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黑龙骑兵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50 字数:4994 阅读进度:76/306

第二十一章黑龙骑兵

1:00拉!准时更新!

本章字数4939

呼厨泉这些天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赤痢的身上,希望他可以攻下蓟城,否则就是死路一条。军粮已经用尽,文丑坚守不出,攻了几次城也攻不进去,再这样下去,用不了两天,士兵们就会因为饥饿而失去战斗力,敌人不打就胜了,这可怎么办。

赤痢带着一身伤,跪在呼厨泉面前,咬牙切齿的控诉袁熙狡诈,说是,连日来攻城不克,最后一次攻城的时候,被袁熙偷袭营寨烧了粮草,自己无奈只能带着败兵回来。呼厨泉自己也战败了,他沮丧,也没有深责右贤王,心想,比左贤王强点,最起码他还活着回来,还带回一部分兵卒,这就是不小的进步吗。嘴上鼓励两句:“大匈奴是战斗的民族,不会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对了,你带回来几万兵马。”前半句令赤痢感动,后半句令他丧胆。赤痢就像是死了亲爹,哭丧着脸道:“八——”

“八万。”呼厨泉心想,怎么越打越多了,一共带了三万人去,带回来八万。想了想,叹道;“只有八千人吗。”赤痢脸上冷汗直流,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八——八个人。”呼厨泉还在那里微笑着点头呢,心说,行,不错,比那愚蠢的左贤王强了几千倍,八千挺好。他的脑袋点着点着就不动了,气的眼都红了,瞪着右贤王吼道;“,八个,你怎么没死呢,三万人剩下八个,你也好意思回来,滚,去死吧。”

赤痢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了,呼厨泉在金帐里砸东西,气的七窍生烟,心想这两个贤王都是猪,怎么一次次的全军覆没,这可好,粮草也丢了,居庸关打不下来,老家也回不去,等着人家来生擒活捉吧!!可惜我留在家里的几个小妾呀,以后——

他正在帐中发火,赤痢又急匆匆转回来;“启禀大单于,属下有话要说。”呼厨泉真想吐他一脸唾沫,心想你还有脸说话。

“有屁就放。”

“大单于我军此刻前无进路后有追兵,粮草殆尽,实在不能和敌人硬拼了,不如——属下的意思是——不如——暂时——”赤痢抬眼看了看咬牙切齿的呼厨泉,没敢说下去。呼厨泉也不是傻子,要不怎么当得了大单于,他一听就明白了,这小子想投降了。呼厨泉窝囊、生气,痛恨他软骨头,没有匈奴人的气节,狠狠地狗血淋头的把他臭骂了一句,末了说了一句

“其实你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丈夫能屈能伸,投降就投降吧。”

赤痢在心里一个劲的骂他,想投降还这么多废话,刚才干嘛骂我。赤痢忍着气;“大单于,你看派谁去见袁熙比较好?”

呼厨泉心说废话,这里就咱们两个官最大了,难道让我去不成。被呼厨泉一瞪赤痢也明白了,恍然大悟道:“属下这就去见袁熙,不过,我怎么听说这人喜欢敲诈勒索,大单于,他要是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该当如何。”

“无妨。”呼厨泉一挥手,心说只要不要命,要啥都行,你就去吧。行了,有了这碗酒垫底,赤痢就什么都不怕了,站起来晃悠着走出去,就跟刚打了胜仗差不多。呼厨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无耻,窝囊废、软骨头、不要脸,给匈奴人丢脸。要不是你,我能投降吗?”

我看着赤痢凶悍惨狠的面孔心里就是一阵冷笑,心想杀人狂你也有今天,老子才不会甩你。我不理他,赤痢满脸堆笑的道;“二公子,我们大单于说了,只要你让我们投降,条件随便提,金银多得是。”我一愣,怎么听着台词耳熟,似乎前生在春节晚会上听过。

我的脸拉得八丈长,绝对能栓得住驴,冷冷道:“不必了,我的金银不少,不需要大单于孝敬,你回去,对他说不用投降了,接着打吧,去吧。”心想不给你个下马威,条件也不好开呀,这是谈判的基本准则。赤痢脸色一变,接着道;“公子一定要赶尽杀绝。”我冷笑了一声道:“那你以前为什么要对易京的百姓赶尽杀绝。”赤痢大惊失色,苦笑,心想几个百姓死就死吧,管他呢,袁熙跟我装,假仁假义是吧,王八蛋。

“只要公子放我们大单于回去,大单于说了,以后绝对不会与袁家为敌,真的,像幽州这地方,我们以后都不来了并州也不去,要打要枪,我们就去雍州和凉州徐州,专门挑选曹*的地盘打,公子您看这还可以吧。”

“还行,你们单于想的还挺周到,早干嘛去了,怎么以前就不知道这个道理呢,你们那个是什么单于,糊涂蛋吗?明知道本公子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爱民如子、用兵如神、学富五车、天纵奇才的还来攻打幽州,替曹贼卖命,是不是想死,说。”我傲慢的说。害的赤痢以为我在说别人。心想,这是你吗,我怎么听着像说孙武呢。

