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今世 第五十八章 谣言如虎

小说: 春华秋实岁月长 作者: 尘栖 更新时间:2020-11-22 02:29:48 字数:3534 阅读进度:58/65

“哥哥,对不起,对不起……”灵一一脸哭腔。

“哥哥……”

不及说话,这人已经将视频掐断了。

“看到了吧,看到你这护花使者的屌样了吧。”

两人不语。

“说说怎么样?先来哪一种武器呢,硬的还是软的呢。公主还在那儿等着我们消息呢!大婶儿,你先来……”

只听见“喷”的一声,众人捂着眼睛嗷嗷直叫。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栖已然拽着灵一朝车上跑去!灵一反应机敏,配合迅速,两人上了车,发动车辆,飞驰而去。

原来视频的时候,小栖悄悄打开了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了灭火器,趁他人不备,朝着这些众人喷了过去,这才得以脱身!

这些人等到再次开车追过来的时候,小栖早已拨通了报警电话,那边的警察已然往这边赶了过来。

不一会儿,警笛声响起,这子弹头车已然被警车强行控制。

灵一小栖总算安全了!

她俩又告诉警察说,那边还有一个男孩危险。

通过那几个流氓混混的指引,他们来到那郊区一所废弃房屋中。

看到了汉堡男孩儿。

终于,汉堡男孩儿也被解救了。

这个圆满的结局是小栖从未想过的。

她只想拼了自己的老命也要救灵一。

果真还是警察叔叔收尾且靠谱。

“妈妈,你真棒。”灵一给小栖举了个大大的大拇哥。

“你有事儿么,受伤了吗?”小栖急切的问道。

“没事的,妈妈,你好勇敢啊。”

“谁让是因为你呢,大不了没有这份工作,说不定,你妈我经验丰富,办事靠谱,再换一份工作,或许还能拿个高薪呢,这份工作我也受够了!”小栖自我宽慰解嘲道。

“你们两个来录口供吧。”一个警察走过来说道。

“好的”小栖这一次很主动。

她将手上所有的证据、材料都递给了警察。

这些日子来,她收集到的所有的证据材料都交给了警方。

她也做好了第二天去辞职的准备。

当然,这不是唯一的材料。她手里还有一份,也已给纪委邮寄过去了。

她知道,一旦开始跟这样的高高在上的势力作斗争,那么作为蝼蚁一般的小百姓,有可能从此进入冤屈的领域,或许也不会有翻案的机会。

为了孩子,哪怕是拼尽自己的性命,她都愿意。

或许这就是“母亲”两个字的含义!

生活总是这样,有的时候或许需要勇敢一点!

只为了那内心深处的正义、公正,没有什么不可以!哪怕最后成了炮灰!

等到这三个人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透黑。

小栖没有说任何汉堡男孩儿和灵一的不是,哪怕似乎有早恋苗头的事。

她开车载着他俩去了中央电视塔,吃了传闻中排名前二的海鲜自助餐。

这也是汉堡男孩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最高处。

高高在上,那电视塔很高。

登高望远,夜幕之中,灯火璀璨。这个城市总是这么繁华。一个又一个日夜,这个城市依旧繁华。只是在夜幕之中,有多少伤心难过而不得已的事情发生。

小栖,不知道她明天是否还有可能支付如同今日的这个昂贵的海鲜自助餐?

但她不管明天怎么样,今天就是任性和随心所欲一番了。

以后这样的机会怕是少之又少。如果证据不足,那她后面的路会多艰难,她自己当然有个大致的了解。

旋转的餐厅,旋转的窗户,这是这个城市的打卡网红之地。

这两个孩子吃的很是尽兴。

汉堡男孩自是心细,很会察言观色,他看着灵一的妈妈很是宽容的样子,心里也暗自窃喜。

“你妈妈人挺好的。”

“是吧,我妈妈对于我来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呀,她并不是挺好的,她是最好的。”灵一回答。

夜幕之中,小栖看着两个孩子天南地北的聊天,她只静静的享受这个夜晚。

或许这叫用今天的奢侈来迎接明天贫穷。

选择勇敢,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这种懵懂的善意,如今想来却是难能可贵。

第二日,小栖送灵一进了校门,正好碰到了昨晚的汉堡男孩。

“阿姨好!”

“你每天都护送灵一吗?”

“是的”

“那从今天开始,你可以正大光明的护送,但诀不允许谈恋爱,你们是最为纯洁的友谊!”小栖似乎在测试着对纯洁的定义。

“阿姨放心,我待灵一就像自己的妹妹!”

