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屯田修渠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16 字数:4653 阅读进度:100/306

第五章屯田修渠

本章字数4611

不出郭嘉所料,当他把我昏迷的消息告诉老爹之后,立即就有一大堆大夫拥入我的房间。这些人把脉的把脉,看舌苔的看舌苔,观气色的观气色,折腾了一下午,把我的脑袋都快折腾熟了,也没看出点什么。一个个摇头晃脑,唉声叹气的,纷纷去回禀父亲,有的说是气血不足寒湿外邪导致的虚弱。还有的说肝气郁结,湿热内虚,可能是在塞外受了风寒,更有甚者,直接说成是肾脏气血亏耗过度,需要注意休息,戒足房事一月,方可逐渐好转。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全都是放屁的话。但,苦口良药我确实喝了不少,就是没有一样管用的。

老爹一看,我的病如此严重,出征平叛的事情肯定是去不成了。鉴于幽州诸将回来不久也不好在让出战,只得派大将孟岱,率兵两万去平原了。监督粮草的美差,就落到袁尚头上了。

五天之后,周仓真的被调入城中,做我的亲兵队长。我的病也有了‘起色’,可以下地走路了。袁尚监督粮草的差事,干的有条不紊,所有州郡都按照规定的数目,陆续上交粮草。甄宓还在娘家住着。我身体好转之后,就把蔡琰的事情禀报了老爹,老爹很是高兴,见过她之后,就赐了府邸,赏了几千两银子,嘱咐她好生的在冀州住下来。又说了一些和蔡邕,交情深厚,请她千万不要见外,有事只管打招呼之类,感人肺腑的话。于是蔡琰便在冀州城住下来。

南方的战报,雪片一般传来,有好的也有坏的。先是子龙在汝南大破曹仁,杀敌数万,深入百里,围困汝南城,曹*已经派了于禁、夏侯惇率兵付援。再者孙权斩杀黄祖攻克江夏,荆州震动,刘表求和。孙权一来考虑到,江东民变日盛,自己实在腾不出手来对付刘表,二来江夏位处上游,又是孤城一座,运粮多有不便,所以就退回夏口驻防。

这样一来,就导致了另一个坏消息的传来。刘表待孙权退兵之后,就命伊籍、蒯良、蒯越并大将王威率兵十万,出襄阳,和蔡瑁合兵在沔阳附近,包围甘宁和刘晔的淮南军。本来王威蔡瑁,觉得自己兵力强横,和淮南兵差不多是十比一,想要一鼓作气,灭掉甘宁,没想到,立定寨珊的当晚,便被悍勇无双的甘兴霸劫了营寨,连大将宋忠都被甘宁一箭射中脑门而死。王威、蔡瑁被挫了锐气,无奈后退二十里扎营。蔡瑁夜晚又去劫营,却被刘晔设计伏兵三路大破之。损兵折将,狼狈逃回。荀彧又派徐晃率兵接应。双方遂在沔阳附近形成僵持之局。

几天之后,刘子扬从淮南来,大意是带来了荀彧老师的奏表。奏表上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此刻不适宜和刘表开战,应该罢兵,两家共同对付曹*。集中精力攻克汝南,打通淮南通往许昌的道路才是正理。老爹根本不听,一来,他本身对荀彧赵云统兵淮南就不满意,二来,他恨透了刘表,非灭了他不可,所以任凭刘子扬怎么说,他也听不进去。刘子扬说的太多了,把他惹毛了,就冷笑着扔下一句:“休要多言,你可回去告诉荀彧,叫他即日攻克南郡,否则,我饶不了他,下去吧。没事别来烦我。”

刘子扬出来之后,摇头叹息,觉得自己当初还不如去巢湖投靠郑宝,袁绍目光短浅,早晚必为曹*所擒,荀彧鲁肃智谋在高,也难以挽回败局。

刘子扬出来之后,直奔二公子府邸。我怕人怀疑,没敢派人去请。刘子扬一见我面,便大声慨叹;“要出大事啦。”我明白他的意思。郭嘉也在,沉吟道;“淮南此刻兵力如何?”刘子扬道;“兵力倒是不成问题,自从公子走后,顾雍先生和荀彧大人便开始着手屯田,把淮南的无主田地一部分交给军队,另一部分,又招募散布在淮南境内的百姓耕种。同时下令说,只要是到淮南来的百姓,不管是谁,都能得到土地,一些因为战乱逃到荆州江东和徐州的百姓,陆续的返回家园,还有的是从青州和关中巴蜀逃难过去的,不过短短的几个月功夫,寿春城就变得熙熙攘攘了,再不像以前那样冷冷清清犹如鬼域。

