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短暂的胜利感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32 字数:3601 阅读进度:303/400

>第294章:短暂的胜利感

芳华殿中用来安神的香已经点完。云离睡的正沉,还为到上朝的时辰,她便睡觉。早朝虽不早,却是让她费尽了心机,说句实话,她真想一觉睡到自然醒,然而,不行。

“恭迎帝君…”外面的冬福在外面高喊着,似想提醒里面仍旧熟睡的女人。

这一声,出奇地没听到。

可是有人以清冷的目光注视着她时,她却感觉到了。

猛地一睁眼,是君末缘。

她立刻眯起眼,嘴角含着笑意,“你终于肯回来了。”她像是在诉说,说完了,便舒服地转了个方向,抱着被子继续睡。

君末缘仍旧站在那里,随后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是啊,我回来了,皇上。”

云离肃然蹙眉。觉得他的语气略有不对,紧忙起身。“怎么突然这么说?末缘?”她一手按着太阳穴,仍旧是有些困意。

君末缘温润的面庞上闪现出了一丝嘲讽,“不这么说,该怎么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云离起身,光着脚站在理石地面上。仰头看着高出她一头的君末缘,他原本光滑的下颚上,竟然隐着些许胡茬,他要么是半个月不回来,要回来就是这付模样,到底是什么意思?

君末缘好像没把她放在眼里一般,只微笑道:“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她秀眉蹙的更紧,似在猜想他的意思,他饶有兴致地将这一切纳入眼底,欣赏了许久,他才开口,“我把最后的存粮卖给西景了。”

“我知道!”云离冷静地回答。他绝不会是告诉他存粮已经被他卖了这么简单!这半个月,他都去了哪,对她不闻不问,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门回的,一走就是半个月,你知道我顶着多大的压力坐在龙椅上吗?”。她语气里带着点责怪。小脸扬的更高

君末缘终于无法直视那张脸,转而背对她。“我是来跟你说,我不会把钱给你,我们的合约取消!”

“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她大喊一声,声音里竟然带着些许抖动。千想万想,她始终没想过一项一诺千金的君末缘竟然会出尔反尔。

君末缘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削。“你无法怀孕的事不也是隐瞒着我?既然你不能怀孕,我又为何要把钱白白送给你?”

她一时被堵的语塞,光着脚便在理石地面上踱起步来。

他仔细地听着云离的一举一动,恐怕她在他背后,是气炸了烟,牙咬的咯吱咯吱响,握拳时发出的骨节声饶有节奏地在他耳边响起。

终于,她站定在君末缘身后,一把将君末缘的身子扮正,扶着他的双肩说道:“君末缘,我知道你不肯给我钱,我以为你不舍得,你在等着我去求你,可你直接就给我这样一个毁约的结果,让我情何以堪,让我与那些大臣如何交代!”

“那是你的事。”君末缘撇过眼眸,似有不悦,“我还没怪你欺骗我呢…”他控诉着。

听他这么说,云离轻笑出声,“你现在这是在惩罚我了?”

君末缘点头,“可以这么说。”

云离顿感天昏地暗。头晕目眩,连呼吸都费力。松开君末缘的双肩,她转身跌坐回自己的床榻上。“你把军粮卖给西景,我不怪你。你一直不理我,生我的气,把我丢在这芳华宫里,我也不怪你。你一去不回,那些大臣成天找我要钱,我也抗了下来。可你,你不该拿我不能怀孕做借口!”

“你的信期,皇宫里一直没有记录,后来我调查到太医院的太医那,你…你根本就不能怀孕!”君末缘撇过眼,挣扎了许久,才又继续道:“云离,你知道我为何与你结婚?因为我只对你一个人的身体不反感,只对你一个人的身体不厌恶,所以只有你能怀我君末缘的孩子,因为这些,我才会与你签约借你钱的。”

她悲催的想笑,这是什么意思。“君末缘,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情吗?哪怕是一点点!”她起身,保住君末缘的腰身,他的身子是那么的温暖,他永远都是那么稳重。可这么稳重的人,怎么会作出这么不计后果的事?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来?

“我说了云离,我只是不厌恶你的身体。”君末缘微蹙起眉,说这句话时,他竟然觉得有些不适。他身体一僵。猛地挣脱开云离的身子,推开她,她又跌坐在龙凤塌上,双手撑着身子,才得以坐稳。“对不起…”他轻轻道。

“你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可怕吗?”。她嘴角勾着淡笑,而君末缘的脸上却是闪现了一丝错愕,云离将她的表情纳入眼底,又继续道:“一个在绝境中生存着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绝处逢生,想必就是如此吧!

