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炮灰索明赫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51 字数:3345 阅读进度:267/400

>第258章:炮灰索明赫

这让云离惊了一下。没想到,索庆阳手下还有这样的将军,对此她又称赞了一番。

“木将军不是不知,你家小王爷被东索帝关在什么地方,本王都不清楚,又怎么帮你找呢?你也知道,东索帝毕竟还是皇帝,本王…”说道这里,他停住不语。云离眼尖,瞄到楚忘得意的淡笑,又看到木远微微绷紧的额角后,云离轻咳了一声,楚忘这才又继续方才的话。“他毕竟还是东索帝,用不得刑,更不能逼供,先帝颁布圣旨昭告天下,东索南楚虽是一国,国号不同,但要保持一国两制,而且现在东索的皇帝仍旧是东索帝,本王终究只是一个王爷。逼的太紧了,不太适合。”

云离暗中偷笑一声,这一国两制的制毒还不是借鉴了生前的一国两制?现在的东索帝虽然是做个傀儡,但皇帝的待遇他还是享有的。

在东索百姓眼里,东索仍旧是东索,他们的日子正常,这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百姓不乱,这才只治国的根本。

这一国两制的制度虽然蒙骗的了东索百姓,却蒙骗不了东索的政客大臣和武将,毕竟他们不是‘傻子’。

“不管怎样,还望王爷尽力!”木远起身作了一揖。

“木将军客气了,本王也会尽力帮你找到小王爷的。”楚忘也站起身。

“如此,末将便告退了。”木远说过一声,见楚忘点头,便转身离去。转身之时,他又看了眼那个‘荣安公主’,如外界所传一样,荣安公主只在开启幻山圣剑和去幻山祈福时穿过女装,平日里都是以男装示人。

这样的一个女子,竟然是打败了王爷的人,他心中对她又好奇又憎恨。如果没有她,东索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木远走后,云离先是笑眯眯地看着军需官,然后好奇地问道:“军需官,娶妻生子了没?”

军需官一笑,颔首道:“托公主的福,已经续弦。还没生子。”

云离兀自想了会,从战事结束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哪有这么快就生孩子的?这话到是她问的不经过大脑了。

“你退下吧。”楚忘对军需官说了一声,军需官也恭敬地退下了。

书房里只有云离而楚忘二人,云离先开了口。“索明赫在哪关着呢?”

“我这就带你去看他。”楚忘说过一声后,便往书房里面走,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起两件裘衣,将其中一件递给云离。

云离穿好,暗自觉得好笑,木远找索明赫,没想到索明赫就在这书房底下藏着呢!楚忘拧过一个花瓶过后,有一种机械似地嘎吱嘎吱声响起,一个藏书用的书柜慢慢往旁边移去。

“跟上,下面阴暗潮湿,你小心些走路,有阶梯。”楚忘交代完后,便牵住云离的一只手,进了密道,楚忘随手搬动一个凸起的石块,书架便又合上了。

随着书架关闭,密道内渐渐漆黑起来。楚忘从广袖中拿出一颗夜明珠。淡蓝色的光芒立刻照亮了一小片。“在往前走就有火把了。”说完,楚忘便开始向下走去。

云离一步步跟随,大约走了三十多个台阶后,楚忘停下脚步,从钉在墙壁上的一个架子中拿了火把,然后将夜明珠放在架子上借光,又拿出火折子,慢慢引着了了火把。火苗呼呼地串起,夜明珠就放在了这里,二人便继续小心往下走。越往下走,云离越是觉得寒冷起来。这地牢比她去过的任何一个地牢都要深邃。

终于走了近百个台阶后,楚忘站住,拉住一个铜环后,面前的铁门才打开。

云离不知不觉地走上前,里面只一间牢房,霉臭味儿散发的同时,一名蓬头垢发的少年正抬头看她。云离以眼神询问楚忘,见楚忘点头,云离方才确定,眼前这名少年是索庆阳唯一的血脉,索明赫。

这孩子一点都不像他父王那般霸道,这是云离的第一印象,楚忘进入牢中,隔着铁栏看了眼索明赫后,要去将几个火盆点燃去亮。

“别点,你手上的那个就够用了。”云离出声制止。

“什么?”楚忘明显愣了一下,只一个火把的光亮太过昏暗。

“他被关在这里多久了?”云离轻问出声。

“算来有快四个月了。”

云离点头,将楚忘的火把拿入手中,放到远处的架子上。火光一远,整个地牢更暗了。“四个月没见过什么光亮,光亮太大的话,会刺伤他的眼睛。”空荡荡的声音回荡在地牢中。云离一步步走进地牢的铁门,然后看了眼那孩子蜷缩在一角的身影,不由地蹙起秀眉。“钥匙。”她没转身,只伸过来只手。

