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灭曹战略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32 字数:5138 阅读进度:49/306

第十九章灭曹战略

对不起了,小琦真诚的道歉、因为家里有点时,没能及时更新!为了补偿。现在更新2章本章字数5101

这天阳光明媚天气晴好,我的心情也随着天气好了不少,正在竹荫下练习枪法,突然屋角处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迎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郭嘉慌里慌张的走进来,一边走一边道;“不好了,颜良死了,公子,颜良被关羽杀了。”

我的悍枪一下子顿住,大惊道:“不可能,关羽不是在汝南和刘备一起追杀张辽吗,什么时候到白马去把颜良给砍了。”心想,刘备前些时日并没有和曹*作战,怎么关羽还会跑到曹*那边去。郭嘉扶着我的肩头喘息,急道;“本来是,可是刘备到了汝南就和刘辟搅合在一起——嘿,这大耳贼还真有点本事,到那里都有人把他奉为上宾——曹*对刘备向来忌惮,所以派了曹仁和夏侯惇统兵征讨,曹仁到了汝南就遇到张郃乐进,四个人一合计就开始攻城,刘备中了曹仁的诱敌之计出城和曹仁决战,夏侯惇张辽却趁机抄小路夺了城池,刘备和张飞现在已经逃到冀州来了,正在撺掇主公出兵呢。

我奇怪的问;“大耳朵的兄弟杀了父亲的爱将颜良,父亲难道一点也不生气。”郭嘉冷笑道;“开始很生气,可是刘备似乎和许攸的关系不错,许攸在主公面前说让刘备去招降关羽,作为破曹*的内应。主公才没有杀他。”我心想冀州倒霉就倒霉在许攸这个老东西还有刘备的手里,不除掉这两个家伙,袁家必定要土崩瓦解。

郭嘉咽了口唾沫道;“主公已经决定,起兵五十万挺进黎阳,和曹*决战。”我立即反应;“谁是先锋?”郭嘉道;“张郃高览。”我一听傻了;“怎么不是文丑。”郭嘉拍着脑门道:“忘了对你说了,文丑中计受伤,现在在返回冀州的路上,听说一条左臂差不多废了。”

“受伤”我简直不敢相信耳朵,歇斯底里道;“没死吗?”郭嘉诧异的道:“二公子和文丑有仇?”我警觉自己说错话,连忙笑道:“没有,关心则乱,关心则乱。”郭嘉哦了一声:“公子经常这样关心人嘛?”我咳嗽了一声郑重的道:“也不是,偶尔偶尔。”郭嘉心想是不是我也被他这样关心过。

我急忙岔开话题;“文丑中了什么计策。谁定的计。”郭嘉凝重道;“是毛玠。毛玠的计策。”我低声道;“毛玠?是个什么东西。”郭嘉道;“不清楚,只知道他是曹*的西曹掾长管相府的官吏任免,甚为曹*器重。他设计让曹军主力渡过黄河攻打在文丑包围中的延津,却在中途分兵转头去打白马,颜良完全没有心里准备,措手不及之下这才被关羽斩了。”“那文丑呢?”我沉声道。

郭嘉沉吟道:“文丑——文丑是被人围攻暴揍了一顿。本来这里也有一条妙计,不过被文丑识破了,不然他这次就不仅仅是左臂被废,恐怕连脑袋也要被废。”

郭嘉看我疑惑,清清嗓子道;“公子,咱那二百两银子是不是——”“奉孝——”我打断他的话;“文丑被谁围攻了?”我心想老子现在混的连工作都没有了,你还只是记挂着二百两银子,气人不气人。现在要账那有那么容易,没有。

郭嘉突然向我深施一礼;“公子,属下告退。”转身就走。我过去拉住他;“奉孝奉孝,那银子的事情,你等我午后跟母亲要了给你行不行,你先宽限几天,我给你利息。”郭嘉一想,行啊,你只要认账就行,我挣点钱也不容易,你干嘛呀。

郭嘉转回身咳嗽道;“文丑在延津南面和曹军遭遇,曹军立即摆出一副狼狈逃窜的败退状,物资辎重粮草牛马散落一地到处都是,文丑的士兵一看这些一下子眼都红了,那还顾得上追杀敌兵,拼命地跑着去抢粮抢马,文丑提刀过去就是一顿乱砍,砍死了十几个士兵,才把乱军止住,命令大家坚守待命谁也不许乱动,这时曹*的大军已经开始反扑,狼群一般杀回来。文丑和曹军对攻,被曹军中的关羽、曹洪、李典、许褚、夏侯渊围住了就是一顿砍杀,杀的他连回冀州的路都找不到了,逃跑——不是——是败退的时候,还被关羽的大刀砍伤了左臂。”

“哈哈”,我大笑道;“没死就好,没死就好。”郭嘉看着我摇头喃喃的道;“看来二公子真的很关心文丑。”我又问道;“冀州城由谁留守。”郭嘉道;“审配和韩猛。审配为正,韩猛为副。”

