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海棠树下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4:57 字数:3574 阅读进度:273/400

>第264章:海棠树下

溪水城不大,一到夜里家家户户睡的也早。云离和冰乱近日来也玩的很累,便早早睡去了。月光穿过竹篾纸照射在房间里,帐内,云离翻转个身,小心地听着冰乱的呼吸声,抓准一个呼气时,摊开掌心对着他吹了口风。

掌心些许粉末飘散的同时,她自己立刻屏住呼吸,只下一秒,便立刻腾起身子掀开帐帘。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后,云离在借着月光看着外面巡视着的两名侍卫,挠了挠头,决定不从正门出去。

小心地拿了衣服,收敛气息与脚步到了后屋,穿好衣服,云离轻轻推开一扇窗子,翻身跳出窗子,又小心翼翼地关好,然后飞身从二楼跳下。

一见成功,她心里立刻乐出花来,提步就走。

冰乱披着衣服。站在二楼的楼台上,透过窗子欠开的一点小缝隙往外看,那小身影一边走,还一边跳,似在庆祝自己终于没惊动任何人而跑了出来。他无奈地一笑,回到床上再次躺下,摸了摸温热的被窝,用力地吸了吸空气。

空气中还靡留着一种特殊的香气,在他印象中,苍海才是个用香的高手,没想到云离竟然也跟他学了些皮毛。

只是…只是他偏偏对点穴和这种‘低级’的香有抗体,一般的香还真对付不了他。虽然不知道云离大半夜的要避开他们出去到底是因为什么,但冰乱也没去再多想。因为他一直监视她到大半夜,他也困的不行了…

还是睡吧…

街道上人少,云离往那卖杏仁酥的地方走去,最开始的开心已经抹去,她现在只想快些见到刘子遇,告诉他,她很想他…很想很想。

卖杏仁酥的那家店铺早已经关门,云离绕道了这家店铺的后院,做了个冲刺,一脚蹬在围墙上,可…

她竟然跌下来了!云离咬牙忍住屁股上传来的痛,心想自己还没这么丢人过,连个不到三米的高墙都上不去了?以往这样的墙不知被她翻过多少次了!她不服输的性子立刻翻涌上来,挣扎着站起身,双手随意在身上一划拉。将手中的灰土拍掉,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这面‘矮墙’。

深呼吸一口,再冲!这一次,云离终于翻上墙,只是墙的另一边,站着一个人,这人穿着青色的衣衫,正抬头看着这位翻墙而入的‘小贼’。

“你直接敲门不就好了,干嘛翻墙弄这么大动静?”刘子遇好笑地问道。

云离顿时一怔,害羞地看着站在下面的刘子遇,翻身下来后,站在他面前,大眼四处一转,将院子里看了个遍,“这没人吗?”。

刘子遇摇头。“没人,他们有自己的住…”刘子遇还没说完,就被云离迎面扑上来,双腿挂在他的腰间,双手拦住了他的颈项,温热的唇压在了他的唇上。

反复的纠缠,永远也品尝不够一般地纠缠了许久。直至刘子遇抱着她,到了海棠树下的软塌上坐着,二人又拥吻了许久,这才气喘吁吁地分开,他眼中早已蒙上一片薄烟,“太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忘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云离心疼地捧着刘子遇的脸,也不顾方才自己身上蹭了不少土,“想不想我?”

“不想才怪了…”刘子遇略带怒气地说了一声,又含住她的嘴唇,啃咬许久后,才暂且放过她。“你不知道,今天他们告诉我你来买过杏仁酥,我有多高兴,我就在这院子里等,等到这个时辰,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失望了许久正准备睡觉,才听到外面有声音,这才跑出来看。正看呢,结果就见你翻墙上来了。”说到此处,刘子遇笑了一下,将她又拉向自己,让她紧贴着他的身子,“好久好久…你的味道我好久都没闻到了,好舒服,你知道吗?云离?”

“嗯?什么味道?”云离轻声问道。

“你的味道啊…”刘子遇用舌尖添了添她的耳边。

云离被他搔的一痒,缩了缩脖子,笑着捏刘子遇的鼻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没有想女人?”

刘子遇颔首,“有啊,每天都想…”见云离怒瞪着他,他才反手掐了下云离的鼻子,“不就是想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吗?”。

她撒娇般地往他怀里靠去,埋首于他的胸前,轻轻地呼吸着,许久后,她略有颤抖地解开刘子遇腰间的带子,将他的外衣拨弄开。

紧接着,便乱了原本平稳的呼吸。

刘子遇仰头看了眼天上的星星,“不怕有人偷看吗?”。

“谁敢看我就挖了他的眼珠子!”云离的声音里已经带了些许狠劲儿,拨开刘子遇中衣时,她便不再脱他的衣服,反而是胡乱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将那身衣服都甩在了另一把躺躺椅上。“十丈之内有脚步声我都能听到,放心吧。”

这院子里的躺椅本就宽大,足够他们二人翻身平躺,刘子遇拽了条被踢到一旁的薄毯,将云离的身子一翻,转而在上,将薄毯一揉,便塞到她的头下做枕头。“不怕别人看到。也不怕别人听到?”

