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春宵一刻值千金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25 字数:3482 阅读进度:294/400

>第285章:春宵一刻值千金

这样一来,似乎就打乱了她的计划。

*宵一刻值千金。算一算,只这么一会,就溜走了多少‘千金’了?

新婚夜,本应该是新郎冲上来,将新娘的衣服撕碎,然后狠狠的揉…狠狠的吸…狠狠的…额~云离略感失败,她这婚姻虽然算是‘政治婚姻’,可她对君末缘的心却是真的。只是这君末缘有时候会惹她生气,总是在很小的事上,惹她生很大的气。

例如,今天君末缘不懂得与她一起演戏,不懂得察言观色,他以为现在自己很安全吗?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看呢!

她为他捏了多少的冷汗,这个君末缘都不知道!

‘吃掉,吃掉。’这…这是什么声音?云离寻声看去,竟是那只鹩哥,扑扇着翅膀在角落中。

好吧,她承认,这句‘吃掉,吃掉。’是她老早就交给它的,这小东西虽然知道洞察人的心事。可却不应该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啊!而且是在害羞的君末缘面前。

见鹩哥不再说话,云离方才将视线又挪回到君末缘脸上。他醒了,因为他的睫毛时不时地轻颤着,该死的鹩哥!明天该把这小东西拔了毛当秃鸟!

再这么下去怎么行?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体里像是有什么暴力细胞一样,在身体里横冲直撞,她想掀开被子,扒了君末缘身上的衣服,狠狠地吮吸他白嫩嫩的胸脯,种下一个个鲜嫩的小草莓,这才是她应该做的!

思忖到此,她一把掀开被子,半跃起的身子正欲压在君末缘身上。

君末缘突然睁开眼,冷静地问道:“你要小解吗?”。

她僵住,刚刚跃起的身子保持原状。小解?她点头,然后再点头。“我要小解。”她如是说。

“去吧!”他又阂了眼。

云离眸色黑的透亮,面容上闪现了些许潮红,急忙下了床,踩了靸鞋就往后殿跑,

见她走了,君末缘长舒了口气,兀自*着胸脯,心中悬着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哪里有什么小解?她在‘五谷轮回之所’等了片刻,平定下狂跳着的心,深呼吸一次。睁了睁眼,一手掐着腰便往回走。

站定在床前,不上床。只在床前看着君末缘白皙的脸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灼热的视线,君末缘缓缓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云离。轻声问道:“有事?”

云离点头,“有事!”

君末缘半撑起身子,脸上仍旧一片淡然,“何事?”

“今晚我们得一起睡!”她的语气十分肯定,不容任何人反驳。

“现在不是一起睡了么?”君末缘正欲躺下身,却被云离一把拽住衣领。拉扯之间,他白嫩嫩的胸膛终于袒露出来。“你!你要干什么!”

云离此时的表情很是邪恶,咧开嘴笑笑,“你问我干什么?我想干…”你!后面这个字她没说出来。

咳咳…她轻咳一声,觉得用错了词语,“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知道!”君末缘果断回答。

她满意地点头,“你知不知道*宵一刻值千金?”

“知道!”君末缘一手去拨弄她拽着自己衣领的手。可她一个女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他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掰不动!

他什么都知道,那还跟她装什么蒜?“既然这样,那就好好伺候我。”说罢,她挑了眼尾,将手松开,君末缘便砰地一声。躺回到床上。“或者,我伺候你也行…”她补充道。

“什么伺候你伺候我的,我不懂!什么都不懂!”君末缘自顾自地坐起身子,试图与云离保持平视,则仰视的话,总觉得自己在气势上不如她一般。

“哦?不懂么?那我教你!”她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反正,反正他们已经是夫妻,他是她的帝君,夫妻*房之事,再正常不过了!她一扭头,四下扫看一眼,将一旁衣架上的腰带顺手抽下。

君末缘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下床提步就跑。只是这大殿太大,他只穿了件贴身的长袍,又能往哪跑?

