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文丑康复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35 字数:4314 阅读进度:54/306

第二十四章文丑康复

本章字数4245

早晨,被牢里其他犯人嘈杂的吃饭声和呵斥声,打骂声吵醒。田丰又在盘膝沉思了,我闷得要死,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日子,一会江五来送早饭,是一碟炒鸡蛋,一碟猪肝,我诧异的问;“这里的犯人伙食都这么好吗?”

江五脸一红,说道;“这是我们几个兄弟凑钱给公子和先生办的,公子,没关系,我们有钱,您放心吧,不会让您受委屈的。”

我摸了摸胸口,突然大笑;“虽然父亲把我关起来,但却没人敢搜我的身,那,这里一百两银子,你拿去。”说着从怀里摸出两个银锭子。田丰突然张开眼道;“兄弟们的钱赚的辛苦,你们还要养家糊口,我不能用你们的钱,我这里也有三十两,你拿去吧。”

江五也不客套,拿着银子只说了句;“您两位放心,保证不会让您受半点委屈。”

这一天我都在奇怪,甄宓不来看我,还可以理解,为什么母亲张郃高览也不来看我,难道,人真的这么现实毫无义气吗?我觉得张郃高览不是这样的人。母亲更加舍不得我这个儿子。

就这样一晃三天过去了,这天天黑的时候,田丰忽然说了句;“明儿一早,大军就要开赴黎阳了,不知道这五十万河北健儿还能不能回来。不行,我要写奏表在谏。”我知道他要这样的,其结果不外乎是死的快点,急忙拦住他。田丰的脾气劝不住,那就写奏表吧,然后我就嘱咐江五把田丰交给他的奏表,拿出去撕掉,撕得粉碎,让它随风飘远。

清晨的时候,江五火急火燎的跑进来。现在这牢门也不锁了,就这样开着。江五手上捧着两件锦袍,手里还有一封银子,还有两只烤鹌鹑。是张郃,高览,我一看到烤鹌鹑,就知道必定是张郃高览。

果然江五说;“张将军和高将军匆匆来过,他们不敢进来,说主公吩咐过,谁要是敢来探望,就以同谋罪论处。两位将军说,要留着有用之身把公子救出来,现在不适宜露面。这两件衣服,给公子和田先生御寒,这银子——嘻嘻,说是给我们这些人的。还有这烤鹌鹑,张将军说,‘情谊尽在其中,望公子多多珍重’然后就叹着气走了。高览将军说,请公子宽心,高览此生不负公子。”

我心中一阵感动,眼前潮湿模糊,从江五手中接过锦袍,披在身上,又把另一件扔给田丰。田丰叹口气穿上道;“看来主公没有理会我的奏章。”我心想,别提你的奏表了,不是我,你又要倒霉了。

江五道;“这银子——”我笑道;“你留着,我用不到,再说本来是给你的。”江五是个实在人,人家对他好他就对人好,立即道;“公子放心,这些钱,我老江和兄弟们一分不拿,全都给公子先生买了酒菜。”我还想劝他,可他说完就走了。他是拿着鹌鹑走的,这个他倒是不客气。

五十万大军开拔的脚步声震的冀州城地皮发颤,我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些人从清晨出发,一直到晚上才完全离开冀州,前面的第一个人已经到了黎阳,后面的那人,还在冀州城吃晚饭。

这一夜又静悄悄的过去。

第二天一早,就像我想象的一样,母亲就哭着赶来。见到我,又不知道该怎么疼,怎么爱,只是一个劲的哭。“你可是真的做过忤逆自立的事情,你实话对娘亲说。”

“没有,娘亲,孩儿真的清清白白,孩儿怎会背叛自己的父亲呢,母亲,孩儿冤枉。”

母亲痛哭;“你父亲临走的时候吩咐过,任何人不能放你出来倘有违背,军法论处,绝不宽宥,母亲怎么恳求他也不许,孩子,娘亲救不了你——”

“母亲,孩儿清清白白毫无过错,父亲一定会搞清楚的,您放宽心回去休养,孩儿等到父亲得胜回来,就可以回去见你了。”

