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赶赴西景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45 字数:3406 阅读进度:321/400

>第312章:赶赴西景

第二日清早,又是阴雨天。云离隐约地觉得最近的雨下的太过勤了,不像是个好兆头。天空中劈下一道道惊雷,云离再次检查了自己包袱里的东西。

不同于从前,云离的包里只有一些银针和用来止血的金疮药,靴中不变的是那把匕首。眼下她没有一个顺手的剑,邪剑早就交给了幻非,在北夜时,她让莫玉先行带着圣剑回来,圣剑已经被莫玉交给了幻山。

想再请圣剑,必须再当中开启幻山圣剑的封印,幻山才允许圣剑被拿走。

她眼下背着的,是幻山邪剑。

这邪剑是她找现任的幻山天师要来的,幻山天师本不想给她,却被她以皇威震慑住,找了幻山诸位道长研究后,才决定将邪剑交给她。

并且告诉她,邪剑之所以被称为邪剑,完全是因为历代邪剑的主人将自己的贪欲融汇到了其中,邪剑便是阴晦之气暴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启邪剑封印。

云离当时听的有些愣。便问了句怎么开启邪剑封印。

诸位幻山道长均是不语,说死也不将开启邪剑的方法告诉她。

“此去一路危险,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君末缘语重心长地对穿着蓑衣的云离交代着,然后又想起什么,连忙冒着雨上前,将自己腰间的玉佩解下,拴在云离的腰间,“这玉佩我自小就带着,你带着,保你平安。”

云离伸出手,随意地摩挲了下君末缘的脸颊。

雨水打在他的脸上,湿滑滑的,她顿时有了想掐一下的想法,但碍于有很多人在场,只得用指尖爱抚了会,便收回了手。“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莫玉小声地嘀咕着。

青箬笠下的面容有些难看,只得翻身下马,拽着君末缘,走到莫玉面前,“我不在,你给我老实点,若是让我发现”她停住,等着莫玉的回答。

莫玉瞧了瞧云离带着邪笑的嘴角,故作镇定地撇过头不看她。云离低笑道:“看我回来怎么惩罚你!”他扭过头,看见云离似有若无地在他耳边吹着热气。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见冰乱和君末缘,一个抬头望天,一个手扶额角看地。

“我知道了,你快走!”莫玉略有尴尬地说到,然后便转身,往想回殿里去。

云离看着她的背影,嘴角含了笑意,“那我走了。”她对末缘和冰乱说,眼角却瞄见了停住脚步的莫玉。

“保重”二人一同说道。

她颔首,转身利落地上马,对这身后的冬福道:“冬福,启程。”

“是,皇上。”

两声大喝响起,马蹄奔起,溅起的泥水四溅。

一路上的奔波让云离疲惫不看,傍晚时分,二人快马到了一个驿站,下了马将马交给伙计,进了屋便要了些许酒和熟牛肉,混着馒头就吃了。

外面的雨仍旧下着。虽然有蓑衣挡雨,但浑身仍旧是湿透了。

“两位小哥喝些热姜汤吧,暖暖身子。”老妇人佝偻着腰,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姜汤给他们。

云离抬眸微笑,对上她的眼睛,“谢谢这位大娘。”

“连日来天气不好,两位小哥着急赶路吗?要不在这住上一晚吧。”老妇人劝道。

她捧起碗,喝了口姜汤,然后抬头拒绝。“不了,大娘,我们急着赶路,不能在这多耽搁。”

“好吧,小哥路上可需要盘缠?”老妇人看了眼二人的包袱,显然是没装什么东西。

她斟酌一番,客气道:“还请大娘给我们装点水,喂喂马,再来二斤熟牛肉,我们一会就启程。”

“好,我这就去,这就去。”老妇人多卖了些东西,嘴角带着笑意而去。

云离咕嘟咕嘟地将一碗姜汤全部喝完,顿时觉得身上热气腾腾,舒服了许多。她用力地睁着眼,驱赶着困意。“明天晚上到了江月城再去客栈休息。”

冬福点头应了一声,便继续垂头吃饭。

云离吃的十分饱,转身出去想寻个五谷轮回之所。回来后顿时神清气爽,连瞧人的眼神都略有不同了。

老妇人将牛肉拿了上来,云离给了银子,拿了牛肉起身便走。

老妇人站在驿站门口。遥望着已经走远的两个人影,转身回了驿站便挺起了原本佝偻的腰身。“一千二百里加急回北夜,就说楚帝出发往西景方向而去。”从后堂晃出一个人影,领了命令便走了。

“去交代下面的兄弟,将他们二人给我盯住了,有什么事立刻上报给皇上。”另一道黑影从后堂里闪出来,领令也走了。

雪衣卫统领穆久卫直了直腰身,眼睛一转,抬了抬眼,暗自回忆着与楚帝在一起走的那个男人是谁。

一千二百里加急的速度,从驿站到北夜皇帝夜浩然面前,只需要四天时间。然而这四天的时间里死了多少匹马,路上换了多少人,谁又知道?

