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焚剑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5:56 字数:3366 阅读进度:343/400

>第337章:焚剑

幻山的一座地下石室中尽是诡异的蓝光。

最中间的焚剑炉中燃烧着熊熊烈火。烈火的颜色不是往常的红黄色,而是蓝!邪剑直立在焚剑炉中,承受着烈火的焚烧。

离焚剑炉不远的一个小榻上,躺着一人。

这便是云离。

她身上的重要穴位上,均是刺入了几根银针,这是来禁锢住她身体的。那苍白的脸此时被蓝光照耀着,狰狞的表情让人看了无不觉得恐惧。

小塌的旁边,一红衣男子盘腿坐在那处,红衣紧贴着身躯,将他壮硕的身子凸显出来,他一直冷着脸,紧闭着的眼角仍旧微微上挑,显得那般抚媚。

焚剑炉的周围坐着五名道士,此时五人口中不停地念着什么,嘴唇快速地翕动着,每隔半个时辰,五人提起面前的笔,沾了朱砂赤墨写一张符咒,然后扔进焚剑炉中。这时,云离是最痛苦的。

如千万只蚂蚁啃噬五脏一般,又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像是被人抽干一样,没有半点还手的余力。

这样的痛苦她已经承受了六日,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她便可以从这痛苦中解脱出来了。

焚剑炉的光芒更胜了,像是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芒一般,她的表情也更加痛苦,嘴唇已经被她咬的不成样子,手下的木板也硬是被她抠出了五条痕迹。

渐渐地,焚剑炉开始晃动起来,莫玉忽地睁眼,起身将自己的手腕与云离的手腕一同割破,二人的血流入一个白瓷碗里,整整一碗血,他拿着碗,口中念着暗军统领的咒术,连碗带血地一同扔进焚剑炉中。

蓝光增长到极致,变成白光,几人纷纷闭眼,以防这强大的光芒刺伤眼睛,终于在‘轰’地一声过后,焚剑炉里的光芒敛尽,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此时焚剑炉里已经没有了邪剑,只有一把尘灰。

莫玉的头忽地一晕,跪坐在云离身边,他费力地看着云离。她不再咬唇,莫玉心中高兴,此时幻山道长们已经将云离身上的几根银针拔下。她又恢复了自由,但因为这几日连续的疼痛与疲劳,她昏睡过去了。

捏起云离的手,仔细地查看了她的手指,五指已经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即便是手掌,也是遍布了指甲衔入皮肉里而造成的伤痕,他的心抽痛着,却又想安慰她。“云离,你没事了。”莫玉爱抚地摸着她不带血色的脸颊。

幻山掌门走过来,将他们二人手腕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便道:“莫公子,这次还要感谢你,帮了幻山这样一个大忙。”

莫玉冷眼撇过,视线再次放在云离身上。“掌门不要与我绕弯子,当初你们不把圣剑借给云离,而是把邪剑借给皇上,不就是想让她开启邪剑封印吗?若是别人得了邪剑之力,是可以封印住,然而这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只能拖延下去。若是她开启了封印。你们知道,我一定会帮忙来毁了邪剑,一劳永逸,对吧?不少字”

幻山掌门一捋胡子,赞道:“莫公子深知我心,深知我心啊”

他冷笑一声,“好了,邪剑我也已经帮你们毁了,幻山以后也不会有麻烦了,她也安全了。”莫玉的视线落在云离脸上,他嘴角带笑,下一瞬,便晕死过去。

****

云离醒来时,只觉得有些头晕,身体中的寒气似乎少了,身子又变得十分轻松,毁剑时所带来的剧痛似乎已经是昨天的事了,从毁剑开始,她唯一的感觉便是痛,根本不知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房间里的。

青色的帐顶,没有任何装饰,看来这里还是幻山了。

她再次闭眼,准备攒些力气再叫人过来。

根据往常昏迷的经验来说,她昏迷后醒来,一定会看到人的,怎么今日

继续闭目养神之时,云离听闻,身边好像还有一人的呼吸。她睁开眼,觉得眼睛有些干涩。无奈又只得扭着头寻找,看看左侧,不见人影,左侧便是床沿了,那人必定在右侧了?右侧可是床里她转眼,莫玉苍白的侧脸映入眼帘。

云离的心一下子便痛了起来。

“莫玉”她轻声呼唤,声音出口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的沙哑。她试着去转身,勉强地转了个侧身,便无力地压在他的胸口。

“咳咳”他轻咳着,睁眼,却见了一脸红潮的云离。他的身体虽然损伤的大,到也有内功调息,看着身上的云离,他带了三分媚笑,“我现在有心也是无力了,小东西,你就暂且饶了我吧!”