君末缘并没有去接云离的话,而是从广袖里拿出那张合约,当着她的面撕成一条一条的。

云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动作,君末缘转身向鹩哥走去,站定在鹩哥面前,忍住心痛,“这鹩哥你也不喜欢吧?不少字我很喜欢它,让我带走吧!”

鹩哥扑散着翅膀,翻着眼。

‘那你准备怎么做?’鹩哥的语气中带着些许谨慎,说的很慢,好像是冰乱的语气。

君末缘一蹙眉,回头时便看到云离慌张的神色,她快步冲上前来。

‘诛了君末缘,家产充入国库。’鹩哥学的七分像。那是云离的语气。’

两个人均是愣住,鹩哥仍旧扑扇着翅膀,学着方才那两句话。

“不,不是这样的末缘!”她上前一步,君末缘猛地大退一步。她慌张地上前,失了心神般地摇着头,“不,它还没说完,我不是这个意思,末缘你相信我!”她再度上前,换来的却是君末缘逃跑似的躲开。

“你要杀了我!云离!”他怒喊出声。“因为钱你竟然要杀了我!”

“不!不是这样!我!我只是想让你假死,然后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她慌乱地解释着,黑的透亮的黑眸里闪现着许多惊恐。“这该死的鹩哥只说半句话!它还没说完!没说完!”

君末缘愣愣地看着含着眼泪的云离,他忽然轻笑起来,“云离,你说的对,一个在绝境中生存着的女人,确实可怕。”他摇头,“你要杀我,云离…”他似在说着一个事实,似在说着一件已经发生了的事一般。

她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滑落下来,一滴接着一滴,停不下来。“末缘,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只是让你假死,并不是真的死!”

“你知道君家的钱没有我的亲手签名和印,是取不出来的对吗?所以想利用完我,利用完我,就毫不留情的把我杀了!”他咆哮着,失了往日的风范。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太可怕,一个绝处逢生的女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她真的对他有情吗?

每一次,每一次就要相信她的时候,她都会说出一些让他伤心的话,让他立刻提起防备的话。“云离,我不敢相信你了,你这个骗子,你是个骗子!”

云离再度上前,却被君末缘的惊喊制止住。

“来人!快来人!”君末缘大喊着,片刻的功夫,五个黑影闪现到君末缘身前,将他护住。

那刀她认得,与冰乱爷爷那把忍刀极为相似,他们是忍者,云离认得!

她转念一想,君末缘自己不会武功。当然要雇佣几个保镖保护他了,只是她没想到,君末缘雇佣的竟然是忍者!

伴随着君末缘方才的惊喊,殿里也冲进了一些侍卫,又将君末缘他们团团围住。云离站在人群外面,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你们都退下去!”云离冷声说道。

侍卫们一愣,刀都快架到脖子上了,怎么皇上还说这话傻话?

“我说退下去!”她嘶喊道。

他们看了一眼,退了下去,将芳华宫团团围住。

几名忍者的忍刀反射着森冷的寒光,她一步步向前走,最后与君末缘还有十步的距离,她停住。“不是谁都可以与夜浩然斗,不是谁都有能力去与他斗。你不行,景天雪不行,楚忘也不行,只有我,只有我!可我现在只缺钱,末缘,你把钱给我,可以吗?”。

“事到如今你还在想着钱!”君末缘怒吼一声,猛地一甩袖。

她隐忍着心中的痛,碍于在外人面前,她绝不能再透露半个字,不能提要让君末缘假死的事。“是,我要钱。”她撇过头,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好,我给你钱。”君末缘狠狠地一点头,一滴泪水快速地在他俊美的脸颊上划过,“不过我从来不做赔本的生意,你觉得你有什么是值得我买的?”他将云离全身上下扫看个遍,那睥睨的眼神让云离打了个寒颤。

君末缘说,他不厌烦她的身体…“身体?”她试着轻问出声。

君末缘点头,给一旁的暗卫递了个眼色,他们便又如一道光影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十万两黄金,换你七日七夜,你可愿意?”

云离先是点头,然后愣住。

看着一步步靠近的君末缘,她却是在往后退着,一脸的惊恐。

“怎么,反悔了?”他声音冰冷,何时,何时他也变成了这般模样?

她嗖地站住身子,任凭君末缘的手覆上来,用力的揉捏着她每一寸肌肤,任凭他无情地将她的衣服脱掉,径直将她压在冰冷的理石地面上。

皮肤与理石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猛地打了个寒颤。

君末缘嘴角含着邪笑,啃咬着她的身体。

她…她没有一丝快感!

他顶入她干涩的甬道,不理她眼角涌出的委屈的泪水,只机械似地在她身上抽动着。

似乎只有折磨这个无情的女人,才能让他有短暂的胜利感。

可胜利感过后…为什么会痛?

接下来的七天七夜,他要如何度过…

第294章:短暂的胜利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