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愚忠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49 字数:2224 阅读进度:265/400

>第256章:愚忠

楚忘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起来。

云离抬眸看楚忘,发现他也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她便继续道:“南楚那帮人,说白了,重臣之中,手中只有几千兵马,不足为患。而东索还有近两万的兵马未做处理,这才是我最怕的地方,保不准,会有第二个索庆阳出来。”

“索庆阳狠就狠在敢做,而我,必将成为第二个索庆阳。

现在将东索帝尽握手中,当作傀儡,在司机除掉,这样才能保证东索政权不落在旁人手中。然而,这兵权以往都在索庆阳手中,如今借东索帝的嘴说话,只是方便一些罢了,要真想拿住兵权,还要靠索庆阳的家人。这其中就必定有一人要牺牲…”

“你所说的牺牲指的是…”

云离轻笑一声,“索庆阳唯一的子嗣,名叫索明赫,年方十五,索庆阳死后,索庆阳的亲信带着他逃亡,不巧又被东索帝给捉回,东索帝用索庆阳唯一的子嗣威胁了索庆阳的部下,这些部下这才听令于东索帝。然而东索帝意想不到的是,他即便是拿到了兵权,仍旧是要做一名傀儡皇帝。”

“索明赫我知道,你要拿他做什么?”楚忘挑眉问道。

“我想给他指婚。”她如实回答。

“你想把谁指给他?”

云离看出他的担忧,便问道:“普天之下,你相信谁?”

楚忘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两圈后,便将目光落在它处,不答。

“哈哈哈…”云离大笑出声,扶了扶额角,“尊夫人不是怀孕了么?我这也是刚想出的一个计策,不指婚,咱联姻,你看如何?”

“不行,昭凤怀的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怎么能指腹为婚这么草率?更何况,他们身份地位年龄各方面都太过于悬殊,我不会拿我的女儿做棋子!”楚忘直接给否了。

她顿时愣住,他不肯拿自己的女儿做棋子,就可以拿她做棋子?

楚忘不知道么?她也只是在逗他一下,没想到…

云离没好笑地啧啧两声,表情上似有些为难,在抬眼时,一双大眼里闪动着的光亮让楚忘一怔,只听她慢慢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把这孩子收为己用了…”

“这怎么可以,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已经昭然天下要与北夜联姻了,又怎么可以与东索联姻?!”楚忘又给否了,然后还以异样地眼光看云离。

怎么用那样的眼神看她,虽说她是正太控,可还没看到这索明赫的模样,她怎么会乱想呢?云离暗自思忖许久后,便道:“你放心吧,这事我来处理,大不了我收个干儿子就是了…”

“你才比他大四岁,更何况,你以为索明赫会听你的话?”楚忘不禁觉得她的如意算盘是不是打的太快了?

云离摇头,“我会让索明赫听话的,借索明赫的口说话,应该比借索帝的话要容易的多。”只要索明赫听她的话,还怕那些朝臣不停话吗?云离也是暗自庆幸着,有时候确实要利用一下这些人的愚忠,好一个愚忠啊…

她狠狠地一握拳。

夕阳落尽,徒留狂笑…

不得不佩服,东索皇宫就是与其他三国的皇宫不同,瞧瞧,这地面上铺的是什么砖?这么华贵?看起来滑溜溜的,可走在上面却一点都不滑,反而更为平稳。她一身男装,左手拖着托盘,右手不停地抖动着,活脱脱的一个脑血栓后遗症患者。

怪不得其他人,是她自己非要豁出命地把那一指粗的铁条给掰开从天牢中跳出来,后来又不顾疼痛地卸了楚忘的手臂,这手臂应该是太过用力而落下的毛病,想来养上几天也就没事了。

楚忘放她出来,她先是吩咐御膳房准备些润肺的汤汁,又自己跑了个地方洗澡换衣,干干净净地,这才敢出现在冰乱面前,她不想让他看到落魄的自己。

此时她进了个园子,就着宫灯走了半刻,方才到一个正房面前,太监轻轻推开了门,云离便轻声地进了房中,已经黑了天,而房中又没掌灯,云离便吩咐太监掌灯。屋子里渐渐亮了起来,她给太监递了个一眼神,太监恭敬退下关了门。

将手中的托盘放到桌上,拿了个烛台往里屋走,随着脚步的移动,昏暗的烛光渐渐抖动起来,四周诡异般地寂静,近了里屋,云离方才发现冰乱阖着眼,紧抿着唇角像在睡觉。

将烛台放到一边,云离拿了个圆凳在床前,轻声坐下,瞪着眼睛看冰乱。

他的唇色有些苍白,想来这两天也是呕了不少血。云离顿时有些懊恼,后悔当初不如让他和莫玉一起回南楚好了,跟着她,不是受罪就是受苦,似乎没有一天好日子可以过。

云离静静地看了许久,将他平淡的表情看了无数遍,心想他怎么还不起来。许久后,她觉得自己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在打架,揉了无数次眼睛后,先是弯着腰借了个床边搭着,她也十分困倦,这两天她又阖过几次眼?

脑子里转的都是如何与楚忘交谈,又在想楚忘的最终目的。这当中也有意外,云离以为他是要自立为帝,没想到,他仍旧是那般‘愚忠’,是啊,楚家人都一样,楚恩一样,做了这么多年皇帝竟然厌恶皇位,拱手将皇位还给她?

楚肃霆也一样,扶持着自己的儿子做了这么多年皇帝,却始终没有想过谋权篡位?

一说到楚家人,云离便不得不想起幻非。

楚忘说,幻非是用冰棺送回来的,是谁送他回幻山的?又是中了怎么狠毒的咒术反噬而死?她突然觉得有些心痛起来,幻非,她的外公,竟然就这么死了…

依靠在床边的云离不由地蹙紧了眉,心中烦乱的同时,也在极力地安慰自己。

她一声声地安慰着,不时地抬头看冰乱有没有醒过来,他仍旧是安稳地睡着,似乎是没力气起来,安慰之中,抬头之时,不知何时她也失了力气,烛火燃尽之后,她渐渐睁不开眼,慢慢地睡着了,发出均匀且安逸地呼吸声。

睡一会…只睡一会就好。

第256章:愚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