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前尘应念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6:28 字数:9834 阅读进度:396/400

>第388章:前尘应念【完结倒计时2天】

时间:四国五百五十三年

地点:北夜南楚边境。双桥峡谷。

东索犯境南楚,南楚极力反抗,不抵东索大军以及东索流火炮的穷追猛打,南楚传承者萧笑笑带领暗军出征双头峡谷。

这一战,东索上求北夜,北夜派大量兵马,穿东索将士盔甲参战,联军攻楚,南楚溃不成军。

双桥峡谷,地势奇异,原本此地下面是一条峡谷,纵向东西,上面横跨了一座天然石桥,横接南北,不知为何,山桥中间崩塌,这就将两地分割开来,山桥中间塌陷的距离刚好有三十仗,此地自此以后,便被称为双桥峡谷。

萧笑笑得知北夜给东索出兵,密谋将怀孕五个月的北夜皇后从营帐中掳来。以做威胁,胁迫北夜退兵。

南楚一方,五千兵马丧命于北夜军队的铁蹄之下,萧笑笑与他的父亲萧全非胁着北夜皇后,留下书信给北夜皇帝,约他在双头峡谷一见,谈条件。

而当她上了南桥之后,这才发现,与她朝夕相处近十年的‘叶痕’,竟然在双头桥的对面。萧笑笑此时才明白,她被北夜皇帝骗了,‘叶痕’就是北夜皇帝‘夜痕’!

在双桥的北面,自此双方对立,谁也不肯多让一步。

萧笑笑自知,如果北夜不退兵,身后的南楚江山必定会被北夜东索收入囊中,因此,萧笑笑想了一个缓解局势的方法,那就是拿北夜皇后腹中的孩子以做要挟!

“萧笑笑,你就快成为萧侧妃了,难道你还不满意吗?”。北夜皇帝站在山崖对面,剑指着一身戎装的萧笑笑。

一身戎装的萧笑笑说不上美,但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韵在其中,让人看了移不开视线,萧笑笑一手左手拇指与中指结印,一双美眸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口中快速地念着传承者独有的咒语。

“笑笑。放手吧,这个男人终究是不属于你啊!”萧全非一身戎装,伸手去拽女儿的手臂,试图让她停下来,只刚一触碰到她的身体,就有一股强大的反弹力将萧全非掀倒在地。萧全非立刻呕出一口鲜血,煞红的颜色顺着嘴角滑落下来,他伸出手,指着女儿道:“你,你竟然用,用禁术!”

萧笑笑的面容闪过一思笑意,唇齿快速翕动之间,左手已经凝住一道光圈,那种光芒暴涨,一股强烈的恨意凝结在她心中,伴随着符咒的快速催动,萧笑笑似乎是忍受不住那样强烈的吞噬感,周身抖动起来,长发飞舞着。

“皇上皇上”一种痛苦的呼唤声,从萧笑笑面前的女子口中溢出,女子费力地扭动着头。看着山崖对面的夜帝,伸出手的一瞬间,触碰到一种薄膜,如雷击般的感觉袭来,“啊”她缩回手,睁眼看着眼前正在催动符咒的女子。“萧笑笑,我与你,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为何要这么害我!我的孩子啊孩子!”女子捂住自己的腹部,顿敢绞痛。

萧笑笑不理任何人,手中的符咒已经催动成型,摊开左手手掌时,一个奇异的文字组成的符咒就凝结在她掌心,泛着冷艳的紫色光芒。渐渐的,暴涨的光芒渐渐敛起,最后值得一寸光芒,她将手掌放在北夜皇后的腹部,看着对面的夜帝道:“夜痕,你好狠的心,我一心一意地对你,你却利用我十几年,你为了政权而娶了这个女人,你把我当成什么!”

夜帝面上拿捏不住,对着山崖对面的萧笑笑大吼,“萧笑笑,不过是你自己自作多情罢了,你是南楚传承者,我是北夜皇帝。我们又怎么能结合在一起呢!一切不过是你自己痴心妄想罢了!”

