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而夜浩然对她,无情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54 字数:3287 阅读进度:337/400

>第331章:而夜浩然对她,无情

云离的目光略有呆滞。片刻后她猛地摇头,把自己从那该死的声音中解脱出来。“这字是朕刻上去的?”

“是皇上刻上去的。”

她心中猛地一凜,楚念的四哥哥,当然是楚忘了。她指着碧绿的湖水,疑声道:“荣王爷曾经在这里落水过?”

德海垂眸,恭敬道:“回皇上,您年幼时,与荣王爷在这里游玩,不小心将荣王爷推下水去。”

“呵呵。”她冷笑一声,偏偏在这个地方,楚念的潜意识再次袭来,她竟然还没死心?还想做什么?

想到此处,她心中一沉,面上已经带了三分狰狞,扭头对德海吼道:“把这个石头给我弄走,我看着碍眼。”说罢,她继续往外宫走去。

德海应了一声随着她离去。

到朝政殿时,已经是巳时了。太阳照在头上,不暖,只有个取亮的作用。

进入朝政殿,云离便将火狐裘衣退下。此时里面已经站着一个人,那副身躯仍旧是那般的孔武有力。

云离从他身边走过,然后坐在上座,对越武道:“越将军请坐,上茶。”

这本是一个暖厅,有阳光穿过竹篾纸窗,照在暖厅里。她仍旧是觉得有些冷,便低声道:“再拿几个暖炉来,怎么这么冷?”

片刻的功夫,从外面快步走进几名侍女,端着暖炉放在暖厅里。

她搓了搓手,对德海道:“你们都退下吧。”

“是,皇上。”众人都退了出去。

云离嘴角隐着笑意,站起身,向越武走过去。

越武也站起身,碍于她如今是楚帝,他自然不能再如从前一般直言不讳,只得恭敬地站在哪里。

直到,有一人大喊一声“干爹!”然后快速地扑上来,保住住他的腰,将小脸藏在他的怀中,狠狠地蹭了许久,越武才突然知道,原来她并不如外人所形容的那样,如此乖戾,如此嗜血残忍。

那只是她的一层保护色,是她的武器。现在的云离,只是一个天真而无害的孩子,云离,还是他的干儿子。

不,应该是干女儿才对!

越武毫不遮掩地笑着,大呼“乖女儿。”然后抬起她的脸蛋,狠狠地掐了一把,如慈父般地笑着。

云离松开他的腰,抬头看着他的白发,如今的越武已经年老了,应该快六十了吧?不少字她瞬间略有心疼,怒声道:“干爹多大年岁了,夜浩然还不让您颐养天年之乐?有什么破事非得让干爹忙,这么老远的还折腾你。”

说到此处,云离捏了捏越武的手臂,那隆起的肌肉却不像是一个年近六十岁的人应该有的。

“干爹也有事要忙嘛。”越武说道。

“有什么事要忙?就不能找别人吗?”。云离撇过眼,声音里带了些许怒意。

越武心中一凜,不再继续往下说,“怎么样?你从相国出来后,过的好不好?”

云离问这句话本是无意,可听者却是有心。云离心中略带歉意,她真不应该去问这些,见越武转了个话题,她便顺着这个台阶下。“过的不好。”说罢,她将右手臂举起来,放到越武面前。“捏一下都不知道疼的。”

“可找御医看过了?”越武急声问道,然后又捏了捏她的手臂,稍稍施力,她仍旧是那副表情,看来真的是感觉不到疼痛。好好的孩子,怎么就

云离摇头,“这手臂本就是捡回来的,前些日子去西景,又伤到了,所以现在没有知觉,但用来拿什么东西,吃饭穿衣还是没问题,只是没有触感,手臂只有一个感觉,麻木。”说罢,她又晃了晃右手,示意自己的右手拿东西真的没问题。

越武略有生气,“你这孩子,都快二十的人了,怎么还不知道保护自己?”

她眉目一转,拉着越武坐下,自己则是拿了凳子坐在她面前,低声道:“我怎么不会照顾自己了?我要不会照顾自己,那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唉”越武长叹一声。又低声道:“今天一早,突然有太监说你秘密传召我,我还以为怎么了呢!”

她抬眼微笑,“还不是因为想你吗?从相国你走,到今年年初在北夜相间,相隔了五年,能不想你吗?更何况,今年只是在大殿里见了一面,连话都没说上,今天可算可以长谈了。”

说到此处,越武将她上下打量一眼,疑声道:“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是个女娃呢?”