我心想怎么想个办法在上战场之前把许攸那个老东西弄死,有他在老爹必败无疑,看这情形老爹是不打算让我去官渡了,这可怎么办,我郁闷的道;“看来本公子是没有用武之地了。”郭嘉对我的处境非常了解,气愤的道;“主公已经传下命令,三天后大军开拔,随行人员中没有你的名字。”

“不行”我道;“本公子不能在韬光养晦了,我要去见父亲。”郭嘉摆手道;“公子现在去见主公,肯定会碰壁,还是不去为妙,依我看此刻最为重要的就是和淮南方面取得联系,让文若子龙设法攻陷汝南打通进攻许昌的道路,从背后偷袭曹*。”

我苦笑道;“如果我现在向父亲提出南下,父亲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我关进大牢,到时候失去自由之身,行军打仗的事情就更没有我的份了。不论如何我也要见父亲一面,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带我去黄河渡口走一遭。”

郭嘉看他苦劝不停,只好说;“随你吧,我要走了。”我问道;“去那。”郭嘉道;“我去看看文丑的伤势,听说他的左臂保不住了,可惜可惜。”

我纳闷;“你去看文丑,你和他什么关系?”郭嘉笑道;“你借了我的银子不还,我一时衣食没有着落,所以就暂时到文丑家里,教他的女儿读书写字,勉强混口饭吃。”我看着他阴笑道;“文丑的女儿多大了。”郭嘉惊异的道;“七岁,你问这干嘛?”我拍着胸脯长出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郭嘉气愤的甩手就走,转身的时候正好和一个人撞个满怀。那人蹬蹬倒退几步,摔倒在地上。我吃惊的道;“田大人,您这是——”赫然是冀州从事田丰。田丰满脸肃容,害的郭嘉还以为他和自己生气,赶忙赔礼。田丰的瘦脸黑的像石头,狠狠地瞪了郭嘉一眼,拨开郭嘉伸出的友爱之手,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冷哼着走到我的面前道;“二公子,很悠闲呢。”

我和正在苦笑的郭嘉对视了一眼,不明白他好好地怎么就冒出这么一句话,看着态度似乎是来兴师问罪的,而且来者不善。我知道田丰是个火上房的倔脾气直性子,为人又耿直率真,说话不懂得拐弯,性子刚强的要命,他要是认准的事情就是把一个骑兵营的马全部集中起来,都拉不回来。不过他说话很有见地考虑问题往往细致入微很周全,谋略百出,也属于三国一线谋士。

他的智谋连郭嘉都赞叹不已。所以一向一来我对他很尊敬,当即笑道;“田大人这话从何说起?”田丰的脸板的更厉害,高耸的颧骨有助于凸显他清癯的面容上射出的凌厉眼神,他盯视着我,一字字的语出惊人;“冀州城就要落入他人之手,公子怎么半点也不见紧张。”我和郭嘉都差点吓昏,同时道;“谁谁,谁想谋反。”我说着已经把悍枪倒着提在手中。田丰吃惊的道;“那里有人谋反,没人谋反。”我翻白眼,生气的道;“大人不是说冀州城就要落入他人之手。”田丰一本正经的道;“我是说冀州城要落入他人之手,可是并没说有人谋反,在下说的是曹*,冀州城要落到曹*手上了。”

我恍然大悟,笑道;“曹*的军队还在黄河以南,一时半刻的到不了冀州,田大人您杞人忧天了,还是回去——对了,大人既然来了,就在舍下吃顿便饭吧,你看这天色接近午时到了用饭的时间了。”郭嘉一听要吃饭,立即就不喊着走了,凑过来道;“是啊,二公子盛意全权您就赏光用过饭再走。”我说道;“是啊,大人,正好奉孝还有急事赶着要走,没人陪我喝酒,我还觉得挺闷得,正巧田大人来了,相请不如偶遇,就这么办了。”

“公子,既然田大人来了,我也不能拂袖而去,就留下来陪着大人喝几杯,也无妨。”郭嘉冲着我瞪眼。

太阳光好强,照的人睁不开眼睛,田丰的眼睛却已经瞪圆了,气的真就跳起来,大叫道;“在下原本以为,二公子是个有见识有手段的人,今日一见原来竟是个酒囊饭袋,算我田丰瞎了眼了。”郭嘉听的不高兴了心想田丰也太不通情理了,人家请你吃饭还不好。

我心想说什么也不能得罪老田,越是在他怒不可遏的时候越要给他春天般的温暖,立即佯笑道;“田大人何必动怒,不知道袁熙哪句话让您觉的是酒囊饭袋啦。”田丰果然愣住,心想这袁熙的确比他老子强多了,假如面前的人换了袁绍,只怕自己早被乱棍打出去了。想到这里态度也好了许多,叹气道:“二公子,这种危机存亡关头,您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摆弄这些粗重的笨东西。”他说的是我手中的悍枪。郭嘉看出点苗头来了,冲着我连连点头,示意我往下问。我道;“田大人有话直说。袁熙洗耳恭听。”田丰冷笑道;“不啦,公子不是要去喝酒吃肉吗,田丰就不耽误公子了,告辞了。”我立即大声喊道;“奉孝,去告诉厨房,今天中午不准动火,全府上下谁也不准吃饭——除——除了少夫人——”郭嘉笑了一声,竟然真的跑到厨房去下通知了。田丰点了点头,说道;“在下来,是有大事要和公子商量的。”