刚开始的时候,困难很大,有人有地,却没有种子和耕牛农具。这还多亏了,顾雍和鲁子敬,两人不但捐献出了自家的种子和农具耕牛,顾雍大人还亲自绘图带人制作农具,子敬还乘船奔夏口,去见孙权,请他伸出援手。孙权当时正想攻伐黄祖报杀父之仇,顺便在江东树立起自己的威信,他急需要外援,所以就一口答应了。而且为了和主公结盟,还自动把三十万斛军粮送到淮南,以表诚意。秋天的种子大半也是他提供的。这样经过反复的研究和筛选,我们最后选定了,寿春、芍坡、七门堰、蕲春、合肥、戈阳坡、浔阳七处水源丰富,土地肥沃的所在屯田。

戈阳坡和芍坡在寿春附近,原本缺水,是顾雍大人,带领民夫从淮河开凿一条水渠,灌溉而成。在此地屯田,因为它毗邻汝南,对我军征伐曹仁和进军兖州,都有很重要的作用。是极重要的战略屯田。还有七门堰是子敬主修的水利工程,从长江凿渠引水。这个工程比较大,发动了差不多两三万人用了两个月时间,才初具规模。其他的蕲春、合肥、浔阳等地都地处长江南岸,有广阔的川原沃野和可以屯垦的丘陵地带。这些地方气候温和盛产水稻,一般每年都会有两个到三个收获季节,是最好的屯田所在。如果能够顺利的实施下去,不但军粮可以源源不断的供给,百姓也可以安居乐业了。淮南将变成乐土,公子,我敢说,用不了三年五载,仅仅淮南一郡之地,户口就可以超过五万。加上庐江、九江几个郡县,可有十万户居民。”

“十万户——”我感叹道;“冀州城不过才三十万户而已,能如此,真是太好了。”

刘子扬完全忘了被老爹训斥的阴霾,兴奋道;“不光是这些,这些日子,我对荀彧大人的才学真是由衷佩服,大人涉猎之广,实在是我生平仅见。就拿农业方面的事来说吧,他发明了在丘陵间屯垦的‘冬水稻’利用冬季长江不结冰的便利条件,在丘陵地带,相对温暖的地方种植水稻,此项还在研究之中,不过,理论上是可以成功的。如果成功,那么等于是,一年四季都有收获期,把同样一亩地的粮食产量给翻了一番。平时能丰收五十万斛,此刻就能收一百万。解决了大问题了。

子敬还推荐了一个人,是他上次出访江东,从孙权那里带来的,这人是他同乡好友,名叫诸葛瑾,字子瑜。也是南阳名士,是刘表的远房亲戚。汉元帝司隶校尉,名臣诸葛丰的后人。此人本来投靠孙策,但孙策死后因为无人举荐,所以只在孙权姐姐的女婿‘弘咨’手下做一个书记幕僚,郁郁不得志,子敬便把他带回淮南来。他想了一个办法,教给大家在水塘里养鱼,在水稻收获期内种植荷菱,并且鼓励百姓养牛养马,发展禽畜牧副业,进一步的让大家衣食无忧。”

“诸葛瑾。”我大声喊道。吓了郭嘉一跳,他纳闷:“公子,这人很有名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呢,是哪个门派的,儒家还是法家,或者兵家?”

我心想,都不是,是诸葛家。我以前看三国演义的时候,有一个感觉,就是诸葛氏一门在三国时代,应该是无比显赫的顶级家族了。除了四世三公的袁家之外,还有以中原曹氏、江东孙氏为代表的寒族势力。除此之外,随着政权的更替,一些新兴的家族也随之发展壮大,成为三国中的一些主要高门大阀。其中我感觉最为著名的大概要算是琅琊诸葛氏了。三国演义上说,诸葛瑾在江东,最后被封为大将军,诸葛亮为蜀汉丞相,诸葛瑾的儿子为东吴太傅,掌握全国军机政要,还差一点篡夺了孙氏江山。族弟诸葛诞在魏国做到大都督,一门三方为冠盖,天下家族无可比拟。

这诸葛瑾本事虽然不如诸葛亮,但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人文物双全,曾经和吕蒙一起大败关羽,又曾经击败曹真。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兼内政高手,最主要的是,有了他,也许诸葛亮就不远了,毕竟是一家人嘛,不好分居两地的。我的心里高兴地无可比拟,大喊着,让瑶琴吩咐厨房备酒。郭嘉就赖着不走了。周仓更加挪不动脚步。

