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黑贼张燕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59 字数:4555 阅读进度:87/306

第三十二章黑贼张燕

本章字数4519

强悍骄横的张燕匪军,在河间官道下寨。河间古郡的名称已久,取名河间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在徒骇河、大史河、马颊河、覆釜河、胡苏河、简河、絜河、钩盘河、鬲津河等九河之间。此处地处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而且土地肥沃,水流阡陌,即使是在大旱之年,老百姓也不太担心会缺水。打一口井下去,十几丈便有泉水涌出。

张燕虽然骁勇,足智多谋,但仍不能摆脱黄巾习气。出兵打仗时还带着农具耕牛和妇女家眷。这一点单看他所立营寨一目了然。张燕营寨以乐城官道、苗屯为中心,以苗屯为址砌木墙圈地六百亩左右,墙高三四米、宽一米,留三门,营内有村寨,大小山头十余个,耕地百余亩,有堰塘和几个水井供水,除黑坡营外,各个要塞处分别筑有先锋营、老虎坪营、长冲营和机动营,西南面筑有洗马塘;各营地均有住房、粮仓、兵器库、练武场、哨棚、甚至——家眷驻地,简直荒唐透顶,不知所谓。难道是为了解决士兵们的生理问题,与慰安妇何异。石墙之外,便排鹿角二十重,挡住我军将近一百余丈,根本就没有要开战的意思,明明白白的就是要耍赖,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且不说这二十重的鹿角能不能攻入,就算是强行突破了,受到寨中如雨般箭矢打击,我军必然损失惨重。最可怕的是,骑兵根本就排不上用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说他气不气人。

第三天傍晚时分,我军赶到河间,经过几日奔袭,人困马乏,立即在敌营十里之外下寨。二百多个营寨,约二十个一组,每组间有一千步的距离,摆成一字长蛇阵阵势,深合兵法。比之张先生军民一体的阵容不知道强盛多少。

落日的余晖里,张燕营寨就像个寂静的山村,鸡犬相闻,炊烟袅袅,一派宁静和平的景象。隔远望去,营中穿着铠甲的士兵很少,多数的还是头上裹着黄布的土老帽。最可气的是,竟然有好些农民拉着红马黄牛套上犁杖,吆喝着、鞭打着去在围墙内的营寨里种地,看来是要屯田,做长期的打算。我差点把鼻子气歪了,心想,这张燕是打算秋后收了庄稼在撤兵怎么着?闷热的盛夏已经来临,大地简洁而素雅,天空开阔而深远,午后的热气让我军士兵变的慵懒,完全不似张燕军一般怡然自得不知死活。

“此种营寨,哼,公子给我五千精兵,文丑保证在一个时辰之内,使其变为一片瓦砾。”文丑气坏了,心想,老子打了十几年仗,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他竟然看到一群穿着花布衣服的妇女,有说有笑的,端着木盆到井边洗衣服,这对我军将士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瞧不起人吗?!!

不光是文丑生气,张绣也挺生气的,大声骂道:“这帮混蛋,看到大军兵临城下,居然连理都不理。你看,你看,那几个小子,还在换班吃饭呢。他娘的,一会攻下营寨,非把这些女人都给办了不可。”周仓冷笑道;“你一个人,办得了那么多吗?”张绣道;“不是还有兄弟们吗?本来我老张不是那样的人,不过看他们这样目中无人的,心里有气。”这时候,好多在田地里劳作的男人都冲上了城墙远远地瞧着我们数万雄狮,兴味十足的指指点点,就像是在看耍猴的。这些人有的就像是来自远古的原始部落,从红苕地里扯一把蔓子缠到腰际,遮住男女最隐秘的部位,手里拿着沾满黄泥的铁锹扳头和斧头。站在一条条粗壮的椽子檩条木编织而成的一丈多高的城墙里,冲着外面笑。

郭嘉高踞马上,用马鞭指着这个平淡宁静莫名其妙的‘山村’道;“张燕着实可恶,他想用这些普通百姓来拖住我们,让我们不能放开手脚攻城,公子,此时此刻切不可有妇人之仁。”这一点,我也知道,官渡那边不能再等了,我必须尽快赶过去干掉许攸,不然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我摇了摇头道;“先回去休息,明日一早派兵觅战。”在木轮车嘎吱嘎吱的旋律中,我和身后的十几名将领,返回营地。

