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残忍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44 字数:3264 阅读进度:259/400

>第250章:残忍【大虐】

偌大的宫殿,暗沉的色调。软塌前躺着一女子,那女子容貌皎甜,那微微上挑着的嘴角拥有最令人向往的微笑,夜浩然执起女子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缓缓地抚摸着。

“皇上,幻先生求见。”

“请幻先生进来。”夜浩然坐在软塌旁,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皇上,我来看看公主。”幻非站定在夜浩然面前,屡着白花花的胡子。

他微微颔首,轻言道:“幻先生请自便。”

幻非闻言上前,扒开女子的眼皮,查看了下,又把了脉,低声道:“恕老夫直言,公主的身体每况愈下,时间不多了。”

“幻先生是想说什么?”说罢,他抬眸看着幻非,眉目中流露出些许怀疑。

幻非神色一凜,白花花的胡子无风自飘,一身道袍凛然地站在那里,长叹一声后。徐徐说道:“老夫只想代我那不孝的女儿赎罪罢了。”说罢,他查看夜浩然脸色时,见他没什么异常,便继续说道:“还请皇上,放过我那可怜无辜的外孙女。”

闻言,夜浩然冷笑一声,“幻先生这是说哪里的话?荣安公主现在岂是我能掌控的了的?现在我也是被她牵着鼻子走,恕我无能为力吧。”

幻非两道白眉紧蹙,回首思忖之间,已经心神俱乱。“她也只是她母妃留下的一颗棋子,替她母妃还了债还不够吗?皇上一定要她的性命吗?”。

夜浩然缓缓摇头,心中沉淀多年的心终于再次泛起涟漪。“承君一诺,必守一生。我答应过她会善待南楚,就会实现自己的誓言。”恍惚之间,夜浩然略感无力,侧目看躺在软塌上的女子。“她不无辜吗?”。

“孽缘,孽缘啊!”幻非长叹一声后,上前一步,对这夜浩然厉声道:“上辈的恩怨竟然要延续到后辈人身上,怪老夫…怪老夫啊…”说罢,幻非竟嚎啕大哭起来。

夜浩然终于收回视线,看着哭的悲切的幻非,安慰道:“幻先生不必如此,只要幻先生如当初承诺的一般,把她救醒,我就会实现自己对荣安公主的誓言。”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幻非突然止住哭声,凝眸看着夜浩然。

“苍海和荣思郡主现在应该已经在奉和殿了。”夜浩然回眸看着床榻上的女子。嘴角含笑。

话分两头说。

奉和殿外,云离推开大门刚迈入大殿,便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她下意识地封住鼻息,却为时已晚,身子顿时失去力道,一下瘫软在奉和殿前。一阵掌风袭来,大门嘎吱一声关严。

她再次抬眸时,便看到一身白袍的苍海向她走来,他嘴角含着笑,修长的手指捏着白瓷碗的边缘,站到她身前后,他将白瓷碗放在大面前,“喝了它,不然那两个男人都要死。”

下一瞬,云离只觉得全身无力,内力此时消散得不见了踪影,连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她极力地分清楚眼前的苍海是否是真的‘苍海’,心中不解,为了让她喝药。苍海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吗?

此时,苍海已经伏身在她面前,撬开她的嘴,在灌着什么药汤。

冲鼻的药味儿让她顿生恶心感,她猛地呕出口中的药汤,极力保住清醒,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所言都是吟哦软语,根本说不出来任何话语。

“喝了它,我放过那两个男人。”苍海机械似地重复着,再次掰开她紧闭着的嘴,意图往里倒药。

咳咳…随着药汤的灌入,她极力地排斥着药汤,就是不将药汤吞入腹中,一有空隙,就将口中的药汤喷出,呛入鼻中的药汤让她更加混乱起来,越来越多的药汤顺着她的嘴角下滑着。

苍海猛地扯掉她头上的龙凤冠,一把拽住她的长发,将她拉近。一手指着远处的两个男人,邪笑着道:“如果你想他们安然无恙地活着,就喝了它!”

她手脚发麻,视线模糊的根本看不清远处到底是什么,那不断晃动的人影只能让她看出来,那是一红,一青。

是莫玉和冰乱。

“我忘了…你现在看不清,更说不了话。”说罢,他从她龙凤袍的右袖暗袋里拿出针包,刺入她喉间的一个穴位。又刺入到她眼旁的一个穴位。

只片刻的功夫,她的视线就恢复了正常。终于看清对面的二人是谁。

是冰乱和莫玉!他们二人坐在椅子上,表情痛苦地看着云离,却说不出一句话。冰乱挣扎着,身上的青色袍子显出些许殷红。她仔细一看,却见莫玉的红袍上也是印染了一些暗红。

“忘了告诉你,他们被丝锁捆住了。越是挣扎,丝锁越紧,紧到衔入到皮肉里,若是勒断了骨头,可怪不得我。”

苍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云离对上他的视线,他原本明亮的眼眸此时像一个无底的黑洞,滚滚恨意深埋其中,他为何会恨她?要恨也是她恨他才对!

