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校场阅兵

小说: 重生三国之袁绍之子 作者: 小琦 更新时间:2015-04-23 23:41:22 字数:4006 阅读进度:107/306

第十二章校场阅兵

本章字数3942

“公子可知冀州之危否”刘备神秘兮兮道。我摇头道:“不知也,还请皇叔明示。”刘皇叔伸了伸脖子,咳嗽一声;“今日主公召见,商议立嗣,公子可知否。”

“不知也——知道,知道。”

刘备把眼珠子都瞪爆了,心想,你敢说不知道,老子锤死你。

荀谌的说辞和汪昭郭图差不多;“公子既然知道,那谌就直说了。本来主公想要立三公子为嗣,可是郭图汪昭一般奸佞,竟然不知道体会主公良苦用心,一定要主公立大公子,惹得主公不高兴不说,还很可能酿成大祸。二公子可不能坐视不管呢。”

荀谌的话,真的让我挺纳闷的;“先生这话从何说起。汪昭郭图,有什么奸佞之处。”「求收藏、鲜花,各位大大支持一下」

刘备看了看荀谌,咳嗽道;“公子,可否进内堂一叙。”又是一个见不得人的。我道;“好,皇叔请跟我来。”

刘备在我身后进入书房,关上门,低声道;“公子,你可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我心想,放屁,你老爷才大祸临头呢。

表面上却惊讶的合不拢嘴;“皇叔——皇叔这是什么意思?”刘备叹气跺脚道:“二公子请想一想,主公一心想要立三公子为嗣,郭图等人却拼命阻挠。主公为了达到目的会怎样——”我凝目不语。刘备声音压得更低;“主公一定会削夺你和大公子的权柄来达到目的——这话本来备不该讲,备也知道疏不间亲的道理。可是我与二公子亲如兄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苦,袖手旁观呢。”

我心中叹息,刘备的确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受苦,做为‘好兄弟’他一定会落井下石,过来推我一把的。

“皇叔的意思,袁熙要怎样做,才能确保无虞呢。”我淡淡的问。

刘备道;“二公子若要自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向主公进言,立三公子为后嗣,这样一来,主公欢喜,二来三公子对你也会特别感激,将来他继承了爵位,二公子一定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我做出恍然大悟状,向刘备施礼道;“若非皇叔之言,袁熙险些自误,过些时日等我见到父亲,便劝他立三弟为后嗣,皇叔以为如何。”

刘备眼中闪过狡黠的光,笑道;“公子若能如此,日后必定贵不可言。”我心想,我若如此,日后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刘备走后,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把贾诩调到身边来比较妥当。耍阴谋诡计,世上没有人比他更强了。我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吩咐下人备马。

暮云昏沉沉,在夕阳余晖中铺展、倒退。我骑马穿过冀州大街在文丑府邸门前下马,直接闯进去。

文丑刚进屋还没坐稳,就听下人说二公子来了。立即又迎出来,心想,公子有话刚才怎么不说。

文丑将军府座落在冀州内城中心,相距邺侯府不是很近,气势也很恢弘。我一路策马而来,由南城到他府邸的一段路上,粮行、油坊、杂货店铺林立。这条街道非常宽敞,可容十辆马车并行,一派大城大邑的气象。冀州的城邑建筑,在大汉朝是首屈一指的,就算是长安和洛阳也不遑多让。天井中有两棵柳树,此时柳枝发芽,稍微嫩绿,散发一股清香味道。柳树身后,两排初放的兰花,稀疏清冷。东面是个大花园,北面是十多丛大竹树林。中间一条宽宽的白石甬道,直通正门大厅。

文丑慌忙从正门迎出来,施礼道;“公子,快请。”我笑道;“玉宇你不要跟我客气,我找你是有事的。”文丑以为我要和他商议立嗣的事情,挺高兴,立即道:“此地说话不便,我们去书房。”

文丑的书房很雅致,满室的书香气,桌子上,书架上没有半点尘土。窗前低垂着竹帘,矮几上篆烟袅袅。他虽然是武将,但举止和打扮还是很讲究,属于精细的人。

我一进屋就没头没脑说了一句:“玉宇,你想个办法,把文和先生弄到城里来,我们需要他出谋划策,此事我和张绣都不能出面,你去办最合适了。”

文丑还以为什么事情。他对贾诩的本事也很佩服,当即赞同;“正好有个现成的机会——”我道;“什么机会?”文丑道;“主公让我随同出征抵御曹*,我说将军府的行军司马正好过世了,一些繁琐的事务无人打理,本来是有意推脱的。主公就说让我自行找一个人选,补上这个位置。我还没来得及找。一会儿我就去见主公,就对他说,让文和先生过来,充任行军司马,公子看怎样?”

“怎样?真是天助我也,太好了,就这么办。”

文丑又道;“主公已经传下令来,明日在沙场点兵,等到大公子和高干的人马一到,立即往黎阳进发。”

我回到府中,瑶琴就告诉我说是大将军派人来传话,告诉我明日一早沙场点兵,让我准备准备。

我心想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指挥大权铁定是要交给袁尚了,看看能不能弄一个先锋干干,才是正理。

第二天,早早的吃过早饭,我便带着几名亲兵,赶赴校场。老爹和袁尚从校场南门进来,和我碰个正着。父子兄弟亲热的互相见礼,完全看不出异样,其实心底早就互相有刺了。

冀州的大将分列父亲左右,对面就是新近招募拼凑的十五万大军。这些人差不多来自青冀幽并四洲。河北兵虽然经过一场大败,士气低落,但是看到父亲亲自检阅,一个个的也挺直了腰杆,很是精神。校场之上,旌旗猎猎,矛戟如林。黑压压的人头,铺天盖地的战士,使得诸将还没打起仗来,就把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父亲左侧是袁尚,袁尚的左侧是文丑,文丑的左侧,我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贾诩。太好了,贾文和真的被调入城中了。

