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坚壁清野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25 字数:3930 阅读进度:36/306

第六章坚壁清野

呵呵,让大家久等了。下午睡了一觉起来吃完饭就开始写了。

一上线看见人气多了,收藏也多了心情很高兴,决定今天在来个通宵。

多更新几章,还请大家多多关注本作品,小琦不会辜负你们的!!

「投票!收藏!」「投票!收藏!」

本章字数3895

赵云是奉了荀彧之命,在前面埋伏的,此刻魏续和宋宪所押运的粮食还没到,却无意中先碰上了乐进。赵云的士兵在这里埋伏了将近两个时辰,大家都冻坏了,一见到乐进的人马,一下子来了精神,仿佛狼群见到了羊群。大家心里都在想,干吧,,被砍死,也比冻死强。赵云也挺冷的,他不跟惊慌失措的乐进废话,直接高喊一声;“杀。”率先挺枪来刺。转瞬之间两边的士兵便绞杀在一起。

乐进是勇将悍将猛将大将,但是却不是赵云的对手,接战之后,不到五合,便被赵云快如疾风闪电而又悍勇无双有进无退以攻为守的凌厉枪法,杀的喘息不止,一个不注意肩窝被赵云的逆鳞银枪刺中。他嗷的一声嚎叫,驳回马就想跑,士兵们一看乐将军受伤了,要走,大家也都跟着向后跑。顿时之间失去了战斗意识。其实赵云这次根本就没带来多少兵马只有一千左右,原因很简单,粮食不够,想要长途奔袭,还不被这样的天气冻死,必须让士兵们吃饱才可以。但粮食不够,所以就只能让他带一千人来。关键是荀彧超级的地理常识,让他得以大获全胜。

张辽和钟繇在作战地图上精挑细选的这条道路,其实五百年前有人走过,就是刘邦。汉高祖刘邦大肆诛杀异姓王时曾在此地破九江王英布,史籍记载,太祖从陈平计策,从小路偷袭英布,经过荀彧多年考证,应该是在这里,派人寻找,果然在山间找到一条幽径,直通大路。所以当他得知张辽从这条路上来的时候,悬着的一颗心立即就放下来;“事成也。”

乐进一退,所有士兵都跟着退入谷口。谷口狭窄,又有一大批士兵没有来得及出谷,顿时之间人马相互践踏,再加上赵云军从后掩杀,踩死的撞死的,被人从身后砍死的,吓死的无数,把谷口都塞住了。这也好,赵云的人追不进去方便乐进逃跑。赵云才不会跟他废话,因为马蹄声已经在他身后想起来,赵云心中立即升起一个意识;“粮车——”

宋宪和魏续远远地就听到喊杀声震天,两人对视一眼都想怎么办,总不能丢下粮车跑吧。宋宪为人还算骁勇,可就是武功差点,当即说道;“老魏,你在这看着粮车,我带一对人去看看怎么回事。”魏续道;“小心一点。”宋宪点点头一挥手带了一队兵,冲出去。魏续看着他出去还不到半柱香功夫,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惨叫,他几乎可以断定那是从宋宪的口中发出来的。魏续大惊失色心想张辽将军不是说这条路很安全吗,怎么老宋会——”他冲着身后喊了一声;“弟兄们保护粮——”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马蹄声由远及近,只有一匹,他还以为是宋宪回来了,转过头来,突然就看到一道白光闪电般过来,魏续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胸口一阵冰冷,低头一看,一只银白色的枪已经插在自己的心窝。他抬头就看到一个漂亮无比的年轻人正冷冷的看着他。魏续嘴角**一下,身子从马上摔下来,挂了。

乐进甩掉所有的士兵疯狂的回奔。等他见到张辽的时候,大军已经到了寿春城下了。张辽一看寿春城的城防嘴差点乐歪了。这不是给我军士兵屠杀的机会吗,这也叫士兵,我张辽来打你真是给你脸了,早知道让我老婆带五百人马来不完了。寿春城上两千不到的守军全是白发苍苍的老兵,身上穿着破旧的粗布衣服,手里的家伙倒是很精神,可是看这些老年人的样子,似乎拿着挺吃力。张辽不由得心生怀疑,心想这莫非是敌人的诱敌之计。可他一想又不对,有这么诱敌的吗?哦,把这些炮灰都推到城墙上来,让精锐士兵等在城中,等我的大军杀进去在开战,根本就不可能,请神容易送神难啊。本来以张辽的精明,是不可能贸然行动的,可是就在他大笑的嘴巴,还没有合拢的一刹那,一个全身血污的帅哥出现在他眼前——乐进。

乐进看到张辽又羞又愧,咬着牙道;“张将军,不好了,我去接应粮草,半路被人伏击——”张辽一惊;“粮草呢?”乐进摇头;“我虽然没有看见,不过估计,粮草肯定是被劫了。”话音刚落,突然一个比乐进还帅的血人,起了匹马,从大队人马后面赶上来,一边跑一边喊;“报,将军,粮草被劫了——快——”张辽的脸冷的像冰,恶狠狠地骂;“,你怕别人不知道是不是,气死老子了。”心想军心已经大乱,除了攻城没有其他办法了。

