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蹋顿逃亡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56 字数:4763 阅读进度:83/306

第二十八章蹋顿逃亡

本章字数4712

蹋顿正梦到自己战败被追杀,一柄彪悍的银枪,向他脖颈奋力戳来。他惊醒的时候就听到金帐外一阵号角连声,战鼓震天。蹋顿大惊失色,第一个反应就是,坏了,敌人来劫营了。他披上长袍,连铠甲也顾不上穿,赤着脚从帐中跑出来。蹋顿和迎面跑来的楼班撞个满怀。苏朴延和难楼能臣抵之,也正慌里慌张的跑过来。所有沉睡中的士兵都被密集的鼓声从梦乡中拉起来。营寨在没有任何人指挥的情况下自动进入战备状态。紧张的气氛笼罩着士气低落而且异常疲乏的乌桓军。蹋顿和楼班等人向前冲出几十丈,远望,刚看了一眼,照的敌营亮如白昼的几千只火把,在同一时间熄灭。汉军军营立即被无边的黑暗吞没,消失在眼前,耳中只剩下凄厉的号角,和密集的冲锋鼓声。蹋顿的精神一下子绷紧,告诉,把所有还睡着的战士全部叫起来,控弦战士,全部弓上弦准备射杀来敌。

灿烂迷人的星空下,三个汉军探子藏身一株大树的树叶间,在敌阵不远外,默查敌人调动的情况。其中一个探子轻笑道;“二公子这招可是够损了,不把人给折腾死。”草原上,无时无刻不飘荡着微风,树叶的沙沙声遮掩了三人说话的声响。另一个探子小马,缩了缩脖子道;“折腾死也活该,乌桓人都该死,和匈奴人一样,多少年了,欺负咱们汉人,真恨不得把他们全都剁碎了炒着吃。”另一个探子在最下手,他嘘了一声道;“狗子,小马,你们在这里守着,俺去报告去,等一会俺回来,你们再去,咱三轮班。”狗子和小马轻声道;“好着哩,王头,你去吧。”

我和郭嘉听了王头的回报,相视而笑,对王头道;“你先回去,每隔半个时辰就来报告一次,千万可不要睡着了。”王头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兵,知道军纪的严酷,心想那可是杀头的罪名,谁敢睡觉。他点头哈腰的答应着,退出去,一路小跑回到大树上;“下一次,轮到狗子了,半个时辰后再去。”

郭嘉出帐,对周仓道;“行了,周将军,你和士兵们都休息一会,半个时辰之后,在接着敲。”周仓把鼓槌,往战鼓上一扔,对这对士兵道:“都停吧,先睡上一会。该换人了。”士兵们都停下来,回到自己的帐中休息。

半个时辰后,狗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进账就迫不及待的道;“公子,各位将军,那帮乌桓兵都去睡觉了,只留下几百名弓箭手和几对士兵来回寻营。”我道;“好,很好,你先回去,等半个时辰再来回报。”狗子答应一声就走,心想,你这是累傻小子呢,有这么打仗的嘛。

狗子刚走,郭嘉就把朱灵叫起来。朱灵知道该他敲鼓了,揉揉眼睛振作一下精神,带着休息好的一百名士兵出迎,三十人敲鼓,另外七十人轮班的吹响号角,要不容易把腮帮子吹破。战鼓声沉寂了半个时辰之后,重新嘹亮,蹋顿刚有些睡意又穿上衣服从营帐里冲出来。这次他最快,楼班和苏朴延都还没来。士兵们刚合上眼皮,进入浅梦,还没睡熟,就再一次被唤醒。没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懒床的。

一阵纷乱后,弓弩手再一次进入战备状态,所有的骑兵战士都表情严肃的手持胡刀站在帐外,准备蹋顿一声令下,立即上马杀敌。楼班和能臣抵之,再一次狂奔着跑到蹋顿身边。蹋顿正望着黑沉沉的夜色发呆呢,他想不通汉人是在耍什么把戏,大半夜的不睡觉,敲锣打鼓的干什么呢,缺德不缺德?

楼班生气的道;“怎么又开始击鼓了,他们到底打还是不打?”蹋顿叹气道;“不知道。”能臣抵之道;“我看这次又是虚张声势,这些人是吃多了撑得,单于可以回去休息了。“蹋顿又在那里站了一炷香时间,发现确实没动静,就回到金帐,脱了甲胄接茬睡觉。

号角声持续了半个时辰停止,小马又来报告说,敌人又去睡觉了。于是郭嘉又去把管承叫醒了,管承带着第三队士兵出来,接着敲锣打鼓扰人清梦缺德透顶。

这次蹋顿一出来,就跳着脚大骂;“死鬼汉人,到底打不打,这一晚没完没了的敲鼓是什么玩意呀。”难楼恨得牙痒痒,困的睁不开眼睛,他生气这帮汉人扰了他的梦境。难楼刚才正好梦到和蹋顿的侧妃在——都怪这些死鬼汉人,要不我就得手了,难楼心里想着。难楼快步的跑到蹋顿身边,气愤的道;“以老臣看来,汉人不过是虚张声势,其目的就是不想让我们睡觉,等到明日我军将士困乏,连马儿都上不去了,他们再来厮杀,到时非吃亏不可,不如不去理会他,让他自己敲鼓好了,我们只管睡觉养足精神,明日和他们决战,出这口鸟气。”