“别再用那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苍海邪魅一笑,起身将一旁的木桶拎过来,砰地一声放在她面前,满满一桶的药汁飞溅出,蹦洒到他的白袍上。“我好像知道你不会乖乖就范,所以准备了很多。”

云离瞪大的双眼里尽是恐惧,她从未见过这样疯狂的苍海,从未!“你要做什么!”她质问一声,却见苍海的魔掌已经拽住她的头发。将她拉扯到木桶旁。呜咽的呼声四起,她只觉得头皮都快裂开了,终于停止了拉扯,却在下一瞬间时,被按入了木桶中。她进忙封口以防吸入药汁。她猜到了,这肯定不是治疗她蛊毒的药汁!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头才被人提起,药汁顺着头部向下流去,明黄色的龙凤袍也已经沾染了浓郁的药汁。

她剧烈地咳嗽着,药汁从鼻子和口中流出。

“还是不喝?”苍海似乎没了耐心,一掌劈在云离背后。

云离被苍海的一掌打在地上,头重重地磕在理石地面上。嘴角滑落出的鲜血的颜色极为艳丽,她忍受着背部蚀骨的痛意,将视线落在冰乱和莫玉身上,忍住了眼中的泪水。苍海劈下的那一掌用了十层力道,她的五脏六腑仿佛在被烈火焚烧着,想逃却逃不出来。“目的…”云离的声音细小微弱,“什么目的…”苍海对她下了死手,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什么目的?哈哈哈…”一声尖锐的狂笑从后殿响起。

云离寻声看去,却见楚思坐在一个木质的轮椅上,被人推进来。

“什么目的?你杀了我的孩子,苍海在为他自己的孩子报仇,如你所说,一去一回,也算公平了!”说罢,楚思杏眼眯起,给苍海递了个颜神。

孩子?他们的目的竟然是她的孩子?

冰乱,莫玉。这就是你让我放过他们的结果,现在他们来寻我报仇了…云离苦笑一声,对着苍海道:“苍海,我怀孕五个月,五个月前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这孩子,是你的,你要亲手杀死你自己的骨肉吗?”。

苍海的眉梢一挑,眼中没有一丝温度。“报仇…孩子…”他机械似地重复着这句话,紧接着便蹙起眉,声音变得急促起来。“我的孩子…我的…”

“对!你的孩子!你要亲手杀死你自己的骨肉吗!”欺骗苍海,这是他的孩子,是唯一的希望,她希望苍海还有一点人性,会放过她。

她不知苍海怎么了,从他那毫无表情的面容中云离只看到滚滚恨意,她害怕了,这样的苍海让她害怕!

“苍海!你不记得她是怎么捏碎了你的亲骨肉了吗?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楚思神色变得略有慌张。“你看看她整日与其他男人睡在一起,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你的!”

“不是我的…不是我的!”苍海咆哮一声,一脚飞起踢在云离身上。

云离的身子立刻被他踢出一仗外,口中的鲜血越呕越多。腹中的剧痛让云离感觉到自己即刻便会死去。他目光冰冷且无情,没有一丝动容。“这是堕胎药?”她挣扎着问出口。

“是堕胎药。”苍海冷冷回答。

她嘴角终于洋溢起笑容,抖着嗓子道:“苍海,用的着这堕胎药吗?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她狂笑着,口中的鲜血越涌越多。“你杀了我!或者在我肚子上踢两脚!孩子不就下来了?用得着熬这么一桶药吗?哈哈哈…”

她狂佞的笑声回荡在奉和殿内,远处那一青一红的身影挣扎的更加厉害。云离怒吼道:“苍海,你放了他们,我喝了便是!”

云离松了口,苍海却是毫无反应,而是楚思答了话,“好,还望荣安公主守信!”说罢,楚思无力地伸出手,口中念叨着什么,丝锁便自动飞回到她掌心。

冰乱和莫玉忍住身上的剧痛向云离奔来,可他们也是中了苍海的香,手脚无力,只走了两三步,便跌在地上,爬不起身来。

第250章:残忍【大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