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御赐婚姻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17 字数:3664 阅读进度:101/306

第六章御赐婚姻

本章字数3587

郭嘉的请求居然在审配和逢纪的促成下得到准许,这让我颇为意外。还是郭嘉的一句话点醒了我。“这两个家伙没安好心,我走了公子要特别小心。”原来把我当成李世民,想把我身边的人一一的调走。果然,郭嘉刚走,周仓就被调去守城门了,他升职了,接替了审荣的位置。不过我轻易地看不到他了。就可气的是田丰,居然被审配和袁尚保举到清河郡去做太守了,我估计父亲可能也是不愿意看到他,才把他支的远远地。张绣来到冀州后,做人异常小心,等闲的时候我也见不到他。和我关系不错的就只剩下一个崔琰,在父亲面前说话还有点用。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甄宓还在娘家住着。十一月的天气,森冷彻骨,北风呼啸,冰封千里。寒霜布满冀州城城头。铠甲穿在身上,能把人的心冻成一块铁板。黑龙骑依然驻扎在城外,几个月来我和这班兄弟也没有见过面。听说昌豨和朱灵被调到孟岱的平叛军中去了。管承随沮授之子沮鹄去并州催督粮草了。而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也没谁事先给我打声招呼。

这几个月来,我从没间断过去老爹那里请安。间或,遇到老爹身体不好,或不高兴的时候,便引吭高歌哭上一段。他每次都多少会受一点感动,谁知道这招不能老用,时间长了,竟然被袁尚给学会了,一不小心,老爹的面前又多了一个孝顺儿子了。

那位田姨娘,我每次去都能看到她,她陪伴在父亲左右,把父亲缠的骨瘦如柴精神日渐萎靡。每次她见到我都保持着亲切的笑容,没有半点羞涩。仿佛,那天我在木屋中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他。那天我回去之后,就给开了一个壮阳补肾的方子,然后出门。

外面正下着入冬以来的头一场大雪,强劲的西北风搅动的棉絮似的雪花肆意旋转。打扑这夜行人的脸颊和眼睛,天空和大地迷茫一片。

我走到父亲的寝室门前时,田姨娘穿着血红蜀锦棉袍,俏生生的立在雪中和一个丫鬟看风景。我挥手示意丫鬟下去。沉着声道;“你要知道节制,父亲年纪大了,你会害死他的。”田姨娘一愣,旋即明白,眼中射出委屈的光,幽幽道;“不是我,是将军他——”我叹了口气道:“你自己想清楚好了,我只是提醒一下,万一父亲有个三长两短,想来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田姨娘深深地点了点头道:“你——我会的——你冷吗?”我扭过头不看她,把一张方子递到她的手上道;“就按照这上面煎药,每天两次,记好了。”

“等等,公子,你等下走,我有话讲。”她的声音很幽怨。寒风拍打在她的脸上,娇嫩的肌肤立即嫣红。

“说吧。”我转过头去。

“我不会害你的,你放心吧,永远都不会。”她说完,就转身走。几滴晶莹的泪珠被风吹到我脸上,比雪还冷。

我走出大将军府邸,又转折走上冀州城大路,脚下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嚓嚓嚓响着,挺直的腰杆上,手上和脖子感到雪花融化的冰冷,天上的雪还在下着。进入两扇敞开的厚重楠木大门时,胸膛里砰然心动,一股滚烫充斥全身,有种久别归家的寂寞感觉。这是蔡琰的府邸。

一个娇俏玲珑的小丫头听到院中有人,就出来看。她以前是大将军府的丫头,认得我。于是通报了,把我引进门。

蔡琰温柔的给我斟上一盏金黄色的茶水;“你赶巧了,这茶叶是刚刚接下的雪花水冲泡的,尝尝。”

我呷了一口茶,清香扑鼻,热流咕噜噜响着滚下喉咙,顿觉回肠荡气浑身通畅,嘴里淡淡的说;“雪水还不就是水吗?”

幽州回来的路上,我和蔡琰的关系发生了深刻变化。由陌生而熟悉,从羞涩的师姐师弟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良朋。回来到现在,我只来过三次。头一次安排她住进来,第二次是月前,给她送来一些,冬季的衣物,是母亲的意思。这是第三次。

蔡琰不怎么出门,每当阴雨绵绵的憋闷时日,她的书就看不下去,诗也做不成,思绪乱成一团麻,剪不断理还乱。

她俨然的把我当成了了知大汉朝局势动态的通风口。上一次来的时候,聊了两个时辰,她问了一百三十五个问题。除了不知道的,我一一给了答案。

手中一杯茶,面前一盆炭火,十几盏不算昏暗,但也并不明亮的烛光。说了几句闲话便无语,各自心中有事,便这样对坐着,也不觉得有任何尴尬之处。两人心里都明白其实只有真正的信赖无虞的关系才能达到这种去伪存真的真实境地。我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喝着雪水冲下的茶水,发现蔡琰给我格外殷勤的添水。稍微一点过分的客套反而引起了不必要的别扭;我留心看着蔡琰,终于发觉那双平素在妩媚中透出冷气的眼睛躲躲闪闪,浮泛着一缕虚光。

“文姬,你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说着就站起来。

蔡琰一慌,茶水竟然倒在外面,急道;“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你话你直说,跟我不用拐弯抹角的,说吧,我听着。”我重新坐下来。