她笑了许久,才又继续道:“干爹,我也没把自己当个女孩看待啊,你看我说的,我做的那些事,有哪个正常的女孩会去做?”问了一声,然又自顾自地喃喃道:“更何况我身上的担子太重,哪里允许我露出女儿家应有的一切啊。”

这句话到是让越武心疼了三分,他不禁想起那个在北夜的阳乾殿中,她是那么的倔强,不惜一切,也要与皇上联姻。只是那样的联姻,并不是一种好的兆头,她以武力去逼皇上与她联姻,他们之间的婚姻,会幸福吗?想到此处,越武想劝劝她。“干爹有句话想说,不知该不该讲。”

“干爹你跟我客气什么?”说罢,便去看越武的脸色,却见他一脸正气,想必这个话题很是沉重了?云离心中有了三分了然,便又补充道:“干爹。现在你只是我干爹,你说什么,都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对一个女儿说的,这我还懂。”

越武放下心,便直接道:“你当初以武力和北夜百姓要挟皇上你们的婚事,满朝文武很是不甘,你走后,纷纷联名上奏,但都被皇上压了下来。这一次之所以是我,苍月公子,还有穆统领来,是因为朝中没有人愿意来。”

她垂眸,怪不得是他们三个武将来了,云离低笑一声,然后略有悲伤地道:“那时,我是真心想与他在一起的。”

“现在就不是了?”越武问道。

“现在?”她抬头,现在是为了什么联姻?目的何在?云离自问一声。“现在有好多原因,说不太清楚。”如果四国真的会被一统,作为前朝的皇帝,会有活路吗?现在要联姻,绝大部分原因是拼一下,去斗一下,为她和她爱的人去赢得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机会。

如果不去拼,不去搏,不去斗,恐怕连一个活着的机会都没有!

她不相信夜浩然能放过她!

不相信!

连她的孩子

云离再次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她微微低垂着头,满脸的疲惫。

“如果你想用武力去解决一切,那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越武低声道。

她抬头,目光里有了些许小心,“此话怎讲?”

越武想了片刻,决定还是告诉她,毕竟他不希望他的干女儿会走上一条不归路。“北夜现在有步兵二十万,骑兵七万,亲随军五万。雪衣卫一万,又网罗了各种各样的高手,你与他斗,凭你现在三国的实力,还差上许多。”越武停住,又继续道:“更何况,北夜钱财粮草充足,而你”

听到此处,她垂下眼帘,这时又听越武道:“你们这边的一举一动,皇上掌握的十分清楚,甚至于你每天吃的什么,他若想知道,都会有人呈报给他。”

“当真是这样吗?”。这个云离到是有些不信。“如果他真的那么神通广大,当初我在他眼皮底下密谋两个月发动的边境战争他都没发现,现在我吃什么,他都能知道?那不是太太不可思议了?”

越武立刻黑了黑脸,“我这只是夸张的说法!”

她突然一笑,“干爹还会用夸张了?”云离再次扶了扶额角,“干爹别着急,这些我心里有数的很。”

“你这丫头就是不信你干爹?我知道你心智成熟,你能想到的,皇上的心里也能想到。而且他兵强马壮,国家昌盛,你们南楚这一年多尽是征战,休养生息还来不及,又怎能再经得起战火的摧残?”越武见她倔强,心中也是跟着着急。

“干爹,这些我心里都有数。”她略有无奈地说完,面容沉静下来,“我虽是在与夜浩然争,与他斗,但绝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我只想”她抬眼看越武,“我只想好好的活着,身边的人也好好的活着。”

越武摇头,“他未必会杀你啊,你和你的那些夫侍们也可以和平相处,为何不能与夜浩然也和平相处呢?”

她微微蹙眉,面上却浮现开几缕苦涩。

因为她对末缘他们有情,而夜浩然对她,无情。

“如果夜浩然真对我有情,就不会允许苍海把我的孩子打掉,更不会事后许久才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别告诉我他并不知晓!现在,苍海不仍旧是逍遥法外,没有受过一点责罚?可见我在夜浩然心中根本就没有位置,一丁点位置都没有。”她拇指截在小拇指的指肚上,在越武面前晃了晃,示意自己连这么一点位置都没有。

第331章:而夜浩然对她,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