云离漆黑的眼凝聚着些许不解,片刻后,才明白莫玉话里话外的意思,惩罚似地用手往他的胸口打去,却不知,这一下如挠痒般。根本没什么力度。意识到自己没什么力气,她又挣扎着平躺回去了。“我也有心无力。”

二人均是侧过头,对视一笑。

“觉得怎么样?”莫玉轻声问她。

云离并没急着回答,因为她觉得口中干涩,没有水分,酝酿了好久,才用津液润了润嗓子。“轻飘飘的,快成仙儿了”

莫玉笑出声来,撑起身子,“正常反映。”云离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着,发现他好像没伤到哪里。她到也放下了心。

试着动了动手指,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她强忍着疼,没哼出声。

莫玉从她身上越过时候,发现了她的异常,下了地,将她的手从被子里轻挪出来,又放到她眼前,“伤着手指了,别再动了,十指连心你懂不懂?”

见自己伤了手指,她老实地点了头,不再动弹。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景天雪端着托盘,从外走进来,见莫玉坐在云离床边,方才问道:“怎么起来了?在躺一会吧。”说罢,便要扶着莫玉在躺回去。

莫玉摇头,“不躺了,我都睡了多少天了?”

景天雪算了算,“浑浑噩噩的,除了吃饭便是睡,到也有十天了。”

“十天了?”莫玉惊问一声,然后去嗅自己周身的味道,虽然没什么汗臭,但他如此喜欢洁净的人,必然是忍不了这么长时间没沐浴的。“我得沐浴去。”说罢,他快速地穿着衣服,动作快的让云离以为,他方才是‘有心也有力’的。

“啊”她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那是因为他见景天雪来伺候她。

他凝瓷般洁白的手端着青花瓷碗,轻轻地吹着热气,然后捏起勺子,舀了一勺,再次轻吹了吹,送到她嘴边。“喝吧。不苦,冰乱开的房子,放了很多冰糖。”

她略微愣住,因为景天雪这一系列动作甚是养眼,送到嘴边的药无法拒绝,只得乖乖地开了口,把药喝下。

一碗药到也喝光了。

“现在是什么日子了?”她略微疲惫地问道。

“今天刚月初。”然后又补充道:“十二月了。”

她点了点头,景天雪又扶着她躺下,为她盖好了被子。

景天雪将药碗放到一边,将这些天的事整理了一下,然后对她道:“这几天政事都是末缘一个人在处理,冰乱给你诊过脉,留了方子就回思念药铺了,她说这些日子患了伤寒症的人多,他那里有些忙不开,所以就顾着去那边了。”

云离点头。“北夜的三位使节有什么消息没?”

“没有。”景天雪摇头,“到是驻扎在北夜边境的孝亲王军中,有了消息。”

“什么消息?”云离心中顿时忐忑不安,很怕这个时候楚思闹腾起来。

景天雪抬了抬眉,“说是楚思死了,留了遗言,将那两万兵马交由你处理,现在掌管两万人的那位将军正是来南楚的路上,用不了十天就会到帝都,一同回来的,还有楚思的遗体,说是要葬在楚家的祖坟里。”对于这事,他也只是听到了冰乱对他的转述,“边境已经递了折子入宫,但看折子的是末缘,我也只是听冰乱说了个大概。”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云离冷哼一声,撇过头,想了许久。

“另外,末缘与北夜也已经商定好了成婚的日子与细节,北夜的迎亲队伍也已经出发了。”

她转回头,低声道:“是谁来迎亲?”

景天雪的睫毛轻颤了颤,将声音压的很低,“是苍海。”

“苍海?”她的目光瞬间变得阴狠起来。“果真要杀我呢!”她心中了然,这次必定是苍海和楚思玩的什么鬼把戏!夜浩然让苍海来迎亲,目的何在?!苍海啊苍海,天堂右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现在迎亲的队伍走到哪了?”

“还没入南楚边境。”景天雪想了片刻,才谨慎地问道:“你要对付苍海?”

云离的嘴角撇开一个冷笑,“放过他,我会那么好心?”她问了一声,又继续道:“我的身体得快些养好,我不希望在苍海到来之前,还像个尸体一样的躺在这里。”她的眸中有了三分恨意。

景天雪撇过头,似在想什么事,许久后才道:“你在睡会吧,我去让幻山准备写简单的膳食来,一会我在来叫醒你。”

她点头,轻轻地阖了眼,而脑中盘旋的,尽是一些阴狠的计策。

苍海,你送上门来,可就怪不得我了。

第337章:焚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