“哈哈哈”尖锐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中,二人面前只有三十余仗的距离,这么些距离,就是将他们二人阻隔在两个世界里,萧笑笑目露悲怆之色,“罢了,是我一直在自作多情,如今这话自你口里说出,我在不觉醒,就有些不尽人意了!”

说罢,她便要将手上的咒印推入北夜皇后的腹部里去。

“等等!”夜帝大吼一声,成功地制止住萧笑笑的动作,“你用的是什么咒术!”

萧笑笑轻笑一声,知道他这是拖延时间的权宜之计,不理他的问话,径直将手中的符咒推入北夜皇后的腹部中去。

随着她手中的符咒进入腹部中,北夜皇后目录惊恐地嘶吼起来,“啊!皇上!皇上救我!皇上”一阵绞痛让北夜皇后瞬间睁大了眼,随后一手抓住萧笑笑放在她腹部上的手,“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啊!疼!救命”

萧笑笑反握住她的手,狠声道:“不过是传承者的禁术罢了,你生了孩子就会死。你肚子里的孩子,会昏迷不醒。”她抬眼,大眼里流露出的尽是嘲笑暗讽,“不过是阴蚀禁术罢了。”说罢,她再次仰天长啸。

跌倒在地的萧全非此时已经站起身,上去拽住女儿的手臂,上去就是打了一巴掌,“你这个不孝女,你可知道这样会给你和南楚带来怎样的代价!”

萧笑笑被这一巴掌打过后,捂着脸,却是不理萧全非。憎恨地看着山崖对面的夜痕。

“阴蚀禁术!”夜帝大喊一声,握着剑的手紧了紧,咬牙道:“没想到你竟然这样狠毒!”

萧笑笑回身,看着身后追来的追兵,然后转过身对着夜痕道:“夜痕,今日我不用阴蚀禁术威胁你,恐怕我就要死在这山崖了吧!”

夜帝被萧笑笑戳到了自己的计划,脸色突变,“是又怎样!”

她再次回眸看了眼身后追来的兵马,从靴中抽出一个极为普通的匕首,回身就给了北夜皇后的长发一刀。一缕长发被割下,伴随着山崖上的风,被吹入山谷中。“怎样,你可想好了,放不放我们走?”

北夜帝大吼一声,然后对山崖对面的越武大吼:“放他们过去,不许伤他们分毫!”

越武领令后,让开一条路,萧全非与萧笑笑上马,大声吓马前行,从人群中穿过。越武上前,见皇后已经昏迷在地,连忙上去探了探鼻息,见还有气,放下了心,大喊道:“皇上,皇后安然无恙!”

夜帝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撤兵,让南楚继续攻打东索!”

“皇上!南楚眼看已经挺不住了,为何!”越武不解地问道,如此大好的机会,怎能说放弃就放弃!

“朕说撤兵就是撤兵!”说罢,转身上了身后的一匹骏马,绕路回去。

南楚与东索的一战,直到最后一刻,南楚才反击全胜,东索败北后。割地赔款,半壁江山供给南楚。

时间:四国五百五十四年

地点:北夜皇宫。

寝殿内,侍女忙的炸开了锅,端热水的、递布巾的都围成一团,稳婆坐在北夜皇后身边,嘶喊着,“用力点!再用力点!皇后娘娘您要加油啊!您这不是一胎!是两胎!后面还有一个!”

寝殿外,北野皇帝抱着怀中的男婴,乐的合不拢嘴,而男婴则是定定地看着他,不哭也不闹,那双眼睛好像在说话一样,夜痕一直在笑,是不是地去逗弄男婴滑嫩嫩的脸蛋。“朕前世一定是积了什么德,竟然得了一这么个宝贝儿子,看来萧笑笑的阴蚀禁术根本没起什么作用啊!”

里面仍旧在惨叫着,北夜皇帝拽住一个侍女,不解地问道:“不是已经生完了?皇后怎么还在惨叫?”

