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陪葬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46 字数:2196 阅读进度:323/400

>第314章:陪葬

将士们均是你看我,我看你,不敢再上前去,这样盲目上前与送死没有两样!

萧易并不理云离的冷嘲热讽,而是将视线放在她略有颤抖着的右臂上,他自然是知道她的右臂曾经被军医断定过不能再御剑,如今她竟然用右手持枪,这右手就一定是她的弱点!

云离的目光随萧易的视线而动,也发现了他将视线放在她的右手臂上。她垂头微笑的同时,一手解开自己的黑布腰带,嘴咬着黑布腰带的一头,另一头放到自己的右手中,然后将自己的右臂与长枪的枪棍绑在一起,这样整条手臂就与长枪在了一起,不再用手腕挥舞,而是用整条手臂去出枪。

萧易的面容有了一丝不忍,但碍于皇上的命令,只得狠心出声,:“攻她的右手臂!”

此话一出,一旁的黑清拽了萧易一下。

将士们一见萧将军找到了她的弱点,将攻击便全部放在了她的右手臂上。

她应付的很是困难,不知不觉间,右手臂上已经被割了几条血痕,雪白的中衣上已经沾染了些许血痕。将手臂与长枪绑在一起的腰带,也逐渐出现了裂痕。抖动着的下颚,隐忍着就要溢出口的低吟,整个右手臂如撕裂一般的剧痛。

恐怕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将士们再次冲身上前,忽然想起的,是景天雪临走时的那担心的眼神。

随即她失声尖叫,破空一声后,再次挥舞长枪与长剑。

他对她是真是假?又有谁分的清楚?云离只知道,现在的她,恨极了景天雪。

景天雪捏着黑子的手莫名其妙地抖动了一下,黑子掉在了棋盘上。他转头看向着放下的帐帘,那一声尖叫透过帐帘传过来,声音闷闷的,但仍旧是可以听出,那是个女人的声音。驻军地里怎么会有女人在?难道是母妃?!

他径直站起身,身前的棋盘被他不小心碰倒,黑白棋子散落在地。猛地回头,景天雪看见父皇一脸的不悦,目光中透露着一种杀气。“父皇,你瞒着我做了什么?”

景帝终于站起身,弹了下龙袍上的褶皱,“我让冬福将楚帝请来逆鳞军中。”

他先是一愣,然后暴怒地喊道:“你为什么这么做!”白瓷一般的肌肤中隐隐泛着红,显然是怒到了极点,随后转身欲往外走。

景帝却是不以为然,“她死了,你就能好好的做我西景的皇帝,就不会再去想那些个荒唐之事了。”

景天雪停住脚步,转过头,景帝只看了他的一个侧脸,那副侧脸上的阴狠,是他从来未曾见过的。“父皇,如果让我发现她真的死了,你就等着西景近六百年的基业毁在我手中吧!我要整个西景给她陪葬!”说罢,他转身出了营帐。

侍卫上前拦截,他一掌劈下,侍卫晕过去。

景帝被他气的险些跌坐到地上,扶着桌子才得以撑住身子。

果然,这些儿子里,数天雪的脾气最像他。

景帝在懊恼的同时,又在想一个对策,片刻后,便冲出营帐,径直奔向玉贵妃的营帐。

景天雪快奔至人最为集中的地方,拨开人群时,却见一人,半长的头发披散开来,左手握着一把沾满了血的长剑,握着剑柄处的手正缓缓地抖动着,满是鲜血的手用一段黑布绑着,这才让她得以握住因为沾了血液而滑腻的剑柄。

那袍子根本看不清是什么颜色,只是衣裾正滴着鲜血,鲜血滴下的声音很是诡异。

他愣住,正欲上前时却见她的右臂也以同样的方法绑着一个长棍,正杵在尸体堆成的小山上,借力而站。

要这样,才能站立不倒吗?他的心猛地抽痛着。

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云离的脸,沾了血痕的脸从眼角处突然滑下两道白痕,然后便听到那沙哑的声音。“你来亲自杀我了?”

景天雪愣住,不经意间看到云离的身后不远处的两个人影。他心中猛地纠痛着,想上前去扶云离,却又突然停下脚步。

景帝在人群中,一手捂住玉贵妃的嘴,另一手拿着一把匕首,横在玉贵妃的颈项上,方才景天雪一个上前的动作,景帝便在玉贵妃的颈项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用母妃要挟他吗?

景天雪心剧烈地颤抖着。

排山倒海般的无力感袭来,直至云离的长剑直指景天雪。“好一个卸磨杀驴!”她恐怖地笑着,偏偏在这时,往日的一幕幕就出现在她眼中,让她的心一软再软,软到握不住剑,软到下不去手。

在场的人均是沉默不语,萧易他们也退到了一边,不再进攻。

云离费力地看了眼势力范围内的人,一抹嘲笑席上心头,“为你平定战乱”她冷笑一声,“为你浴血奋战我我终究是得不到得不到你吗?景天雪?”

这样的话让他心碎,云离腰间的玉佩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景天雪再也顾不得其他,上前去接住云离的身子。云离却在他上前的那一霎那,松开长剑,抬腿取出靴中的匕首,让人看不清她的速度,迎合着景天雪的拥抱,刺入到他的腰侧。

尖锐的痛楚传来,景天雪抱住云离,在她耳边道:“我曾在心里发过誓,再也不会负你,我我做到了。”

众人看着那把匕首,只划破了景天雪的腰侧,并没入他的身体,均是松了一口气。

但此时云离的耳膜却是嗡嗡地响着,眼前再次划过蒙白的画面,蒙白与现实交错几次后,最终,停留在蒙白上,随后,慢慢进入黑暗的世界。

“看不见了”由于她听不见声音,她这一声说的极小,只有景天雪能听清楚她的话。

忽然,南方赶来大片将士,将这些人团团包围起来。

燕北天站在最前面,单膝跪在地上,高喊道:“末将带领手下将士,愿为云将军杀出一条血路回南楚!”他一喊完,身后的几千人均是高举武器,喊声震天。

第314章: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