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如此父子

小说: 春野小村医 作者: 良人待归 更新时间:2017-09-26 08:54:32 字数:2137 阅读进度:1351/1633

有了车子那就快多了,没多久便已经到了小诊所。

这个小诊所已经重建过了,比之前可要大多了,里面的仪器也齐全了很多。

将受伤的人给抬了进去,这里便没有李晋有什么事情了。

“你还不知道吧?这个诊所是你的药厂拿钱建的!”柳知白微微一笑说。

李晋拍拍头,自己这老板做的真是

正想着呢,突然间上面便下来了一辆车,直接便停到了诊所外面。李晋一看,这不就是去救荣兴海的那辆车吗?

“爸,就是他就是他扎的我!”两个男人赶紧就下车将里面的荣兴海给抬了出来,荣兴海一眼便看到了李晋,然后便吼着嗓子大声说。

刚才那个在半路让他们停车的人正是荣兴海的父亲荣健,这一下顿时便恶狠狠地看向了李晋:“小子,我儿子身上的伤是你弄的?”

李晋呵呵一笑,脸不红心不跳地点头:“是我。”

“妈的,你他妈不想活了是不是!”荣健大怒,冲到了李晋面前,看样子便想动手。

“慢着”柳知白一看要打起来赶紧就上前维护李晋,“你儿子也不看看是什么德性,我们好心好意救了他,他倒好,为了自己逃跑把李晋给推到野猪面前去了。”

“胡说!”荣兴海哪里承认,马上便否认了起来,“爸,就是他们干的,我不过是对着这个女人多说了几句话,然后这个男人便要打我。”

“妈的,狗男女,连我荣健的儿子都敢动”荣健被荣兴海这么说上几句更是气焰滔天,那表情看着便像是要shā rén似的。

“荣叔”不过在这个时候里面两个人跑了出来,看着荣健说,“别说了,这是兴海自己犯的错,怪不了别人。不要说是他们了,兴海连我们都抛下了,有什么好说的。”

荣兴海怒骂说:“你们三个叛徒,竟然敢在这里这么说我,我告诉你,我早知道你们是这种德性”

荣健阴冷地扫过那两个年轻人,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他自然清楚,可是这对于他来说重要吗?根本不重要!

“就算是我儿子把你给推到野猪面前,那又怎样?我儿子的命比你可金贵多了,你什么人能抵得上我儿子的命?”荣兴海阴冷地对着李晋说。

李晋哦了一声,缓缓说:“荣兴海是吧?啧啧,好厉害呀,你儿子的命比别人的要金贵?那么你来说说,他哪就金贵了!”

说着李晋便已经到了荣兴海的面前,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噗的一声,他毫不犹豫地将那块尖锐的石头再次扎到了荣兴海的腿上。

“啊!”荣兴海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不停捂着大腿,血流如注。

荣健傻眼了,没想到李晋这么不讲常理,竟然在这里当着自己的面还动手。

“你你”荣健大怒,他从地上拎着一块石头就要上前砸李晋,可是李晋比他更快。

李晋过去一脚将荣健给踹倒,然后啪的反手便给了他一巴掌。

荣健同来的两个大汉一惊,便要上前对付李晋。

但是李晋哪里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一个扫堂腿便将两人给撂倒。

这个时候荣健已经翻身起来了,看着李晋他已经气得全身都在冒烟。

“哟,干嘛呢这是?”上面突然间传过来一个声音,只见邓老爷子和白老爷子从上面走了下来,看到这里的场景便是一愣说。

“邓伯”荣健一看到邓老爷子却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竟然飞也似地上前,“邓伯,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小荣啊我爸以前跟您的!”

邓老爷子恍然大悟说:“记起来了,你怎么也来梅河村了?来了也不找我,咦,这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人”荣健马上便一指李晋,恶人先告状,“他把我儿子打成了那样,我说了他两句他便连我一起打了。这梅河村还有没有王法!”

白老爷子呵呵笑了一声,过去拍了拍李晋的肩膀说:“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啊。”

邓老爷子也奇怪地看了李晋一眼,李晋摊了摊手。

“小荣啊,这事我看就算了,应该是有什么误会。”邓老爷子自然知道李晋不会无缘无故去打人,多半是这父子俩做了什么让李晋暴走的事情。

再说柳知白可在这里呢,人家是镇长,要是李晋会胡来她肯定会管啊。

“误会?”荣健显然是没有理解到邓老爷子给他一个台阶下的良苦用心,邓老爷子可是个大靠山啊,现在借他的力刚才教训这个嚣张的小子,“邓伯,我父亲跟您那么久,今天他的儿子孙子被人打成了这样,您总不能不管吧。”

白老爷子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说:“首长,您看着办吧。”

邓老爷子皱起了眉头,这个荣健实在是太不识好歹了。

“邓老爷子哟,您就在这里安心坐着,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也犯不着管。您跟他父亲有交情,可是跟他可没有什么交情。我李晋看在邓老爷子的面子上就放你一马,立马给我滚出梅河村。”李晋走上前说。

荣健怒目而视,冷笑说:“小子,你知道邓伯是谁吗?”

邓老爷子怒了,立马就吼道:“荣健,马上给我滚出去。”

荣健一愣,不明白邓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发火。

“邓老,白老,既然要说,那我觉得这事就该说个明白”柳知白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当下便将他们在乌山上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他们诬陷我”荣兴海这个时候不再惨叫,终于停了下来,不过在听到柳知白说的话的时候却在那里大声否认。

“对,他们胡说的,没有证据!”荣健自然也跟着叫。

“证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白素推着一张轮椅走了出来,上面坐着的正是那个腿受伤的年轻人。

年轻人瞪着荣兴海,指着他便大骂说:“荣兴海,就你这样的人还好意思在这里说别人胡说?妈的,平常跟我们称兄道弟,遇到危险就把我们给扔了,要不是这位大哥将我们给救下,我们全得死在乌山上。就你这样的人,扎死你都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