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虚虚实实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55 字数:4273 阅读进度:82/306

第二十七章虚虚实实

本章字数4212

经历一夜浴血奋战的乌桓兵顿时傻了眼,不知该如何面对这只从速度和弓箭精准度还有射程都与众不同的中原军——黑龙骑。文丑的骑兵速度一点不比乌桓人差,而且在七百步外,就开始发箭,这一点让很多乌桓人都大声疾呼‘这不可能’

乌桓兵此时尚有五万多人,在数量上仍是稳占上风,可是这种疲惫之师,用诸葛亮的话说,‘强弩之末不能穿卢镐’。被文丑的精锐骑兵一顿冲杀,就像是狂风扫落叶一般,从东到西的收割了近一万五千条生命回来,差不多每一个战士都顺利的结果了一个乌桓兵。我这边压力大轻,和张绣震天狂笑着开始突刺敌兵。

蹋顿和楼班没有组织反击,而是立即下令,收兵撤退。号角声鸣金声和我军的冲锋鼓声同时想起。蹋顿和楼班难楼苏朴延顾不得别人,带着自己的少数亲兵,向远处逃遁。文丑乘胜追杀出十里,斩敌将近五千,才被田丰鸣金叫回来。蹋顿亡命奔逃出去二十里,稳住败军,在河边安营扎寨,准备来日再战。

我回到营中不久,周仓昌豨和胡车儿也跟着回来。众人虽然伤痕累累失血无数,仍神采奕奕,高兴的不得了。文丑最后一个回营,我连忙带伤迎出去,拉着他的手道:“玉宇,不是你来得快,我们就永别啦。这次真的是全靠了你呀。”文丑沉痛的道:“因为路上受阻,险些害了公子,文丑罪该万死。”我笑道;“即使是死,能和这么多有情有义的兄弟死在一起,我无憾矣。”周仓大声道;“我刚才要死了,可我并不害怕,我就只是怕以后见不到公子了,一个人死的寂寞。”我苦笑道;“你是怕到了阴曹地府吃不饱吧。”周仓咂咂嘴道;“你不说我还不觉得饿,一说起来,我这肚子咕咕直叫呢。”

用过了饭,我开始给大家治伤,郭嘉恢复了一些,也挣扎着起来慰问伤员。朱灵和昌豨受伤挺重,一段时间内恐怕都不能和人动手了,不过没有大碍,其余的人,最少的也都负伤十处,不过都没伤到骨骼,只是皮外伤,调养几日就能痊愈了。过了一会田丰田畴来报告;“这一战,我军先头骑兵七千人剩下不到八百,都尉级别的将领折损三员。还有将近四百名受伤士兵等待救援。”我叹了口气道:“走,去叫上所有的军医,我们去看看,他们才苦呢。”

伤病的营帐,在军营的最外围。我们一大群人在两丈外就听到阵阵鬼哭狼嚎,凄惨连声。那是伤病受不了痛楚而发出的哀号。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随行军医,这些军医,大多也会受到很人道的待遇,打比方说,如果我军战败了,所有的人都会被杀,唯独这些郎中死不了,因为这些人留在军营里是有大用处的。

伤兵营,甚至比战场,看起来更令人难过。这里的人,有的根本就不如立即死掉来的痛快呢。断手的断脚的,还有脖子的肌腱被砍断歪着带死不活的。小腹被抛开肠子流出一地的。这些人没接受治疗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接受的,更加痛苦的叫的要死。二十几个郎中,在处理一个断腿的伤员的时候,就直接用锯条把腿锯掉了,疼的那人几次昏厥,一个劲的要求速死。我不忍再看,叫过来一个军医。那军医,立即跪下磕头:“参见公子。”“起来起来,本公子问你——”

军医诚惶诚恐的道;“公子吩咐。”

“为什么,不给这些伤员用麻药。”我的瞪大了眼睛呵斥。谁知道,那军医的眼睛瞪得更大,结巴道:“公——公子,您说那一种药物?”