虽然河北兵因为父亲的亲临指导而有了些许精神,但眼神中仍然掩饰不住无限的疲倦和对于战败的恐怖。十五万人,差不多只有两万精兵,其他的都是些老弱残兵不说。装备也是七拼八凑,胡乱应付。差不多有四成连铠甲都没有,大冷的天,身上只披了两片麻袋片。还没有袖子,站的笔直,全身的肌肉夹紧,来抵御春寒。这些人手上的武器,也参差不齐,有长矛和长枪的很少,拿着刀剑等短兵刃就算很不错了。还有的竟然赤手空拳。最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马儿,十五万人,马匹还不到两万,这样的话,别说战斗力了,行军速度,就很可能成为战败的诱因。

我深切的感受到,这只队伍再也不是攻伐公孙瓒时那只河北雄兵了,而只不过是打着河北兵番号的一只杂牌军而已。

父亲照例是要讲话来激励士气的。他拖着虚弱的病躯,带马向前跨出,大声道;“将士们,我们又要去和曹贼作战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来洗刷官渡之战带给河北人民和河北战士的耻辱。我军将在这一战,彻底的击败曹*,把他打回老家许昌去,将士们,你们有没有信心。”

袁尚在一旁振臂高呼;“攻入许昌,活捉曹*,攻入许昌,活捉曹*。”下面的士兵也跟着七零八落的嗡嗡道;“攻入许昌——活捉——曹*。”就像是饿了十天半月的难民在人家大门口要饭一样。

老爹一看,这种气势怎么行。便接着说道;“下面我要宣布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给大家。那就是,我要任命三公子袁尚,为三军统帅,带领大家付黎阳和曹*决战。三公子受过很高的军事训练,而且,我也随军前往。并且让冀州最有智慧的,审配和逢纪,来辅佐公子,相信这次,曹贼必然授首,我们一定会再次渡过黄河,横扫北方。下面请三公子出来讲话。”

下面立即传来一阵窃窃私语。有的说,二公子经常打胜仗,为什么不让他统帅三军。还有的说,为什么不是大公子,怎么也轮不到老三。还有的诧异道,冀州最有智慧的不是田丰别驾和沮授将军吗,怎么又冒出了审配逢纪来。

这时候审配和逢纪,就得意的在马上对大家含笑招手。袁尚清了清嗓子,也像父亲一样提马出来,振声道;“诸位将军,士兵们,大家好,在下就是袁尚。过几天我就要带领你们去杀曹*了,希望大家严格遵守军纪,振奋精神,等到我们从许昌回来,论功行赏,都不失封侯之位——”他说的容易,好像曹*已经是瓮中之鳖,许昌没人把守一样。下面的士兵都在想,十五万人都封侯,那这工资能发的下来吗?!

袁尚完全不理大家的想法,接着吹牛;“本公子已经想好了,依照我的行军策略,实际上是用不着你们这么多人的。曹*的手下像张辽、李典、曹仁、夏侯惇之流,不过是跳梁小丑,禁不住我一枪一刀的。本公子以为,只要五千骑兵,足以破曹*五十万之众,让他连一片衣服,也过不了黄河。本公子绝非危言耸听,因为像我身边的这些大将,吕旷、吕翔、苏由、都曾经在击败过曹*的首席大将许褚张辽吗?那个夏侯渊,在眭元进将军的手上,连三招走不过,就被砍掉了盔婴。要不是张辽和曹洪及时赶到,三人合力死战,恐怕许褚就被将军斩于马下了。”

他这话把眭元进吓了一跳,真的差一点就吓死于马下,心说此事我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难道是梦中所为。而袁尚下面说的话,更加让他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饶是如此,眭元进将军,也砍伤了张辽的一条臂膀,那厮带伤逃走了,曹洪也受了轻伤,许褚累得吐血休养半月。大家说,我们有这样的大将,能打不赢吗?”眭元进表面上微笑。心里却在擦冷汗,三公子你把我说的比吕布还厉害,我可怎么下台呀,这,这牛也吹的太大了。我的娘,张辽受伤,许褚吐血,天啊,我该何去何从。差点当场自杀。

袁尚还嫌牛吹的不够大,接着道;“这些事情也算不得什么,本公子在乱军之中曾经遭遇曹军第一猛将典韦,典韦被我一刀砍翻在地,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我还——”

“咳、咳”,父亲一个劲的在身后咳嗽,心说,典韦早死了,你瞎说什么。张绣纳闷,典韦不是被我给杀了吗,怎么又活了,这,难道典韦诈死?!!没有这个必要啊。他差点脱口而出;“公子,你有没有见过,曹昂和曹安民。”

袁尚吹的激烈,忘了这些事情,接着道:“曹*的虎豹骑,根本就不堪一击,本公子和爱将吕威璜曾经亲自杀入两万骑兵中,十进十出,这些人都呆若木鸡,根本不能还手,被我二人,一顿砍杀,杀了有——差不多——五百人,然后从容回到营寨,愣是一点伤也没受,你们说,这样的队伍能和我们作战吗?”

这样的队伍的确不堪一击,可是官渡之战,怎么就打败了呢?大家心里都这样想,而且,我当时也在官渡,怎么没看见公子你如此勇猛,而且我似乎看到公子嚎哭逃命呢,难道我眼花,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否则三公子怎能说的如此肯定。

吕威璜心想,十进十出,杀了五百人,累也把我累死了,这三公子说话也太夸张了,受不了。

父亲一听,这老三越说越没边了,要赶快阻止,不然一会说不定他把吕布给宰了呢??