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肉搏狂杀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39 字数:3593 阅读进度:61/306

第六章肉搏狂杀

本章字数3563「各位书友支持下小弟,看完了,轻轻点击一下收藏,小琦会更有动力写作,嘻嘻,万分感激」

焦触运粮到半路的时候,中护军将军文丑忽然派人传令,让他绕到徐无山‘断谷’运粮。焦触这半路把文丑的祖先在心里问候了一个遍,心想,文丑你王八蛋,好好地大路不让走,让我走断谷,听着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了。断谷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过也不像焦触想象的难走,只是这里的路径太多了,纵横阡陌七出八进的,有点让人头疼。焦触手下运粮的是五千步兵。五千人押运五十两粮车,并不废什么力气。所以他一路很轻松。

及至到了断谷看到这座植被茂密,从上至下裂开的山峰,才倒吸了一口冷气。山峰中间留出一条空隙,道路倒是很宽敞但两边都是光滑高耸如云的石壁,从脚下到山顶全是苍黑的似乎可以照出人影的岩石。空气略微带着点凉气,在山谷中弥漫,一线青天叫人目眩心惊。这种地方可是袭击粮车的圣地啊。

文丑手下的都尉赵睿正和十几位兄弟耐心的潜伏在山坡上的岩石后面,等待乌延这只猎物出现。他首先看到焦触的运粮队伍过来,立即对身边的马弓手郑二宝说道;“你在这盯着,有异动,就吹号角,我去通知文将军。”

文丑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心说焦触这王八蛋该不会是爬着来的吧,就算是爬这会也该到了。赵睿突然凑过来,低声道;“将军,焦触校尉过来了,可是怎么没见到乌桓兵。”文丑心里比他还着急呢,心想老田这个计策也不知道,管不管用,要是乌延不上当,自己和手下的弟兄不是白白在这里被蚊子叮咬了一宿。文丑冷冷的道;“不急,会来的。”

“将军,这谷口可太大了,一条路可以并排的站下十五六个人,纵深二十里,整个就是个葫芦状,能进不能出,就算是有两三万人在这里厮杀,都没问题。不过,必须是步兵,要是骑兵就不行了,那战马的凶性一上来,非得到处碰壁不可。”赵睿兴奋地说;“乌延要是到了这里边,可是再也别想用骑术和弓箭逞威了。但属下还有一个疑问,万一,乌桓兵等到焦触校尉从谷口出去之后再动手怎么办。”

文丑白了他一眼,厉声道;“废话多,留着力气杀敌吧。”他不是不想回答滥发*威,只因为这也是他的疑问。不过田丰已经事先说明了,这是险中求胜。

赵睿是个直性子,一根筋不会拐弯,肚子里藏不住话,尤其是有关于作战的,他不弄明白了,就不会打仗。赵睿嘿嘿的笑道;“将军,我还有点不解,就是二公子为什么只给两千步兵扼守葫芦口,这样不保险。”

文丑拿他没办法,冷冷的回了一句;“放火,就保险了,人多了施展不开。”赵睿刚说了一句;“将军,待会让我做先锋,我也立个功,在公子面前露个脸呗。”

文丑没说话,他紧张的盯着焦触的粮车。粮车距离谷口还有十里不到。‘通’一声炮响,一阵嘹亮嘈杂的呼哨声传来,文丑一拍手道;“好了,乌桓兵果然不想放焦触出谷。”

赵睿想了想道;“这道理我也知道,要是出了谷,大家做鸟兽散,就不能一网打尽了,他也不想在谷中作战,因为那样马儿无法奔驰。可是这乌延却忘了哪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乌延不是忘了,而是根本就没有听过这句话。

乌延的骑兵,从葫芦底冲进来,旋风般的想要冲出断谷,劫击焦触。焦触慌了,厉声冲着后队道;“快,迎敌。”他的话还没说完,半山腰子上突然一阵号角连声。眼前的葫芦口上方扔下无数捆枯枝蒿草等可燃物品。枯枝上散发着桐油的酸臭味。几只火把从半山腰扔下来枯枝和蒿草立即蓬勃燃烧。微风在通过葫芦口时由于集中而稍强,迎风飞舞的火焰。瞬间冲上半山腰。火焰像瞬息万变的午后的彤云,时而千仞齐发时而独峰突起;火焰像威严的森林时而呼啸怒吼时而缠绵呢喃;火焰像恣意狂舞的万千灵蛇万千精灵。焦触被隔离在火光之外,看着文丑和赵睿从没有火的另一面山坡冲入谷中。大火炙烤的焦触和他手下的士兵脸皮疼痛,滚滚浓烟呛的人喘不上气,熏得人睁不开眼睛。耀眼绚丽的火焰使山尖上浑圆的太阳失去了魅力,白色粉末漫天飞扬,迷人眼睛。

文丑和赵睿,徒步奔下山坡,和手下的两千步兵开始劫击绞杀惊慌失措的乌桓骑兵。乌桓兵足有两三万,骑着马堆积拥挤在断谷之中。如果他们没有马,再多两三万这里也装得下,不过马不像人,可以思考可以冷静,它们怕火,一看到火光就惊了,撒开四蹄疯了一样的乱窜乱冲,有的两匹马三匹马撞在一起,主人掉下来被摔死,没摔死的也被后面的疯马踩死。有的马,可能觉得这火太可怕了,就直接自己一头撞在石壁上来个脑浆迸裂而亡。还有的被地上的马尸绊倒的,还有的为了逃跑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来,打的那叫一个惨烈。总之都是拥挤惹的祸。弓箭也无法出手了,因为骑术再好也控制不了这样的疯马,况且根本就没法转身。