她如老鹰抓小鸡般地享受着猎物奔跑时所带来的优越感。他不会武功,怎么能跑的过她?云离一个飞灵步上前,一把按住君末缘的肩膀,将他往怀中一带,她猛地一蹦,双腿夹住君末缘的腰身,双手绕到他身后,将他的双手捆绑住。然后,君末缘的双手便动弹不得了。

大功告成,她嘿嘿一笑,一把抓住君末缘的衣服,往身旁撕扯着。

“救,救命…不…不要啊…”君末缘低声叫喊着。

她脑中有什么划过一般,快速,而有模糊。她愣了神。

“云离…不,不要。”他嘤咛的声音让云离血脉膨胀,好吧,她承认身体里有暴力因素,君末缘这样的一个人儿,她想老老实实地与他欢快,那是不可能的。

只有,只有这样。

她仍旧悬挂在他的窄腰间,君末缘使劲儿地抖着身子,希望能将她甩下来,他失败了。这个女人如一条八爪鱼一样吸附在他的身体上。他本没有武功,体力自然是不行,只折腾了半盏茶的时间,就累的坐回到床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云离,我们商量商量,你放开我,我…我真的不行。”他求饶着。

“哪有男人说自己不行的?你不是说了吗?不厌恶我的身体?”云离挑眉,从他身上下来,他莹白的胸膛成功地被她种下几粒小草莓。

“我不是说我那个…”咳咳,他轻咳两声,“我是说,你悬挂在我身上。我的体力不行。”他极力地解释着。

云离“哦”了一声,然后与他一起躺在床边,低声道:“末缘,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我就松开你。”

君末缘想了会,“好。”

见他应允,云离连忙为他解开腰带,一手甩倒一边,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直接轻轻地压服在他身上。

“云离,云离。我们好说好商量!”君末缘没想到,她竟然想来强的!

她帮着头发的帛带早已经不知道丢早哪里了,不太长的头发就在半空中悬着,她从上俯视着君末缘,脸色又十分苍白,看起来好像…好像鬼。

君末缘看的心惊肉跳,这时,却见女鬼已经伏地了身子,他稳住心神,低声道:“你要小解吗?”。

闻言,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去他的小解,我要吻你…”说罢,她继续伏地身子,然后

君末缘目光紧盯着放大着的脸。与其被她吻,还不如想到此处,他一抬头,先吻住了她的唇。

她瞪大眼,然后又阖上。

热热的…

原来君末缘的唇也会是热热的!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搔的她有些痒痒的,云离舒服地闭上眼,任由君末缘轻轻地吻着她,不向里探索,也不长驱直入。

好像感觉没那么差,这是君末缘的反映。他原本瞪着的眼渐渐阖上,然后试着去触碰那略有冰凉的舌尖。

云离当然有她的分寸,君末缘曾经被楚思**未遂,第一次,当然不能太过于粗暴。她偷偷睁开眼,瞄了眼他的表情。她的头发遮挡住大片的光亮,只有一点烛火透过头发照在他的脸上,看样子,他很享受。云离心中满足,这样的君末缘真乖,还记得当初的君末缘,那幅要殉道一样的表情。

她轻轻地压在君末缘的身上,慢慢地加深自己的吻。一点一点的啃噬着他的理智,他的灵魂。

“云…”

“嗯?”听到他有话说,她稍稍抬起头,双手改为捧着他的脸颊,目光如水,一脸地疼爱。

“如果你怀孕…”君末缘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觉得现在实在是不适合与她造孩子。真如她所说,她吃了太多药,会伤害到孩子的。

她嘴角牵出一抹淡笑,轻轻地摇头,“没事的,明天一早喝些避孕用的药就好了…”

君末缘眉心微微蹙起,“还是不要了,避孕的药也很伤身的。”他隐忍着自己的欲望,低声说道。

“我说没事,就是没事,你不要担心,末缘。”

她用指尖轻轻地撩拨着他白嫩嫩的脸颊,嘴唇时而贴近,又时而远离,这样的诱惑让君末缘心神俱乱,脑中的轰鸣声更大,下身的悸动更是表现的更为活跃。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却遇见不了能让他性起的女人,如今遇见了,会怎样?他今年也已经二十四岁了啊!

云离的身子不时地向上窜动,刻意地与身体发生摩擦。

一股yu火从下腹直冲到脑顶,双手不自觉地扣住她的纤腰,将她固定在自己身上,然后一口含住她的唇,与她纠缠到一起,缠绵的快感悠远绵长,让他不能自拔。

不知何时,二人已经完全地躺到了床上,君末缘一个翻身,将云离压在自己身下,曲起一条腿顶开她修长的双腿顶开,快速地将她身上的腰带撤下,一具柔美的躯体就此展现在他眼前。他微微侧过脸,像是害羞般地躲过她火热的视线。

她的双臂钩住他的颈项,将他拉近,然后用双腿纠缠住他的双腿,让他逃不开,强迫他直视自己。“末缘,别紧张,我会牵引你,帮你的…”她声音里充斥着一股子媚劲儿,让人听了,浑身的骨头都起了酥。

好吧,今天很蛋疼地就到这里。

他们俩谁主动,谁被动?什么姿势?哎呀呀

太让人产生遐想了

额,求留言,粉红票啦

第285章:春宵一刻值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