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怀孕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32 字数:2628 阅读进度:243/400

>第234章:怀孕

泄须山大关一战,三十万将士埋骨沙场。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楚思与索庆阳的联军已经殆尽,南楚二十万大军,只剩下两万余人。

当将士们将荣安公主的佩剑呈给莫玉时,莫玉不相信她真的死了。他启动符咒,方才招来云离,这才知道她仍旧活着。

她是在死人堆里被发现的,莫玉将她挖出来时,她目光呆滞,没有一丝光彩。只冷冷地说让顾凯过来。顾凯来后,她将接下来的布局全部说完,最后说了一句要活捉楚思和苍海,便昏了过去。

四国五百七十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泄须山大战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能从那场战役里活下来的人,都受到了奖励,顾凯挥兵北上,正在攻打东索,东索军队已经不堪一击。

一辆马车在风中摇晃着,马车随行的千余人顶着狂风而行,马车中只有两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

“楚思!!!楚思在哪里!!!”

“楚思!!!!”

“云离,云离!你醒了?”冰乱坐在云离身旁,掀开车帘对并排行进的一名侍卫道:“快去请莫公子过来!”

‘砰…’

“云离?”冰乱凝眸紧盯着云离紧握成拳的右手,一声声地敲打着身下的褥子,‘砰…砰…’

“呜呜…苍海,苍海!”云离在睡梦中突然哭出声音来,声音凄惨无比。“苍海…”

莫玉一身盔甲,从马上直接跳到马车外,掀开厚重的帘子便进入了狭小的车中,一手擒住她乱敲的手,感觉到她的挣扎,感觉到了她的心痛。许久之后,她不再吵闹了,又昏昏沉沉的睡去,莫玉这才长吁了口气。“她怎么样?”

冰乱隐隐地摇头,咬了咬唇,再次摸了下云离的脉象,确定自己绝对没诊错后,他低声道:“云离怀孕了。”

“怀孕?”莫玉心下一惊,紧蹙的眉头许久都未散开,“几个月了?”

冰乱长叹一声,“有两个月了,算来,应该是在她开启幻山圣剑前后的事。”他转眼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不由地咬紧了唇。“是谁的?”

“我哪知道是谁的?肯定不是我的!”莫玉此刻也是笑不出来,想了许久后,才慢条斯理地道:“眼看就要进入岳龙雪山了,楚思的一百残兵想来是想翻过岳龙雪山,直达南楚与北夜的边境,而顾凯那边,也已经打到了东索帝都内了,云离的这招计策太精,索庆阳就这么失了半壁江山,想必也是心有不甘的。”

一阵寒风吹来,透过厚重的帘子,躺在马车中的云离缩了缩身子,却仍旧没醒过来。冰乱将她的手腕又塞回到棉被中,幽幽地说道:“什么天下,什么江山,我只希望她能放弃,与我们一同归隐,云离答应过我,要为我报仇,她现在这么穷追不舍,死咬住楚思不放,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她自己。”

“她太拼命了,连续吃了两颗续命丸,在泄须山两天两夜不眠,将几千东索残军赶回老家,收复了失地不说,还留下计策让顾凯继续攻入东索。”说到这里,莫玉摇了摇头,“我找到她时,她躺在尸体堆里,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安排顾凯接下来的战略分布。她昏倒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要活捉楚思和苍海。”是啊,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如果捉不到楚思,那对她来说真的是一次损失。

说到这里,他又补充道:“云离书信给贺兰瑞,让他去暗杀孝亲王,前些日子贺兰瑞回书信给云离,说孝亲王已经被他杀了,只是现在孝亲王的残党们还在隐瞒这事,楚思一直往北夜方向走,也是想回到北夜与南楚方向的孝亲王驻军地去主持大局。”

冰乱听到孝亲王已经死了的事,却没有一点快感,如今他最担忧的是云离。当两队侍卫强绑着他离开军营往安全的地方去时,冰乱就知道了,云离这次是真的拼了,不留余地的与索庆阳拼。只是没想到,这一战南楚虽然是以少胜多,拼死了东索和楚思的联军,而南楚也没剩下什么便宜,二十万人的军队只剩两万人。

如今,孝亲王这一脉,也只剩下荣思郡主一人和三万将士驻扎在南楚与北夜的边境。云离这次带兵追杀她,就是想赶尽杀绝,杀了楚思,孝亲王那三万人就不足挂齿了。

“这次蛊发她竟一直睡了四天,她的蛊毒你是怎么治的?!”莫玉的目光落在冰乱脸上,见冰乱也是一脸的哀伤后,才又淡下自己的语气。“我也只是着急罢了。”

冰乱幽幽地摇头,“都怪我…”他再次抬眸看莫玉时,却见莫玉同样是目露哀伤。“我会挽救自己的过错,好好为她治疗蛊毒。”他早已经找到救云离的办法了。

“冰乱,不是我说你,你究竟在计较着什么?这么久了,你还不懂吗?她的心里同时装着我们五人,她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莫玉终是忍不住继续说道:“你想把她禁锢在你自己手中,这样的事也有‘前人’做过了,可是你看看最后落得什么下场?云离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她一旦放弃了,刘子遇就是个例子。”

“刘子遇怎么了?他不是已经走了?”冰乱不解地看着莫玉,回想起刘子遇走的时候,走的那么决绝。

莫玉冷哼一声后,凝眸看了眼还在熟睡的云离,“刘子遇走后,云离曾瞒着我们派兵抄了思念阁,现在刘子遇,刘子飞夫妇,已经离开繁业城,思念给交给了君末缘打理,刘子遇他们已经不知所踪了。”

“她为什么这么做?她对子遇是不是也太狠了些?”冰乱目露惊恐,刘子遇对云离死心,云离也不可能对刘子遇这般无情啊!这不像是云离的所作所为!

他长叹一声,寻了个地方靠坐着,“她本是个阴毒狡猾之人,对我们一再容忍,一再纵容,是因为她对我们有感情。若是知道了你一直拖沓着她的蛊毒,我想不出她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拖着她的蛊毒?”冰乱一惊,眼中却没有杀气。

莫玉摇头,劝道:“我有办法知道,云离这样谨慎的人,也会有办法知道,你还是尽早收手吧…”其实这不是他莫问楼打探出来的,而是从幻非口中得知,幻非询问他,是谁在为云离治疗蛊毒,这才引得幻非磕磕巴巴地说出了实情。

而如今一再的昏迷贪睡,他怀疑是因为冰乱的药有问题。

“冰乱,我劝你一句,她现在怀孕了,这孩子留不留是她的事,可你这边的药,确实要慎重一些了。”随后他担忧地看了眼深思着的冰乱,“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我已经在给她治疗了,没再拖着,所以这次她才会昏睡这么长时间。如果不是我给她吃了有刺激性和依赖性的药物,她本就应该睡上四五天才会醒。”冰乱从一旁的紫砂壶里倒出一杯已经冰凉的茶水,仰头喝下。“就是因为已经停了那味药,她才会睡这么久,以会越来越久…”

莫玉没想到竟是这个结果,看来她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只听这时,冰乱说道:“怀孕对她来说是好事…”

第234章: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