刘子扬却突然叹息道:“心中有事,再好的饭菜也难以下咽。”我正想问。郭嘉却道;“公,是否忧心,淮南与刘表的战事?”刘子扬道;“正是。”郭嘉道;“此事的确棘手。我军此刻大敌乃曹*,不是刘表。应该集中力量攻克汝南,打通淮南通往兖州的路径,这样,我军就可以两地作战,前后夹击曹*,使其首尾不能相顾。胜算大了很多。刘表吗?胸无大志,一定会坐观成败,根本不会出兵干涉,待收拾了曹*在收拾他不迟。”

“这也是荀彧大人的意思,可是,主公记恨刘表投降曹*,下了死令,一定要荀彧大人攻取南郡。想那南郡地广人稠,城高池险,又有十几万大军驻守,岂是一两日之间就能攻克的。徐晃、甘宁虽然勇将,刘晔子敬智谋在高,也因为要受到各方面条件的制约,而不能全力施为,终将被兵多将广、富足无忧的刘表军拖垮。到那时候,曹*再从汝南徐州攻来,孙权趁机下合肥,淮南之地,注定要被三方势力瓜分掉了。”

刘子扬说的句句在理,但老爹的执着与狭隘让我无计可施。我看着郭嘉。郭嘉沉吟良久道;“如今形势,唯一可以牵制曹贼的就是刘表。如此的话,曹*就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后,可以倾全力来对付冀州了。而,我军新败,士气低落,兵源损失很大,此消彼长,曹*收敛降卒十几万,士气高昂,势不可挡,河北军的确很难取胜。此时唯有把希望寄托于淮南兵,希望可以两地同时出兵,让曹军分心,顾此失彼,才有胜算。主公一定要攻打刘表,此事异常棘手——”郭嘉一时也没了主意。我想了想道:“不如我去面见父亲,劝他罢兵,和刘表讲和。”

郭嘉摇头道;“绝对不行,你不能参予淮南的事情,否则,又要被怀疑图谋不轨了。”

“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淮南被人瓜分。”我急道。郭嘉想了想道;“我去主公面前求一万兵和子扬先生同回淮南,协助子龙攻克汝南。汝南一破,曹*必然不敢威胁冀州,主公也许一高兴,就放了刘表。此计虽然是下策,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我想了想道:“也只能如此了,不过此时已是深秋,如果短时间内拿不下汝南,就要等到明年春天了,我担心你的身体——”

郭嘉道:“我的身体不是问题,大不了多带上几副,你配置的灵丹妙药,关键是曹*,嘉料定他不会蛰伏太久,给机会我们养足气力。冬季里他不大可能会进兵,怕明年春暖花开的时节,会再次兴兵,那时只怕——”

“冀州有我在。无论如何,我都会等你攻下汝南。你放心去吧。”我动情道。刘子扬突然说了一句;“听闻大汉皇叔刘玄德现在冀州,可请他一起商议破曹,此人乃是天下英雄,见识也很不一般,一定能够帮得上忙的。”

我和郭嘉同时翻白眼,心说大耳朵才不会为任何人卖命呢。郭嘉也看透了他,说道;“这几天,我看刘备和他的两个兄弟,有事没事的,总是往三公子和审配那边去,鬼鬼祟祟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干什么——”

郭嘉失笑道;“此人野心勃勃,志在天下,一方面极力标榜自己大汉皇叔的身份,另一方面又处心积虑的收买人心、左右逢源。天下间所有诸侯没有不想借助其名望提高自己身价的,岂不知刘备眼中根本空无一物,大汉皇叔这名号他根本看不上,我看他是想做大汉皇帝才是真的。”

刘子扬显然是被刘备扮猪吃老虎左右逢源的假象给迷惑住了,摇头道;“刘皇叔仁义无双,绝不是哪种人,奉孝你一定是误会了。”

郭嘉苦笑道;“自古道,‘能使人死力相助者可为王’。看来刘备也是很了解这一点的。从他三让徐州,能见分晓。占据徐州对刘备来说易如反掌,但,刘备考虑到自己是客人,又是陶谦病危,有趁人之危的嫌疑。再加上考虑徐州四战之地,自己根基浅薄,留下来怕占不到便宜,所以拼命地推辞。徐州最后还是归了刘备,而且他还赢得了‘仁德之名’失去徐州的时候,他抛弃妻子,却不忘带着百姓。可见此人的心肠,有多狠,有多硬,比较酷似于当年的高祖刘邦了。若说他没有大志,打死我我也不信,所以我的意思,此人留在冀州,其实是个祸害,公子要吗设法把他除掉,要吗,把他赶出冀州,否则后患无穷矣。”

有些话,不点不明,就是一层窗户纸。刘子扬听郭嘉这么一说,心里也隐隐的感到共鸣,似乎的确有点沽名钓誉,积累政治资本的意思。不过他还是不相信,刘备有争天下的野心,只是付之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