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绿水浩然归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6:30 字数:1487 阅读进度:399/400

>青山绿水浩然归

冷汗侵透了脊背,本是炎热的夏季,他却在床上瑟瑟发抖着。睡梦中,他胡乱地摇着头,似想摆脱什么,又像是想否认什么,两个字破口而出,“云离!”随后猛地一睁眼,看到漆黑的一片。

“怎么了浩然?”夜云离听到了他的惊喊,以为他在叫自己,她一手揉着眼睛,看着粗喘着气的夜浩然。

黑夜之中,已经有侍女掌了灯,昏黄的烛火缓缓抖动着,夜浩然仍旧是粗喘着,直到有一双手拦住了他的腰身,他才缓缓回过神来,将视线定在夜云离不知所以然的面容上。“没什么”

这句话像是在给自己说,似想平复自己的心。

只是当他的视线定在夜云离的眼眸上时,他的心真的静不下来。

现在是承乾二年,七月二十。

梦醒后才发现,原来梦境是如此的真实,他的时间似乎停留在了开枪时以及楚念死之间的这段时间内,难以忘记的,是楚念的眼神,那已经绝望的眼神。

在梦中,他总是梦到那样伤心的眼神,她问出了这一生最讨厌的问题。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夜浩然习惯性地去摸枕边的一块黄色绢布,他细细地摸着上面的每一道纹理与墨痕,似乎是想确定上面的字迹。“你先睡吧,我去书房有点事。”说罢,夜浩然轻轻地拍了拍夜云离的肩膀,帮她掖好被子,自己起身向外走去。

他的背影略显孤寂,夜云离看了半晌,终是乖乖地躺在床上,不去多想。

侍女掌了灯就退下了,夜浩然身上披着单衣,手中拿着她在死之前留给他的诏书。她实现了自己的誓言,而他却为了一己私欲而

夜浩然紧蹙着眉,提起衣袖研墨,随后提笔写字。

写下这些年来,死在他手下的每一个人。

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一直到最后一次杀人。

一张接着一张,宣纸上已经布满了墨迹,

‘啪嗒’夜浩然手上的笔一抖,看着面前已经晕染开的墨迹,他再次提笔去写。‘啪嗒’他想控制住自己,每每写到这个名字时,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心。

泪水滴落在宣纸上,声音不断,直至面前的两个字已经模糊,直至他自己已经认不得这两个字,泪水才停下来。

他将已经湿了的宣纸放到一边,再提笔去写那两个字

泪水仍旧是止不住的滑落下来。

这两个字已经深深地刻入他的心中,这两个字是一个人的名字——云离。

他写的不是楚念,而是云离。

“浩然,你怎么了?”夜云离手上拿着盏宫灯,宫灯倾斜,滚烫的蜡油滴在手上,她都浑然不知。她从没见过哭成这个模样的夜浩然,不管是前世,还是穿越过来,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夜浩然

夜浩然的身子僵了僵,将笔撂下,然后轻轻撇过头,在躲着她的问题。随意地一擦眼泪,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再回过头时,他像是没哭过一般,只是静静地对着她笑,然后轻轻道:“没事”

她再傻,也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将灯放到一边,夜云离走到夜浩然的身后,慢慢地环住他的腰身。

他感觉到背后的温暖,缓缓闭上眼,可脑中徘徊的,仍旧是那两个字。

这些年他一直走在边缘,苍海把她带走了,他的枪法他自己清楚,打在心脏的位置,无人能救。

这一年来,他暗地里也派人查过苍海的踪迹,却始终查不到。

青山绿水浩然归,他已经回不来了,他的心似乎是随着云离的死亡而死亡了。

回不来的何止是夜浩然一人?

他们都回不来了

他要怀着愧疚和夜云离携手走下去。

他对云离的那种情感,说不清,道不明。

不知何时,他才能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

今天就先传两个短篇的小番外了。

这两天准备新书,忙了一些,大家见谅。

青山绿水浩然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