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首战告捷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39:59 字数:4857 阅读进度:88/306

第三十三章首战告捷

本章字数4816

这次张燕没拦住,于毒不听他的,挥手叫了一队兵,把鹿角搬开,就杀出来。文丑全身的肌肉早已绷紧,只等着于毒出来决战,一见他真的带着兵杀出来顿时喜上眉梢,纵马挺枪,直取于毒。于毒不认得文丑,要不不会如此托大。更倒霉的是他忘了让敌将通名了。还以为文丑是个无名小卒。他的本意是冲着周仓来的,心想,小子你不是要睡我的老婆吗,我就砍你脑袋,让你狂。再加上文丑比周仓长的好看,他就本能的认为周仓才是主将,本来嘛,骂人骂的这么厉害,本事自然也大得很。

周仓本事是不小,可是比起文丑还差点。于毒自持勇猛,大大咧咧的刺出一矛,本以为凭自己的速度和精妙变化,可以给文丑刺下马,谁知,文丑早就看出了他长矛上的变化,对他的速度更加不屑。一侧身,挺枪照着于毒胸口的破绽,就刺下去。文丑这一手拿捏的恰到好处,正好是于毒一矛刺出,招式用老,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的时候。于毒明明看到文丑的铁枪刺到他的胸口,可就是扯不回长矛来挡隔。他的身手也算是了得,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左手锵的一声,翻腕从腰际拔出佩刀,来不及挡隔,大刀平铺在胸口。文丑的飞云枪正好刺中刀身,枪尖和佩刀擦出一阵闪亮的火花,发出一连串撕金裂帛的响声。于毒虽然勉力逃过被刺出透明窟窿的厄运,但却难以抵御来自文丑枪身的强大力道,被飞云枪一枪刺下马背。于毒摔在地上,觉得胸口一阵剧痛,肚子里翻江倒海,脑中一片眩晕,正想站起来逃走,就觉得脖子一凉,被一柄大刀架住。他抬头一看——这不是要睡我老婆的那个混蛋吗?姥姥的,怎么落在了他的手上,这下子完了。于毒带出来的几百士兵顾不得主帅,纷纷从来路返回,顺便把搬开的鹿角,又恢复原样。

张燕见于毒被擒,急的在马上跺脚,扯着嗓子喊;“我说不让你去,你非要去,结果怎样被人给捉住了吧。”然后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活该,贱骨头,谁让你不听老子的。”于毒心里生气,姓张的不来救我,还埋怨我,不是东西。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回头添着脸,问马上的文丑;“哎,说你呢,你是谁呀?武功不错嘛,我老于败在你的手上,心服口服的。”文丑冷着脸道;“在下河北文丑是也。”于毒干笑自嘲;“倒霉,我当是谁,原来是河北第一名将,早知道是你,我就不出来了,你小子也不仗义,刚才叫阵的时候,为什么不先通名报姓。”文丑阴沉着脸道;“你又没问我,我干嘛要说。”于毒不说话了,刚才把他当成无名小卒,不屑于问他的名字呢。这时,跑过来几个兵卒,把于毒绑起来,带回到我军阵营。张燕干瞪眼,就是不派一兵一卒出来营救。

于毒刚被拉进中军,裴元绍就迎上来,大声哭道;“于大哥,你还认得小弟吗?”于毒一愣,没敢抬头,心想,怎么偏赶上这么丢人的时候,遇见熟人呢。

“我是裴元绍啊,于大哥。”裴元绍把他的声音扯到最高,恨不得让全河间的人都听到他的嚎叫。于毒被他杀猪一般的声音,弄得心烦意乱,厉声道:“你他娘的在哭,老子豁出去命不要也跟你拼了。”裴元绍挺丢人,心想这不是好心没好报吗,俺图个啥呀,要不是二公子让我来劝降,我才懒得理你这个阶下囚呢,你还挺狂的。

“于大哥,你认出我来了吗?”裴元绍挥手推开那几名士兵,把裴元绍拉到一边说。于毒看了一眼,立即道;“认得,认得,你不就是那个,和马晓三的老婆私通,被逐出黄巾军的裴元绍吗?听说你后来带着马晓三的老婆跑了,再后来还给人卖到了窑子里,我说你小子可够缺德的啦,这种事情也干得出来——”

“于大哥,你别听别人瞎说,我什么时候把翠花卖到窑子里啦,是她自己跟一个荆州的名门子弟跑了好不好,我他娘的羊肉没吃着,捞了一身骚,到现在还觉得冤呢。行了,大哥,以前的破事,咱就不提了,今儿,咱在这遇上,大哥你落了难,做兄弟的也不能不管你,你看你现在混得,当个将军,连头盔都没有,这样吧,你过来跟着我们二公子混吧,二公子宅心仁厚,知人善任,早晚必得天下,跟着他准没错。”裴元绍一边说,一边把于毒身上的绳子,绑紧一些,怕他跑了。于毒骂道;“你一口一个大哥叫着,哦,你就这样对待你大哥呀?”