“皇上,错了错了,不是一个,是两个!”侍女解释完,连忙回去准备热水和布巾。

夜帝怀里的男孩突然莺莺地轻哼起来,小手拽住夜帝的胡子,食指指着里面,那小样子显得很是焦急,像是要进去看看一般。“北夜有祖训,长子出生若五残缺,便是太子,你可有福气了,你后面的那个孩子是弟弟还是妹妹呢?”

“皇后娘娘,您加把劲儿,头都出来了!”稳婆在里面叫喊着。

皇帝怀里的男婴一下子哭了起来,拽着夜帝的胡子很很地拉扯着,“好好,这就抱你进去,咱们看看,是弟弟还是妹妹!”

此话一出,男婴立刻停止了哭泣,连拽着夜帝胡子的手也松开了。夜帝心中觉得奇怪,这孩子能听懂他说话一般。随后找了奶娘,带着他进去。

男婴一进了内殿,在襁褓里一个劲儿地晃动着小脑袋,似在找着什么,最后听见正在床上嘶喊着的女子,才停止了转动,奶娘这才知道,原来小太子是心疼他的母后了。

“出来了出来了!是位小公主,是龙凤胎啊!”里稳婆将女婴手里,照着脊背一拍,却没有动静。

这时,自皇后娘娘的身下开始炯炯地冒着鲜血,稳婆心惊,大喊一声,“血崩,皇后娘娘血崩!快,快宣太医!”

未等侍女们出去喊太医,外面的夜帝已经不顾阻拦地冲了进来,随着血液炯炯地冒出,皇后的脸色煞白起来,没有一点血色。

“皇后,皇后你怎么样!”夜帝上前去的一霎那,之间皇后的身体散发出紫色的光芒,耀眼的让人难以正视,只得眯着眼躲避着那样的光芒。

“阴蚀禁术!萧笑笑!”夜帝暴喊着。

“小公主,小公主怎么没声音!”奶娘大喊着,一时间内殿里乱了套。

慌乱之中,却没人注意到,刚出生的小太子一直凝视着那个女婴,只是那女婴任凭人们怎么敲打,都没有动静。

不出片刻的功夫,皇后就已经血崩而死。

稳婆将小公主带到一边去,小太子也哇哇地哭起来,稳婆以为他们兄妹连心,便将两人抱到一处,稳婆奇迹般地发现,小公主有着均匀的呼吸,可就是不睁眼睛,奶娘将奶头送入她口中,也不见她去吮吸,只得用勺子一点点地往下喂,小公主这才算是吃了奶。

北夜皇后薨的消息很快地传到了南楚,伴随着北夜皇后的死讯,与此同来的还有一个惊人的消息,北夜皇后诞下的是龙凤胎,男孩在先,为兄,被她下了咒术而昏迷不醒的那个,是妹妹。

萧笑笑坐立不安的同时,萧全非怀着对北夜皇后的愧疚,已去了幻山做了道士,整日诵经论道,不理世事。

萧笑笑对肃亲王和当今皇帝根本没有什么男女之爱,最多只是兄妹之情,然而她却不得不嫁给肃亲王,因为她需要一个掩护,以肃亲王做掩护。

转眼间到了四国五百五十五年。

小太子一周岁了,正是定名抓阄之际,北夜皇后的死很快被人淡忘,眼下的北夜小太子的一周岁,才是人们最为关注的。

北夜有个习惯,皇家的儿女名字,要在他一周岁生日当天来抓阄选择。

这日,小太子的面前是北夜皇帝刚刚写好的三个名字,均是夜皇帝精挑细选过的,小太子已经会爬,大家将他放在已经搭好的大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小公主今日也换上了漂亮的衣服,被奶娘抱在怀中。

小太子爬了许久,都不拿起一张纸,看了半天,竟然奔着笔墨纸砚而去。

北夜帝心中大喜,知道这孩子喜欢笔墨,将来定能出息,大家的目光均是随着小太子而去,之间小太子一掌拍在松花砚中,小手颤颤抖抖地在身下划出两个字——浩然。

大家均以为这孩子神了,夜帝更是惊得合不拢嘴,随后便从奶娘怀里抱过小公主,问道:“浩然,来给你妹妹也起个名字吧!”