“你妹妹呢?在老家,有一年……”汉堡男孩神情沉默下来。

半天,这汉堡男孩终于再次说道,“有一年暑假,我带她去游泳,有一个挖沙船挖的沙坑,我……我没注意道,她……就……就再也没回来,是我的错……我没护好她……”

“孩子别……别难过……你妹妹在天上看着你呢,她肯定希望……希望你好好的……这个挖沙的人他……他有问题……”

“阿姨,你知道吗,妹妹的眼睛跟她很像。”

小栖看着汉堡男孩真诚的样子,微微点头。

原来,这个汉堡男孩把灵一当做了自己的妹妹……

送完灵一,小栖,带着辞职信去了单位。

她给自己的领导递交了辞职信。

领导表现的似乎很是惊讶,“你为什么呀?”

事到如今,小栖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我为了孩子,得罪了咱们的金主临泉公司的董事长,她的孩子外号叫公主霸凌我们家孩子。”

“小栖呀,这些年来,你的工作我们也看在眼里。虽然你总是以孩子为先,但是交代你的任务都是认真完成,倒是从来没有拖拉。你的工作态度我们也是认可的。至于你说的得罪临泉董事长的事儿。这不警方三个月前就已经介入调查了。昨天他家的股票大跌,新闻也已报了他的案件。你说的孩子的事我都理解,可单位的活还多着呢,你不要关键事后就将这些干不完的活,甩锅给你老板。这份辞职信,先放在我这里,但是不作数。你该干嘛就干嘛,如果真的需要照顾孩子,要请假就该请假,把工作带回家里去做,但是任务一项都不能少。”老板说道。

小栖没有想到老板会这么坚定的拒绝她这个普通的一颗螺丝钉的辞职。

这样的角色谁都能干,他为何还要挽留?

在小栖的印象中老板是八面玲珑,随时甩锅的人。

似乎小栖每次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老板都会来一句,“我不管,这件事情我不管。”

在老板管或者不管之间,似乎没有意见。但小栖却清楚的知道,老板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他从来不让难以处理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外观美丽大方的孔雀样。

而这一次,老板却是格外的黑白分明。

小栖很是惊讶也很情形,她又开始了工作。

既然老板并没有因为甲方的事情,让她背锅,或者让他当做那个戴罪的羔羊,那么能工作一天便有一天的工资。

那么小栖和灵一她们母女俩的生活便有所依靠。

这个年纪,四十来岁。她如何再去找寻一个新的工作?

话说她有经验,有阅历。但是,40多岁的女人在职场上没有升迁的话,早已就跟烂菜帮一样的。

对于女性来说,那份经验又有什么可珍贵的呢?大把的年轻的美丽的女孩们,希望替代这样的位置。

而小栖所能做的就是,能守住这份工资微薄的工作就不错啦。关于未来,或许灿烂,或许灰暗。

但是谁又知道呢?

对于一个40多岁,没有生活资本的人来说,唯有守得住这份即可所拥有的,才是最为踏实的选择。

灵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一个月后,临泉集团董事长被收押被判刑的的资讯上了热搜。

似乎,他的罪行很多。贪污腐败,行贿官员,干涉股市。

似乎还有很多,小栖记得不清楚,但她知道,这个霸凌她孩子的父亲,他出事了!

没几天,这个所谓的公主也已转学不知所踪了。

这样的故事,似乎就这样被淹没在时光的流逝中,似乎没有发生一般。校园还是那般平静,大家还是上课、下课、课外班的这种生活。

只有小栖、灵一、汉堡男孩,他们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在这个平静的水面下。是曾经怎样的波涛汹涌。

还好,一切都过去了,灵一依然平安无恙。

她的成绩似乎也慢慢有了提升,从倒数前进了近20个名次。

灵一和汉堡似乎成了无话不说的兄妹。

他们两个属于非常不同两个世界,对于灵一来说有些不愿意跟小栖说的话,她会跟汉堡男孩儿说。

汉堡男孩他当灵一是这个城市中最好的朋友,自己的妹妹。

终于霸凌事件解决了,两人似乎也不再介意隐瞒着彼此的身份,虽然小栖也并不在意两人的相处。

然而,谣言四起那些难听的话语似乎如同利刃要将人杀死!

不只是灵一的邻居,大家四处谈论着,“本来一个挺好的孩子在重点学校实验班,但却跟一个混混走的很近,更夸张的是你的妈妈却也不管,任凭发展,这样的家教,这样的孩子还是离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