“想死,想死——不是,不想死,不想死,公子大单于已经知错了,您就宽宏大放我们一马吧。”赤痢卑躬屈膝道。冷酷的脸上笑容一层堆着一层。

赤痢朗诵诗歌一般,大声道;“二公子您身为幽州刺史,英明神武玉树临风用兵如神学富五车,而且心胸宽广,世所罕见,一定不会赶尽杀绝,我赤痢可以代表单于发誓,以后再不会与袁家为敌。”说着就在我面前跪下去。

这顿狂风骤雨般的马屁拍的我挺舒服,尤其是那句玉树临风,越听越爱听,我笑道:“好,好,不错,投降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本公子还要看看你们的诚意。咳咳。”心想光动嘴可不行,要点实际的。赤痢真是冰雪聪明,一听就懂了;“诚意是吧,诚意有,有,大单于愿意献出匈奴骏马五百匹,金银各五千两,请公子放行。”

“就——就这点诚意,来人,即刻传令,告诉文丑开打。”

赤痢咽了口唾沫心想难怪小道消息说这小子是个贪得无厌的无赖,最会敲竹杠,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够狠。他咽了口唾沫,狠了狠心,笑道:“公子,公子,我还没有说完,请容我说下去。”我冷笑了一声;“这还差不多,说吧。”

赤痢道;“此外还有珍珠三百颗,铠甲一百套。”

“来人,传令发兵。”我声嘶力竭的对这门外喊。赤痢如丧考妣,苦笑道;“算了,公子,我也不说了,就请您示下,到底要什么条件。”

早这样不叫好了吗,匈奴人脑子就是不好使。

我眯缝着眼,阴笑道;“其实本公子的要求也很简单,这样吧,用和你们匈奴兵将同样多的马匹,来换人命。另外把所有的武器铠甲还有弓箭全部留下,再加上你说的金银,你们就可以出塞了。”赤痢知道我贪心可没想到贪心到这种境界,心想,你就直说让我们身无寸缕光着回去不完了。我说完又补充道;“如果连这么宽松的要求都不能答应,那就只有开战一条路了。”赤痢为难,心想就这条件还宽松,从有人类开始大概就没有这么损的。净身出户,什么玩意,大单于知道了还不待气死。

我有我的想法,一方面,匈奴人这些天在幽州造孽杀人无数,我真想把他们赶尽杀绝,可是仔细一想,不能这么做,毕竟五部匈奴还有十几万兵马屯驻塞外虎视雍凉幽并各州,如果杀了呼厨泉,匈奴那边立即就会有人即位,而且势必结下死仇,到时候,无论干什么事都会被其掣肘,实在是太危险,搞不好就要满盘皆输啦。这个呼厨泉还不能就这样贸然杀了,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他回塞外,让他过些日子吃饱了喝足了,没处消化,再被曹*一怂恿,又傻乎乎的派兵打我。本公子不是白痴,不干那种事,我要让他在短时间里元气大伤,无力南下,就只有没收他的马匹弓箭和金银武器。没收他的强弓和战马,还有另外一个用途,组建自己的铁骑战队。

赤痢心里有气,也不敢往外发,还一个劲的陪笑脸,这一辈子他也没这么窝囊过。赤痢吞吞吐吐的道:“公子,这似乎有些难办,你总不能让我们大单于走路回塞外去吧。”

“可以让你们的士兵轮流背着单于吗,难道你还想让我送你们出塞。”我把眼睛瞪到最大的程度威胁。赤痢暗说,袁熙你就缺德吧你,你不得好死,让我们士兵把大单于背回去,从这里出塞有千里,这一路累也累死了。赤痢站在我面前唧唧歪歪的没个完,把我给弄急了,吼道;“你们到底投不投降,要是投就痛快点,不投的话,本公子可要发飙了。”赤痢一听‘发飙’是什么意思,看来又是个冷僻的汉语词汇,不懂。不过这话他是明白的,仰天叹了口气道;“好吧,带我回去与单于商议一下,尽快给你答复。”我爽快的道:“慢慢商量,本公子有的是耐心。”你又耐心,老子可没有,我们那已经缺粮了,在不放走就麻烦了。赤痢临走的时候,又提出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是不是让我军将兵器带走。”我把脑袋要摇晃五六十次,郑重的告诉他:“要带着兵器,那人也别走了。”

呼厨泉听赤痢一把鼻涕一把泪心酸无比的把这次和袁熙的谈话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后,一跳三尺高,大声叫骂,嚷着要和袁熙拼命,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骂完了就斩钉截铁说;“此刻也只能如此了,去办吧。”说完又对赤痢狠狠的道:“都怪你和左贤王不会用兵,害我们损失惨重一败涂地。”赤痢心说,你自己纵容士兵每天**汉人**,激起民变,我又没上,能怪我。

