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讲道理

小说: 春野小村医 作者: 良人待归 更新时间:2016-11-15 00:44:22 字数:2169 阅读进度:248/1633

李晋急急忙忙地开着车到了黄柏村,马上就看到何香兰正在她家门前等自己。

一看到李晋的车子过来,何香兰就向着他招了招手:“小李,在这……”

李晋赶紧停车,然后问:“怎么回事?”

“走吧,快点去养殖基地。”何香兰马上就上车,催促着李晋开车。

“是这样的,本来我们这些养殖户都已经搬进去了,这几天大家也都在那里养殖。但是今天早上大家准备去喂猪的,这才发现那里的大门竟然蹲着几个人,说不让我们进去。”

何香兰上车了,这才急急地说。

“什么人?”李晋就是一愣,难道又是谁来整自己的?

不对呀,这事刚过去没多久呢,应该没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盘上乱来啊。

“是这样的……”何香兰叹了口气,然后说:“那是我们村以前一个婶子外招的上门老公。在这里生了两兄弟,只不过不姓方,而是跟着他们的外姓父亲姓。我们那婶子前两年去世了,这对兄弟跟着他们的父亲也就回到了他们的村里。那块地方呢,原本有我们婶子的一部分,你承包了之后村里要分钱,但是只分给了我们婶子自己的儿子一份,他们两兄弟没分到。所以这不是就跑过来闹事吗!”

李晋这才听明白过来,合着不是有人给自己使坏,而是村民的这些矛盾。

“那他们的户口在哪里?”李晋想了想问。

“肯定不在我们这里啊!”何香兰赶紧摇头,“现在我那婶子家就剩下她亲儿子那一家了,那两个儿子的户口是落在他们父亲那里的,根本就不在我们这里。所以村长分红的时候根本就没算他们那一份。”

李晋点了点头,这么说的话那自己这边可就不会没道理了。

其实农村很多这种情况,于是寡妇和鳏夫重新生成一个家庭,特别是对那些家里穷的人鳏夫更是这样。

往往他们倒插门生下来的小孩是会跟着他们的父亲回到他们原本的村里去住的,而不是将户落在母亲的那一边。

“方村长怎么说?”李晋马上又问。

“方村长已经在劝了,说他们都把钱给了,他们没钱是因为户口不在我们这里。但是他们不听,一直不让我们进去。”何香兰有些无奈地说。

李晋点了点头,然后说:“那行了,我知道了。”

“你小心啊,这两兄弟可都不是什么善人呢。我早就听说了,他们这些年可是在外面混道上,听说还做不少偷鸡摸狗的事呢。”

何香兰看到李晋那一脸不在意的样子,顿时就提醒说。

李晋一笑说:“何嫂子,你看我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吗?”

何香兰一愣,然后咧嘴一笑说:“小李,嫂子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是他们可是带了好几个人在那里,听说都是他们的兄弟,还是小心些为上。”

李晋点了点头说:“你就放心吧,有我在这里出不了什么事。”

说着,他们已经到了养殖基地门前。

李晋将车子停好,然后直接就走了过去。

养殖户看到李晋来了,纷纷上前。

“小李啊,你看这副弄的……”方村长也过来了,一脸的气愤。

李晋呵呵一笑,拍了拍方村长的肩膀说:“方村长,这事不怪谁。反正我们没做错,您放心吧,我自己来解决。”

“那两兄弟大的叫叶富宽,小的叫叶富强,你小心一点。”何香兰在后面给他指认人。

李晋点了点头,然后就笑呵呵地走到那个老成一点的人面前说:“富宽哥是吧,我是养殖基地的老板李晋,有什么事咱们慢慢谈。你看他们都在里面养了猪,要不让他们先进去喂了猪,咱们来好好谈谈。”

李晋看了一眼情况,他们一共是六个人。除了何香兰说的那一对兄弟之外,还有四个年轻人。

这四个年轻人的发型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货,而且那仪态也好都流里流气。

李晋这个老江湖一看就认出来了,这还算不得混的人,顶多就是吓吓小学生的小痞子而已,杀马特家族呀。

在李晋的印象里,这些都是一些怂货,欺负老实人的事会干,要是碰到个狠角色,马上就要尿裤子了,所以李晋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那不行,有什么要说的咱们得先说清楚。”叶富宽看李晋那一脸的笑意,跟弟弟对视了一眼。很好,是个好欺负的人。

“富宽,咱们可不能这么说。”马上就有一个妇女指着叶富宽说:“这些可都是看着你长大或者是跟着你一起长大的人,里面的猪就是我们的命根子,你这样堵住我们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叶富宽哼了一声说:“我可不管这些,反正现在你们都从这块地方分到了钱,就我们兄弟俩没有。这事不说清楚,你们就别想进去。”

“你……”那妇人气得半死,恨不得掐死他们。

李晋摆了摆手,然后说:“我已经问过村长了,你们的户口不在这里,所以这里没有你们的份。这事不论在哪个角度来说都是没理可挑的,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事得讲道理对吧。”

“道理,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们讲道理。”这个时候,叶富宽身后一个小痞子走了出来,流里流气地说。

李晋皱了下眉头,淡淡道:“我们在谈事,你们给我滚开一点。”

小痞子一愣,顿时就瞪着李晋说:“你知道跟谁说话吗?他妈想找死是不是!”

李晋不想搭理这种家伙,看向了叶富宽说:“好,咱们退一步说。就算是这些东西有争议,好像你也应该去好好和方村长聊聊,而不是堵在我们这里让乡亲们连猪都喂不了吧。”

“村长那里我们自然会说!”叶富宽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晋,“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兄弟觉得你们的承包价格还有再商量的余地。”

李晋一愣,眼睛就眯了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给的价钱太低了,我们不答应!”叶富强这时候接过话来,声如洪钟。

不得不说,叶富强虽然比哥哥叶富宽要矮,但是却壮实许多,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