他问完,便忽然沉下身子,隔着亵衣轻咬住她的一粒粉嫩。

即将溢出口的声音被她忍回肚子里,一把抓住刘子遇的手,狠狠地握住。“我看在外面不行,咱俩还是去屋里折腾吧!”云离建议道。

“正当如此!”刘子遇怀抱着云离,转身向屋内走去,空留一张躺椅在院中。

一场欢爱过后,二人又回到了海棠树下的躺椅中。

云离扬起颈项,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刘子遇侧过身,环抱住云离的腰。在她耳边道:“我还要在这呆多久,我有些呆不住了…”

他撒娇的时候像个孩子,云离无奈地安抚着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最晚明年这个时候。”

“在幻山你让侍卫交给我的拼音信,我看后心里很紧张,不知道自己演的到底好不好。怕被幻山天师看出什么疑点。”

云离眨眼看着微明的天空,“没有,你做的很好,你走之后我都呕血了…”

“什么?”刘子遇惊坐起来,暗自懊恼着。

“没事,我现在蛊毒已经解了,除了身子虚弱一些,也没什么大病了。”这句话一说完,云离立刻闭上眼眸,感觉到刘子遇又躺回到躺椅上后,云离才继续说道:“从合地会猎时,我就让你哥在溪水安排这处地方,这几年这里的杏仁酥卖的不错,能避开苍海的怀疑和视线,他们不会注意到这个地方,这是我一早就安排好的。”

“我只是没想到,你想的竟然这么远。”刘子遇小声道。

她在心中叹了一声,“未雨绸缪自有它的好处,手中有钱,有一个安逸的地方可以住,这才是最重要的,你们能安全地躲过苍海的视线,这才是我最成功的地方。”苍海是夜浩然的眼睛,耳朵。瞒得住苍海,大概也能瞒得住夜浩然。

“我总是在街上听到有关于你的流言,担心你,又联络不上你。”

“我现在不是平安无恙的回来了吗?一切都还顺利,你先继续做杏仁酥店老板吧,辛苦你了…”她与刘子遇的手十指相扣着,这一刻,这么安稳,心静的荡不起一丝波澜。“对了。子遇,还没跟你说…”

刘子遇闻言侧脸看她。

“冰乱和莫玉…他们已经是我的人了,都是夫侍。”云离侧脸看刘子遇,在他脸上寻找着‘不高兴’三个字。

刘子遇没躲过云离的目光,而是迎着她灼热的视线,“早就想到了。”

“心里不舒服?”云离心疼地问道。

“有点…”刘子遇往她怀中靠了靠。

“那怎么办…”云离小心地轻问出声。

刘子遇扬起脸,坏笑道:“再要一次。”

云离轻笑出声,“你啊你,就不能正经点?”

“好,我正经点…”刘子遇坐起身子,“我哥和嫂子过的都很好,当初我哥按照你的吩咐开了这家专卖杏仁酥的店铺后,又在溪水城外买了座宅子,你什么时候去看看?”

“现在还不能去,还是得注意,不能让人看出什么马脚来,不然就功亏一篑了。”云离站起身,看着已经微明的天空,“我得走了。”

刘子遇站起身,再一次将她拥入怀中。“你要注意身体,我等你,知道了吗?”。

她在他怀中点头,收紧双臂抱着刘子遇,千万句不舍,她都无法说出口来,只是时间不等人,她不能露出马脚,只得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子遇,你也好好照顾自己,我得走了。”见刘子遇点头,云离再看了眼他苍白的脸,转身正欲翻墙而走。

“走后门就行了,别再摔了。”刘子遇无奈地说着。

云离随子遇转到后门,从后门溜出,边走边回头看刘子遇。终于在拐过一个墙角后,她的身影不见了。

她快步地走着,含在眼中许久的泪水终于流下,她一抹,更加提快了脚上的动作。

蒙蒙亮的街道上没什么人,按照记忆回到了客栈,又翻回到二楼,从窗子进来,脱了衣服,小心翼翼地又到了前屋,仔细地听着冰乱均匀的呼吸声。确定他仍旧睡着,云离才放心地躺回到他身边,掀开被角,盖着被子,舒服地阖了眼。

只是她还是不知道,她一掀开被角,一股凉气就顺着她的身体袭入到原本暖烘烘的被窝中,冰乱醒了,却又只能继续睡…

下面子不收费。

下一章会小虐一下

额,镜子向来是给一个甜枣,虐一下。活着虐一下给一个甜枣。给刘子遇一个甜枣了,就要给

啊呀呀

这也是在为小说的结尾做准备嘛。

另外说一声,我这书大概会在10月1长假结束前后完结,也会开新书,套着仙侠风的言情,至于N不NP,嘿嘿嘿嘿

第264章:海棠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