匈奴兵十万此刻剩下两万不到,赤痢把一万七千九百八十五匹马交到文丑手上,这是经过王松,昌豨和管承,严格核对过数量的,一匹也没给他留下,就这昌豨还不愿意呢,一个劲的嘟囔叫嚷:“你看看,这匹马都没有马鞍,而且腿也瘸了这怎么用这个,我告诉你,那个什么贤王,这匹不算,你再给弄一匹好的,要不我还待扣下一个人,这是公子说的,一匹马换一个人,一点也马虎不得。”他一个劲的翻眼皮,没好气的看着赤痢。

那边王松也说;“这弓箭倒是不少,可是箭矢不够多,这样,贤王阁下你不行就晚走两天,让你们军中的铁匠,在给打上十万支箭,没问题吧。”把个赤痢气的头顶差点冒烟,偏偏的就是不敢发,还要赔笑。他觉得自己这几天的笑容堆积起来,比前半生还多不少。昌豨最爱挑毛病了,一会铠甲破旧了,扣人,一会又金银的数量不对了,还是扣人,反正不管怎样,他都能挑出毛病来。后来——后来没事了,因为赤痢找出了他的弱点,用一些黄的白的东西,收买了一下。

昌豨的话立即就变了;“没事,那马腿虽然瘸了,让兽医看看,贴两贴药准好,而且我看这马四蹄稳健,保管是好马,行吧就是他了。哎,那个,那把弓箭还可以用,你把它拿过来,什么弓弦断了?没关系,都可以修理,拿来拿来——”害的赤痢心里一直在想,汉人怎么都这德行呀。

几万匈奴兵除了呼厨泉和赤痢有两匹马,全部步行从居庸关通过,身上没有半片甲胄,手里没有一件兵器,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迤逦而行。文丑调集了所有兵马持枪持盾的在道路两旁戒备,一方面防止匈奴人耍花样,另一方面害怕愤怒的老百姓找他们算账,这是匈奴兵就像是被人掰掉了牙齿的毒蛇,彻底不能发威了。呼厨泉坐在马上,都抬不起头来,心想我可能是所有大单于里面最丢人的一个了。赤痢看透了他的心思,刚一出关,就热泪盈眶道:“大单于,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愁迟早要报的。”呼厨泉扬起手一马鞭抽在他身上,大声骂道;“报个屁,连一匹马也没有了,拿什么报酬,可怜我这些年的积蓄,都被袁熙这王八蛋给搜刮干净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赤痢也不敢说话了,半天才道:“对了单于,以后我们到底是降曹还是降袁啊。”呼厨泉楞了一下,苦笑道;“我们回草原吧,这次战败,没有五年八年的休养,绝对恢复不了,还谈什么曹、袁。”

得到了匈奴的战马和物资后,我欣喜若狂,让王松继续担任上谷太守,又把刘放派到代郡任太守,嘱咐他们休养生息,爱民如子,发展军屯,争取让遭受匈奴祸害最重的地方尽快的恢复往日的和谐繁荣。两人连连答应,一个劲的点头。尤其是刘放,简直对我千恩万谢,磕头出血,原因是他从从事升为太守,步子跨的太大了,心存感激。然后留下一部分兵马驻守,便和文丑携带者战利品,回到蓟城。匈奴的威胁解除了剩下的就只是乌桓,不知道奉孝那边怎样了,这几天没有半点动静,也没有战报传过来,我有些着急。我派人去联络郭嘉,一边让鲜于辅用匈奴马和匈奴的强弓硬弩按照匈奴的编队和战术方法组建一支自己的以骑射为主的骑兵队。曹*命议郎曹纯指挥的曹军最精锐的骑兵命名为虎豹骑,我的骑兵就叫黑龙骑,压着他,龙比虎豹厉害的多了。

鲜于辅做事谨慎认真负责,不几日一只一万五千人的黑龙骑便组建完成,虽然黑龙骑表面和匈奴兵不差分毫,可是谁的心里都知道,这不过是空壳而且,我军骑兵根本就不具备匈奴兵的骑术,要想真正的驾驭匈奴马,还要接受些强化训练。在这个过程中鲜于辅这个匈奴通,把匈奴的队列作战以退为攻轻骑兵在前,重兵在后,梯次攒射,一波一波,的基本队形都训练完毕。不过中原兵的射箭准确度太差,站在那里射死的都不见得能射中,更何况,要他们像匈奴兵一样,无时无刻的控弦射箭。我一面心急,一面令鲜于辅加紧训练。时值五月中旬天气转热,酷暑将近,连续三天三夜降暴雨,雨水深达一尺,道路泥泞难行,低洼地带已经积水成河,大雨时刻不停的洗刷着血腥的幽州。

我正沉浸在击败匈奴人的喜悦中的时候,派出去往右北平无终打探消息的赵犊终于回来,他带回来一个人——崔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