小太子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她怀中的女婴,眼中竟流出了泪水,泪水滑落下来,染湿了身前的衣服。

在场之人无不被这画面所感动,以为小太子是天人下凡,这么小就知道心疼妹妹。小太子虽是流泪,却不像往常的孩子一样,去大声哭泣,许久后,小太子用手又沾了墨,然后等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最后又看向夜帝。

夜帝浓眉蹙起,然后来到他面前,问道:“是想屏退他人吗?”。小太子听懂了话一般地点头,轻哼着。夜帝看了眼四周的人,对着他们道:“你们都退下!”

说完,殿里的人全部都退下了。

小太子见状,手掌不断地在明黄色的布上拍打着,不出片刻的功夫,出现了两个字——云离。

夜帝大惊,问小太子,“你是想让她叫云离吗?”。

小太子点头,嘴角像两边挑起,似在笑。

夜帝点头,“你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名字吗?”。见小太子再次点头,夜帝的心里已经惊得难以承受了,当真是天人下凡,才会如此懂人语吧!“好,即日起,你便叫浩然,她就叫云离,不过父皇会对外声称,小公主不起名字,你觉得这样可好?”

小太子满意地点头。

自此,北夜太子便叫浩然,夜浩然。

而他的妹妹,龙凤胎的妹妹,却没有名字。

时间:四国五百六十年五月。

地点:南楚肃亲王府

萧全非卸下戎装到幻山做了道士,得知萧笑笑怀孕,所以来探看她。

这天,萧笑笑坐在软椅上,面容很是憔悴。

“怎样,这孩子是男是女?”萧全非问了一声,坐到萧笑笑的身边。

萧笑笑冷笑一声,“洛医仙对孝亲王说是男婴,不过洛医仙私下里对我说,这孩子他诊不出男女。”

萧全非脸上已经有了紧张之色,这可是关乎着南楚的命运。“其他太医也诊断不出来吗?”。

她摇摇头,“皇上暗地里没少派来太医,诊不出来。”

知道这一情况,幻非点了点头。这时,萧笑笑又说话了。“北夜有什么动静吗?”。

“六年的时间,不足以让他们准备反攻,想必也一直在暗地里策划着吧!”萧全非不悦地看了萧笑笑一眼,想再出言责怪她,可想了半晌,那些责怪的话终是没说出口。

“爹,我现在心里很不安。”萧笑笑轻轻地说着,声音没有一点力度。

萧全非冷哼一声,“现在才知道后悔?晚了!”

萧笑笑侧过脸,眼睛一转,沉声道:“爹以为我在为什么而不安?我昨天去了幻山,带着暗军统领开启了幻山天书,结果出了点意外。”

“意外?”萧全非神色立刻紧张起来,“出了什么意外?!”

萧笑笑面容有些疲惫,然后放低了声音道:“开启天书可以看到未来一年内的重大事件,而我这次开启天书,却是出了意外,看到了二十年后的事。也就是,四国五百八十年五月的事。”

“什么?”萧全非站起身,一脸的不可置信,然后又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萧笑笑从软椅上起身,在房间里踱了几步,最后神色紧张地道:“四国五百八十年五月之前,四国已经一一统,一统天下的是北夜皇帝,他创造了开平盛事,可南楚百姓却是奋力抵抗,北夜帝以暴治国,南楚三十七座城池,被屠城的多大二十一座。”

话一说完,萧全非立刻瘫软了身子,口中暗自念叨着。“二十年,二十年后”

“爹,二十年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不是吗?”。萧笑笑突然低笑起来,随后沉声道:“爹,现在熟识传承者一切禁术的人只有你,楚思,还有我,楚思是万不能选作为传承者的。”她眸色一转,走到萧全非面前,“当初给北夜皇后如何死的,我就会如何死,所以,如果我诞下的是女婴,我会把传承者转移到她身上,让她代替我,以此来制衡北夜。”她顿了顿,长叹一声。“最后一本传承者记录集就放在芳华宫的牌匾里,适当的时候,让我的孩子拿下来看吧。”