第二天,天还没亮,所有的大将谋士,都起来,堆在我的帅帐前,询问如何出兵。我顶盔冠甲的出来,立即翻身上马道;“走,去他寨门叫阵,看他出来不出来。”大家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憋了一晚上闷气的文丑张绣和周仓,首先跃上马背,都争着要带兵冲杀。我苦笑道:“先看看他出不出战吧。我只怕人家不理睬我们。”文丑没说话,心想,假若张燕不出战,要冲破二十重鹿角还真是不太容易。

今天的张燕军营还算是有几分样子,至少营寨里多了几面旌旗,在温热的熏风中吹得漂浮作响。营寨内的木栅栏后,也多了几百名,看着像庄稼汉的弓箭手,他们拿弓箭的姿势,完全像是在那犁杖,持刀的手,就像是握着斧头。我还没来得及笑,郭嘉就凑过来道;“公子,不要上当,张燕军的实力绝对不止于此,近年来唯一一只没有被消灭的黄巾马贼,岂是已与之辈。”也对,这张燕在冀州幽州一代横行霸道也有一段日子了,在这段时期里,不论是张扬、孔融、老爹还是曹*,都不能把他怎么样,说明他的军力不弱,如今摆在我面前的这些炮灰,应该是假象。

张燕和于毒,今天还是没露面,营寨内连个正经指挥的将军模样的人都没有,让人想打仗打不起来,感到有点泄气,想冲吧,又冲不进去,这可如何是好?我对周仓道;“老周,你去骂阵,让张燕出来决战。”周仓一听好,这个好,这王八蛋,我早就想骂他了。

周仓跨马领着十几个亲兵,来到寨门之外,隔着百丈鹿角,扯着嗓子喊;“张燕,我日你的先人——还有,还有你祖宗——你给老子出来,老子要跟你大战一百回合。”我和郭嘉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张燕如果再不出来,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营寨里还是全无动静,那些拿着弓弩的庄稼汉,甚至还在聊天,仿佛天生拒绝接听这些粗话。周仓火了,大声骂道;“于毒,你娘的,等老子杀进寨去,一定睡了你的老婆,你信不信。”这次里面有人答话了,营寨里,一个一手拿着弓弩,一手拿着旱烟袋的花白胡须的老兵,高声叫道;“小兄弟,你累了吧,累了就回去歇会,这打仗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别急火攻心了。还有,我们于将军,他压根就没老婆,你还是换一个睡吧。他的你甭想了。”周仓心想你个老不死的还挺悠闲,还抽烟。他也学着那个老农的样子叫道;“老哥,今年地里的收成咋样、”

“还成,还成,勉强饿不死,多亏了有张将军和于将军保护,要不又不知道要受啥样子的罪哩。”

“那老哥,你们于将军和张将军,现在在干啥呢?”周仓哭笑不得。老农幽幽的从嘴中吐出一口烟,抖露身上的烟灰,回答道;“啥也没干,就在屋子里睡觉呢。”

我在后面一听,心说这都是什么玩意,两个人跑这来拉家常了。我厉声道;“回来,赶紧回来。”周仓没办法,只得驳马回来,临走时还跟那老农告别;“老哥,我走了。”就差那老农打开寨门出来送他了。

“给你五千步兵,给我杀进营去,回来,可别顾念你和那老哥的情谊,不出全力。”我大吼道。周仓傻笑道:“啥老哥,俺逗他玩呢。”

五千步兵,在周仓的带领下,刚冲到鹿角边缘,营寨内木栅下的青草,突然一瞬间被掀开,一排排强弓硬弩,和数千颗脑袋,同时出现了。顷刻间,几千只劲箭,射向周仓手下正在搬动鹿角的战士,当时就有几十人中箭,哀号着倒在地上。刚才跟着周仓聊天的那个‘老哥’立即又把一件东西塞到嘴里,这次不是烟袋,而是号角。号角声呜呜咽咽的吹起来,营盘中的鸡鸣犬吠立即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所掩盖。张燕的精兵终于出现了。周仓手下的人虽然是步兵,但手中所持的却是自匈奴人和乌桓人手中缴获来的强弩。张燕军万箭齐发的同时,周仓的士兵也开始和他们对射。这时张燕军士兵,便不慌不忙的从地上竖起了巨大的挡箭牌,把整个身子都遮掩住了。我军士兵因为要腾出手来搬开鹿角,所以没有盾牌兵,一时就吃了亏,被射死射伤将近一百人。文丑一挥手,身后的一排盾牌兵,局促着步伐,半蹲踞着,慢慢顶上去,迎着箭矢就像是迎着狂风怒吼中的暴风雨,艰难的前进至鹿角边缘,在无法向前寸进。

