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你好狠的心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47 字数:3342 阅读进度:324/400

>第315章:你好狠的心

紧接着,又有将士冲四面八方赶来。均是半跪在地上,如请命一般。领头的将士在北境时,曾在云离手下做过副将。云离带他们浴血奋战,驰聘沙场的事他们没有忘,反而是铭记在心。“皇上如此对待云将军,真是寒了逆鳞军十几万人的心!”那武将再一喊,身后的人立刻高喊起来。

然而,云离却无幸看到这些人的面孔,她仍旧徘徊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挟持着玉贵妃的景帝立刻垂了气,松开手中的匕首,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岁一般,往一座营帐走去。

西景大势已去,他有心无力了,他的儿子真真是被这个女人给迷惑住了。

云离出奇地看见了什么,忽然是蒙白,然后就是许多人站在她面前,高喊着什么。

她以为这帮人是来杀她,云离大喊一声,“景天雪,你好狠的心!”说罢,一手将匕首横在景天雪的颈项上。

景天雪立刻站住身形。稳住了声音,“云离,你误会了,方才他们说的你都没听到吗?”。

在后面,她胡乱地摇着头,将自己的身子躲在景天雪的身后,看着跪在地上的燕北天,在他耳边道:“你以为这么点手法就想骗过我?我不信,我什么都不信!”此时她已经被恨意冲昏了头脑,失了往日的沉稳。

她目露憎恨,回头看了眼身后,原本管着的门不知何时开启了。还准备了一辆马车。挟持着景天雪,脚一踢下面的剑,剑便已经入了云离的右手中,一步步往马车前走去,她先坐在马车上,然后景天雪在外,他的剑尖便指着景天雪的脊背,随后景天雪驾车走了。

众人见皇上都已经放弃了这次行动,萧易的脸色黑了许久。然后一摆手。“将他们好生安葬了,都回去吧!”

大家皆是没想到,这事竟然就这么算了。

玉贵妃回到营长中,方才发现,景帝昏倒在地,没了知觉。

“这是什么地方”云离睁开眼的第一直觉,就是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

“娘子,你醒了?”一个略有嘶哑的声音在云离耳边响起。

娘子?她慢慢地侧过头。眼前是一名少年,看样子有十四五岁的模样,这么小就乱叫娘子,长大了这还得了?

“娘子?吃饭吗?”。少年略有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嘶哑的嗓音与过硬的语调不得不再次吸引住云离的视线。她睁了睁眼,不知所以然地看着他。这少年皮肤呈现着最为健康的麦色,一双细长的凤眼与浓黑的眉毛,这身衣服不像是普通百姓穿的,更像是,游牧民族。

对,游牧民族。

“你”她话未说完,少年却转身走了。她的视线跟随他而去,却见他去了一个矮几前,端着什么东西小心地走过来。

“娘子,饿了,吃饭。”仍旧是不熟练的语言。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带着探究的眼神,眼前的少年嘴角洋溢起阳光般的笑容。他先是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

叽里呱啦的语言摸自己的头?云离猛地一怔,惊讶道:“贺兰部族?贺兰平安?”

他欢喜地点头,“贺兰平安,平安。”他重复着自己的名字。

云离惊讶的是怎么自己到了贺兰部族,她依稀记得。贺兰部族是游牧民族,一直在贺兰山脉左右的草原上居住,眼下已经入了八月,他们应该在贺兰山脉那放牧的,怎么会想到这里,她方才仔细地看了眼自己所处的地方。

怪不得觉得眼熟!原来这是毡帐。

她不自觉地去添嘴角,却发现自己的嘴唇油腻腻的。

贺兰平安见她去添嘴角,便知道了他的意思,用生涩的语言说道:“干,抹油,好。”

一时间云离想笑,贺兰平安赠处在变声期,这样一来,他说话的声音奇怪不说,在配上那奇怪的语调,真是她裂开嘴,嘿嘿地笑着。

贺兰平安笑着点头,然后用勺子盛了一勺,送到云离嘴边。“吃。”

在贺兰平安这里,她反倒是放下了心,他送来的食物,她都如数吃下去。

“那个男人,坏!伤你!我们,惩罚,他!”他说着,看着她的脸,却见她的笑容突然敛去。贺兰平安以为她不高兴了,急忙问道:“他是好人?”

好人?哼!云离挤出一丝冷哼,慢慢地摇头。“不是!”她面容清冷,不以为然地道:“他不是好人!你把他关在哪里了?”

