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太子的命令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45 字数:2181 阅读进度:322/400

>第313章:太子的命令

云离安坐在船上,看着波涛汹涌的水面,觉得有些头晕。也怪这些天她睡眠不足,用了六天时间赶到了南楚与西景的边境。

她是给了高价,船家才肯渡他们到对面的。原本对面的渡口早已经看不见,可见水位真就是长了不少。阖了眼不再看水面,方才觉得头晕的感觉散去了许多。

“公子,靠岸了。”船夫喊道。

云离睁眼,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岸边,其实离岸边还有三四米的距离,浑黄的水能见度很低,根本看不清身下的水有多少米深。“这里水深多少?”

那船夫拿着撑杆用力地往下一扎,用手捏住水面处的撑杆,往上一提,便看到了原本扎入水下的撑杆,下面还带了少许的泥土,算着一起,大概有半米高,云离这才放了心。

莱阳河水暴涨,上流一定冲下来不少淤泥,若是在这样汹涌的河水中,陷下去,那可危险了,所以,谨慎一点的好。

她拿了包袱,与冬福下了水。

只刚一下水,便感觉两脚陷入了泥中。那泥太过于粘腻,险些将她的靴子瓮住。背着包裹,手中拿着邪剑,只得慢慢地往岸边走。

这么点距离,二人走的满头大汗。

船夫见人安全上岸,便撑船走了。

云离坐在岸边,看着渐行渐远的船只,叹了口气,随意地用衣服抹了一把汗水,然后从背包里拿出这边的地图,看了许久,只知晓她大概的位置。“往东走,便是莱阳城,往西走,就是驻军地了。”

云离决定,还是先收拾一下身子再去逆鳞军,怎么说她也是逆鳞军主将不是?这么脏兮兮的出现在玉贵妃面前,也不成体统。

“走,咱先去东面的莱阳城,洗洗涮涮,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去逆鳞军,到了西景,这些到也不急了。”

冬福应了一声,二人在浑浊的河水中把脚上的靴子洗刷干净,把淤泥冲掉后,便上路了。路上拦了辆往城里去的装货物的马车,给了几个小钱,车夫便让他们搭了个便车。

二人进了莱阳城,方才发现城中人人面如土色,所言慎行的很。随意找了家客栈,沐浴更衣,又吃了顿大餐,这才买了两匹马往逆鳞军驻军地赶去。

一路上,冬福的话都很少,若不是她问,冬福便沉默是金。

到了逆鳞军外,已经是午后十分。

一个守卫的白逆鳞军侍卫看到远远的二人,连忙回去通报,景帝得知云离来了,立刻安排萧易,白风,黑清三人依计形势。而他却独自一人来到景天雪的营帐中,借口与他下棋搏弈。

而外面,一场生死大战就此拉开。

云离策马在前,刚一进入逆鳞军,就发现不远处的红黑白三名将军站在那处,一动不动,身后站着的是几百名将士。勒住马,转身看冬福时,却见冬福并未跟进来,而是在军营的围墙外站着。

粗嘎的木门缓缓关上,立刻便有将士将她包围住,所有人瞬间拿出武器对准她,云离身下的马受到了惊吓,抬起前蹄嘶鸣一声。她勒住马缰,一手安抚着着马,以防马将她掘下去。

她沉默不语,并未拿武器,只是目露笑意地看着向她走来的三位将军。三人站定在她面前时,云离才将怀中逆鳞军主将的令牌拿出,大吼道:“逆鳞军主将云离再次,还不快快退下!”

将士们的目光均是集中在她右手高举着的令牌上,似乎在确认那令牌的真实性。

萧易略带歉意地看着高坐在上的云离,撇过眼,高举手中一块令牌,大声道:“奉太子之令,将逆鳞军主将云离,就地正法!”

云离愣住,下一瞬间便伸手去拿身后的幻山邪剑,随着她的动作,包裹着邪剑的粗布被割开,众人见她拿出兵器,均是不予上前。“太子的命令?”她目光定在萧易高举着的手上,确认那是景天雪的令牌,那寒霜般的面容上终于扯开了一丝裂缝,手中的逆鳞军主将令牌被她紧紧地攥在掌心。

果真是有埋伏呢!她表情有些扭曲,不知是笑是哭,最后大吼一声,“这样的逆鳞军主将不做也罢!”随后猛地甩出逆鳞军主将的令牌,令牌直奔萧易而去,萧易却为注意她会扔出这个东西,那令牌刚好打在萧易的心口窝处。

强大的力量蔓延开来,他猛地大退一步,幸得黑清扶了一把,这才没被那强大的力量冲的跌坐在地。

下一瞬间,云离已经翻身下马,手中的邪剑泛着刺骨的寒气,似乎是感觉到了持剑之人的杀气,邪剑很是兴奋,泛起的寒气增至极点。她飞身上前,一剑斩断一个已经冲上前的将士的手腕,那鲜活的手腕被斩下的瞬间喷溅出些许血液,此人已经倒地不起,而落在地上的半截手也不再握着剑,而是五指张开不停地动着。

围在前面的侍卫一看这场景,纷纷抬头看眼前女扮男装的逆鳞军主将,她也是南楚皇帝,楚念。

云离咬紧牙根,将那断手踩在脚下,邪笑道:“想要我的命?好!那就看你们有没有命拿了!”

“还犹豫什么!上!”萧易大吼一声,一圈将士均是围了上去。

云离顿感手忙脚乱的同时也在极力地挥动着手中的三尺青锋,一群人如蚂蚁般地呼上来,她没有内力,偷了个空隙抢过一人的长枪,左手持剑,右手持枪,长枪横扫的同时,左手的长剑也跟随着一起舞动,斑斑锈痕的邪剑划过一圈将士的颈动脉,邪剑饮了人血,剑身上的锈正在慢慢脱落。

她再次挥剑的同时,刺入一人的心脏,随着邪剑的拔出,邪剑上的锈留在了那人的身体里,拔出来的,却是崭新的一把邪剑。

一些将士与之对抗了近一盏茶的时间,未能近身上她一下。她脚下踩着一具尸体,狂笑道:“三色逆鳞主将就拿这些废材来杀我?看来你手下的红逆鳞也不怎么样!”

第313章:太子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