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意想不到的人

小说: 春野小村医 作者: 良人待归 更新时间:2017-09-21 14:26:56 字数:2107 阅读进度:1098/2514

说完这句让杨秀珠心猿意马的话李晋便出去公司,直奔小卖部去了。

走进去一看他就愣住了,原来这里面竟然在吵架。

“我不管你是谁,从今天开始就给我把这些东西搬走,这里是属于我们家的,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里面的一个妇人在那里疯狂地大叫着。

陈慧圆也不是个认怂的主,马上便冷笑一声说:“我滚?这是小晋亲自给我收拾出来的,别跟我说这是你们的地方,谁不知道这是小晋的房子。他要是让我出去,我二话不说就出去,可是你们有什么资格?”

“我们怎么没有资格?告诉你,我就是小晋的姑姑,我怎么就会没资格了!”妇人大声嚷嚷着,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李晋的姑姑似的。

陈慧圆一愣,这才明白了过来。

她嫁来这里没几年,自然不认识李晋的姑姑,但是倒也隐约听起过李晋是有那么一个姑姑,只是大家对她的风评都不好,没想到竟然是眼前这个妇人。

“原来你就是李晋的姑姑啊”陈慧圆顿时便看着她,“之前村里不少人都说小晋父母死得早,唯一的姑姑压根就没拿他当回事,我一开始还不信呢。现在看来此言不假了!”

没错,刚才大吼大叫的那个妇人正是李晋唯一的姑姑李月枫。不但是她,她的身边还站着陈德祥陈亿豪父子,看样子竟然是一家子都来了。

“你是谁家的媳妇,怎么这样没大没小的”陈慧圆那一句可以说是戳到了李月枫心底去了,顿时就恼羞成怒地大叫了起来。

李晋走了进去,他实在是没想到这家子人竟然还会跑到这里来,自从上次他差点被这一家子给设计了之后他就没有将他们视为亲人的想法了。

“慧圆嫂子”李晋走了进去,跟陈慧圆打了声招呼。

陈慧圆一看他顿时脸色便有些尴尬,虽然说村里人都知道那事,但是毕竟对方可是李晋的姑姑,她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

“小晋”果然,李月枫看到李晋之后便是脸色一喜,马上便上前抱住李晋,“小晋啊,你看这是咱们李家的房子,怎么就让别人在这里开了家小店呢这不是欺负我们李家吗?”

李晋挣开了李月枫,往后退了几步,表情冷淡地说:“我们李家?你这话就说错了,如果说李家的话嗯,咱们村很多姓李的,往上倒几代的话都是一家人。如果你说是我李晋的家,那么我李晋家现在就我一个人,没有什么我们李家。”

李晋这话一说出来陈慧圆可是听出味来了,人家根本就不尿她李月枫这一壶。

“小晋,月枫之前是做的有些不好,不过那也是因为亿豪年纪实在是放不开家里的事情,所以才会这么久都没来看你,你看我们这不现在就来了吗?”陈德祥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还在那里做和事佬。

“对啊对啊,表弟,实在是我拖累妈妈了,你可不知道妈妈在得知外公走之后在晚上哭了多少回呢。”陈亿豪现在的脸面跟陈德祥是有得一拼了,一口一个表弟的说得还很起劲,就跟李晋很乐意跟他相认似的。

李晋呵呵一笑,淡淡说:“过去了,说起来也没劲,不说了。”

李月枫巴不得呢,马上便笑着说:“对对对,就是就是。”说完这个,她便看了眼陈慧圆,然后很不满地说,“小晋,这地方可是你爷爷留下来的,祖产呢,怎么就让人在这里开个店,跟你说了没有?交房租没有啊?一个月多少房租啊?”

李月枫俨然就是个主人的样子了,在那里说个不停。

“那个这事跟你没关系”李晋很不给面子地便这样直接说了出来,“这地方不管是祖产也好,或者是其他也好,都是我李晋的地方。不管我给谁,交多少房租,好像跟你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如果说李晋刚才的话还不够明显,那么现在这句可是很明显了。

李月枫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定定地看着李晋。

“李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亿豪怒气冲冲地看着李晋,“上次在江阴你故意引了那么多人来我们家,你知道我们怎么平的事吗?最后我爸妈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才把事给平了,不然我们一家几口早就死了。要不是你,我们就不会成今天这样!”

陈亿豪的确是很愤怒,上次他们跟陈德祥的外甥女一起想谋夺李晋的镜山湖,结果不但没有成功倒让李晋给阴了一把。

“哎,你们还没死呢?”山贵这个时候鬼头鬼脑地跑了进来,显然是村里有人知道李月枫回来了,他听到了消息所以就来了。

看到山贵进来,李月枫顿时便怒视了他一眼。

山贵却嘿嘿一笑,一点都没有被人嫌弃的觉悟。

“你们这是干嘛呢,看着大眼瞪小眼的”山贵知道李晋是铁了心不把他们当亲戚了,他们实在是把李晋给伤透了。

但是这不管怎么说毕竟算是亲戚,李晋不好怎么出面,所以山贵打定了主意这恶人自己来做了。

“这位大妈”陈慧圆是真的不喜欢李月枫,马上便一指她说,“说这地方是她的,让我搬走。”

“你的?”山贵惊讶地看着李月枫,“月枫,你胆可真肥啊,这可是小晋爷爷留给小晋的,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

李月枫冷笑一声,马上便说:“我是我爸的女儿,难道他死了我一点东西都没有?”

“这个得看怎么说”山贵很认真地看着她,“你要说拿法律来说,对,儿子和女儿都有继承权。但是你小晋爷爷病重在世的时候你来看过他吗?没有吧,一回都没有吧。除了出殡的那一天到了你好像就没有照看过那个可怜的老头一天,我真是想不通了,你有什么资格回来抢这么一间破房子?”

山贵越说那话可就越难听了。

本来他是本着毕竟跟李月枫认识,可以不用做那么绝,但是这李月枫自己不知进退,那他这话自然是越说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