裴元绍无奈的道;“没办法于大哥,谁不知道你是黄巾军中的万人敌,武功盖世,兄弟俺也害怕呀。”裴元绍变相的拍了个马屁弄得于毒挺高兴。

“那可不行,我可不是软骨头,被捉了就投降,那样对不起张燕兄弟。”于毒笑着笑着就缓过味来。

裴元绍一开始说话声音挺大的,可是后来越来越小,还一个劲的带着于毒往里走,到最后,张燕只能看到两人说话,却听不到声音了。他也认得裴元绍,心想,这勾引大嫂的王八蛋怎么也在那边。文丑这边不依不饶的还想扩大战果,嚷嚷着要张燕亲自出来决战。张燕看到了他的身手,心想自己是来阻敌的,又不是来厮杀的,只要不让袁熙过去,就是大功一件,丞相将来就会嘉奖,犯不上跟你单挑。可是于毒怎么办呢,张燕犯了踌躇,救他吧,救不出来了,不救吧,又没义气。怎么办?

正在他难以决断的时候,贾诩这个缺德冒烟的出来喊了一句;“张将军,我们做笔交易怎么样?”张燕翻白眼;“什么交易?”贾诩微笑道;“请将军让出一条道路我们过去,二公子立即放了于将军怎样。”我一听不错这招够狠,张燕、于毒铁定翻脸了。我配合道;“不错不错,本公子知道张燕将军和于毒将军一向情同手足不分彼此,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明白你们不愿分离。这样,将军你放我过去,本公子保证立即放于将军回去,和你团聚。而且绝对不会伤害你营中半条性命,怎么样?张燕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坏掉了,心想袁熙果然和他老子一样的脓包,亏他想的出来。捉了个于毒就让我十万大军不战而降,妄想。于毒死不死的管我什么事情。

“呸,袁熙,你少在我面前演戏,于大哥可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真英雄,绝不会贪生怕死跪地求饶,为了自己的性命要大军投降。于大哥——”张燕也哭了。哭的很悲痛。“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要我们不要管你死活,守住营寨对不对,这些我都知道了,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听你的决不投降,大哥,你安心去吧,兄弟一定给你报仇。”

黄巾军的士兵心里都在想,张将军真是有情有意的好汉子。于毒却在想,放屁,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这小子把我往绝路上*呢。张燕怒视着我道;“袁熙,你杀我大哥,我张燕今生和你势不两立,你想从这里过去,除非长上翅膀会飞。”说完一挥手,带着士兵回营了,根本不理于毒死活。我苦笑道;“到底是我要杀你大哥,还是你不安好心啊。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ар.1⑥κ.cn(1⑹κ.Сn.文.學網”

张燕回到营中立即下令;“紧闭寨门,不得迎战,弓弩手准备,若有人上前一律射杀,谁能射死袁熙,赏千金封万户侯。”也不知道他从那弄这么多钱赏给人家。估计到时候会赖账,大概会说;“兄弟,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赏三金,不是千金。兄弟啊,我们现在军费比较紧张,你看着三金本将军暂时也拿不出来,什么,你不要了,那好那好,我就封你为列侯,弥补一下你的损失。”心里肯定想,反正那玩意随便封,也没人承认。张燕军的弓弩手听张燕这么说,一个个的都把眼睛瞪圆了。张燕又拨派了三千骑兵,分为三组,每个时辰轮换一次,就寨门把手,就是不出战。

张燕得意洋洋的收兵回帐。我回头看了一眼五十步外满脸怒容须发皆张的于毒。裴元绍还在那里一边套交情,一边劝降呢。我下马过去的时候正好听他说道;“大哥呀,别打了,把你的人都带出来跟二公子算了,肯定弄个校尉干干。北方早晚都要姓袁的,你又不是曹贼的亲戚,还跟他有过节,何必和他抱着一块死呢。你跟张燕大哥不一样,人家曹阿瞒特别器重张大哥,还接长不短给他送点金银,送几个**,你说他给过你什么?咱犯得上为了那狗贼拼命吗,不值呀!大哥。行啦,行啦,别犹豫了,跟我去二公子那投降吧,听我的准没错。”他蹲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说的很亲热,很诚恳,很推心置腹。就好像是于毒的亲弟弟一样。