乐手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问道;“现在怎么办。”张辽突然笑了;“能怎么办,半个时辰内拿下寿春城,然后回去收拾藏霸。”他此刻也不想那么多了,粮草没有了,大军随时会哗变,必须攻城,别无选择。乐进本来想和张辽抬杠的,可是一看到城上的情况,咽了口唾沫道;“一炷香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一炷香的时间。张辽乐进跨马进入寿春城。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只是象征性的做了几下抵抗,便很识趣的放下武器投降了。于是寿春之战就留下了这样一组令人震惊的数字。寿春攻城战,曹军折损两人,受伤八人,这其中还包括一名士兵从云梯上摔落导致的右腿小腿骨折,射出箭矢五十只,马匹刀剑毫无损失为零。一股成为战神的冲动化为热血瞬间涌入张辽的脑际。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以如此低的代价换来了寿春一座大汉朝数一数二的坚城。可是他刚刚冷静下来就发现不对,这里的守军连三百都不到,而且还都是老弱残兵,最高的指挥官竟然是个马弓手,敌人的大多人马到那里去了,跑了?这群人也太窝囊了,连打都不打就跑掉了,河北军的战斗力如此稀松,看来丞相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能把袁绍给灭了。

可是张辽手下负责张贴告示的书吏回来报告说;“城里一个居民都没有,不但没人也没有一颗粮食,就连鸡鸭鹅,也没有一只。”

张辽听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喃喃道;“坏了,中计了。”敌人显然是把所有的人和可以吃的粮食都搬出城了,给自己来个坚壁清野。自己的粮草被劫了,眼下可以说是连一粒粮食都没有,寿春城又是一座空城,五万大军的吃饭问题怎么决绝,士兵是绝对不能饿肚子的,那样会出大事的。张辽一想,不行,我的人不能留在这里,必须全部撤走,回去对付藏霸,打通粮道。于是立即下令;“大军休整半个时辰然后出城,回去对付藏霸。”乐进趁着这一会功夫包扎好了伤口,过来问张辽;“为什么要出城,那样这仗不是白打了吗。”张辽苦笑道;“没办法,这里一粒粮食都没有,大军根本就不肯能屯扎,你让我怎么办。”乐进倒吸了一口冷气;“坏了,谁能想到寿春城居然荒凉到这个地步,居然连一个活人都没有。”张辽摇头道;“以我看来,本来应该是有的,可能是被袁军拉出城了。这种坚壁清野让我们得城而无所用,果然厉害。”乐进道;“现在怎么办。”张辽想也不想;“只有回去,打通粮道,没别的办法。”韩浩从乐进后面走进来道;“如果藏霸像将军所说的一样,采用彭越饶楚之法,不和我们正面为敌又怎么办。”张辽叹了口气道;“那就只能上表给丞相,请他派大队人马进驻下邳,保证我们粮道畅通了。”此时天色已经渐黑,韩浩担心的道;“不如等到明早再走。”张辽道;“不行,明天士兵饿得都爬不起来了,怎么走。”乐进点头道;“也是,那就现在走吧,天亮之前赶到下邳,打通粮道。”

天太冷了,而且是个没有星光的夜晚。上万只火把,染红了半边天,却不能让饥寒交迫的士兵感到一丝暖意。张辽和乐进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从早晨到现在还只吃了一顿饭呢。尽管吃苦对于这些常年征战的行伍中人来说并不是头一次,不过这次大家的心里都多少带着一点担忧——我们这样饿着肚子能打败纵横泰山的马贼藏霸吗。

清晨。

清晨的空气清冽森寒,普通情况下能让人头脑为之一清,但对于一夜没有合眼的人来说,这个时侯是最难熬得了。寒冷、饥饿、困倦这三种把人折磨到骨子里的痛苦,一起侵袭着本来意志就不怎么坚定的士兵。大家心里都在想,能不能躺下来睡一觉。

张辽此时可没有睡觉的心思,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彻底底的走进了敌人的圈套中。就凭这只队伍现在的这种状态,就算是到了下邳城下,也只有等着被屠杀的分了。可是他别无选择,因为留在寿春死的更惨。熹微的晨光透过天空中灰暗的云层,给大地带来一片晕黄的光。

乐进提马来到他身边打着哈欠道;“将军,过了这个路口,再往前走三十里就是下邳城了。我们加快行军速度。”张辽心想走这么快干嘛,赶着去死啊。不过他也想不出好办法,只能是博一搏了,点头道;“对,兵贵神速,快,所有人都给我听着,全速前进。”

他话刚说完,身旁的一个骑兵啪的一声甩下马背,掉在雪地里。张辽一惊问左右;“怎么回事。”旁边过来一个步兵,凑过去探了一下,那人的鼻息,对张辽道;“将军,这小子好像是睡着了。”张辽心里这个气啊。顺手抄起马鞭,往那名士兵身上就是一顿乱抽。那士兵被抽的,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也不敢躲,只是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乐进心里一阵发冷,心想士兵都已经困倦成这副德行了,正是所谓的强弩之末,如果勉强攻城,一定吃败仗,可是不打下下邳城还是一样要冻死饿死这可怎么办。这小子眼珠一转,就计上心头,凑到张辽身边拉住马鞭道;“老张,我看我们还是绕过下邳城到徐州休整,然后在回头打藏霸吧,我担心这样会吃亏的。”张辽一听心想你说的轻松,到徐州休整,不是要耽误时间,丞相嘱咐我要速战速决这可好,成了持久战了,我的脸往哪搁。乐进知道他担心什么,跟着说道;“算了,耽搁两天总比损兵折将打败仗要好的多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张辽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可是就是听着不顺耳,心说我让你去押运粮草,你连敌人长的什么模样都没看清楚,就挨了一枪,现在还理直气壮的给我献策,明摆着这黑锅要让我背吗。张辽是个头脑冷静的将领,他不会为了背黑锅的事情头脑冲动。当即点头道;“好,就依文谦之言,到徐州休整。”说完又紧跟了一句;“藏霸这个王八蛋,老子不把他碎尸万段了,就不姓张。”

「投票!收藏!」「投票!收藏!」「投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