我说道;“既然如此,田大人请到偏厅用茶,我们慢慢聊。”田丰摇头;“公子不用客气,一些俗礼,能免则免吧,我们还是商量大事。公子可听说主公要起兵五十万进发黎阳与曹*决战。”我点头道;“刚刚听说。”田丰道;“公子以为此事可行吗?”我寻思他要考我,就咂嘴道;“今早袁熙还在琢磨我河北军团对曹军的制胜战略,算是有了一点头绪,不过方听说父亲已经决心起兵一绝雌雄,想要一战定天下,直捣曹*老巢许昌,我想出的一点头绪,就没什么用了。”

田丰眼中射出鸷鹰一般锐利的光芒,竟然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根花枝,几下在青石板上画出兖州和青冀幽并四洲的地图而且还在地图上详细的标明了双方的军士布防和周边一些小军阀的立场和动向。田丰抬头看来我一眼,我会意蹲下身子。

田丰道;“不知道公子想出了什么头绪。”我赞许的看了一眼田丰,指着地图道;“其实以此刻的形势来看,我军与曹军对决还是稳占上风的,本公子觉得,从地图上来看,曹*的兖州东临青州、西接并州、北边重镇官渡临近冀州,向南徐州紧邻淮南,其实曹*已经是四面受敌,在这种情形之下,我军从青州、冀州、并州、淮南四路出兵,用小股部队袭扰的方法,让他整日里不得安宁,疲于奔命。

大哥袁谭由青州攻徐州,曹*救援,那好让袁谭回兵休整,不打了。就让表哥高干在并州壶口关出上党郡攻伐河内渡过黄河直捣许昌,曹*还救援,那好让高干也撤回来,另外派一员上将从冀州直插官渡,他还要救援。曹丞相来救援我们就撤兵,然后从淮南攻汝南或者徐州,曹*还要救援。最好可以用说服关中马腾,让他派西凉铁骑出长安攻弘农,进入洛阳。高干和马腾假若两路齐头并进曹*就死的更快。

河北比兖州大得多,我们不缺少兵源粮食,而且这样四路轮流进攻,士兵还可以得到相对的休整,不会疲惫。相比之下,曹*只有兖州全境和徐州豫州不到三分之一的土地,粮草和兵源相对短缺,他没有办法四面作战,唯一取胜的办法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千方百计的寻求决战,我们就偏偏的不如他的意愿。他援救东边我们就打西边,援救西边我们就打东边,我军以逸待劳,曹军整日里累的吐血,用不了两年时间黄河以南尽归袁家所有。”

田丰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激动地道;“二公子与田丰不谋而合,看来丰真是没找错人啊。”我心想当然不谋而合,这根本就是你田大人的战略,不过我提前知道复述一遍而已。

田丰黯然道;“公子要设法劝劝主公,他要和曹*决战,是舍易而求难,难保不出什么闪失。丰来找公子,就是想公子和我一起去面见主公,把这番战略说给主公,让他打消出兵黎阳决一死战的念头。”我失笑道;“田大人是故意取笑我吗?以我袁熙此时的处境,可能和你一起去面见父亲吗?那天发生的事你不是都看到了吗。”田丰道;“丰也知道公子必定很为难,可是没办法,你毕竟是主公的亲子,说话比我们这些外人管用的多了,所以还是请公子勉为其难走一趟。”我真的为难,皱眉道;“你可以去找袁尚,他在母亲那里。”田丰冷笑一声;“三公子,是,长的挺漂亮。”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就是脑子不太清楚。

田丰表现的痛心疾首,连连跺脚道;“大好河山,不久将沦为他人所有,公子还在这里一味的计较个人得失,只怕将来要后悔莫及呀。”我一想也对,官渡大战在即,袁家的生死存亡在此一举,我还有什么好顾及的。点了点头沉声道;“田大人,我并不是计较个人得失,只是怕我去了会适得其反。”田丰道;“献计的事情你不要管,只管站在旁边随声附和助威就好,我和沮授将军商议过了,只有这样主公回心转意的机率才大一点。”“沮授”我忽然眼珠子一转想出一条毒计,奸笑道;“大人要我去也可以,不过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田丰心想我为你们家出力,你跟我提条件,脑袋没毛病吧。嘴上却道;“二公子请说。”

我道;“你去跟沮授说一下,你们两个人联名写一章奏表,参奏许攸,怎么样?”田丰一愣,吃吃的道;“参——参他什么?”我一想一时半刻还真是找不到他的死穴,主要是这老东西的狐狸尾巴还没露出来,有了,我笑道;“田大人,本公子有确凿证据,证明许攸是曹*派来的奸细。”田丰差点没昏死过去连忙道;“二公子,二公子,你不可以因一点私怨胡言乱语,这样会害了许攸家几十条性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