马蹄声由远及近,一队上万的骑兵出现在弓弩手身后,在左木寨前的平野布阵,蹄声骤止,只看高起随风飘扬的帅旗,就知道是张燕到了。帅旗有两面,一面是张,自然是张燕,另一面是于,当然是于毒。张燕骑在马上,一点也不威武,个子矮矮的,身体壮实,脖子和脑袋一般粗细,身上穿着盔甲猛一看就像是一个酒坛子。于毒长的就比他帅点有限,年纪也比张燕大,头上没有顶盔,只是缠了一块黄布,上面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应该是他杀敌的鉴证。脸上的肌肉凸起,看着有点狰狞。一双眼睛瞬也不瞬的盯视着,正在指挥着五千步兵攻寨门的周仓,看来是听到了周仓想要睡他老婆的话,起了拼命地念头。于毒心想,我有老婆自己还留着用呢,给你睡,想得美。周仓以前也是黄巾军出身,但并不认识于毒和张燕,所以也就没有什么抹不开,不好意思的。裴元绍可不行,他的资历比周仓要早,早先在张燕的手下当过一个小头目,因为分赃不均,闹了意见,一赌气,就拉着队伍单干了,可虽然单干,那个时候,还是打的飞将军张燕的旗号,他猛一见到张燕出来还真是有点打怵毕竟是老上级了,怎么也有几分胆怯,外加不好意思。

张燕没看到他,他只是把目光穿过木栅炯炯的盯着我看。而我却把目光投向他身后强大的武将阵容。一共有六员大将,这些人裴元绍都认得。他突然过来,压低声音道:“公子,这些人我都认得。”我一愣,旋即想起来,他也是黄巾出身,那更好,有熟人好办事。我笑道:“张燕身后的几员大将你也认得?”裴元绍苦笑道:“认得,认得。他们从左向右分别是,刘石、青牛角、黄龙、郭大贤、李大目。武功也都不错,公子如能收为己用,也不错。”

我听罢,心里摇了摇头,这些人军纪太差了,比乌桓骑兵还可恶,绝不能全部收编,否则一有机会就会作乱的,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杀掉几个罪行累累,万恶不赦的。裴元绍低低的声音道;“公子,于毒此人可降也。”我道;“你怎么知道的。”裴元绍道;“我也是刚想到的,以前,于毒曾经屯兵朝歌鹿肠山和曹兵大战,曹*曾破其兄‘于氐根’并纵容士兵杀其全家,奸污妻子,于毒因此心中怀恨,每每不愿意与曹*为伍,这次出兵和公子为敌,想来也是迫于无奈,我琢磨着,他应该可以诱降。”我眼中一亮,正要开口。却见寨门内的张燕,一扬手,喝道:“停,不***。我有话讲。”

张燕寨中箭矢顿时稀疏。周仓回头看我一眼,我点点头。他也止住士兵回射。张燕叫道;“打开寨门。”木质的寨门吱吱扭扭的被推开来,张燕和于毒拍众而出,提马立于寨门和最前排鹿角相隔的五丈空地上。于毒首先发言,厉声喝道;“刚才是那个狂徒辱骂于我?”周仓瞪起熊眼,大大咧咧道;“是老子骂你,你要怎样?”于毒看着周仓哇哇大叫,就要纵马冲出来,被张燕一把按住,低声道;“老于,骂两句又少不了肉,有什么大不了,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毒脱口而出道:“你说的倒好听,他说要和我老婆睡觉呢,我能忍吗?”张燕苦笑道;“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再说,兄长你也没老婆吗?”于毒气道;“那你让我出来干嘛,看风景啊。”张燕道;“你就听我的吧,我来说。”

张燕甩开于毒,提马向前两步,厉声说道;“谁是袁绍的公子,给我出来。”我一听这是要单挑的口气吗。那太好了,我正想这样呢。当即答应道;“在下便是,不知道张将军有何指教?”张燕斜着眼看我,一脸的不屑,突然歪头向地上吐了口痰;“就凭你小子,也敢跟曹丞相作对,我劝你一句,赶紧和你老子袁绍断绝关系,投在我的麾下,我张燕保证在丞相面前,为你求个一官半职的,如何?”我还没等开口。文丑就冲上来大声叫道;“张燕,你敢出来和我较量较量吗?”那边于毒也急了,厉声道;“有何不敢,老子这就出去和你决一死战,还有那个丑鬼,你们一起上来吧。”他说的是周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