既然已经知道了结果,萧全非也已经不想再计较什么。“我会带你教传承者的,这个你放心吧。”

萧笑笑点头,“如此的话,就麻烦你了。”

四国五百六十年腊月初十,楚念出生,成为传承者,萧笑笑薨。

与此同时的北夜,北夜帝得到消息,萧笑笑诞下女婴,成为传承者,召见只有六岁的太子夜浩然前来。

暖室里的香炉正散着淡淡的香气,夜浩然一身八龙袍,发束白玉冠,站在北夜帝身前。他的身边一个软椅上,坐着的是夜浩然的妹妹,夜云离,不过对外宣称,她是无名公主,连北夜的史书上都鲜少有她的记录。

这跟她中了萧笑笑的阴蚀禁术有关。

“你皇妹可好?”北夜帝半眯着眼,低声问道。

只有六岁大的夜浩然就已经拥有了一种独特的气质,一副少年老成之色。“回父皇,皇妹一切安好。”

北夜帝缓缓点头。“你可知道你母妃会诞下皇妹后就血崩而死?你皇妹又为何长眠不醒?”

夜浩然没想到父皇竟然是问这个问题,心思一沉,连忙低声道:“回父皇,皇儿不知。”

北夜帝长叹一声,屡了屡思绪道:“五百五十三年,北夜穿着东索军队的服装去攻打南楚,南楚的传承者萧笑笑得知此事,胁了你母后,那时候她怀孕五个月,萧笑笑使用了传承者的阴蚀禁术,以你母妃肚子里的孩子作为要挟,逼朕退兵。”

这一战的结果,夜浩然是知道的,但关于双桥峡谷的那一战,他并没有查到什么,反而是有人刻意隐瞒了什么,这才导致北夜会退兵。“可萧笑笑万万没想到,你母后这一胎,是龙凤胎,这禁术只对最后出生的那个孩子起效,所以中了阴蚀禁术的,是你皇妹。”北夜帝睁开眼,看着一旁睡着的女孩。“你想让你的皇妹醒来吗?”。

夜浩然忍住心中的绞痛,低声道:“皇儿会竭尽全力,让皇妹醒来!”

北夜帝笑了一声,缓缓点头。“好!好!”他以欣赏的目光看着他的儿子,然后笑着道:“萧笑笑现在诞下了女儿,名叫楚念,现在楚念是传承者,你要集齐三样东西,楚念的落红,心头血,以及她的孩子,而且必须要怀孕五个月时的胎儿,因为你母后中阴蚀禁术时,刚好是怀孕五个月。”

“这三样东西很好集齐!”夜浩然胸有成竹地说道。

这时北夜帝却摇头了。“这只是救醒你皇妹的先驱条件。”他站起身,对夜浩然道:“你须得把你皇妹的魂魄换到楚念的身体中,这时,你皇妹的记忆就会到楚念的身体里,但楚念仍旧会记得从前的一切,这样才可以采集方才我说过的那三样东西。你可懂了?”

如果楚念仍旧记得从前的一切,这样的话,就有难度了。夜浩然心思一沉,然后谨慎地问道:“那要如何把我皇妹的魂换到楚念身上?”

