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历史最为残忍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18 字数:2238 阅读进度:289/400

>第280章:历史最为残忍

云离仔细地斟酌一番后,才低声道:“没了你那些妾室,单凭你一人运转莫问楼是十分费力的,更何况那些妾室所关联着的庞大关系网也已经断掉,你怎么修复,也修复不到从前那般了,不如就次解散,从今以后没有莫问楼。”

“你是说让我解散莫问楼?”莫玉吃惊地问道。即使莫问楼运转再难,他都未曾想过要解散祖辈的事业。

她大眼看了眼莫玉,知道他不舍得,便稍稍软了语气,“我只是建议,到底怎么做,还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主子,时辰到了。”冬福在一旁提醒。

云离将朱砂笔放在书架上,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莫玉,然后低声在他耳边道:“慎重处理。”说罢,由冬福搀扶,向外走去,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宫女也已经跟在身后。按理说冰乱是不能出面的,只可在芳华宫里等着,而莫玉却是有爵位的,可以站在大臣的队伍里参拜,可他此时却是站在原地,不知在想着什么。

“你还不快去?”冰乱提醒一声,还用手肘碰了下他,莫玉这才大梦初醒般地跟上脚步,从偏殿饶走,回到大臣中的队伍里。

虽说这次的继位大典已经极力地在减少开支了,可这面子问题扔就是要顾及一下的,总不能让人瞧了南楚的笑话。荣安公主一人站在侧门,等着太监喊话。太监喊完了话,云离将自己浑身上下看了一圈,发现没什么失礼的地方后,这才迈步从侧门里走出来。

一步步,脚下的红毯发出沙沙的声音,云离目不斜视,只静静地看着前方的龙椅宝座。站定在龙椅前,她轻轻地坐上去,方才发现原来这龙椅是这么的舒适。她看着下面的朝臣与一些没见过的面孔,微微愣住。

太监又宣读了什么,然后殿下的人便开始叩拜,云离不时地愣住,不时又蹙着眉,不时浅笑,只一会的功夫,脸上的表情变了数次,最后,她说了一声“免礼平身。”起身从严亲王手中接过大印,这才算是真的继位了。

她是皇上了?云离抬眼看了下殿顶,殿顶的画很漂亮,直至冬福在她耳边小声地唤她皇上,她方才回过神来。

对,还得祭祖烧香才行。

只是她不想下去,坐在皇位上的感觉十分美妙,那些埋骨沙场的烈士终究是她用来登上皇位的垫脚石,坐在皇位上的,才是最后的赢家。

她曾想与苍海同归于尽,只是…

人在生,责在身,与谁同归于尽都是不可能的。

像前世那样的爱情,她当真得不到了吗?

云离嘴角强扯出一抹笑容,将左手递给冬福,由冬福搀扶着她到殿外,坐了软轿去祭天,身后跟随着的队伍绵延数里。

一场祭天下来后,这才算是继位大殿才算彻底完事了。云离站在站在高高的祭坛上,向下俯瞰的感觉真好,将正座皇宫尽收眼底的感觉也很美妙,既满足了心里的虚荣心,又满足了她的视觉神经。

她淡笑着对身边冬福说道:“冬福,你可想九皇子?”

冬福心中一凛,不懂她为何会提了这问题。“回皇上,冬福是您的奴才,凡事就该站在您的立场上为您着想。”他回答的很谨慎,用云离以前教导过冬福的话来回答她。

云离轻笑出声,满意地点头,然后轻声道:“告诉你家主子,我一切安好,西景内乱,让他自己注意安全。”

“奴才遵命…”冬福应了一声。

云离再次被人搀扶着下了祭台,坐了软轿往芳华宫而去。

而芳华宫这边现在正在忙的脚打后脑勺,冰乱正指挥着宫女挂红花喜字。又将云离的床榻彻底换了一个,这次的床则是龙凤塌,是给帝君和皇上用的。

云离回来时已经是午后了,阳光正胜,冰乱在阳光下,用手遮挡着眼前,仰头看着高挂在上的灯笼,她示意人们在外站着,只带了冬福过去。

张开双臂,想悄悄地走到冰乱身后抱住他,却在走了一半时,被冰乱发现。

她双手就那么尴尬地悬在半空,冰乱先是不解地看着她,片刻后又瞪大了栗色的眸子,然后冲上来…

愣住,愣住!然后是一个熊抱…

很真实的感觉,云离轻笑着又将冰乱推开,“你想我了?”她问道。

冰乱嘴角含着笑容,捏起云离的手,仔细地摸着指套上的花纹,“我看你想抱我,我就先来抱你了,这样不好吗?”。

“真是拿你没办法。”她翘着兰花指捏住冰乱的鼻尖,狠狠的一拧,然后哈哈一笑。

他将身子稍稍倾向前去,在她耳边缓缓说道:“你知道吗?我一直想看女穿女装,你穿女装很漂亮,尤其…”

云离耳边暖暖的,被他搔的有些痒,她侧过脸看着冰乱的侧脸,低声问道:“尤其什么?”

一些太太监侍女纷纷侧过头去,他们二人就保持这样暧昧的姿势,许久之后,冰乱方才道:“你翘着兰花指的模样,很…很美!”

她一愣,瞬间又笑出声来,退后一步,与他保持距离,“冰乱,我发现你口味很重啊…”

冰乱学着云离用小舌添了添嘴角,然后点头。

她笑着摇头,然后低声道:“我得先回去退了这身龙袍,换成喜袍,好去迎娶末缘。”

“好,注意安全。”冰乱说完后,云离安心地点着头,然后向芳华宫正殿方向走去。

冰乱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含着淡笑。

她的身形越来越小,身后跟着的长排侍女都无法遮挡住冰乱的视线,他只为她而存在。莫玉站在冰乱身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在想什么?”莫玉低声问道。

“在想她什么时候能将景天雪也收了。”冰乱轻轻出声。

而莫玉却是愣住,景天雪,她的禁脔,会是真的吗?

历史最为残忍,不仅仅是对景天雪,更是对云离。

历史未来

冥冥中似是有人操控着,这个人,会是谁?

第280章:历史最为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