蹋顿和楼班对孙子兵法没研究,而且困的脑子成了一团浆糊,就傻乎乎的答应着,告诉士兵们不必理会,自行去休息,养好精神明日决战。留下两千兵,分三班轮守,自己几人就去睡觉了。难楼进帐的时候还在想,也不知道刚才的美梦还接不接得上。他不知道,一个无边的噩梦,正在缓缓袭来。

王头这一次回报了乌桓兵睡觉的消息后,郭嘉没让他立刻回去,而是详细的了解了情况。王头回忆说;“这次可简单了,乌桓人出来看了一眼就各自回去了,一点也不紧张了,而且他们把弓弩手也都撤回去了,只留下两千步兵分成三班巡逻,放心的不得了。我和郭嘉的表情立即凝重起来,吩咐道;“你再回去,记住千万不要暴露行藏,你们三人分开来躲着,有事情立即回报。”

王头走了,我道;“是不是把赵犊叫起来,接着敲。”郭嘉冷笑道;“不必了,再让这些人睡熟一点吧。”我抬头看看帐外天空,已经是亥时时分,星月黯淡无光,大地进入了黎明前的黑暗。郭嘉沉思了一下道;“公子现在可以调动兵马了,要快。”

我唤来亲兵,把所有的大将,从睡梦中唤醒,众人养精蓄锐,睡的一塌糊涂,丝毫没受外面鼓乐的影响。周仓和文丑张绣醒来后,第一件事——把头扎进凉水中,好使自己在最快的时间,恢复精神,进入状态。

仍然分作三军,不过这次两翼只作为佯攻部队,用黑龙骑的快马和强弓硬弩牵制敌人两侧的军队,但并不和他们做实质性的交锋。中军的一万五千骑兵,集合了我军所有精壮,这只凿穿军才是出鞘攻敌的利刃。不管乌桓在数量上有多大的优势,我军只集中力量,切入他的心脏——单于金帐。其余的一概不理,让他中间开花。

号角声鼓声再起,和前几次一样的雄壮激昂震慑人心。所不同的这次的号角声中杀伐血腥的味道重了些,大概是吹响号角的士兵心中战栗吧。黑龙骑开始向前推进,所有的大将除昌豨受伤外倾巢而出,中军分为四排,每隔五个马位,就是一排。前两排的战士手持刀矛,是肉搏战的尖兵,后面两排,是弓箭兵,弓箭的箭头上很多都缠了麻布,裹上桐油,准备烧粮草烧帐篷。中军在周仓赵犊的左翼军,和张绣胡车儿的右翼军护佑下,快速的,风驰电掣一般,向十里外的乌桓大营狂飙而去。黑暗中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调兵遣将的迹象。数万马蹄声的轰鸣和震颤,被疯狂敲打的战鼓声,还有冲天而起的号角声掩盖的点滴不剩。即使有点声音,也被困倦的快要死掉的乌桓士兵的耳朵给过滤掉了。完全听不到。

黑龙骑推进到敌阵前左右移动。

我居中,文丑居左,管承居右,后方是一万五千黑龙骑精锐。像一条巨龙嚎叫着从暗黑的深渊中冒出来,全速杀往敌阵,直指蹋顿所在的心脏地带。两翼的队伍,也已经移动到位,开始用匈奴人的强弓放箭,务求压得敌人难以集中力量应付这支一万五千人的精锐凿穿骑兵。

守护营寨的最后一组七百弓弩手,每个都到了昏昏欲睡的状态。战鼓和号角声听在耳朵里,竟生出了催眠的作用。直到我军发出冲锋的号角,他们还以为自己是假睡状态中做梦。有的甚至在脑袋被砍掉以后,还想,没关系,一会梦醒了,就好了。兄弟,你醒不过来了!

大军长驱直入,没受什么抵抗就进入乌桓营寨。帐外,震天的喊杀声,让熟睡中的乌桓兵搞不清是梦是真,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死亡的海洋中。就这样,黑龙骑残酷屠杀,有的乌桓兵提着裤子冲出来,瞬间丢了脑袋。有的干脆骑在马上,冲入营中,对着躺在床上的乌桓兵一顿乱剁。周仓和张绣也在两侧发射了一片片流星般的火箭,把大半的营帐,都给点燃,有的士兵就在熟睡中被无情烧死,身体化为焦炭。