“山洞。”贺兰平安开心地说道。

这样她就放心了。

他又送来吃食,云离乖乖吃下,一碗奶糕吃完后,云离顿时觉得肚子里舒服很多。抬眸看贺兰平安,这才发现时间过的真快,贺兰平安竟然都长这么大了。而她她似乎有些奇怪,她是怎么来到这的?“我是怎么来到这的?”

贺兰平安先是抬眼,然后挠挠头,想了许久,随后又叽里呱啦的说了什么,最后终于吐出了一句云离能听懂的话。“我,不会,用你们的,话,说。”

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想去伸手掐他的脸颊,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撕裂般的疼痛。他紧忙按住她的手臂,努着嘴道:“重伤。”然后狠狠地摆手,示意云离不能动。

云离这才垂眸去看她自己的手臂,发现整条右手臂都被一种黑乎乎的东西包覆着,看样子是什么草药。她到也放下了心,这种在外生存的游牧民族。最是会治疗外伤和跌打损伤,而且他们善于用一些草药和偏方。

“娘子”许久后,贺兰平安略带怯意地叫了一声。

“我”她想了片刻,决定还是将贺兰瑞搬出来压住他。“我是贺兰瑞的娘子,不是平安的娘子,我们当初说过,我要做你的阿娘。”难道他还是不懂‘阿娘’和‘娘子’的区别吗

贺兰平安的脸上带了些许怒意一般,狠狠地摇头。“你,不要,族长了。”

她不要族长?贺兰瑞?“他来过?”不应该啊,他现在应该被软禁在海棠苑才对。

“半年前。来过。”贺兰平安回道。

云离再一次进入沉默中,阖着眼想了许久。“他多久来一次?”

“三四个月,送钱。”

原来贺兰瑞每年都要来几次,送一些钱过来。游牧民族本就是放羊一些牲畜来卖钱,他们过的极为小心,前怕狼后怕虎一般地盘踞在贺兰山脉这边,几年前西景与匈奴的一战,西景北扩疆土,他们这里如今有很多的西景人,官府也会来收缴一些税。

还好北境这边是归董云来管,董云还是个清官,但难免的,手下的官员里会有一些杂碎,这就造成了赋税重的问题。

这么算来,贺兰瑞在过年时应该就来过这里了,他很久都没过来,也没送来钱,现在贺兰一族是不是过的很拮据?

“上次,族长,带了一个,姐姐,不是你。”贺兰平安趁机偷看云离的表情。

一个女人,应该是柳诗思吧。

想到此处,她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笑容消逝的很快,取而代替的是一抹愁绪。“不要杀与我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就关在山洞里,给他吃喝,不要让他死。”云离清冷地说了一声,便阖了眼。

“好。”他干脆地答应。然后又对云离说:“你,做我的,娘子吧。”然后又指着自己的头,“你,摸过。”贺兰一族认为,男人的头不可以随便乱摸,摸过之后,就要娶做娘子。

听到此处。云离笑了笑,“我有夫君了,不适合你,以后你会找大一个适合自己的女子,那女子不是我。我可以做你的阿娘,可以做平安的娘。”云离直接拒绝他,对于这种孩子,云离不想在他心里埋下什么,这样直接拒绝,最好。

更何况平安是个开朗的孩子,他长大了便会明白了。

贺兰平安略有不悦,凤眼撇过,“哪有,这么年轻的,阿娘。”

他这是在夸她年轻?

云离依稀记得,平安是个没有娘的孩子,他小时候搞不懂阿娘和娘子的区别,没想到长大了还是有些搞不清楚。“我做平安的阿娘,好不好?”

他凤眼翻了许久,随后才勉为其难地点头。

孩子,仍旧是个孩子啊

云离有些犯困,便对贺兰平安道:“平安,阿娘困觉了,想睡一会。”

贺兰平安点头,“好,不打扰你。”他坐在凳子上,仍旧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他这是不想走了?片刻后,云离只得认输,看就看吧,她阖了眼入睡。

这一觉她睡的很不安稳,不敢动弹,因为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

睡梦中,云离再次听到了谁的呼唤。

‘你在哪?’

云离认得这声音,是莫玉,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莫玉在梦境里找她?方才忘记问平安,她到底在这里昏迷了几天了。‘我在西景的北境,是莫玉吗?’

‘是我。’莫玉简单地回应一声。

与你知道,如果她不问问题,对方只能问‘你在哪’这么一个问题,所以她便又提了问题。‘找我什么事?’

第315章:你好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