他的语气让我登时醒悟。那个时候华佗的麻沸散还没有问世呢。

我一回头,就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一片惊骇眼神,想躲都躲不开。郭嘉第一个发难,恨得我想把他治成个哑巴算了。

“公子,你说麻药是干什么用的,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是做什么用的。”我心想坏了,这麻药两个字,不能出现的这么早,我一定要抵赖。

我信口雌黄道;“什么,麻药——我几时说过这话啦,奉孝你听错了。”

“没错,就是麻药,我也听到了。”文丑在郭嘉身后伸出一只手,义正词严的说。

“你们两个都听错了,我没说。”

“不可能,就是你说的,我离公子最近,假如听错了叫我五雷轰顶而死。”田丰赌咒发誓。

我心说田先生你至于这么较真吗。我苦笑道;“行了,我说了行了吧,不是,我说的是,麻沸散,知道吗,这是恩师华佗,研制的一种可以镇痛的药物,只要是给病人喝下去,身上的痛苦就会立即消失。”

周仓道;“晚上做一碗给我喝吧,我也想喝,不知道味道怎样。不管了,反正喝完了,打仗就不疼了,这个挺好。”我在心里骂了一句,你个吃货去死,就知道吃。

田畴皱了皱眉道;“公子,说的太过夸张了,假如真的有这种药,那给我们的士兵在战前每人喝一碗,岂不是所向无敌了吗。”

“那是周仓说的,不是我说的,本公子几时说过,喝完了麻沸散在打仗就不知道疼了。”我气疯了,跳起来叫。

“我听到了,就是你说的,你说喝完了就没有痛处了,我如果听错了,就叫我五雷轰顶——”田丰愤怒的看着我,心说这公子太不象话,在这么多手下面前,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信口雌黄。

我苦笑道;“行了,田大人您也不用五雷轰顶了,我承认您没听错,不过你们是曲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说——喝完了可以解除痛苦,但是却不能上阵打仗。”周仓失望的瞪眼;“为何?”

“因为,那个时候人也睡着了,明白了吗,他只能适用于伤员。”我生气的看着面前这几个犟驴说道。郭嘉恍然大悟,喘息道;“下次说清楚一点,省的大家误会吗。”

“放屁,是我没说清楚,还是你们蠢,你们——”我没法跟这些人生气,对那个军医道:“这样我会去把麻沸散配来,看看能不能有效。”四百多伤病,一百名重伤,这二十几个军医根本就忙不过来,我对军医叹了口气道:“我去配药,大家一定尽力把这些受伤的兄弟全部治好。”中军医都连连点头称是。床上躺着的,正在包扎的,所有伤病听到我管他们叫兄弟,眼中都有些湿润。

我走出来的时候,听到里边有个年轻士兵,厉声道;“人家二公子这样对咱,咱就算是死了,也值了。”其实这些拼死拼活的士兵挺好收买的,一句话就行啦,可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军阀却不得军心呢?因为他们连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也懒得说,在这些人心里,士兵的死活跟他们没多大关系。在这个人命贱入猪狗的世界里,就是这么不公平。

我回去之后,就开始着手研制麻沸散。还好身边草药比较齐全,有不够的就吩咐士兵,去找军医讨要,一会功夫,草药凑齐,便开始熬制。麻沸散的主要配料有:曼陀罗花也叫洋金花1斤、风茄花1斤、生草乌、香白芷、当归、川芎各4钱,南天星1钱,羊踯躅3钱、茉莉花根1钱、当归3两、菖蒲3分。共十位草药制成。这些药大多常见,并不难找。

麻沸散熬制的过程中郭嘉和周仓一直在旁边盯着看呢,周仓是想弄一碗喝,看看味道如何。郭嘉则不信者药物能有神效,跟我打赌。汤熬好了以后,我们三人,亲自送到伤病营去。我亲自喂一个要锯腿的伤员喝下去一碗,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在询问他。他说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痛了,只是有些昏昏欲睡。我心中大喜,这就是成功了。我对着周仓郭嘉招手道:“走,回去,在熬上他十锅八锅的备用。”这一天基本都在为伤员的事情奔波,直到黄昏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才腾出手来研究一下对敌作战。

郭嘉主张以生力军劫营偷袭,不让乌桓兵有喘息的机会。这个提议得到了到会所有人的广泛支持。我想了想道:“那么就在今晚劫营,关键是怎么个劫法。”郭嘉道:“这样,天快黑的时候,我和你们去看一下蹋顿是如何下寨的,再作打算。倘若让蹋顿的人马休息一整夜,明天人人精神抖擞,就轮到我们有难了所以必须先给他来个措手不及。”