于毒本来也没打算投降的,他对裴元绍的花言巧语根本不感兴趣,但看到张燕一副恨不得自己早死,还咬牙切齿的发誓要给自己报仇的深情厚谊上,觉得有必要投降了。于毒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张燕这个王八蛋,老子跟他势不两立。”我一听妥了,看来于毒决定投降了。

裴元绍看我走过来,越发劝的起劲;“咋样,于大哥,张将军不管你的死活,你也看到了,干嘛还一根筋,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我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就停下脚步没走过去。转头对文丑道;“收兵回营。”

“公子,在下受了张燕胁迫才不识时务来抵御天兵,现在失手被擒心中万分懊悔,愿意投效麾下,供公子驱策。”于毒就像是死了亲娘一样,哭的死去活来。裴元绍还一个劲的在旁边帮着说好话,看样子,就怕我宰了于毒一样。

于毒擦了擦眼泪道;“公子,小人今天终于看清了张燕背信弃义的真面目,我恨死他了,若不能杀此不义之人,死不瞑目。”我心中大喜,心说,你也别杀他,最好把他也劝降了才好呢。我忙又劝慰他,而且在我权利范围内大加封赏,一口气把他提拔到幽州刺史部的从事中郎。对于我的封赏,于毒感激涕零,又像个女人一样痛哭一场,拍着胸口保证,只要给他一天时间,他一定可以把张燕擒来军中。我高兴地要死。于毒说;“今晚我便可以回去,就对张燕说,是趁着守卫不注意逃出来的,然后,在寨中召集旧部,从中起事,擒拿张燕,把他活捉过来。不过——”于毒噗通又跪下来,接着以泪洗面;“公子,一定要答应我切不可伤害了老张的性命,虽然我刚才说了气话,可仔细想想,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还请公子放他一条生路。”

“好说,好说,于大哥你快些起来,袁熙答应你就是了,没想到于大哥竟是如此重情重义的好汉子,好吧,本公子就破例不杀他好了。”心想,老子本来也没想杀他。

于毒和裴元绍刚走,郭嘉就急匆匆的闯进来,他一直站在外面偷听呢。;“公子,这个于毒有点古怪,此人以前在黄巾军中素来有硬汉之称,怎么今日变的这么软骨头,还哭天抹泪的,这不对劲,我们还是小心为好。”我正沉浸在即将生擒张燕的喜悦中,那里听得进去这些话。急忙替于毒辩解道;“我也知道于毒素来有硬汉之称,不是软骨头,可这次他不仅仅是两军对垒失利,还有张燕背信弃义,扔下他不管,他伤心失望之余,决定投降也是很正常的嘛。”郭嘉大急道;“可是张燕今日的举动也大有可疑,公子想一想,于毒和张燕二人,结伴起事十几年,如果他是这样的小人,于毒早就发现了,还会等到今日失手被擒了才来恨他吗?”

我得意的摆摆手道;“不要紧,本公子料定两人都是有勇无谋之辈,根本就不足为虑,就算于毒当真诈降,他一个人在我军中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郭嘉提醒道;“可是于毒方才的计策——”

“计策,你是担心他一去不回是吗?没关系,大不了就是本公子错信了他,就算是占不到便宜,也不见得能吃什么样的亏。让他去就是了。”

郭嘉叹气道:“公子误会了,我不是担心他一去不回,我是担心他一战成功,带着大队人马回来。那时候,万一——”

我终于知道郭嘉担心什么了,皱眉道;“这倒也是——没关系,如果他成功了,我嘱咐他只带着张燕一个人回营,士兵不能超过五十,这样就不怕他反水了。哎呀,奉孝,行军作战本来就是要险中求胜的,难道你要我坐失良机吗?”我心里着急,只想着快点过河间,入官渡,顾不了许多。

郭嘉还是不同意,一个劲的摇头;“我总觉得此事有违常理,如果于毒回去不成功还好一点,如果很轻易的便大功告成,就更加不对了。”我苦笑道;“奉孝,你太过多虑了,想那张燕不过是个义勇之夫,今天在阵上觉得自己理亏,于毒回去之后,他脸红还来不及呢,那里还会想的太多。于毒即便是轻易得手,也无可厚非吗。”

“如果公子一定要用于毒计策,那必须依我两件事情。”

我心想,郭嘉今天是怎么啦,他不是一贯的喜欢铤而走险吗,怎么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不耐烦道;“说吧,什么事情。”郭嘉道:“第一,要在营寨黑暗角落中加派两百名暗哨,便于危急时刻报警。第二,要文丑和张绣将军,亲自到帅帐来护卫公子。”

我差点脱口而出;至于吗?这么大的阵仗。可是话还没说,心中先自一阵感动。一股浓情厚意的温暖在我心中油然升起,直冲脑际。体内热血跟着沸腾。我叹气道;“好吧,奉孝,一切都听你的。就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