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心结易解不宜结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41 字数:2314 阅读进度:255/400

>第246章:心结易解不宜结

“去,怎么不去?我身为臣子,怎能不上朝呢?另外,苍鹰对北夜来说,可是一位功臣呢!”说罢,她看了眼席面上的银耳粥,又站起身,拿着勺子给自己盛了一碗,也不用匙,直接抱着碗喝。待这一碗粥下肚,放下碗后,她才发现莫玉以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她。“干嘛?我现在不就是比较能吃吗?我不吃饱怎么能养好里面那个?”说罢,她翻了翻眼,将凳子挪到莫玉身边。“我与浩然和楚帝已经商量过了,我的身份会彻底在世人面前公布,昭然天下!”

“什么?彻底公布?昭然天下?你疯了?你是荣安公主!”莫玉一手按住云离的手腕,竟然止不住地颤抖着。

她只是淡淡一笑,握住他颤抖着的手。“这些早晚都是要昭然天下的,难道你要让我一直背着这个包袱吗?”。

莫玉突然站起身,低声道:“云离,你的意思是你倒戈了?你要拿南楚的江山拱手送给夜浩然是吗!”

随着莫玉的起身,他身后的圆凳也倒在了地上,侍女刚要上前扶起,却被云离的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你们都退下去!”云离的脸上又覆盖上一层冰霜。

侍女恭敬退下后,云离才从圆凳上站起身,将莫玉的身子扳正,她秀美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凌厉,“你别忘了,幻山天书上写过的,北夜将会一统四国。我现在的所作所为虽然像是在倒戈于北夜,可我也是为了南楚着想!两国联姻合并成一国,这虽然不是唯一的方法,却是最好的方法!”

莫玉伸出双手,摩挲着她的脸颊,指尖的撩拨着她的鬓角的长发。“告诉我,云离,夜浩然和南楚的江山社稷对你来说,哪个更为重要?”

她心中一凛,立刻偏过头,可莫玉的动作更快,双手只稍稍一用力,便将她的脸颊扳正,强迫她面对着自己。“别躲避我,我是暗军统领,我有权知道我效忠的人到底是心向哪一边。”终于发现,她的身子开始抖动起来,他的心有那么一刻,竟跌到了谷底。“告诉我,云离,别再躲着我的疑问,好不好?”

“在我心里,帮浩然一统江山为一,保全南楚为二!”她面前的莫玉在摇头,目光很悲伤,不似往日的那般媚惑。“两国联姻后,即便是以后他一统天下了,有我在的一天,南楚的尊严便在,南楚的百姓便在!”

“这世上本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事,忠孝不能两全,你不懂吗?”。

云离听着,心中竟有了几分动容,只是…她不能心软!“忠孝不能两全是因为那个人没有足够的能力与实力!她的地位至高无上,能保家卫国,也能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何来忠孝不能两全这一说呢?”

“你还在爱他…”莫玉轻轻地摇头,这样执迷不悔的云离,该怎么劝她?“只为了他们容貌一样,性格相仿吗?”。

她的脸色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冰冷,只是眉间的愁绪在告诉着莫玉,她也曾迷惘过。“莫玉,你问了与刘子遇同样的问题,接下来你是不是也要离开我?”她忽然握紧了莫玉的手,狠狠地一晃。

这样的云离,让他有些陌生,有些害怕。“没有,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你。”

听他这么说,云离终于长吁口气,无力坐回去,“那就好,那就好…”这样的患得患失让她快崩溃了,她再也承受不起任何打击,她也只是一个女人,她无法容忍背叛。

夜浩然让苍海来与她欢爱,她纠结过一段时间也可以原谅他。

苍海背叛她时,她也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过他机会。

伤神,伤身,伤心。浑身上下能伤过的东西她都伤了,她不能在失去他们了,绝对不能!

冰乱端着茶壶进来,却见云离独自一人坐着,手肘支撑在桌面上,轻轻地撑着额头。而一旁的莫玉却是站在那里,如一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他眼角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圆凳,向莫玉抛了个询问的眼神,可却没得到他的回应。冰乱只得唤来侍女,将一桌子的菜撤下去,然后将托盘放到上面,略有颤抖地倒了杯茶,放在云离面前。“趁热喝了吧,看看怎么样?”

听到冰乱的声音,她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抬头对他笑笑,视线收回到眼前的茶碗上,掀开茶盖,这茶却是嫣红色的。“这是什么茶?怎么是这个颜色的?”她撇着上面漂浮着的**,轻声询问着。

“这是番邦进贡的茶,我见着特别,就拿来泡泡,看好不好喝,你试试吧!”冰乱见她端起茶碗,用盖子正在撇开**,便急声道:“那**也可以吃,你都喝下去吧,看看味道怎么样?”

云离含笑点头,将盖子放到一边,浅尝一口,茶水温热,是她喜欢的温度,刚好也觉得有些口渴,便将一整碗都喝了下去。“嗯,味道不错,**滑嫩嫩的,味道酸酸的,我喜欢。”

见她如数喝了下去,冰乱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转身将莫玉身后的凳子扶起,将莫玉按在凳子上,收手时却稍稍用力于他的肩膀上,然后坐到云离身边,微笑着道:“你们俩怎么了?我只出去这么一会的功夫,就闹别扭了?”

“没怎么,只是对同一件事的见解有些不同罢了。”她将刚才的分歧轻描淡写成见解不同。

莫玉抬头,对上冰乱的眼,却听冰乱慢慢道:“莫玉,听云离的没错!她的所想永远不会对你全盘托出,十层里对你说出一层,已经是万幸了。

别怪她,她就是这样的人,不喜欢别人为她担心,而她却时时刻刻地在为别人着想,对你好吧,还不想告诉你,隐瞒着你。

凶你的时候吧,就是在告诉你,你什么地方做错了,希望你以后能改正过来,她并不会真的生气。”

他拍了拍云离的肩膀,淡笑道:“所以,你眼前的这个女人,你不要去猜测她的心思,只要按照她的说法去做,就保准没错!”

她听了这些话,瞠目结舌了好久。这些话竟然从冰乱口中说出来了?真是说到她心坎儿里了。她愣了会神,便转头看莫玉,然后一个劲儿地点头,示意冰乱所言就是她心中所想,冰乱说的一点没错!

莫玉也忽然笑出声,嘴角终于勾出了那么独有的媚笑。

第246章:心结易解不宜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