繁星仍在深黑的夜空照亮着整个大地,茫然不知激烈残酷的战斗正在它眼皮子底下发生着。

数以千计的火把把乌桓人绵延十里的营寨照的明如白昼。望台下,十多个高地,火光点点,照的火红一片,高起的狼旗金帐位于整座营寨的大后方,各处的营寨,众星拱月般的把单于金帐团团护卫。

郭嘉回去之后说道:我们今晚的进攻分三个步骤,首先是分散兵力挺进,佯装出全面进攻的态势。令敌人不得不固守各处高地的营寨,在进入敌人强弓硬弩射程之前,我们在两翼的军队,要摆出迂回包抄一举歼灭的假象迷惑敌人。威胁对方左右侧的营寨,使他们不能分身驻守中军。然后——”郭嘉扫视一眼众人道:“然后集中全力向中路突击,以奔雷电掣之势,直指乌桓军的单于金帐,这叫擒贼先擒王,只要捣毁蹋顿的金帐和狼旗,任他骑兵有多么强横,弓箭多么孔武有力,照样难逃覆灭厄运。”

我仰望着壮丽的星空,接着再把目光投向灯火通明光耀十多里的敌阵,及敌我之间相隔十多里的草原。沉声道:“要迷惑他们我有一个好办法。”

郭嘉和我一起回到营寨,召集了田丰贾诩张绣胡车儿还有所有大将一起开会。郭嘉说完了他的计策,急忙问道;“公子,说出你的扰敌之计吧。”

我沉吟了一下道;“兵法有虚虚实实之说,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我这条计策正是出自于此——”我看着众人笑道;“首先,我们给他来个鼓乐齐鸣,号角连声,让乌桓兵不敢入睡——”贾诩郭嘉田丰脸上都露出会意神色,留神倾听。周仓却提出了抗议;“那不是打草惊蛇。”

我笑道:“那样最好了,本公子的目的就是要打草惊蛇。敌军听到号角鼓声,必然以为我军劫营,定从梦中惊醒,而我们根本不去进攻,接着睡觉。只需分出几百士兵,每隔半个时辰,吹响一次号角,雷响一次冲锋鼓,就可以了。”

贾诩讶然道;“如此一来,可收一举两得之效,如果,乌桓人懂得这虚实变化之术,必然不敢睡觉,严守营寨,如此一来,本就疲乏的乌桓兵到了清晨时分,就软瘫成泥了,那还有精神作战。再者,假如蹋顿认定我们虚张声势,不做防备,那我军就可以真的大张旗鼓的掩杀过去,把乌桓兵一举歼灭。”

郭嘉拍了拍脑门道;“二公子,这样说,我也有了一个主意。”众人都看着他,等他说下去。郭嘉指着帐外的火把道;“顺带着,把营中的火把也一起熄灭,那么敌营的气氛会更加紧张。”贾诩轻摇羽扇,点头道;“好,此计可行。火把熄灭,敌军就更难掌握我军动向,方便偷袭。”

周仓嬉笑道:“好好,那我去敲鼓,我们把营中所有的号角和战鼓都抬出来,敲他娘的。”田丰道;“这样,拨两百士兵分为四队,每对敲半个时辰,,中间歇息半个时辰换班一次,周仓、管承、朱灵、赵犊四位将军轮班休息,其他人抓紧时间睡觉,直等到,敌人松懈便去劫营。”郭嘉道;“还要派出五十名探子,前往敌营查探,看他们反应如何。”我点头笑道;“大家各自就位,依计行事。”

周仓穿着沉重甲胄,亲自上阵雷响战鼓。通通通通,鼓声雄壮激昂,震慑人心。其他的三十名士兵,也开始挥舞双臂,用鼓槌击打战鼓,发出一阵阵和周仓鼓上一样的轰响。三十面战鼓,汇聚而成的激昂之声连成一片,充满了冲锋杀伐的味道。周仓觉得自己脚下的地皮,都跟着颤动了。同时,号角声起,呜呜的粗犷的类似牛叫般的声音,顿时传遍整个草原。鼓声,号角声,瞬间扫荡了草原所有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