地,便恢复如初,伸手挑开珠帘,珠子清脆的碰撞声叮铛作响,声音很清脆,进了后厅,入目的便是药柜。从上至下,整整占了一面墙。一个抽屉还没来得及退回。一旁的桌子放了三味药,看得出冰乱是听到了她的声音慌忙中就冲了出来。

冰乱,这个让她心疼的小男人。

再推开一扇门,入目的却是一个刀架,架子上放着的,是把刀,一把忍刀。

她认得出忍刀,那刀鞘上的精美纹饰似在证明着它的主人的身份很是显赫。

在往左看,方才在床榻上找到冰乱。

冰乱一双褐色的眸子,水汪汪地望着她,云离看了后心尖真真儿地疼了下。

他生气了…

“冰乱…”云离唤他。他仍旧不理。云离三两步走上前,站在他面前,轻捧起冰乱的脸,微笑着看他,“冰乱,是担心我了吗?”。

冰乱点头,随后又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云离无奈地笑问着他。

冰乱的喉间滑动一下,任凭她捧着自己的脸,幽幽地问道:“云离,你有没有将我放在心上?”

云离长眉拧了个结儿,看着他的眼睛道:“我怎么可能没将你放在心上?”她是在反问他。

长睫微眨,栗色的眸子转动着,似在想些什么。许久之后,才柔柔道:“那以后你要时刻将我带在身边,可好?”

这要求若是别人听了,会觉得很简单,也很好施行,无非是多了条尾巴罢了。

可她是谁?是逆鳞军主将云离,是荣安公主,是传承者,她还是夜云离…她在尽力周全他们几人,尽力不让他们受到伤害。有些时候,在她眼皮子底下是很安全。可眼下她自顾不暇,身边危机四伏,将他们带在身边,不也是增添了他们的危险吗?

冰乱看出她在犹豫,他也是理解她的。“我现在走路跑步都没问题,云离,我还懂一些下毒,尚能自保,请你在方便的情况下,把我带在身边,好吗?要知道,你现在是病人,稍有不慎,你的蛊毒就会控制不住。”

云离转身坐在他身边,捉了他的手放在掌心,“冰乱,谢谢你。”

冰乱摇摇头,转了话题,吐出自己的心事。

“那把是爷爷的忍刀,当初我为了要回这把忍刀,与北夜太子夜浩然签了合约,要为他卖命四年,进了雪衣卫要喝无水,出来时也要喝无水。喝了无水就可以忘记自己执行过的任务,见过的人。”他抬眸看云离,她仍旧是那么淡然,对着他淡笑,柔柔的嘴角,微微挑起的眼尾,将她勾勒的很美,云离是一个也会有似水般柔情的女子,为何,她会去逆鳞军应征入伍?“云离,我怀疑,在雪衣卫的那四年的时光里,是不是见过你,我总觉得…觉得你很眼熟。似在哪里见过。脑中却又没有一点印象。”

云离心头一哽,极力地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僵硬。“冰乱,我们不说这些了,好吗?”。她不想欺骗他,冰乱这么聪明的人,有些事她只需要给他一点信息,他就能猜出来原由,而她方才给的这一讯息,已经够了。

他先是愣神,随后一脸了然地点了头,“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强迫你。”

“冰乱真乖。”云离赞叹道,还顺手揉了揉他的长发,又放在鼻尖嗅了嗅,有种中药味儿。“听说冰乱和子遇在玩一个游戏?”云离挑了一缕他的长发,绕在指尖玩着,时不时地又用头发搔他的痒。

冰乱笑了,是天真的笑,开心的笑。

“子遇制毒,我解毒,这游戏我们完了很久了。”说罢,还赞叹着刘子遇配的毒古怪又稀奇,他以前从未见过。

云离点头,她自是知晓刘子遇才是暗夜毒门真正的传人。“是吗?那子遇配出的毒,冰乱都能解开吗?”。

冰乱摇头,小脸上写满了可惜。“他的毒太厉害,再加上我这药材缺少,珍贵的药材我也没舍得买,所以他配出的毒药,只有四层我能配出解药。”

云离长眉微挑,笑问道:“冰乱,想不想开家医馆?就在南楚,就在这繁业城!”

冰乱先是欣喜地看着她,狠狠地点头,片刻后,又摇头。“云离,我爷爷就是因为医术太好,才被扯进了荣安公主的那场纷争里,最后丧了命。”

这场纷争,云离是知道的。

云离拍了拍他的肩,“冰乱,相信我,我既然敢吐出这句话,就会保你安全,咱们的药铺里,你不做坐堂大夫,我会另外请人照看,你做幕后老板,这样也方便你寻摸些药材继续与子遇‘斗法’啊!”

冰乱似在犹豫,他的顾虑还是蛮多的。见他犹豫,云离又补充道:“我们平日里可以找人管理这家药铺,冰乱只在闲着的时候,过去看看就可以了,我要是外出的话,冰乱也可以跟着我,照顾我,关心我,体贴我,不耽误事的!”

冰乱轻笑出声,点了点头,随后又补充道:“云离,子遇的毒使得很厉害,只不过他不愿意用来毒人,不过也有自保的能力,不如以后你也将他带在身边吧!”

云离眯了眼,盯着冰乱,“你们俩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近了?”她声音里有疑问,也有一种打趣儿的成分在里面。

“自从你能在外面躺着乘凉时,我和子遇就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说罢,冰乱眨了眨眼,点点头。“确切的说,是你受伤时,我看他那么着急你,就知道他喜欢你了,所以我刻意接近他,以后与他接触起来,也会方便一些啊!”

第211章:子遇和冰乱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