“换魂也是一种禁术,现在会换魂的,除了死去的萧笑笑,还有南楚荣思郡主,楚思。以及萧笑笑的父亲,萧全非,现在萧全非已经在幻山做了道士,名叫幻非。楚思与楚念应是对立,所以,以后必定是幻非来教楚念传承者的一切东西,至于换魂的事,到是可以找幻非来做。”

“幻非又怎能听从我们的摆布,毕竟楚念是他的外孙女。”这是夜浩然担忧的地方。

这时,北夜帝笑了一声,然后安慰他道:“这个你到是可以放心,因为朕已经得到最新的消息,萧笑笑开启幻山天书,四国五百八十年五月之前,北夜将会一统泰坦大陆,南楚百姓反抗,南楚三十七座城池,被北夜帝屠城多达二十一座,相信那时候的北夜帝就是指你了,这件事萧笑笑必定会告诉幻非,所以你可以用这个威胁他。”

夜浩然蹙眉,屠城多达二十一座,他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吗?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担忧,北夜帝安慰道:“幻山天书只是能预测表面的一切,而实际上,具体的细节它却是预测不出来的,你做了一统四国的皇帝,大可以将城池里的人都带走,所谓的屠城可以做个样子,不管你实际上做了什么,只要表面上与天书里记录的相吻合就可以,你懂朕的意思吗?”。

他这时才恍然大悟,抱拳恭敬道:“皇儿懂了。”

北夜帝满意地点头,“放手去做吧,夜浩然,从萧笑笑用阴蚀禁术害了你母后和你皇妹之时,她就已经走上了一条绝路,这条路最终通往的,只能是悬崖峭壁。”他垂下头,暗自赞叹着萧笑笑这个女人。“她太狠心,她剩下楚念,并且把传承者传到她的身上时,就已经在用她的女儿做筹码了,他是在用自己的孩子在跟你谈判,争取用楚念来制衡你,你懂吗?”。

夜浩然无声地点头。

“南楚皇族的性子都很固执,尤其是楚家的男子和萧家的女子,他们背负着千万种荣耀,可有时荣耀也会变成一种负担,身负国家大任,他们怎会让私情蒙住了自己的眼睛?所以萧笑笑用自己的孩子去做筹码,以全力制衡北夜。楚念是萧笑笑与楚帝楚贺霆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北夜帝一笑,摇摇头。“他们的孩子楚念,背负岂止是整个南楚的命运,西景与东索的命运,又何尝不是关联在她身上?”

听他这么说,夜浩然突然心中一痛,楚念

如果换魂真的成功,那楚念不是下场最悲惨的一个?

“浩然啊,你可要清楚明白,你们终究是一个父皇一个母后的亲兄妹,朕知道你喜爱她,但你要想清楚,如何能让天下人认同这种兄妹之恋,你可懂得朕的意思?”北夜帝担忧地看着这个孩子,他不傻,自然看得出这孩子对他皇妹是特别的。

夜浩然缓缓点头,用一句话回复他,“表面的一切并不能代表实际状况。”夜浩然一抬眼角,看了父皇一眼。“父皇,你说皇儿说的可对?”

北夜帝满意地捋着胡子,满意地笑着。

“如此,这就放手去做吧。”他一挥手,转身离去。

夜浩然看着昏睡不醒的夜云离,她越发地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那副模样了,他轻笑着,指尖爱抚着她的脸颊。

云离,我们重生来到这个世界,是上天对我们的恩惠,可你为什么不醒过来?哪怕是只看我一眼也好,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我都会让你醒过来,前世二十年的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我们要延续下去,你说,对不对?

四国五百六十五年,幻山藏书阁内,楚念与第十三代暗军统领再次开启天书,可楚念却是避忌了暗军统领,只与她的外公看了幻非一起看了天书,这年楚念只有五岁。

天书再次出错,看到的是十五年后的事,再次看到了北夜会一统之事,但这上又多了一条记录,那就是楚帝会与北夜联姻之事。

按理说,现在的楚恩是楚肃霆的三子,原本楚贺霆是要在楚念十五岁之时,把皇位传给她的,按照天书上的时间来说,与北夜联姻的人,会是楚念。

“外公,这件事还请你暂为保密,先不要惊动任何人。”只有五岁的楚念已经有了一份独特的气质,这大多归功于幻非的教导,她深知自己背负的是什么,所以在她脸上很难找到那种属于这个年龄的女孩该有的笑容,她的笑容里大多带有讽刺的意味,让人见了,只会觉得会与她有一种莫大的距离感。