骑兵是草原上最具机动性和灵活性的进攻兵种,尤其是匈奴的战马和弓箭的配备,让黑龙骑脱胎换骨。六七百步的箭程只是几下呼吸起落的短暂光景,兼之这条采凿穿战术的黑龙可以迅速把敌人远程打击的范围缩小,强劲的箭矢对他构不成威胁,而我军射出的箭矢,却威力无穷的夺取几百步外乌桓兵的生命。乌桓兵身处前线者纷纷倒地。强悍的本性,彻底消失,一个个心惊胆怯下,竟然四散奔逃,成为我军追杀的对象。黑龙骑就像是锋利的枪尖般刺进蹋顿金帐的密林区。所有的汉军都成了一刀便可杀人的高手——主要是乌桓军奔跑的时候,都能睡着的缘故。

我和文丑管承三人带头杀入密林,朝蹋顿的金帐冲去。后面的一万五千战士,由于没有遭遇什么正式的抵抗,大致还能保持完整的队形,位于中间的弓箭手,和两边的盾牌兵,则负责挡开流矢,然后刀矛杀敌。

这种不理你兵力多么雄厚,只集中力量狂攻一点,清除挡路所有障碍,车轮碾螳螂,一往无前直指心脏的战术,使我军以快打慢,速战速决,完全掌握了主动。不过这里面也很凶险,如果不是乌桓兵士气低落疲乏不堪,加上蹋顿并没有看穿我的战术。集中一定的力量以强碰强的话,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黑龙已经深入腹地,使纵横无敌,武略堪比冒顿的蹋顿再难以挽回颓势。

后方指挥的田丰,在望台上看到这一切,立即命人快马传令给张绣周仓,让二人的佯攻,变为实攻全力冲击敌阵,力压敌人两翼阵地,让他们无法分身攻击迫入敌阵中央的黑龙骑主力骑兵。张绣和周仓同时发动,放弃射箭,挥刀挺枪,向寨中奔去,就在一片火海中,和两翼敌军杀在一起,成功的牵制了敌人的兵力。对,无奈迎敌的敌人展开毫不留情的歼灭战,杀的对方尸横遍地血染草原。

我和文丑管承,冲入军帐,把挡在帐外的士兵杀尽杀绝,却扑了个空,蹋顿和他的一众大臣,全都不在。文丑第一个从千军万马中发现,蹋顿的狼旗正在暗影中向远处逃遁,准备过河,截指大喝道:“追。”

我趁机大喊道;“蹋顿小儿,想逃到那里去。”声震全场,可惜我不会说鲜卑语,不然这一下子,可以瓦解他一半军心。饶是如此,有些可以听懂汉语的乌桓兵,也吓了一跳。目光纷纷朝移动的狼旗看去。文丑狂喝一声,怒道;“蹋顿,纳命来。”带头从后寨杀出营,向即将渡河的蹋顿一千亲兵冲去。我带着后面的黑龙骑,不顾一起的跟着杀去,想要摘取这枚胜利果实。身后喊杀声震天,惨叫声更加震天,已经进入短兵相接的马下肉搏战阶段。张绣周仓赵犊无不受伤浴血,指挥的左右攻击五千骑兵,折损将近两千,不过乌桓人死的更多,两万也不只呢。虽然如此,我还是惊诧于乌桓人的强悍战斗力。战斗惨烈异常。许多士兵都觉得,宁可去和曹*作战,也不愿意,捏乌桓人的虎须。

不过此时,无论是中军还是翼军都知道胜利在望,士气高涨到极点,一个个勇不可挡。蹋顿无法逃走,只能弃卒保帅,让难楼殿后挡住勇猛无敌的文丑。难楼也是一员勇将,乌桓人不怕流血牺牲的特性,在他身上曾经得到过最好的体现。可这次他没办法了,因为他太累了太困了,一点精神也欠奉。文丑冲过来和难楼接上手,就听到蹋顿在河中央喊道;“难楼大人,快撤,我在河对岸等你。”文丑和难楼同时从齿缝中迸出一句;“无耻。”十招一过,难楼一个失神,被文丑一枪刺中胸口,枪尖的穿透力,使得铠甲失去作用。难楼但觉胸口凉,灵魂顿时飞升,无边的黑暗向他袭来,他看到文丑把血红的枪头,抽出去,然后露出一丝惨笑,就跌落马背。

文丑连看也不看,想继续追击蹋顿,却见这个不要脸的,和楼班能臣抵之苏朴延已经渡河而去,头也不回的跑掉了。乌桓军失去主帅,兵败如山倒,纷纷的向四面八方散逃。我在文丑身后看到蹋顿等人渡河逃走,又见到大批乌桓兵做鸟兽散,立即帅大队人马杀回营寨。乌桓军立即全面崩溃,从战无不胜的劲旅变成亡命逃窜的丧家之犬。

胜负已定,我也不想多做杀戮,命令军中有懂得鲜卑语的辽东士兵高声呐喊:“投降不杀,投降不杀。”乌桓兵本来都是悍不畏死挺有骨气,可是他们老大蹋顿没骨气,也怪不得手下了,顿时十之八九都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剩下一二成不肯投降的,都被杀红眼的我军士兵剁成肉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