夜浩然看着传完了话,便昏死过去的雪衣卫,缓缓垂低了眼眸。“送回去好好将养着。”苍月一摆手,已经有两名雪衣卫上来把人抬了下去。

“皇上可是要出兵?”西景内乱他们自然是知道的,通过在逆鳞军里的探子他们也知道,现在景天雪被软禁起来,其他皇子不是死在互相残杀中,就是死在了景帝的手里,只有六皇子逃走了。太监冬福找云离来救景天雪,一定是阴谋。

“出兵?”夜浩然声音清淡地问了一句。缓缓摇头。“师出无名的兵,绝不能出。”夜浩然起身,“保住她的性命便可,别让她死了就行。”他仰头,转身离去。

一座庭院的树下,楚思如一滩泥一样地靠在躺椅上,远处来了名侍卫,在楚思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楚思先是错愕,然后又是扬起笑意,对一边的侍女道:“去把苍海公子请来。他若不来,就说我不给他无水了。”

侍女快步离去。

果然,只片刻的功夫,苍海就站定在了她面前。

楚思仿佛是在欣赏一件白瓷器,她眼里满是欢喜,然后点头,“苍海真乖。”

苍海冷冷地撇过眼眸,顿时觉得她那句‘苍海真乖’有些恶心。“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你心爱的女人正走进景帝精心安排的陷阱之中,你想救她吗?”。楚思满是得意地看着一身白袍的苍海,目光聚集在他那找不出缺陷的俊脸上,等着他的面容崩溃。

崩溃,好一个形容词。

苍海白净的脸上先是微微蹙起眉,然后攥紧了掌心,刻意躲过楚思的视线,他转过身去,一手极为自然地背离在后。可楚思没看到的那一面,却是波涛汹涌着。

楚思很满意地点头,“能在你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真是难得。”楚思的脑中明白了一件事,她撑起自己的腰,勉强地正坐起来,“可偏偏每次提到云离,你的表情总是会崩溃,这让我觉得很兴奋!”

她喜欢看苍海心痛的样子,也喜欢看苍海情不自禁地蹙眉,这样最真实的苍海展现在她面前,她很是欢喜。

苍海对着她的这段时日,总是面无表情,欢喜的时候不会笑,悲伤的时候不会哭,只有提到云离

蹙眉对于苍海来说,已经是一个崩溃一般的表情了,这样的苍海,真好玩。

“你又想做什么?”苍海的声音中已经有了些许颤抖,往日的平静立刻消散不见。

楚思抬着自己的手腕,刻意地将披在自己的衣服扯开一些,露出丰满的胸脯。“陪我一晚上,我让我父王的那两万兵马挥兵西去。保护你的云离。”

苍海嘴角升起笑意,转身上前,一手捏住楚思的下颚,侧目看她,眼中满是笑意。“收起你这一套。”

她的脸被苍海捏得堆在一起,而她却极力地保持住眼中的笑意,“你帮不了她,不是吗?”。感觉到苍海又加大了力气,她笑的更灿,“知道心爱的女人去送死,这种感觉一定很不好受。”苍海捏住她下颚的手下滑到她的颈项间,力道逐渐收紧。“苍海想杀人,一定不会慢慢的杀死,而是一招拧断我的脖子。”楚思不服输地说着,已经呼不到空气,她的脸被憋得通红。

苍海松开被提起半尺高的楚思,她立刻跌回到躺椅上。拍了拍手,摇头道:“荣思郡主,我今日不杀你,不代表永远不杀你。”

楚思粗喘着,呼了几口新鲜的空气,压低了声音,“好,那我就看看,你能不能如愿以偿!”

东索。

索明赫在荣王爷的指点下批完了折子,一道密函从殿外传了上来。密函直接呈给荣王爷,荣王爷接过,面色凝重地看了会,决定置之不理,任她自己折腾。

索明赫透过光亮,从信纸上看到了楚帝二字,心立刻悬了起来。“王爷,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楚忘抬眼,看了眼一脸好奇的索明赫,心中暗忖云离当初的那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真是厉害,这孩子到现在竟然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处理好你的政事,这些事你不必过滤!”楚忘冷言回了一声,便捏着信纸走了。

索明赫心中着急,可又做不了什么。

同样的一件事,这些人的表现还真是不同呢!

快有天雪的H戏咯

第312章:赶赴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