母亲走了以后,一连两天没来看我,甄宓也没来,郭嘉也没来。郭嘉是不会随军出征的,因为父亲几乎都忘了这个人的存在,他只有在我的世界里才有价值。田丰的家人一直没来过,我估计他们没有这个胆子。

傍晚,我沉沉睡去,又做了同一个梦,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哭醒的,是江五把我叫醒的。江五道;“公子,有个姑娘找你。”

“姑娘”我第一个意识就是“甄宓,我老婆。快请。”姑娘请进来了却不是甄宓,是瑶琴。

瑶琴一看到我就哭,眼泪哗哗的往下淌;“公子,你受苦了,我——我好想你。”我安慰了她一会,就问:“你来有事吗?”瑶琴道;“只是来看看公子,知道你安然无恙我就安心了。”我心里那个失望,憋了半天还是憋不住,试探着问;“少夫人——少夫人——有没有问起我。”

“少夫人”瑶琴冷冷的道;“她可快活得很呢。”我的心一下子沉到湖底,完了她果然对我没有半点男女之情,我娶了她的人却却不到她的心。我的心一阵肝肠寸断的痛,就觉得心头似乎突然被人捅了一刀,猛地向外喷出一口鲜血。喃喃的道;“她当真如此恨我,就连我死了,也不来看我一眼。”

瑶琴吓坏了,哭道:“公子,我来——我来看你,她不要你,我要你,公子——呜呜。”

我厉声道;“瑶琴,你回去告诉她,就说我快死了,看看她肯不肯移玉步来看我一眼。”

瑶琴擦着眼泪道;“对了公子,听说是袁福在将军面前告你的状是不是。”他一提醒,我才想起来;“瑶琴,那日我让你送信给崔大人,你回来后有没有对人讲过。”瑶琴摇头道:“没有,公子嘱咐过,不让我说,我怎么会胡说呢。”我诧异道:“那就怪了,难道他一直跟踪你不成,他又是怎么认识许攸的呢。”

第二天郭嘉又来看我,说文丑的伤势已经好转,能下床走动了,但一条左臂还是不能动弹,我询问了一下情况,又给他开了一个方子,嘱咐郭嘉继续用盐水清洗。郭嘉去了,甄宓还是没来看我,始终没有,以后的十天里都没有。

十天之后的黄昏,又是黄昏,和住进来的那个黄昏一样,黄黄的,昏昏的,名副其实的黄昏。

这次来的人让我颇为意外,竟然是——文丑。文丑的伤势还没好,脸色还是蜡黄,整个人瘦了一圈,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霸道悍勇。眼窝深陷的他让人感到更加孤寂,更冷。文丑向我拱手。我吓了一跳,心想这华佗医术真的可以获得诺贝尔医学大奖了,太了不起了,才短短的半月功夫,竟然把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恢复到这种地步,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啦。

文丑虽然死里逃生,但还是很冷,说话冷。他只向我说了一句;“救命之恩,必当图报。”就没下文了。我知道他是属于那种面冷心热的人,不和他计较,笑着和两人谈了一会。田丰这次也破例凑过来,和两人说话。我知道他是有目的,果然,几句话过去,就来了。

田丰道;“此刻已经是四月中旬,我军已经挺进黎阳有七八天,不知道前方可有战报。”郭嘉点头道;“听说先头部队一路顺利,已经拿下了白马,此刻正在围攻延津。但以我看来白马似乎根本没做抵抗,是曹*主动放弃的,如果嘉猜的不错,曹*过几天做过象征性的抵抗之后,还会放弃延津,越过阳武进驻官渡,曹*一定会把官渡作为决战的前沿阵地。”

我看了看郭嘉又看了看田丰,笑道;“奉孝和田先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郭嘉笑道;“曹*乏粮,白马离开许昌太远,而且道路崎岖环境复杂,不适宜运粮,他为了节省人力和物力,就一定要撤退到官渡。不过曹*这也算是兵行险招,如果官渡被破,河北军一定会长驱直入楔入许昌,直捣他的老巢,到那时曹*就只有向徐州一线撤退的路了,不过徐州也不太平,文若已经在那里等他了。而且,宛城张绣,已经接受主公劝降,和他的谋士贾诩奔冀州来了,昨日传来休息,他们已经进入青州境内,再有一两天应该可以到冀州了。”