文丑和赵睿的两千人可如鱼得水了,人不多,而且都是挑选的精壮年,利索的。这些人专门挑选一些空隙入手,有的从马肚子下面钻过去,有的在两匹马三匹马交错乱成一团的时候,抓住机会,把马上的骑士刺下马。他们这些人中有一百人,除了手里拿着长矛之外,另外没人配备了一把匕首,这是贾诩的损招,用来趁乱,削断马镫或者骑士的小腿。文丑此刻就拿了一把匕首,他一刀一个,捅的不是人,是马。匕首在马肚子上,留下一个血窟窿,马不会立即死掉,但是它发起疯来,它的主人就必死无疑了。不光他的主人,跟着遭殃的还有很多的骑士。连锁反应之下,乌桓兵两柱香时间里就死伤大半。

这次劫粮车是乌延没有亲自带队,他以为是万无一失的,就算是不成功,也不至于有损失。他觉得中原骑兵根本就只配在他军队的马屁股后面吃风喝烟而已。哪知道,他的大将‘突利句’,刚一入山谷,就碰上了这场要命的大火——

突利句也不知道杀了多少自己的骑兵,才策马狂奔到刚才冲进来的葫芦底,眼前豁然开朗,身后的浓烟火光已经不能影响他的视线,兴奋之余回头一看发现只有三十多骑亲兵跟在自己身后。他顾不了这么多,就想策马出谷,冷不防,马蹄被脚下的锁链绊了一下,就摔倒在地上。炮声响起,我的一万步兵,出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的突利句眼前。

突利句惊魂未定,突然回身把一名亲兵推下马,自己跃上马背,挥刀向当先而立的我砍过来。突利句已经被摔晕了,在我悍枪攻势之下,挺不了五招,就被我一枪刺中肩头。他发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我军几名亲兵上前把他五花大绑。

贾诩这时就用鲜卑语冲着谷中大喊,投降不杀,投降不杀。谷中的情形太混乱了,乌桓兵和冀州兵还有战马混战在一起,谁也听不到这里的声音。我道;“文和先生带队守住谷口。我帅三千人入谷。”心想老子去打扫一下战场。

我的三千生力军冲入谷中,全力掩杀。贾诩在这边一个劲的高声用鲜卑语大喊投降不杀。乌桓兵冲出去的到了谷口也被贾诩截住,只能是下马投降,有勇猛的就英勇牺牲了。我拼命砍杀,临近火堆的时候,看到文丑,同时全身上下感到一阵炙烤。铠甲上的鳞片似乎都要化了。三千生力军斩杀剩下的负隅顽抗的乌桓兵犹如摧枯拉朽一般势如破竹,旋风扫落叶。这时候死的人多了,谷中的空间也大得多了,乌桓兵也粉粉的从马身上跳下来,一个个红着眼睛呲着牙就像是饥饿的狼。看到自己战友堆成山的尸体,不但没能让他们害怕,反而激起了狼的嗜血凶性。

一场**裸的肉搏战,双方杀红了眼,胡刀砍断脖子的咔嚓声,长枪刺入胸膛后的闷哼声,刀枪交击的铿锵声,濒临死亡的绝望的惨叫声,还有像我和文丑一样杀的性起是的狂吼声汇聚成一片——

五名乌桓兵围住我,五把胡刀走马灯似的交互轮砍,每一刀,都狠辣非常照着脖子脑袋砍下来。让我一时间缓不了手。我猛然间仰面跌倒,乌桓兵还没有缓过味来,我手中的悍枪呼啸着贴地一个扫堂腿。五个乌桓兵的惨叫着栽倒,悍枪的强大力道令五个乌桓兵小腿骨尽皆骨折。我连刺两枪杀死两个倒地的乌桓兵,附近的七八个乌桓兵又来攻击,我撇下脚下失去战斗力的几个。用悍枪接力来个撑杆跳,腾空而起,右脚踢中一个乌桓兵的喉咙,乌桓兵像狗一样呜呜嗷嗷的几声哀鸣后,喉管碎裂,不能呼吸被活活憋死。枪尖这时候已经从地上弹起来,隔远刺入一名乌桓兵胸膛,悍枪***,鲜血随着奔腾的压力喷出一米多远。三个乌桓兵在不敢轻举妄动,背靠着背成三角防御阵型,以求自保。我手中悍枪一抖,枪尖从两颗脑袋中间钻过,枪身似一条毒蛇般摆动一下,抽中这两颗头颅,两人哀号着闪身。悍枪已经刺入了和两人背对着背的第三个乌桓兵的后脑。

然后悍枪再次回旋,连续两枪刺死地上哀号的两人。我正得意,一把胡刀,已经从我的身后,照着脖子劈下来。我还浑然不知呢。一把铁枪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刺入那名乌桓兵的胸膛顺带着把他的尸体甩出去两丈之外。我看到了身后的刀影才惊觉到,忍不住冷汗湿衣。回头一看,文丑正抹着额头上的汗,提枪跑过来,关切的道;“公子没事吧。你要小心点。”我苦笑了一下,文丑就提着枪向杀的最厉害的地方冲过去。大战进行了半个多时辰。乌桓兵死伤一万五六千人,大约有三千人被俘,剩下的不知所踪,逃跑是不可能,我看被大火变成烧烤的面比较大。我军投入兵力五千精锐,回来的只有两千不到。在这种情形之下,也可以算得上惨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