回了芳华宫,楚念仍旧是对开启幻山天书之事心神不安,所以就将芳华宫里,牌匾中藏着的传承者记录集最后一册拿了出来。

这一本记录集中,大多是由历代传承者亲自书写的,上面的字与泰坦大陆的字不一样,一般人看不懂,传承者拥有一种独特的文字和语言,用来学习咒术,普天之下,会这种咒术的,只有三人,楚思,幻非,还有楚念。

上面的内容很杂乱,更像是一本个人记录,上面有警示后人的话,还有一些对于传承者的新发现。

她看着母妃萧笑笑写下的字,心中没有什么悸动,打从识字开始,她的外公就不断地告诉她,她背负着整个南楚的命运。萧笑笑开启天书,出现二十年后的未来的这些事,她记录在了这本册子里。

楚念的小手抚过一行行字,口中读着萧笑笑留给她的箴言,她沉溺地笑了。

将天书放在桌面上,自己研墨提笔,写上了字,记录了这次她开启天书时,出现的错误,她会与北夜帝联姻之事,以及她对自己人生的一种感悟。

记录好这一切,等墨迹干了,她又将记录集合上,左手按在记录集上,右手结印,口中催动符咒,一时间记录集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只片刻的功夫,记录集上的文字全部消失不见。她满意地看着无字天书,将无字天书捧在手里,到了外面。

阳光正胜,她拿着天书走到阳光下,又将书对这太阳晒了晒,放在的那些字就又出现在白纸上,她满意地笑着,拿到阴凉之地,这些字就又消失不见。

心中暗道这传承者的禁术还真是有趣儿。

吩咐人把传承者记录集又放回到芳华宫正殿的牌匾里,她看着远处走来的四哥哥楚忘,嘴角荡开一抹最真实的笑容。

“四哥哥,你来了”她开心地说道

北夜,四国五百六十年,腊月初十,楚念的生日当天,她与四哥哥斗气了,翻墙出来,刚好砸在一人身上。

夜浩然坐在雪衣卫身上的少女看了一眼,少女穿着红色的纱裙,披着上等火狐毛的裘衣,整以同样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

“荣安公主?”夜浩然白皙的脸上荡开一抹淡笑。敢从肃亲王府里翻墙出来的,年龄十岁左右的,恐怕只有楚念一人了。

楚念从雪衣卫身上坐起来,眼前的少年眉清目秀,气质不凡,平日里十分傲慢的她也不对不对眼前的少年另眼相看。眼前的少年牵动了嘴角,轻声道:“荣安公主,在下乃北夜太子,夜浩然。”

北夜太子?楚念美眸一转,脸色立刻变得沉重起来。

“请荣安公主与我走一趟。”夜浩然不待她回答,手指已经弹出一道白烟,将正欲喊人来的楚念点住了穴道。夜浩然冷眼看了下站在那处动弹不得的楚念,沉声道:“动作快点,带他出城。”

雪衣卫抱拳,“是!”

楚念虽然不能反抗,虽然不能出声,但她一直是盯着眼前的这个夜浩然的。

她知道,她的噩梦来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时间回到四国五百七一年四月,楚念从开往夜城的船上跳入海里

北夜太子夜浩然身着锦缎黄袍,身披润白裘衣,立在船舷上,蔑视着眼前的闹剧,冷声说道:“靠岸。”说罢,将白裘一脱,噗通一声跳入冰冷的海中。众多侍卫见太子跳入水中,也跟着跳下一同寻找。

“快,快下去找那名少女!”雪衣卫们惊喊着,随后就是扑通扑通的跳水声。

并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住这样冰冷的海水的。

当夜浩然把楚念捞上来时,楚念已经昏迷不醒了。夜浩然把她送到船舱里,沉声对她道:“你就这么想死吗?”。他的声音中,已经带了几分阴狠之色。

没人见过这样的夜浩然,从来没人

今天更了9千字,够量了吧?不少字

不过前尘应念还没结束哦明天可就大结局了。么么大家

第388章:前尘应念【完结倒计时2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