“我们出去走走吧。”蔡琰幽幽道。

“外面冷”我关切的说。蔡琰苦笑;“我怕冷吗?”这句话的意思,好半天我才明白过来,是啊,匈奴的风雪比这边大得多了。

这会儿功夫风小了不少,鹅毛般的大雪,虽然还在飘落,脸上已经没有了被刀子划伤的感觉。街巷上,屋顶上门前屋后的雪连成一片,白茫茫难以分辨。我两儿脚下嚓嚓的走向月色下泛着银光的银白雪地,眼前仿佛出现了五彩缤纷的迷宫一样的琼楼仙阁。

雪花落在蔡琰长长的睫毛上,她眨眼睛,口中吐出白色的雾,笑道;“袁熙,你看这真美。”蔡琰不同于田姨娘,她素雅。只穿了长可齐脚丝绵大氅。这种宽大不但没能让她显得臃肿,反而更突出了她的娇俏。

我呆呆的看着她,点头;“真美。”蔡琰发现了我语气中的异样,脸上一红;“你喜欢月夜,还是雪夜?”我嗯了一声,心中涌起一股热流,差点就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雪夜。”我肯定的道。

“为什么”蔡琰很惊讶。我道;“月夜清朗而高旷,有种寂寞侠客的味道,我不喜欢,我喜欢雪夜。”蔡琰道:“雪夜,很冷!”

“不冷,雪夜一点也不冷,你隔着窗子看它的绮丽,会觉得虽然美但很冷,可是如果你鼓足勇气走出来,就会发现每一片雪花都充满了火热。”我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就像你一样。

蔡琰不知道是否明白我的意思,脸上突然现出凄然的神色。她淡淡的道;“我又要嫁人了——”

她说的温柔,我听在耳里像晴天霹雳,一瞬间,眼睛睁大到失神的程度;“开什么玩笑,你要嫁给谁?”

“刘备。”蔡琰躲闪我的眼光,转过身去。“三公子来做的媒,主公已经同意了。”一瞬间,我全身的热血凝结成寒冰。泛红的脸色变得如同一张竹简,挺直的身子抖颤了一下,脚下的雪地‘咯吱’作响。

“父亲同意了——那,那你愿不愿意?”我等待着她说出那个‘不’字。蔡琰道;“刘备乃是大汉皇叔,地位尊崇,又是世上公认的英雄,仁德布于四海,我——我一残花败柳之身,有什么不同意的。”她缓缓的说,字字吐的清楚,好像这些溢美之词,说快了,就不足以把我气疯。“这么说,你一千一万个愿意了,是不是?”我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她说。

“嗯,我一千一万个愿意。”蔡琰的傲气出现在语气中,扬起脸来看着我。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挣扎。

“好,你给我滚,滚去嫁人吧,去吧,老子不稀罕你。”我咆哮着,伸出右臂吼叫。蔡琰死死的咬住下唇不松口,扭头就走。

我绝望的有些天旋地转,心中大叫老三,刘备,你们要夺走我心中最重的东西吗?我袁熙和你们势不两立。

我转身紧走几步又停下来,回过头来,看到蔡琰也站在那儿不动。我快步走回去对她说;“你不要嫁给刘备——好吗?”她已忍不住滚下泪珠来;“袁熙——你要我吗?——”

我把她拥入怀里,无比动情道;“你嫁我,还是嫁刘备,袁熙只要你一句话。”

“嫁你,只要你肯娶我,做妾我也不在乎。”蔡琰突然伤心的哭起来。

我的脑子里轰地一声,浑身像是遭到电击,双臂猛地收紧,死死的抱住她;“你答应了。”

“答应——答应——”蔡琰伸出双臂,反搂住我,脸贴在我的胸前,热泪长流,抽抽搭搭地道;“可是,大将军已经下令,让我嫁给刘备,而且,刘备他也亲自来过,还上表请求皇帝赐婚。我怕他们会——”

“好,好,你们真的很好——”冷不防,身后传来一声冷笑。跟着又是一声;“二哥,你这样做似乎于我们袁家的面子不好看吧。”

我一惊,回过头去,是袁尚和刘备,还有刘备的好兄弟张飞。袁尚满脸的冷笑;“二哥,你还不放开那个女人,她可是皇叔的夫人,当今陛下的皇婶。”刘备脸色铁青,鼻子里喷出愤怒的白气,就像一头濒临发疯的公牛。张飞气的哇哇跺脚,好像我睡了他的老婆。

我看了看袁尚,沉声道;“三弟,文姬是我的女人,是你的嫂子,不是什么皇婶,你听到没?”袁尚脸色突变,正要说话,张飞却跳起来大喊大叫;“她就是我大哥的老婆,你小子想干吗?”

“谁说文姬是你大哥的老婆,刘皇叔,你们拜过天地了吗?”我冷笑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刘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厉声道;“二公子,刘备一向敬重你是个英雄豪杰,但没想到你会做出这等勾引**的下流行径。备与蔡小姐虽然没有拜堂,但此事已经得到了当今圣上首肯,现有圣旨为证,请公子过目。”

张飞从怀里掏出一卷黄绢,扔过来道:“你自己拿去看看吧。”这是对待圣旨的态度吗?

我展开一看,顿时呆若木鸡,尽管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诏书上,献帝的赐婚吓傻了。这一纸诏书,可比结婚证来的还要名正言顺,虽然刘备没和蔡琰拜堂,但蔡琰绝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