“张绣,贾诩”我大喜过望,“这两人真的没有投降曹*,看来我的书信起作用了。”我一高兴说漏嘴,被田丰一把抓住;“你真的写过信给崔琰。”

我知道他误会了,立即解释,并把书信是写给张绣的,还把内容给他念了一遍。田丰放开我叹了口气道;“公子不该杀死许攸的哥哥,现在看来,此事分明是蓄谋圈套,他买通了你身边的袁福,让他监视你,知道你送信给崔琰后,等崔琰走了,又选我去找你的时候,才向主公哭诉,分明是想陷你我于万劫不复之中,此人用心歹毒,城府极深,实在可怕。”我心想他可怕地地方还没有表现出来呢。

我对郭嘉道:“必须除掉许攸,他和曹*关系慎密,万一反水,大事不好。”郭嘉苦笑道;“他现在千里之外怎么杀他。”

文丑忽然冷冷的道;“我上奏表,弹劾许攸,让主公防范他。”我一想不行,这不是*他造反吗,立即阻止;“不行,千万不可以,那等于*他造反,我们再想想,最好我能出去。”

郭嘉道;“在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急道;“等到什么时候?”心想可别等到官渡之战打完了。郭嘉沉声道;“等到主公的气消了,开始想儿子的时候。”我道:“不可能。”郭嘉笑道;“袁谭在他身边,一切皆有可能。”我失声道;“大哥——”郭嘉道;“我派了人去通知大公子,让他设法救你,你放心,大公子每天在主公耳边提起你十几二十次,而且还会时不时的,说点你的好处,过一段时间,就有机会了。”

我心里又燃起希望之火,催促道;“最好能快一点。”

郭嘉最后说了一句;“我总觉得,公子入狱的事情似乎并不简单,那个袁福怎么会给许攸卖命,来得罪你这个二公子——”

崔琰来看我的时候,身后还带了三个人张绣、贾诩、还有张绣的首席大将曾经诛杀典韦的胡车儿。我怎么记得这胡车儿挂了呢,原来没死,有趣。

贾诩我以前就见过,现在他除了老一点,几本还是那副一看就不像是正面人物的样子。张绣吗?我的妈,真是帅呆了。胡车儿让我吃了一惊,这人高足有两米,全身的皮肤都泛起红黑的光,一条胳膊和我的大腿差不多粗细,一看就是条猛将,难怪曹*当时看到他就爱不释手,想要拉拢,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胡车儿没拉过来,反而连典韦都赔了。

崔琰和我打过招呼后,贾诩首先开口;“这位就是二公子。对了,我们似乎是见过面的,”

我笑着拉他的手;“文和先生,我们的确见过面,我好想你啊,真的,做梦都想。”心里说道,贾诩我爱你。

贾诩心说这小子怎么疯疯癫癫的。什么呀,就做梦都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多年不见的朋友啊。

我害怕冷落了张绣,急忙和张绣拉手;“张将军,本公子盼将军犹如久旱之盼甘霖,将军一来,我的心就安稳了。不过本公子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还是让大家见笑了。”

张绣心想没事其实我也挺惨的,弄得跟丧家之犬一样到处跑,咱俩谁也别笑话谁。张绣叹了口气握住我的手道;“公子大恩,张绣永世不忘。”这话一说,第一个贾诩就傻了。贾诩这些天一直在纳闷,为什么张绣这小子忽然就不听自己的话了呢,他想不通,此刻才算是明白了一点,心想原来袁熙对他有恩,我怎么完全不知道,是否中间出了什么岔子。我又和胡车儿拉手,也想学学曹*拉拢他一下,可是一想到曹*的下场,就没敢太热情。

崔琰道:“公子放心,崔琰已经了解一切,来日必定亲往黎阳面见主公陈述一切,让公子和田大人可以洗脱冤狱。”

我问道;“先生准备何时启程。”崔琰道;“只怕要过几天,因为不知道主公会挥师黎阳,所以才来冀州,不然就直接奔黎阳去了。听说前方将士推进的比较顺利,就不忙起行,也让张将军和文和先生,可以再冀州休养几天。”

我笑道;“也好,就让两位贵客领略一下冀州的风土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