“你要放他出来?”楚忘惊问道。

闻言,她转过身,四下地看了眼,虽然有通风口,但这下面阴暗潮湿,并且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一个地方,虽然有人定期收拾,但哪比得上以前的锦衣玉食?他抱着双腿缩了缩身子,哗啦哗啦的铁链声传来,云离蹙起眉头,“他会武功吗?”。

“不会。”楚忘回到,不懂云离究竟要做什么。

“那干嘛锁着他?”她声音里带着些许愠怒。

楚忘无奈地嗤笑出声,“不锁着难道还要供着他?索帝原本就将他所在这里的。这样也方便打扫,送饭。”

云离嗅了嗅空气中腐浊的味道,“一天送几次饭,打扫几次?”她又往里看了眼,问道:“没有棉被也就算了。怎么连稻草也不准备一些,就让他睡在那石床上吗?”。

楚忘挠了挠头,不知怎么回答她的话,不解地看着云离,见她一脸的关切,似真的在关心索明赫。

“钥匙拿来。”云离说了一声。

“你真要放他?”楚忘似在怀疑。

“快点!”云离催促道。楚忘这才将钥匙交到云离手中。外面的锁很好开,云离往里走时,脚上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响动声让她停下脚步,却让索明赫又缩了缩身子。

她将身上的裘衣解开,拿着裘衣往石床走去。远处的火光抖动着。云离走到他面前时,伸手将披风覆在他身上,他不断地向后缩着。“别害怕,我没有恶意。”

索明赫抬头,一双明亮的眼眸里带了些许恐惧。

云离将裘衣覆在他身上时,明显地感觉到这孩子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她快速地系好裘衣的带子,就蹲下身去解他脚上的铁镣。

那铁镣太久没有开启过,她开启时很费力,又不敢太过用力,怕把钥匙拧断,只能一点一点的活动。不经意间,她的手碰到他冰凉的脚,云离猛地一缩手,抬头看他。他快速地躲过她的目光,将视线落在它处。

她垂头,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后,又小心地拧动着钥匙,终于将一只脚的铁镣打开后,她抬起头对他笑笑。

云离继续开了另一只脚的铁镣,同样很费力才打开。没有脚镣的索明赫,却像是石头一样,固定在石床上不动,连脚都不肯动弹一下。“下来,我带你上去。”云离的声音里充满了温柔。

那脚终于试着动弹了一下,只动弹一下,便又龇牙咧嘴地呻吟起来。

她心下一凜,也不管他有多脏,将温热的掌心放在他的脚踝上,轻轻地揉搓着他的脚踝,云离的手指触碰到他脚踝上的肿胀上时,心中已经了然。

应该是刚被扣上脚镣时,他挣脱过,这才磨破了脚踝,他在这里度过一个冬季,铁镣冰冷,想必是寒气入体。脚踝一受力,必定会觉得如针扎般的痛。

她凝了内力,慢慢地加温揉按着,片刻后,觉得他不如刚才那么紧张了,身体似乎也放松了起来,相信了她并没有恶意后,她才试着再次抬头看他。

对上那双明眸时,云离温柔而无害地笑了笑,“这下面太凉,伤了脚踝,一会别走路了,我背你上去。”

听她这么一说,身后的楚忘却是走了进来,没好气地道,“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怎么把裘衣也给他了?你自己不冷吗?”。说罢,就要脱自己的裘衣。

云离起身拦住楚忘的动作,并且对他眨了眨眼,“你上去拿火把,我背他上去。”

楚忘略微懂了云离的意思,便微怒着道:“你怎么能背他?让他自己走就已经不错了。”

“好了…照我说的做就好了,你去拿火把。”

楚忘看了索明赫一眼,甩袖去远处拿火把。

云离这才又转回身,不客气地坐在石床上,然后从靴中拿出匕首。

索明赫一见他拿出匕首,顿时又警戒起来,连忙往后缩身子。云离察觉到他的恐惧,急忙道:“别害怕,外面太亮,你几个月都没见过什么正常的光芒,突然上去就见到那么强烈的阳光,眼睛会承受不了的,我只是要撕块布条来,将你的眼睛蒙住而已。”云离在自己身上看了半天,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第一次上身的袍子,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了…”云离好不避讳地说了出来,然后用眼角的余光扫看他的表情,最后选定在衣摆豁开一道口子,然后只用匕首轻轻一划,就有块四指宽的布条被切了下来。

第258章:炮灰索明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